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平山堂翻译及赏析_西江月·平山堂阅读答案_苏轼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西江月·平山堂

朝代:宋代

作者:苏轼

诗集:苏轼全集

原文: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西江月·平山堂翻译及注释1】

【翻译】已三次经行于平山堂下大半生消磨在弹指声中约有十年没见到老仙翁,却仍见他的墨宝在墙壁上似龙蛇般飞动。想要凭吊文章太守,仍需歌唱杨柳春风。别说万事转头皆空,未等转头时都已成梦。【注释】 ⑴西江月:词牌名取自李白《苏台览古》“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吴王宫里人”。西江是长江的别称,调咏吴王西施的故事。原唐教坊曲,后用作词调。又名《白苹香》、《步虚词》、《晚香时候》、《玉炉三涧雪》、《江月令》。双调五十字,前后阕各两平韵,一仄韵,同部平仄互押,前后阕起首两句例用对仗。 西江月·平山堂翻译及注释1详细查看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西江月·平山堂赏析1

【赏析】

平山堂始建于宋仁宗庆历八年(1048年),当时欧阳修任扬州知州,十分欣赏扬州西北蜀岗中峰的景色,遂在大明寺旁边建造了一座“平山堂”。薛瑞生《东坡词编年笺证》中引《舆地纪胜》:“负堂而望,江南诸山,拱列檐下,故名。”时人称平山堂“颇得观览之盛”。

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调任湖州知州,途经扬州,故地重游,十分思念已故去的恩师,放以词为记,表达了作者对欧阳修的钦佩与怀念,更将自己宦途蹉跎、境遇不堪的苦闷尽情宣泄出来。全词格调轩昂,词义非凡,显示出高超的创作技巧。

上阕虚实结合,或写时光飞逝,或写恩师遗迹,都在表达思念之情。作者曾于熙宁四年(1071年)、熙宁七年(1074年)两次途经平山堂,此为第三次,故起首有“三过平山堂下”之说。作者此时42岁,人生已过大半,所以慨言“半生弹指声中”,“弹指”是佛教名词,有“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之说,形容时光飞逝之快。

“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作者与欧阳修最后一次见面是在熙宁四年,当时两人在颍州把酒言欢,不料聚后不久,欧阳修就驾鹤西去,距离苏轼三到平山堂已经过去9年,以“十年”明写时间之久,暗表思念之深。“老仙翁”是作者对欧阳修的敬称。“壁上龙蛇飞动”,形容欧阳修的手迹雄阔豪迈,犹如龙蛇飞动。平山堂墙壁上刻着欧阳修手书的《朝中措》词,作者睹字思人,更觉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平添几分凄楚之情。

下阕前两句化用欧阳修词,以表深切的思念。欧阳修有《朝中措·送刘仲原甫出守维扬》词:“平山阑槛倚睛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作者回思词中描写的景致,回想起欧阳修放浪形骸的个性,再联想自己的坎坷境遇,不由得感慨万千。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最后化用白居易“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的诗句,又借用佛家“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的思想。作者认为,人死神灭,一切都会化作空无,活着的人经历的种种事情,不都像一场梦一样,终归虚幻无影,到头来同样俱是空无吗?

苏轼不仅受儒道思想熏陶,其佛学造诣也颇深厚。他以佛家观点看待自己所遭受的磨难与困苦,领悟到任何艰苦与挫折都是转瞬烟云,终究只是一场梦幻而已。作者于词中表达出对人生的深刻理解,表现出豁达开朗、谈笑人生的气概。

西江月·平山堂赏析2

【赏析】

平山堂在扬州城西北大明寺侧,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欧阳修任扬州知州时所建,叶梦得称赞此堂“壮丽为准南第一”。由于所在地势甚高,江南诸山拱列檐下,历历在目,似与堂平,所以名为“平山堂”。这名字霸气外露,尽显一代文坛盟主欧阳修的豪情。

但无论如何雄奇,平山堂在时光风雨中依然显得渺小脆弱,后世屡修屡废。到了清初,王士祯笔下的平山堂,只剩下了“一坏土”,“无片石可语”。然而从此地经过的文人墨客无不吟咏缅怀,其奥秘就在于“以欧苏之词,遂令地重”。

文人很少以纯粹的自然景观入诗,多求景致、典故、诗词三位一体。

胜地激起诗人的诗兴,名家名诗又成就了一个个地名。要读懂东坡笔下的平山堂,得先认识欧阳修眼里的平山堂:朝中措·平山堂平山栏槛倚晴空,山色有无中。手种堂前垂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行乐直须年少,尊前看取衰翁。

宋仁宗嘉韦占元年(公元1056年),与欧阳修过从甚密的刘原父出守扬州,欧公作《朝中措》一为送行友人,二为追忆自己在扬州的激情岁月。一别淮扬数年,醉翁最念是平山堂前亲手种的垂柳。“几度春风”写深婉离情,但哀而不伤,反而给人以欣欣向荣、气宇轩昂之感。

