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登快哉亭

网友评分

  登快哉亭①
  
  陈师道
  
  城与清江曲,泉流乱石间。夕阳初隐地,暮霭已依山。
  
  度鸟欲何向②?奔云亦自闲。登临兴不尽,稚子故须还。
  
  【注释】
  
  ① 快哉亭:在江苏徐州城南。本唐人薛能阳春亭故址,宋李邦直构亭城隅上,苏轼取名为“快哉”。
  
  ② 度鸟:飞鸟。
  
  【语译】
  
  一条蜿蜒曲折的江水,绕着城墙缓缓地流淌;泉水穿过乱石,溅起阵阵水花,发出哗哗的声响。远处,西下的太阳刚刚隐入地平线,层层暮霭就遮住了重重山冈。那空中的鸟儿急忙地飞翔,不知道它要飞向何方;天上飘浮流动的白云,是那么的悠闲,和我的心情一样。
  
  我站在快哉亭上游兴正浓,留连忘返;忽然想到家中的小孩子正在等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这迷人的地方。
  
  【赏析】
  
  这首诗作于元符元年(1098),时陈师道居徐州。诗直写登临所见。首联写近景,描绘城下,见到一条盘旋曲折的江水绕城而流,泉水冲激乱石,发出哗哗的响声。这联是景句,有意创造幽寂静阒的环境,起句与杜甫《江村》“清江一曲抱村流”境地相仿,密合徐州城依汴水、泗水而筑的特点。又以流动的江、泉,在静止的城、石中流淌,加以诗人的视线是从高向下,既有大境,又有小景,突出了江水的曲折与泉水飞溅的美感。
  
  次联远望,写山。他登临是在黄昏,因此在写山时便通过夕阳来衬托,说夕阳已渐渐下山隐没,沉沉暮霭笼罩了远处的群山。这两句写黄昏山峦如画,诗用流水对,上下呼应,词意流动;动词“隐”、“依”二字也用得很切,使客观景物带有主动性。两句所写,实际上是一个场面,这样分写密合的手法,是江西诗派看家本领之一,后来的曾幾专学此种,为人称道。
  
  第三联是传颂的名联。诗由黄昏景色,远山暮霭,又捕捉到远处的飞鸟与云朵,说鸟儿急急飞翔,云儿自在飘浮。陈师道学杜甫诗炼字,在虚词上极费工夫。这两句中的“欲”字及“亦”字,极得神韵。“欲何向”以问语出之,给人以想象;“亦自闲”用肯定句,说云闲,也说自己闲,语意双关,表达诗人悠闲自乐的胸襟与意趣。诗取境高远,与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中“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的容与淡泊的境地相同,也与杜甫《江亭》诗“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相仿佛,被元方回评为“有无穷之味”,清纪昀也称赞说:“五、六挺拔,此后山神力大处,晚唐人到此,平平拖下矣。”
  
  前三联都写亭上所见,分别描绘水、山、天,次序由低及高,层层展开,见得诗人观察得很仔细,领略得很完美。到结尾,诗才点出“登临”,以“兴不尽”概括前面三联,而以家中稚子等自己回去,自己不得不走,表示兴犹未尽,依依不舍。这样写,打破了历来登临诗的布局;最后以情收煞,也反照景的可爱,以不是自己要回去,是因为稚子等着自己才回去,特地加重离开时的情感,被方回称赞说:“尾句尤幽邃,此其所以逼老杜也。”这种结法,正是宋诗有意加重尾句分量,为情造境的写法,方回对宋诗极其推崇,自己作诗也步趋江西诗派,所以这样称赞;对此,纪昀就持不同意见,说:“尾句却有做作态,是宋派,绝非老杜。”
  
  陈师道的许多写景诗,写得孤拔遒劲,情致深远,在推敲词句的同时,更注意表现自己对景色的悟性,苦思冥想以发掘自然界独特的美,所以常常能把自己的情感深沉地注入景物中,领略体味出别人没有领略体味到的真趣。这首写景诗,前三联景句就全方位地描摹出野外黄昏的景色,意味无穷,被纪昀赞为“刻意陶洗,气格老健”。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