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

网友评分

  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①
  
  梅尧臣
  
  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
  
  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
  
  其状已可怪,其毒亦莫加。
  
  忿腹若封豕,怒目犹吴蛙。
  
  庖煎苟失所,入喉为镆铘。
  
  若此丧躯体,何须资齿牙?
  
  持问南方人,党护复矜夸。
  
  皆言美无度,谁谓死如麻!
  
  我语不能屈,自思空咄嗟。
  
  退之来潮阳,始惮飧笼蛇。
  
  子厚居柳州,而甘食虾蟆。
  
  二物虽可憎,性命无舛差。
  
  斯味曾不比,中藏祸无涯。
  
  甚美恶亦称,此言诚可嘉。
  
  【注释】
  
  ① 范饶州:范仲淹,字希文,吴县人。祥符年间进士,官至参知政事。时范仲淹知饶州(今江西鄱阳)。
  
  ② 荻芽:荻草的嫩芽,又名荻笋,南方人用荻芽与河豚同煮作羹。
  
  ③ 杨花:即柳絮。
  
  ④ 不数:即位居其上。
  
  ⑤ 封豕:大猪。
  
  ⑥ 怒目:瞪着眼睛。吴蛙:吴地青蛙。《韩非子·内储说》记有越王伐吴,见怒蛙而行礼事。
  
  ⑦ “庖煎”句:说如果烹调得不得法。
  
  ⑧ 镆铘:古代宝剑名。
  
  ⑨ “退之”二句:退之即韩愈。
  
  韩愈贬官潮阳,有《初南食贻元十八协律》诗云:“唯蛇旧所识,实惮口眼狞。开笼听其去,郁屈尚不平。”
  
  ⑩“子厚”二句:子厚,柳宗元。柳宗元谪柳州,韩愈有《答柳柳州食虾蟆》诗,中有“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句。
  
  舛差:差错,危害。 
  
  曾:岂,难道。 
  
  “甚美”句:语本《左传》昭公二十八年“甚美必有甚恶”,意谓美与恶往往互相依附。称,相当。
  
  【语译】
  
  春天,水边的小洲生出了嫩嫩的荻芽,岸上的杨柳吐絮,满天飞花。河豚鱼在这时候上市,价格昂贵,超过了所有的鱼虾。河豚的样子已足以让人觉得奇怪,毒性也没什么食物能比上它。鼓动了大腹好像一头大猪,突出双眼,又如同吴地鼓腹的青蛙。烧煮如果不慎重不得法,吃下去马上丧命,就像遭到利剑的宰杀。像这样给人生命带来伤害,人们又为什么要去吃它?我把这问题请教南方人,他们却对河豚赞不绝口,夸了又夸。都说这鱼实在是味道鲜美,闭口不谈毒死的人多得如麻。我没办法驳倒他们,反复思想,空自嗟讶。韩愈来到潮阳,开始时也怕吃蛇。柳宗元到了柳州,没多久就坦然地吃起了虾蟆。蛇和虾蟆形状虽然古怪,令人厌恶,但对人的性命没什么妨害,不用担惊受怕。河豚鱼的味道虽然超过它们,但隐藏的祸患无边无涯。太美的东西一定也很恶,古人这句话可讲的一点也不差。
  
  【赏析】
  
  这首诗作于景祐五年(1038),是在范仲淹府上即席而作。一般当场作的诗,除了因为应酬客套,无所见长外,如有一二警句,通常都会被好事者记下来,为后世所津津乐道,相应地也会引起一些笔墨官司。欧阳修《六一诗话》载,梅尧臣当时离建德知县任,范仲淹当时任饶州刺史,约他同游庐山。梅尧臣至范府,有次碰到有人谈起河豚鱼,梅尧臣有所感慨,马上作了这首诗,受到大家的称赏。欧阳修说:“诗作于樽俎之间,笔力雄赡,顷刻而成,遂为绝唱。”《历代诗话》卷五十六载,刘原父因梅尧臣作这首诗,认为可称他为“梅河豚”。
  
  诗虽然是率然成章,不像梅尧臣大多数作品经过苦吟雕琢,但诗风仍以闲远洗练为特色,尤多波折。首四句直写河豚鱼,即一般咏物诗的着题。诗说当春天小洲上生出荻芽,两岸柳树飘飞着柳絮时,河豚上市了,十分名贵。这四句诗,一向被人称道。一是由于起二句写景很得神似,而又以物候暗示河豚上市的时间;二是接二句明写,而以鱼虾为衬,说出河豚的价值。这样开篇,四平八稳,面面俱到。欧阳修分析说:“河豚常出于春末,群游而上,食絮而肥,南人多与荻芽为羹,云最美。故知诗者谓只破题两句,已道尽河豚好处。”陈衍《宋诗精华录》也说这四句极佳。不过,也有人指出,河豚上市在早春,二月以后就贱了,“至柳絮时,鱼已过矣”(宋孔毅父《杂记》)。宋叶梦得《石林诗话》对此又反驳说,待柳絮飞时江西人才吃河豚,梅诗并不错。略去事实不谈,可见这首诗在当时及后世影响都很大。
  
  自“其状已可怪”句起,诗一下急转,不说河豚味美,却对河豚的坏处作大段铺叙。先说了河豚形状奇怪,本身含有剧毒。接下,一联说河豚如封豕、吴蛙,落实其怪;一联说河豚如利剑入腹,杀人不见血,落实其毒。从而诗作出河豚不应当食用这一结论。这一段,用了几个奇特的比喻,下语也很精到别致。如因为河豚鱼腹大,有气囊,双目凸出,生于头顶,梅尧臣便由此而想到大猪及怒蛙,比喻切当又带有夸张的成分。把河豚的毒与利剑的快相比,也很生新。
  
  “持问南方人”以下,写自己与客人的辩驳。河豚既然这么毒,不应该去吃,可是问南方人,却说它的味道鲜美,闭口不谈它能毒死人的事。对此,作者发出了感叹。诗先引了韩愈在潮州见人吃蛇及柳宗元在柳州吃虾蟆的事作一跌,说似乎任何可怕的东西,习惯了也不可怕。在举了蛇及虾蟆,呼应了前面的“怪”字后,诗进一步呼应“毒”字,说蛇及虾蟆虽怪,但吃了对人没有妨害,而河豚则不然,“中藏祸无涯”。最后,作者得出结论:河豚鱼味很美,正如《左传》所说“甚美必有甚恶”,人们难道能不警惕吗?这样评论,表面上是揭示人们为求味道的适口而视生命不顾,取小失大;如果联系现实生活的各方面来看,何尝又不是在讽刺人世间为了名利而不顾生命与气节的人呢?
  
  梅尧臣的诗力求风格平淡,状物鲜明,含意深远。欧阳修在《书梅圣俞稿后》说他“长于体人情,状风物,英华雅正,变态百出”,这首诗正符合这一评价。梅尧臣处在西昆体诗统治诗坛的年代,他反对堆砌词藻典故,主张学习风雅,提倡诗歌将下情上达、美刺时政,写了不少反映下层生活的诗。这首写河豚的诗,也是通过咏河豚,隐讽社会,所以被当作梅尧臣的代表作之一。欧阳修是梅尧臣的知己,清代姚莹《论诗绝句》有“宛陵知己有庐陵”句。欧阳修作诗学韩愈,喜发议论,杂以散文笔法,梅尧臣这首诗也带有这些特点,所以被欧阳修推为“绝唱”。欧阳修还在《书梅圣俞河豚诗后》说:“余每体中不康,诵之数过,辄佳。”还多次亲笔抄写这首诗送给别人。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