“文章太守”经常被后人误解为是欧阳修自状,其实他写的是刘原父。史称刘原父才思敏捷,有一次一口气连拟九道诏书,倚马而成。刘原父还十分博学,欧阳修读书每有疑问便去信请教,原父得信后往往即刻挥笔作答,“答之不停手”,故云“挥毫万字”。与醉翁作友,“一饮千钟”想来亦是常情。欧阳修赞友人为“文章太守”,却自谦为“尊前衰翁”。

但怪不得后人误会,“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钟”与欧公的形象也并无半点不合。东坡这首《西江月》中的“文章太守”指的就是欧阳修,东坡记忆中恩师的模样一直是神采奕奕的“老仙翁”。

东坡“三过平山堂”,这第三次是在宋神宗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四月自徐州移知湖中,途经扬州时。之前两次分别是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出任杭州通判和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由杭州移守密州。每一次路过扬州,东坡都会来平山堂凭吊恩师。

第三次经过平山堂,东坡已四十三岁了,怅然回首,弹指声中半生倏忽而过。自己与恩师分别已有十年。斯人已逝,字迹犹存,平山堂壁上龙蛇飞舞的遗草,字字句句挥洒着老仙翁的风采。

东坡记得,最后一次师生相见是在熙宁四年,那年他绕道颍州去看望业已致仕的欧公。一位仙风道骨的文坛盟主和一位风头正盛的后起之秀,在颍州西湖设宴畅饮。欧阳修自称“醉翁”,但酒量不佳,自称“饮少辄醉”。东坡性爱美酒,但亦不善饮,不过他美其名日“我性不饮只解醉,正如春风弄群卉”。同样爱酒而不善饮的师徒二人,宴饮之乐不在酒,而在酒后的壮怀激烈、豪气干云。东坡有诗《陪欧阳公燕西湖》记一时盛景:谓公方壮须似雪,谓公已老光浮颊。羯来湖上饮美酒,醉后剧谈犹激烈。谁料此次竞成永别,两年后欧公就驾鹤西游了。闻昕噩耗,东坡含泪写下祭文:“上为天下恸,恸赤子无所仰庇;下以哭其私,虽不肖而承师教。”

苏轼当年参加科考,欧阳修是主考官。参与阅卷的梅尧臣推荐来一篇晓畅通达的古文风格试卷,让欧阳修取为第一。欧阳修看到文章一见倾心,但怀疑这份试卷出自门生曾巩之手,害怕惹来闲话,于是委屈它做了第二名。后来才知道这是苏轼的作品。苏轼及第后,便拜入欧公门下,从此结下师生之谊。

在众多门生中,苏轼最得恩师之心。欧阳修曾对梅尧臣说:“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一头地也,可喜可喜!”在他眼里,苏轼就是下一代文坛盟主无疑,并预言三十年后世人将不再谈论自己。面对可畏后生,欧公非但没有任何嫉贤、恋栈之意,反而公开赞赏,主动“放他一头地”。

因为欧公关心的不是个人名望,而是文统、道统的传续,他对苏轼的欣赏也不只是文才,更包括人品、气度、志向。他曾对苏轼说:“我老将休,付子斯文。”外人看来他们师生传接的是至高的荣誉,只有他们两个知道,荣誉背后是沉甸甸的道义担当。苏轼记着欧公的谆谆教诲:“我所谓文,必与道俱。见利思迁,则非我徒。”

欧公一生倡导士人的担当精神,原本“论卑气弱”的时代风气,自欧阳修一出,焕然而变,读书人纷纷“以通经学古为高,以救时行道为贤,以犯颜纳说为忠”。然而由于直言敢谏,欧公屡遭贬谪,直至释位而去,归隐泉林。

东坡乍言“欲吊文章太守”,话到嘴边却吞了下去,转口歌唱“杨柳清风”。因为他知道,“文章太守”的文与道都交付了自己,唯有暗自守持,吊之无益。倒不如歌些“杨柳春风”与恩师解闷。

白乐天《自咏》诗说得轻巧:“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但“转头”是那么轻的事么?或尘缘未了,或慧根不净,“未转头”的都是梦中人。明知是梦,也不得不尽力把这梦做下去。“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这不是消极避世,而是参透之后的执著选择。

黄宗羲说,科举制兴起后,师道就亡了。每次科考,都能批量产生一堆恩师和门生的关系。的确许多“师生”关系徒有其名,实质上不过是一种应酬的对象和攀援的途径罢了。但苏轼与欧阳修虽也由科举成就,性质却截然不同。他们是中国文人心目中最理想的师生,不仅是“传道、授业、解惑”,而且是相知、默契的友人。奖掖和推崇不难,难的是被奖掖的名副其实,被推崇的不负众望。

作者介绍

苏轼
苏轼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