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纯甫出释惠崇画要予作诗

网友评分

  画史纷纷何足数,惠崇晚出吾最许。
  
  旱云六月涨林莽,移我翛然堕洲渚。
  
  黄芦低摧雪翳土,凫雁静立将俦侣。
  
  往时所历今在眼,沙平水澹西江浦。
  
  暮气沈舟暗鱼罟,欹眠呕轧如闻橹。
  
  颇疑道人三昧力,异域山川能断取。
  
  方诸承水调幻药,洒落生绡变寒暑。
  
  金坡巨然山数堵,粉墨空多真漫与。
  
  大梁崔白亦善画,曾见桃花净初吐。
  
  酒酣弄笔起春风,便恐漂零作红雨。
  
  流莺探枝婉欲语,蜜蜂掇蕊随翅股。
  
  一时二子皆绝艺,裘马穿羸久羁旅。
  
  华堂岂惜万黄金,苦道今人不如古。
  
  【注释】
  
  ① 纯甫:王安石的小弟弟,名安上。惠崇:宋初僧人,能诗善画。画工鹅雁鹭鸶,尤工小景,状寒江远渚、潇洒虚旷之象,人所难到。
  
  ② 画史:画家。
  
  ③ 许:推崇。
  
  ④ 涨:升起,弥漫。
  
  ⑤ 翛然: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⑥ 西江浦:指作者自己的家乡江西。
  
  ⑦ 鱼罟:渔网。
  
  ⑧ 呕轧:橹声。此指渔民的鼾声。
  
  ⑨ 道人:有道之人。此指僧人,即惠崇。三昧力:指神奇的法力。
  
  ⑩ 方诸:在月下盛露水的容器。
  
  生绡:未经漂煮的绢,古人用以绘画。
  
  金坡:指翰林院。
  
  巨然:五代时南唐画家,尤工秋岚远景,适宜远观,景物粲然。
  
  漫与:随意。巨然作画下笔多草草,故云。 
  
  崔白:字子西,濠梁(今安徽凤阳)人。善画花竹翎毛,体制清赡,熙宁时曾受命画垂拱殿御扆。 
  
  红雨:落花。李贺《将进酒》:“桃花乱落如红雨。” 
  
  二子:指惠崇与崔白。 
  
  裘马穿羸:衣服破旧,马匹瘦弱。 
  
  苦道:硬说。
  
  【语译】
  
  古往今来,画家多得数也数不清,惠崇虽然晚出,可最使我倾心。六月里树林子里蒸腾起重重雾气,猛见到他的画,仿佛把我带到了水边小洲,暑气顿清。黄芦低垂,白色的芦花洒满了滩地,野鸭和大雁携带着伴侣,安闲可亲。往年所历忽然呈现在眼前,这平沙,这清水,不正是我家乡江西的水滨?也是这样,沉沉夜气笼罩着渔舟,隐约见到张挂的渔网,渔民们斜躺着发出鼾声,宛如柔橹轻鸣。我真怀疑惠崇施展了无边法力,能把别处的山水轻易地截取进画屏。他用方诸承来露水调和了幻药,洒向生绡,作出这绝妙的画图,能改变炎热寒冷。翰林画师巨然所画的数座远山,空有粉墨藻绘,太过随便,怎比得惠崇精妙堪夸?
  
  濠梁人崔白也善绘画,我曾见过他所绘的满幅初开的桃花。他喝够了酒随笔挥去,笔下生机盎然,我真担心忽然间花被微风吹落,如红雨飘洒。黄莺儿在树林间穿行,似乎婉转欲语;蜜蜂在花间采蜜,振动着翅膀和小脚,飞上飞下。惠崇和崔白当时都驰名艺坛,可都衣服破烂,骑着瘦马,流浪天涯。富贵人家难道吝惜万两黄金?为什么硬说今人不如古人,谁也不肯青眼相加。
  
  【赏析】
  
  中国的长篇题画诗,以杜甫为圣手。王安石七古学杜甫,一些题画诗,在谋篇布局及用语上,都以杜甫为模范,取得了很高的成就,这首题惠崇画的诗,是其中佼佼者。
  
  诗分为四段,第一段六句,写画面。起首两句,正面点出惠崇的地位,说惠崇的成就在众多的画家中十分突出。在正点中诗又不忘旁引,用“吾最许”三字作衬语,转入“旱云”句,开始描写所题画的画面,具体写时,又欲擒故纵,仍把“旱云”句作引,说六月里天气炎热,但看到这画,使人仿佛站在水边,顿生凉意。“黄芦”二句具体写画面上是一片黄芦摇曳,白色的芦花覆盖在沙滩上,一对对凫雁静静地依偎着。诗在写画时,时刻不离观画的人,写得盘桓曲折,色彩层次都很鲜明。
  
  “移我翛然堕洲渚”一句,既写画技又带画面,同时指出画中景色能使人深深投入,移人性情,这也就是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堂上不合生枫树,怪底江山起烟雾”的意思。
  
  “往时所历今在眼”起八句为第二段,写观画的感受。先由上面画中的水边景象,唤起诗人对昔日游历的回忆,过渡得十分自然。诗说,画使他想起这么个场景:水边沙平,在沉沉暮霭中,渔船停泊着,依稀可见船上挂着渔网,渔民们斜靠着进入梦乡,鼾声宛如咿轧的橹声。诗通过作者的回忆,以自己的理解阐述了画家的笔情墨意。这样一转折,由画面似真,延伸到真实如画,换了个角度来把画面写深写透。此下,诗又倒回,接第一段,直接作评论。这样安排,出人意表,所以清方东树《昭昧詹言》评说:“‘颇疑’二句逆卷,笔力何等高险!”诗说惠崇深深渗透了画中三昧,有如此高超的手段,把这一派景色摄入画中,真怀疑他是用方诸承水调和了幻药,才创造了这么逼真的景物,赞叹了惠崇取景与着色的本领。“变寒暑”三字是对画的高度概括,说他能使看画人全身心投入画境,在暑天能因见到冷景而生寒意,呼应前“移我翛然堕洲渚”句。
  
  诗写到这里,既有正面的描写,又有自己的感受及对画的评论,似乎话已说完,但诗人意犹未尽,又接“金坡巨然山数堵”八句,转向旁写。诗说巨然的山仅仅是粉墨藻绘,比上不惠崇,这两句是一衬;又描绘崔白所画的花卉虫鸟,栩栩如生,六句作一衬。难得的是诗用了大量传神笔墨,突出崔白的技艺,尤以“流莺探枝婉欲语,蜜蜂掇蕊随翅股”二句,细微生动,为世所称。诗是写惠崇画,这样花力气赞赏崔白,是有意相犯,没有大魄力的人是不敢这样措笔的。王安石这诗故设难局,然后以“一时二子”四句作双收,力挽千钧。诗点明写崔白正是写惠崇,感叹二人同时,又都身世飘零,不为世人所重,对此表示不平。这样收煞,前后兼顾,严密遒劲。
  
  这首题画诗,无论从境到意,从谋篇布局到遣词造句,都有很高的造诣。诗转折多变,层次分明,是宋人七古中少见的佳章。方东树赞说:“通篇用全力,千锤百炼,无一字一笔懈,如挽百钧之弩。此可药世之粗才。”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