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田家语

网友评分

  谁道田家乐?春税秋未足!
  
  里胥扣我门,日夕苦煎促。
  
  盛夏流潦多,白水高于屋。
  
  水既害我菽,蝗又食我粟。
  
  前月诏书来,生齿复版录;
  
  三丁藉一壮,恶使操弓韣。
  
  州符今又严,老吏持鞭朴。
  
  搜索稚与艾,惟存跛无目。
  
  田闾敢怨嗟,父子各悲哭。
  
  南亩焉可事?买箭卖牛犊。
  
  愁气变久雨,铛缶空无粥;
  
  盲跛不能耕,死亡在迟速!
  
  我闻诚所惭,徒尔叨君禄;
  
  却咏《归去来》,刈薪向深谷。
  
  作品注释
  
  ①诗中原序:“庚辰(1040,即康定元年)诏书,凡民三丁籍一,立校与长,号弓箭手,用备不虞。主司欲以多媚上,急责郡吏;郡吏畏,不敢辩,遂以属县令。互搜民口,虽老幼不得免。上下愁怨,天雨淫淫,岂助圣上抚育之意耶?因录田家之言次为文,以俟采诗者。”
  
  ②里胥:地保一类的公差。
  
  ③流潦:“潦”同涝,指积水。
  
  ④生齿:人口。板录:同“版录”。在簿册上登记人口,称版录。版,籍册。
  
  ⑤恶使:迫使。弓韣(dú):弓和弓套。
  
  ⑧州符:州府衙门的公文。
  
  ⑦艾:五十岁叫艾。这里指超过兵役年龄的老人。
  
  ⑧“买箭”句:汉代龚遂为渤海大守,教民卖剑买牛,卖刀买犊(见《汉书·龚遂传》)。这里反用这个故事。
  
  ⑨铛缶(chēng fǒu):锅和罐.
  
  ⑩徒尔:徒然。叨:不配享受的待遇而享受了叫“叨”。君禄:指官俸。
  
  【语译】
  
  谁说我们种田人快乐?春天欠下的赋税,秋天还没交足。乡中的小吏敲打着我的大门,没早没晚狠狠逼迫催促。今年盛夏雨水如注,大水涨得高过房屋。水已经淹没冲走了稻菽,蝗虫又吃光了粱粟。前些时诏书下达,挨家挨户把户口登录,三个中间要抽一个,凶狠地赶去做弓手编入军伍。州里的命令十分严厉,老吏拿着鞭子不断催着上路。只剩下跛子与盲人,老人与小孩也不放过。村里人谁敢叹气抱怨?父子各自悲伤痛哭。田里的活怎么去干?为了买箭早就卖了牛犊。怨愁之气化作连绵秋雨,锅子瓦罐空空吃不上一顿粥。
  
  盲人跛子如何耕种?死亡只在迟速。我听老农的话十分惭愧,白白地拿着朝廷的俸禄。还不如弃官回乡,打柴种田在深山大谷。
  
  【赏析】
  
  这首诗前原有一篇序,说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下诏百姓三丁抽一,编成队伍,称弓箭手,用以备战。各路主管官员,为迎合上旨,征集得十分紧迫,层层下压,百姓中连老人及未成年人也免不了。人民怨声冲天,天因此而久雨不停。梅尧臣于是记录下田家之言编成这首诗,等待有关心人民疾苦的朝臣来询问,也就是要以此诗反映民间疾苦,为民请命。
  
  诗因为是继承古代采风遗意而作,所以采用古乐府体,直接通过田家言语,反映血泪事实。
  
  诗写点弓兵给百姓造成的危害,先从农家在未点弓兵以前的苦楚写起,说明点弓兵一事是雪上加霜,加深农家难以生存的程度。诗首句以“谁道田家乐”反诘起,为全诗定音,然后将苦处倾泻出来:县胥敲门,催逼赋税;今年遭到洪水,淹没了庄稼,又遇蝗灾;在这样的情况下,朝廷又点弓兵,挨家挨户地登记,三丁抽一,州里的命令急切下达,百姓遭鞭打,一直搜逼到只剩残缺的人,百姓抱头痛哭,卖牛买箭,满腔愁怨,化作滂沱大雨,家中断炊,只能眼睁睁地等死。对此,诗人感慨万分,深深为朝廷不能恤民、官府只知迎合上司而感到不平,又因为自己也是朝廷官员,对此无能为力而感到内疚,因此萌生回乡打柴的念头。
  
  田家的语言,浅显通俗,共二十四句,每四句写一件事,层层进逼,所述被逼租、遭水蝗灾害、征为弓兵、遭鞭扑、卖牛、饥饿等,都饱含血泪,令人惨不忍睹。这样的构思和立意,都直接继承了杜甫的“三吏”、“三别”,焕发着现实主义的光芒。
  
  梅尧臣作这首诗时官襄城县令,他满怀着救民焚溺的精神,写下了这首充满不平与愤疾的诗,以表示对百姓的同情及对贪官污吏的鞭箠,其批判现实的程度及写作目的,完全可与唐元结的《舂陵行》并驾齐驱,共垂不朽。同一件事,梅尧臣还作了《汝坟贫女》一诗,用妇女口气陈述,写点弓手时死亡蔽道,可与本诗同参。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