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与子由别于郑州西门之外马上赋诗一篇寄之

网友评分

  辛丑十一月十九日既与子由别于郑州西门之外马上赋诗一篇寄之①
  
  苏轼
  
  不饮胡为醉兀兀②,此心已逐归鞍发。
  
  归人犹自念庭闱③,今我何以慰寂寞。
  
  登高回首坡陇隔④,唯见乌帽出复没。
  
  苦寒念尔衣裘薄,独骑瘦马踏残月。
  
  路人行歌居人乐,僮仆怪我苦凄恻。
  
  亦知人生要有别,但恐岁月去飘忽⑤。
  
  寒灯相对记畴昔,夜雨何时听萧瑟。
  
  君知此意不可忘,慎勿苦爱高官职⑥。
  
  【注释】
  
  ① 辛丑:宋仁宗嘉祐六年(1061)。子由:苏轼的弟弟苏辙。郑州:今河南郑州市。一说此郑州西门即指汴京城郑门。
  
  ② 醉兀兀:昏沉状。
  
  ③ 念庭闱:思念堂上的父亲。
  
  ④ 坡陇:山坡丘陇。
  
  ⑤ 飘忽:指流逝得很快。
  
  ⑥ “寒灯”四句:苏轼自注:“尝有夜雨对床之言,故云尔。”王十朋注说:唐韦应物《示全真元常》诗云:“宁知风雪夜,复此对床眠?”诗人兄弟早年读韦应物此诗,“恻然感之,乃相约早退为闲居之乐”。萧瑟,风雨声。
  
  【语译】
  
  我没有喝酒,可怎么这样昏昏沉沉?哦,是了,是因了我的心,早已跟随着弟弟的马儿,走上了归程。他,一个回家的人,尚且念念不忘老父;我,一个离家的人,又怎么去慰藉老父寂寞的心情?远去了,远去了,我急忙登上高坡,追索着你的身影;那不作美的山丘挡住了视线,只见到你的乌帽在山间时现时隐。天是这么冷,弟弟啊,你衣服单薄可能忍受?更何况你孤单一人,骑着瘦马,踏碎了清晨残留的月影。行路人唱着歌儿,居民们安居乐业,连僮仆也怪我,何苦这样地悲伤凄恻。唉,我也知道人生到处有离别,只是怕岁月流逝,无多来日。想当年我与你对着寒灯,倾听着萧萧夜雨,互诉着衷肠;早早隐退的话犹在耳边,你千万不要遗忘,让高官厚禄紧紧地把自己纠缠。
  
  【赏析】
  
  嘉祐六年,苏轼出任签书凤翔府判官。时弟弟苏辙被任商州判官,因父亲苏洵在京编《礼书》,苏辙留京侍奉,送苏轼至郑州后回京。兄弟俩告别后,苏轼目送着弟弟远去,心潮翻滚,作了这首诗。
  
  诗首句用问句,是感叹:我并没有喝酒,为什么像喝醉了一样,浑浑噩噩?下接着是答句,说自己的一颗心已经随着弟弟的归马而去。诗起得突兀而有意味,飘忽之极,为下面叙事抒情作了铺垫。次句也很有兴味,心情本是虚空的东西,苏轼把它作为实物,成为能支使的可以捉摸的东西,跟随着征鞍远去。这样表达,与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诗“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有异曲同工之妙。接首二句,诗说明此心为何逐征鞍的原因,是回到父亲身边去的弟弟尚且非常想念父亲,而我这个离家的人,能以什么办法来安慰父亲的寂寥呢?这两句不直接写自己思亲,却从弟弟一面写,加重了对亲人的思念,这就是诗家常用的加一倍写。
  
  以上四句是第一层,写别离思父。以下四句是第二层,转到写自己与弟弟的感情,仍接与弟别离而来。诗说别后,自己赶忙登上高坡,目送弟弟远去,但前面有山坡阻隔,只见到弟弟戴的乌帽时隐时现。他不禁想到,天冷了,弟弟穿着单薄的衣服,独自披星戴月回汴京,心中浮起了阵阵不安。这四句写得很深沉,惜别的情感十分浓郁。“登高”二句,把很复杂的心情很巧妙地表现出来,历来受到称赞。《诗经·邶风·燕燕》有句说:“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写送人时一直看到看不见,心中十分感伤。苏轼这诗就是从此化出,但增加了登高眺望的细节,更为感人。宋陈肖岩《庚溪诗话》卷下说:“昔人临歧送别,回首引望,恋恋不忍遽去,而形于诗者,如王摩诘云:‘车徒望不见,时见起行尘。’欧阳詹云:‘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东坡与其弟子由别云:‘登高回首坡陇隔,但见乌帽出复没。’咸纪行人已远而故人不复可见,语虽不同,其惜别之意则同也。”宋吴师道《吴礼部诗话》也竭力赞扬这两句“模写甚工”。
  
  “路人行歌”句起四句为第三层,转到自己,写自己闷闷不乐,总结前两层别离之苦,并发泄对岁月不居的悲伤,从而引出末层四句,想起当年与弟弟在一起,夜雨对床,情真意切,如今分别,更感到欢聚难得,自然而然地归到结末早日辞官归隐上去。“寒灯”二句是忆旧,也是苏轼经常用来代表兄弟感情的典型实例,苏轼每当思念弟弟,总要提到这段经历。如《初秋寄子由》“雪堂风雨夜,还作对床声”,《东府雨中别子由》“对床定悠悠,夜雨空萧瑟”。苏辙也是如此,如《逍遥堂会宿》“逍遥堂后千寻木,长送中宵风雨声。误喜对床寻旧约,不知飘泊在彭城”,《神水馆寄子瞻兄》
  
  “夜雨从来相对眠,兹行万里隔胡天”。明白了兄弟俩深厚的感情,对他们惜别心情就不难理解了。末层以“亦知”出句,作一顿挫,诗便有波折;结束又绕出一层,富有韵味。
  
  汪师韩《苏诗选评笺释》卷一总结这首诗说:“起句突兀有意味。前叙既别之深情,后忆昔年之旧约。‘亦知人生要有别’,转进一层,曲折遒宕。轼是年甫二十六,而诗格老成如是。”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