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风雨中诵潘邠老诗

网友评分

  风雨中诵潘邠老诗①
  
  韩淲
  
  满城风雨近重阳,独上吴山看大江②。老眼昏花忘远近,壮心轩豁任行藏③。从来野色供吟兴,是处秋光合断肠④。今古骚人乃如许⑤,暮潮声卷入苍茫。
  
  【注释】
  
  ① 潘邠老:潘大临。见本书《作者小传》。
  
  ② 吴山:在浙江杭州城内。
  
  ③ 轩豁:开朗。行藏:出处,行止。语出《论语·述而》:“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后多指出仕及归隐。
  
  ④ 是处:到处。
  
  ⑤ 骚人:诗人。
  
  【语译】
  
  满城的风声雨声,原来是重阳佳节悄悄地临近;我独自登上了吴山,眺望着浩荡的大江。老眼昏花,看不清景物,我已经不再计较距离的远近;壮心开朗豁达,再不把出仕与归隐放在心上。自古以来,郊野的景色令诗人们忘情地吟咏;可眼前萧瑟的秋景,却使人黯然神伤。古今诗人都是如此,与我相仿,我眼看着晚潮澎湃,一片苍茫。
  
  【赏析】
  
  宋惠洪《冷斋夜话》载,潘大临说:“秋来景物,件件是佳句。”有年重阳节前,窗外风雨交加,他忽然触动诗思,提笔挥写,刚写了第一句“满城风雨近重阳”,有催租人上门,于是意兴索然,没有再作下去。“满城风雨近重阳”句,因其烘托场景自然入妙,尽管没有成篇,却成为千古名句。后来有不少人将这句诗续成全篇,其中以潘大临的老朋友谢逸的三首绝句较为成功。其中一首云:“满城风雨近重阳,无奈黄花恼意香。雪浪翻天迷赤壁,令人西望忆潘郎。”谢逸写这首诗时,重阳刚过,风雨萧瑟,他想念老朋友潘大临,所以借潘诗起句。诗写得全篇浑然,句句精绝,语短情长,令人叹绝。无独有偶,过了大约一百年,即庆元四年(1198),韩在重阳前登吴山,正逢风雨,便也借潘诗发端,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名作。
  
  诗题是“风雨中诵潘邠老诗”,可见,诗人在登吴山时,因遇风雨,触景生情,所以反复吟诵潘邠老这句诗,默然有会于心,因而就潘诗所描写的场景为己用,对以“独上吴山看大江”这样雄浑清旷的句子,扣紧潘大临原诗,将人、事、地点出齐,与原句融成一气,不仅是气势上,而且在情感上,也是那么和谐统一,丝毫不见凑合痕迹,恐怕潘大临不遇催租人败兴,所作也不过如此。因而方回评说:“轩豁痛快,不可言喻。”
  
  诗人站在吴山上,在风雨中远眺,必然会因大自然的壮观而思潮汹涌。诗在首联已把景物出齐,照例这联即景抒情,不过诗省去了历来重阳登高思亲等惯套,在首联苍莽雄壮的气氛后,一变为凄凉悲慨,接得出人意表。诗说自己已经老眼昏花,因而不再把远近距离放在心上。这句,“老眼昏花”是一层,诗人当时不过四十岁,自称老眼昏花,是表现自己面对风雨,有感于时光流逝、岁月催人,老之将至;“忘远近”是一层,接得很妙,因了老眼昏花,看不远,更何况目前风吹雨打,也不可能望远,所以干脆说自己已不把远近放在心上。对句又由抑而扬,说自己胸怀开朗,壮志不改,不管是出仕还是退居,都能做到胸怀坦荡。这样陈述,又与登高所造成的气势相统一,表现诗人积极奋发的精神。
  
  以下两联,夹入议论,继续申述登高引起的感慨。第三联故作平淡之语,以与上联形成跌宕。
  
  诗人认为,自古以来,大自然的风光展现在每个诗人面前,都让他们产生各种想法,形诸笔墨,但总不像眼前这派景色,带给人无尽的痛苦感伤。这两句,仍然一放一收,尤其是后一句,密合风雨,写尽了景色给人的感情的潜移作用,所以方回评说:“第六句则入神矣。”最后,诗人以“今古骚人乃如许”句,来强调古今诗人的共同感受;这感受如何,诗不直说,以景语来表达,说“暮潮声卷入苍茫”,通过江潮澎湃,诗人独立山上,眼观这苍茫景色,来含蓄地表达内心世界。这样一结,如同黄庭坚《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会心为之作咏》“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那样,把意境无限地展拓,让读者自己去回味、思考,所以方回评说:“第八句则感极而无遗矣。”
  
  这首诗虽然是借用潘大临诗起句,但全首浑如生成,写景抒情,郁勃纡盘,神完气足。在句法上,又充分吸收江西诗派特点,出入变化,不拘一格,得杜甫律诗之法;方回评全诗“悲壮激烈”,就是由此而言。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