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壁张氏园亭记翻译及赏析_灵壁张氏园亭记阅读答案_苏轼的诗
古诗文网
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近代现代 手机版

灵壁张氏园亭记

朝代:宋代

作者:苏轼

诗集:苏轼全集

原文:

道京师而东,水浮浊流,陆走黄尘,陂田苍莽,行者倦厌。凡八百里,始得灵壁张氏之园于汴之阳。其外修竹森然以高,乔木蓊然以深,其中因汴之余浸,以为陂池;取山之怪石,以为岩阜。蒲苇莲芡,有江湖之思;椅桐桧柏,有山林之气;奇花美草,有京洛之态;华堂厦屋,有吴蜀之巧。其深可以隐,其富可以养。果蔬可以饱邻里,鱼鳌笋菇可以馈四方之客。余自彭城移守吴兴,由宋登舟,三宿而至其下。肩舆叩门,见张氏之子硕,硕求余文以记之。

维张氏世有显人,自其伯父殿中君,与其先人通判府君,始家灵壁,而为此园,作兰皋之亭以养其亲。其后出仕于朝,名闻一时。推其馀力,日增治之,于今五十馀年矣。其木皆十围,岸谷隐然。凡园之百物,无一不可人意者,信其用力之多且久也。

古之君子,不必仕,不必不仕。必仕则忘其身,必不仕则忘其君。譬之饮食,适于饥饱而已。然士罕能蹈其义、赴其节。处者安于故而难出,出者狃于利而忘返。于是有违亲绝俗之讥,怀禄苟安之弊。今张氏之先君,所以为子孙之计虑者远且周,是故筑室艺园于汴、泗之间,舟车冠盖之冲。凡朝夕之奉,燕游之乐,不求而足。使其子孙开门而出仕,则跬步市朝之上;闭门而归隐,则俯仰山林之下。于以养生治性,行义求志,无适而不可。故其子孙仕者皆有循吏良能之称,处者皆有节士廉退之行。盖其先君子之泽也。

余为彭城二年,乐其风土。将去不忍,而彭城之父老亦莫余厌也,将买田于泗水之上而老焉。南望灵壁,鸡犬之声相闻,幅巾杖屦,岁时往来于张氏之园,以与其子孙游,将必有日矣。

元丰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记。
找古诗文资料请加QQ群:181735542

相关翻译

【灵壁张氏园亭记注释及翻译】

译文离开京师向东行,河水里卷着浊泥,道路上飞起黄尘,高坡田野苍莽暗淡,使行路的人感到疲倦。走了八百里,才来到灵璧。张氏的园亭位于汴水的北面。从外面就可以看到茂密的长竹,粗大荫郁的乔木,园中借汴水的支流,建成池塘;又凿取山上的怪石,堆成假山。园中的蒲草芦苇莲花菱角,让人联想起江湖的秀美;青桐翠柏,让人感觉到山林的清爽;奇花异草,让人回忆起京、洛的繁华;高堂大厦,有吴蜀之地建筑的精巧。园中深广可以隐居,出产丰饶可以养家。 灵壁张氏园亭记注释及翻译详细查看

taobao1.png

相关赏析

灵壁张氏园亭记赏析

【赏析】

灵壁,就是今安徽灵壁,秦末项羽在此地曾经大败汉军,唐朝时为灵壁镇,北宋元祷年间改为县,当时灵壁即较为繁盛。张氏园是宋f_宗时期殿中丞张次立的私家庄园。文章写于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三月二十匕日,这年春,苏轼由徐州转任湖州(古称吴兴)知州。他取道商丘,沿着汴河前往湖州,途经灵壁时当地的张硕请他为家里的园亭写一篇记文。作者欣然提笔,作文以赠。

“道京师而东,水浮浊流,陆走黄尘,陂田苍莽,行者倦厌。”文章起笔特别,叙述离开京师路途:  “河里面卷着污泥浊水,道路上飞扬着黄色的尘土,高坡田野莽莽苍苍情景暗淡,行路的人感到疲倦而厌烦。”应官差又再迁徙,作者已经厌倦,因而在为园作记时也直抒胸臆,毫不隐晦。

