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为葛亚卿作

网友评分

  为葛亚卿作①
  
  韩驹
  
  君住江滨起画楼,妾居海角送潮头②。潮中有妾相思泪,流到楼前更不流。
  
  【注释】
  
  ① 葛亚卿:葛次仲,字亚卿,阳羡人。官海陵尉。有《集句诗》三卷。 ② 海角:指江流入海处。
  
  【语译】
  
  你走了,从此后,我们天涯海角,各居一方。你住在那江边高耸的画楼,我呢,还留在这海边,天天目送着涌入江口的潮水,落了又涨。心上的人啊,你可知道,这潮水中有多少我的相思泪?它随着上涨的潮水,流啊,流啊,一直流到你的楼旁,就再也不肯往前淌。
  
  【赏析】
  
  本诗原题《十绝为葛亚卿作》,这里选的是第五首。有关作诗缘起,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卷三十四说:“余以《陵阳集》阅之,子苍《十绝为葛亚卿作》,皆别离之词,必亚卿与妓别,子苍代赋此诗。其诗云‘妾愿为云逐画樯,君言十日看归航’,以此可知也。”可见,本诗的女主人公是个妓女。
  
  诗是代葛亚卿所作,全用女主人公的口气说出,这是继承了《诗经》以及汉魏乐府的风格,在唐诗中也经常能见到。这类民歌体的诗,本来都是可以唱的,所以被称作“情歌”。到了宋代,出现了可唱的词曲,大量爱情诗都通过词曲来表现,所以有关爱情的诗作很少,像韩驹这首写得如此好的诗,更是凤毛麟角。
  
  组诗的前几首,诗人或以譬抒情,或写分手时的依恋,宛转缠绵地表达女主人公对离别的黯然伤魂,描摹了女主人公复杂细腻的心理动态。这首诗换个角度,直抒胸臆,通过对别离后的想象,发出痴情的盟誓。她见情郎挽留不住,离别已成定局,于是相告说:从此后,你我远离天涯,我要天天站在海边,目送着潮水逆江而上。当你站在江楼上观潮时,你要知道,潮水中有我相思泪,它流到你楼前就不再流了。诗前两句写分别,以分别后所居不同地点作点缀,说一在江边,一在海边,为下文预留地步。后两句因前所住地,巧妙地把海潮写成捎带泪水、传递感情的媒介,构思奇特,可与李白诗“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媲美。对于爱之深,思之切,诗却不写心情,只用“相思泪”这一有形的物质来体现,同时还赋予泪以情感,让它流到情人楼前止住,就更出人意表。
  
  这首情歌,风格爽朗大胆,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女子炽烈的爱情与难分难舍的离情别愁。宋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八说诗后两句吸取了前人的成句。一是唐孙叔向《经昭应温泉》:“一道泉流绕御沟,先皇曾向此中游。虽然水是无情物,也到宫前咽不流。”一是宋晁元忠《西归》:“安得龙山潮,驾回安河水?水从楼前来,中有美人泪。”实际上,凭藉水带去多情的泪这一构思,还可以往前推,如岑参《见渭水思秦川》:“渭水东流去,何时到雍州?凭添两行泪,寄向故园流。”然而韩驹这首诗好在全首浑然一体,没有前两句,不见后两句之妙。即便韩驹诗是从前人作品中演化过来,也不着痕迹,用江西诗派的话来说,是“脱胎换骨,点铁成金”。正如清潘德舆《养一斋诗话》所评:“与唐人声情气息不隔累黍……即以诗论,亦明珠美玉,千人皆见。”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