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骄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三虎行

网友评分

  三虎行
  
  方岳
  
  黄茅惨惨天欲雨①,老乌查查路幽阻。田家止予且勿行,前有南山白额虎。
  
  一母三足其名彪,两子从之力俱武。西邻昨暮樵不归,欲觅残骸无处所。
  
  日未昏黑深掩关②,毛发为竖心悲酸,客子岂知行路难!
  
  打门声急谁氏子,束蕴乞火霜风寒③。劝渠且宿不敢住,袒而示我催租瘢④。
  
  呜呼!李广不生周处死⑤,负子渡河何日是⑥!
  
  【注释】
  
  ① 黄茅惨惨:指南方天气不好时,茅草上蒸腾出阵阵瘴气。
  
  ② 掩关:闭门。 ③ 束蕴:火把。蕴,火把。
  
  ④ 瘢:伤痕。
  
  ⑤ 李广:汉名将,曾射死虎。周处:晋勇士,曾杀死家乡宜兴南山白额虎。
  
  ⑥ 负子渡河:《后汉书》载,弘农太守刘崑,施行仁政,上任三年,教化大行,虎皆负子渡河离境。
  
  【语译】
  
  黄茅上凝聚着惨淡的瘴气,天马上就要下雨;老乌鸦呱呱地叫着,眼前的道路幽暗崎岖,充满险阻。田家拉住我劝我不要再往前走,告诉我前面南山中栖息着凶猛的白额虎。
  
  为首的母虎就是被称做彪的三只脚恶兽,它的两个儿子也都是力大雄武。西边那人家有人昨天傍晚进山打柴就没回来,大伙儿想找到他的残骸也没处找。天还没黑,家家都紧紧地把门关上,一个个被吓得毛发直竖,心中悲酸。你这个过路人,怎知道前程的艰难!忽然一阵紧急的打门声响,原来是个过路人拿着火把来求火,门外冷风阵阵,气候严寒。我劝他不要再赶路,他诉说不敢停留,脱下衣服,让我看身上因为交不起租子被打的伤瘢。天哪!射死猛虎的李广不能复生,为民除害的周处也早已死去,什么时候能有像刘崑那样使猛虎负子渡河的好官?
  
  【赏析】
  
  《礼记·檀弓》里记着一则大家都很熟悉的故事:孔子过泰山,听到有个妇人哭得很伤心,便派子路去问原因。妇人回答道:“以前我的公公被老虎吃了,接着我的丈夫又被老虎吃了,如今我儿子又被老虎吃了。”孔子问她为什么不离开这危险的地方,妇人回答说:“无苛政。”孔子叹息说:“苛政猛于虎也!”方岳这首诗,写的是目击的实事,反映的也是“苛政猛于虎”的黑暗事实。
  
  第一段写猛虎的危害。诗人以过路人的身份出现在诗中,通过行路的艰难,农家的劝阻,勾勒出猛虎伤人的恐怖局面,为下文作烘托。首二句就描绘了一个十分险恶的环境:成片的黄茅上蒸腾出一片凄惨的瘴雾,天快要下雨了,代表不吉祥预兆的乌鸦,冲着你呱呱地叫着,前途幽暗,充满险阻。这样的路,对行人来说,已经是很怵目惊心了,诗再通过当地农民的介绍,引出虎害,加深行路的艰难。农民说,山中有三只猛虎,昨天刚吃了人,连骸骨都找不到。村里家家户户天不黑就关紧了门,个个胆战心惊。诗中虽然没有让猛虎直接出现,但猛虎的凶狠及危害,通过农民的介绍,已形象地跃出纸上,与前两句所写的路途的荒凉气氛,合成一个阴森的场面。于是,诗人在“客子岂知行路难”的感叹中,见到天近黄昏,决定接受农民的劝告,住了下来。
  
  前一段,通过各方面的描述,已把行路的危险写透了,第二段转写避债逃亡人对行路难的看法及行为,把诗再推进一层。诗写道,突然有人敲门,原来是过路人来借火。通过“乞火”,说明天色已黑;又以“霜风寒”加深对恶劣气候的渲染。这样的气候环境,自然万万不能走夜路,于是诗人对他劝阻,免不了再把前面农民所说的虎害的情况再复述一遍。可是这位行人与诗人截然不同,他并没有如诗人一样住下不走,而是“不敢住”。何以不敢住呢?诗不作铺叙,只用一句话来概括“袒而示我催租瘢”———撩开衣服,让诗人看自己身上因为交不起租子被打的伤痕。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位行人由于受不了官府的催逼毒打而逃跑,因此不管道路如何艰难,猛虎如何凶狠,也不得不冒死夜行。这一句概括力很强,含蕴很丰富。诗写到这里,一下打住,不再写那行人举着火炬上路的情况,马上转入第三段,抒发感慨。诗人叹息,原来行路难、老虎凶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苛政。诗一连用了三个典故,来说明自己的愤慨及忧虑,而重点又放在希望出现像刘崑那样的好官,让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这一层,写得凝练深沉,对贪官污吏残酷地压迫百姓进行强烈的抨击、辛辣的讽刺。
  
  诗用新乐府体,通过叙事,揭发社会的弊病,对黑暗的现实进行控诉,形象地反映了南宋末年统治阶级不顾人民死活的情况。南宋末年进步诗人的诗,或对朝廷不能抵御外侮表示愤疾与失望,或对社会黑暗、民不聊生进行揭露,后来正由于这两大弊政,导致国家灭亡,诗歌为时为事而作的传统,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天骄网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