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梦后寄欧阳永叔

网友评分

  梦后寄欧阳永叔①
  
  梅尧臣
  
  不趁常参久②,安眠向旧溪③。五更千里梦,残月一城鸡。适往言犹在,浮生理可齐④。山王今已贵⑤,肯听竹禽啼⑥?
  
  【注释】
  
  ① 永叔:欧阳修的字。
  
  ② 趁:跟随。常参:宋制,文官五品以上及两省供奉官、监察御史、员外郎、太常博士每天参加朝见,称常参官。梅尧臣回乡前官太常博士,得与常参。
  
  ③ 旧溪:指家乡宣城。宣城有东西二溪。
  
  ④ 浮生:人生
  
  ⑤ 山王:山指山涛,王指王戎,均为竹林七贤之一。山涛后官吏部尚书,王戎官司徒、尚书令。
  
  ⑥ 竹禽:即竹鸡,善啼,栖竹林内。
  
  【语译】我已经离开朝廷很久,安心地居住在故乡。晚上忽然做了个梦,梦中又回到了千里外的京城,与你相会;梦醒时已是五更,鸡鸣阵阵,落月照着屋梁。回味梦中,欢叙友情的话还在耳边回响,想到这人生,不也和一场梦一样?老朋友啊,你如今已登显贵,是不是还肯像过去同游时,再听那竹禽啼唱?
  
  【赏析】
  
  至和二年(1055),梅尧臣已经居丧住故乡宣城三年了。这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梦见与好朋友欧阳修在京城欢聚。梦醒后,天还没亮,残月斜照,鸡鸣声不绝于耳。他感慨不已,写下了这首情意深长的五律。
  
  诗题是“梦后”,诗的重点也是抒发梦后感怀,但诗先从未入梦时写,交代自己的情况,作为梦的背景。首联实写,随手而出,说自己离开朝廷已经很久,安居在故乡。这联很质朴,实话实说,但对后面写梦起了重要作用。唯有“不趁常参久”,与友人离别多日,所以思之切,形诸梦寐;唯有“安眠向旧溪”,满足于现状,才会有下文感叹人生如梦,唯适为安,希望欧阳修富贵不忘贫贱之交的想法。
  
  三、四句是名句,涵意深广。诗人梦醒,已是五更,仿佛还沉浸在方才梦境之中,而梦境是千里外的京城,与首联“不趁常参久”呼应。残月斜照,满城鸡鸣,又把他拉到现实之中,使他不胜唏嘘。杜甫《梦李白》有“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句,写梦醒后对梦境的回味及惝怳。梅尧臣在这里写五更、残月,与杜诗有相通处。诗不直说梦醒,而以五更、残月暗示梦醒;不写梦醒后的感叹,而以景语作点缀,使人纵意想象。于是,在曙光熹微、残月西照、满耳鸡鸣中,诗人梦觉后的神态,宛在目前,所以方回在《瀛奎律髄》中大为赞赏。不过纪昀对此有微词,说:“三、四嫌太现成。右丞(王维)‘五湖三亩宅,万里一归人’、顾非熊‘一家千里外,残月五更头’,皆非高境也。”纪昀论诗反对过于工整,所以对此不满。
  
  五、六句又作拗折,先翻回梦境,说刚才梦中,自己又到了京城,与欧阳修相会,但诗立刻打住,以“言犹在”一笔带过,且回照“梦后”。梦后是残月鸡鸣,回思梦境,恍在眼前,再想到现实生活,不由人又产生了人生亦如一梦的感觉,这样就自然引出了下句,生活中的得失,仕途中的坎坷,都用不着过分地放在心上。如此写梦,就使诗意进一步拓深,富有哲理。
  
  最后两句,由梦中与欧阳修相会,想到了现实中的交往。诗用竹林七贤中山涛、王戎来比欧阳修,因为欧阳修当时已擢官翰林学士,因此梅尧臣希望他虽然已处高位,但不要忘记当年朋友之间的交往。诗以听竹禽啼鸣为往日萧散自在、相互脱略形骸的生活的代表,以问句出之,正是深切希望欧阳修莫改初衷,与诗人保持友情,珍惜过去。方回认为末联是说欧阳修已登显贵,要忙于朝政,已经无法享受高眠之适,也是一种合理的解释。
  
  诗写得质朴自然、兴味深长。欧阳修《六一诗话》说梅尧臣诗“覃思精微,以深淡闲远为意”,正是指本诗一类作品。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