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翻译及赏析_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阅读答案_苏轼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

朝代:宋代

作者:苏轼

诗集:苏轼全集

原文: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阅读答案】

【阅读答案】1、词的上片描写快哉亭下及其远处的胜景,主要运用了什么表现手法?请结合诗句简要分析。(3分)1、答:运用了虚实结合的手法。(1分)开头四句,先用实笔,描绘亭下江水与碧空相接、远处夕阳与亭台相映的优美图景,接着五句是回忆镜头,作者联想到曾在扬州平山堂所领略的“江南烟雨”,词人把快哉亭与平山堂融为一体,以虚衬实,用实写虚,表现出快哉亭上所览之景的高远空蒙的意境。(2分)2、清代文学家刘熙载在《艺概?诗概》中评价这首词“其精微超旷,真足以开拓心胸,推倒豪杰”,这句评语中的“超旷”表现在下片哪些方面?(3分)或答:运用了联想的表现手法。(1分)作者由眼前快哉亭之景忆起自己曾在扬州平山堂所领略的风景:江南烟雨、杳杳孤鸿,若隐若现,若有若无。作者借此来比拟在快哉亭上所目睹的景致,突出二者相同的意境。这种忆景写景的笔法,新颖别致,令人耳目一新。(2分) 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阅读答案详细查看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赏析

【赏析】

宋神宗元丰六年(1083),苏轼在黄州贬所已经整整四年了。当时友人张怀民(字俚俭,又字梦得)也被贬黄州,相同的处境更加深了两人的友谊。这一年苏轼写了着名的短文《记承天寺夜游》,文中苏轼夜访的人,就是这位张怀民。文章结尾说:“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以“闲人”自况,流露出深深的失意之感。同年六月,张怀民在江边建造一亭,苏轼命名为“快哉亭”,这首词即作于快哉亭上。词中抒发了作者的旷达情怀,与《记承天寺夜游》中的感慨大不相同。苏辙有一篇写于同时的《黄州快哉亭记》,可与此词互读。词题一作《快哉亭作》。

上片写快哉亭远眺所见的苍茫秀丽之景。首二句总写登临所见,不仅点出时间、地点,而且一远眺,一俯视,实为全词上、下片之纲。这二句与王之焕“白日依山尽,黄河人海流”(《登鹳楼》)笔法相同,但只以“落日”

来刻画“夕阳无限好”的远景,  “水连空”写了“上下天空,一碧万顷”

的壮观景象。与“黄河人海流”相比,一动一静;一将笔触伸向远方,一重在写江面之广阔浩渺。其共同特点是简洁自然。次二句,词人笔锋一顿,转而写张怀民为迎接他所作的准备,显示出二人友情之深。同时,这一叙事之笔的插入,又与下面的写景紧密联系,正是由于朋友热情的接待,词人才产生了登临的兴致,并有了创作的冲动。

“长记平山堂上”以下五句,写的是在快哉亭所见到的“落日”下的远景,是远眺的具体展开。词人并未从正面来写,而是从追想平山堂登临之胜落笔。俞陛云说:“快哉亭与平山堂皆登临之胜,故联想及之。”(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第200页)平山堂是欧阳修守扬州时所建,这里“联想及之”,同为“登临之胜”是一方面,苏辙《黄州快哉亭记》中说“今乃得玩之几席之上,举目而足”,可作其注脚。

此外,这几句恐怕还有追念欧阳修的意思,而且,更主要的是词人以平山堂之景比快哉亭之景,以欧阳修的风雅比张怀民的襟怀。写的是过去的景和人,却不仅表现了对过去的追念,也写了此时的景与人,真可谓惜墨如金。

值得一提的是,词人把“孤鸿”的形象摄人景中,是别有深意的。在苏轼的作品中,不止一次地写到了孤鸿,如:“人生到处知何似,应是飞鸿踏雪泥。”(《和子由渑池怀旧》)“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卜算子]“缺月挂疏桐”)“孤鸿”不仅表现了某种人生哲理,而且有深刻的象征意义。具体说,孤鸿的超世拔俗,高举独行,正是恩师和朋友高尚品德的象征,也是词人自我人格的写照。此外,孤鸿的“杳杏”而没,也蕴涵了一种人生如幻的哲理,用苏轼自己的诗说,就是“鸿飞那复记东西”。这个“孤鸿”形象,确是一石三波,别有意味。

下片继续写景,承“亭下水连空”,写俯瞰所见。词人将目光从天际收回,放眼江面,这无边无际的一片碧波,像镜子一样平展、净洁,碧绿的山峰倒映其中,水光山色,融为一体,令人陶醉。这是写江水的静态美。“忽然”二句,转而写江水的动态美。江上天气变化无常,“朝晖夕阴,气象万千”(范仲淹岳阳楼记》),刚刚还风平浪静,忽然之问就浪涛汹涌,巨浪中一位白发老人从容不迫地驾驶着一叶扁舟,与风浪搏斗着,飞驶而来。老人雄健的风姿,深深感动了词人,他不由得大发议论,嘲笑“兰台公子”。

这段议论,于上片“孤鸿”的形象中已经逗出,它表达了词人旷达的襟怀,带有深刻的哲理,是本词的核心所在。“雄风”“雌风”之论,出自宋玉风赋》,宋玉以为楚王独得雄风,故快乐,庶人百姓所得不过雌风而已。

词人随手拈来加以驳斥,以抒写自己的情怀。苏辙的《黄州快哉亭记》,对此有极精妙的论述:夫风无雄雌之异,而人有遏不遇之变。楚王之所以为乐,与庶人之所以为忧,此是人之变也,而风何为焉?士生于世,使其中不自得,将何往而非病?使其中坦然,不以物为伤性,将何造而非快?

这正是对苏轼词中“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的最好解释。这首词,有叙事,有写景,有议论,但叙事是为了引出写景,议论又是从写景中自然生发出来。这三者又都为抒情服务。因此,全词中叙事、抒情、写景、议论,构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从结构上说,首二句总写,为全词之纲。上下片都由此而来,分合有致,给人井然有序之感。全词写景抒情都以快语出之,于达观中又充溢着豪气,是一首清旷与豪放两种风格有机结合的名作。

作者介绍

苏轼
苏轼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