作者交待自己走了八百里路才来到灵壁这张氏家园林。之后似乎随意一转,开始挥毫恣意铺叙张氏园亭的宏旷秀丽。从园外就可以看到青竹浓郁茂密,乔木粗大葳蕤;进到内里细审,园内是借汴水的支流建成的池塘,又凿取山上的怪石堆成嶙峋的假山。

水中蒲草、芦苇、莲花、菱角繁生悦目,让人联想起江河湖水的秀美;青桐翠柏相依相衬,让人感觉到了野山林一样的清爽;奇花异草遍处芬芳,让人追忆起京、洛二城的繁华;高堂大厦矗立,显示了吴、蜀建筑般的精巧。整个园亭广阔深邃适合隐居,f{{产储存丰多能够养家,种植的瓜果蔬菜可以馈赠城邻四里,养培的鱼鳖鲜笋可以招待远方的来客。

在作者的笔下,张氏园中的林木高大丰茂,花草红绿相映,水塘同地出产丰多,园中的建筑美轮美奂。再回顾前文,感觉作者起笔时对路途惨景的描写应该是为反衬此园的华美埋下的伏笔。

因是应请作文,第二段不免要介绍一番张家的情况,文字仍清新有致。张家世代都有显达之人,张硕伯父、父亲造园与奉养老人有关,园亭增修扩建至今已五十余年。文中“木皆十围,岸谷隐然”极言树木高大,异景凸显;  “凡园之百物,无一不可人意者……”再次赞叹园中所有物事的尽善尽美。

出仕与家隐是古代知识分子所面临的重要人生课题,随后作者由为张氏官宦之家作园记进入了“不必仕,不必不仕”的探讨。苏轼指H{:古时君子不是非要做官,也不是一定不做官,刻意仕途会忘掉自我,辞官又会忘掉国君。对于仕与不仕,就像饮食一样,随意一些,感到适宜就妥当。然而现今的士子却不如古人,居乡野的安于现状不愿外出做官,做官的为利牵绊不愿退步。

在作者看来,一个人若醉心于功名,无视政局的变换,入迷途而不返,临危境而不知,可能招来各种祸端。由此看出,作者已经是想到了“临危引退”,因而发表了如上的议论,下文便叙述了张氏家园正符合这种“不必仕,不必不仕”、可进可退的合理构建。

张氏先人把家园建在汴水、泗水之间舟船车马官员来往的要冲,凡衣食之需、饮宴游览之乐不必刻意追求就能满足。这一层表述了张氏家同选址在极其优越的地理位置,也流露出作者对此处的羡慕。北宋时运送淮、湖、浙的粮粟去往京师都由这里经过,张氏园亭处“舟车冠盖之冲”,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实是家居的好地方。

因此,张氏子孙住在这里,跨出门去做官,距朝堂的路很近;闭上门回家,就可以隐居山林之内。对于贻养性情、r义保节,都非常适合,因此凡出仕的子孙都获得了良好名声,凡在家不仕的人都保持了廉洁的德行。最后,此段归总“盖其先君子之泽也”。作者认为张氏后人得到的这些利益都是托庇先人在此建园的余荫,便在佑及子孙这一点上给张氏园亭抹上了一笔灵异的色彩。

作者在末段阐发如此含义:“我曾在徐州任职,留恋那里的风土人情,当地百姓也不厌弃我,我打算在泗水滨买地归老。那里与灵壁鸡犬之声相闻,裹巾拄杖来张氏园交游的时日不会太远。”明白地表达了自己“不必仕”的退隐之心。

文章借描写宏丽的张氏园亭,表达了对仕与不仕的看法,突出了一种深刻的思想,由此意蕴顿觉深厚。作者在结构上打破了传统游记叙事、描写、议论的三段格局,首段即重笔泼墨地对园景细加描摹,手法新奇,引人人胜。从表现手法看,作者借题发挥,流转自如,景、情、理杂糅不乱,使文章姿彩摇曳。语言上,骈散更迭,修辞频出,清新鲜活,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以上诸种原因共同成就了此篇美文,可见苏轼在文章构思和整体架构上的把握能力。

作者介绍

苏轼
苏轼 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
猜您喜欢的分类: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