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辞赋_魏晋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辞赋-魏晋的古诗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1篇: 《五湖赋》(杨泉

乃天地之玄源,阴阳之所徂。上值箕斗之精,与云汉乎同模。受三方之灌溉,为百川之巨都。居扬州之大泽,苞吴越之具区。南与长江分体,东与巨海合流。太阴之所毖,玄灵之所游。追湖水而往还,通蓬莱与瀛洲。尔乃详观其广深之所极,延袤之规方,邈乎浩浩,漫乎洋洋。西合乎蒙汜,东苞乎扶桑,日月于是出入,与天汉乎相望。左有苞山,连以醴渎,窄镇崔嵬,穹穷纡曲。右有平原广泽,蔓延旁薄,原隰陂阪,各有条格。茹芦翳茭前,隐轸肴错。冲风之所去,零雨之所薄。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2篇: 《江妃赋》(谢灵运

招魂定情,洛神清思。覃曩日之敷陈,尽古来之妍媚。矧今日之逢逆,还前世之灵异。小腰微骨,朱衣皓齿。绵视滕采,靡肤腻理。姿非定容,服无常度。两宜欢颦,俱适华素。于时升月隐山,落日映屿,收霞敛色,迥飙拂渚。每驰情于晨暮,矧良遇之莫叙。投明填以申赠,觊色授而神与。

嗟佳人之渺遇,眺霄际而高语。惧展爱之未期,抑倾念而蹔伫。天台二娥,宫亭双媛。青袿神接,紫衣形见,或飘翰凌烟,或潜泳浮海,万里俄顷,寸阴未改,事虽假于云物,心常得于无待。况分岫湘岸,延情苍阴;隔山川之表里,判天地之浮沉。承佳约于往昔,宁更贰与再今。傥借访于交甫,知斯言之可谌。

兰音未吐,红颜若晖;留眄光溢,动袂芳菲。散云辔之络驿,案灵辎而徘徊。建羽旌而逶迤,奏清管之依微。虑一别之长绝,渺天末而永违。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3篇: 《秋兴赋并序》(潘安

晋十有四年,余春秋三十有二,始见二毛。以太尉掾兼虎贲中郎将,寓直于散骑之省。高阁连云,阳景罕曜,珥蝉冕而袭纨绮之士,此焉游处。仆野人也,偃息不过茅屋茂林之下,谈话不过农夫田父之客。摄官承乏,猥厕朝列,夙兴晏寝,匪遑卮宁,譬犹池鱼笼鸟,有江湖山薮之思。于是染翰操纸,慨然而赋。于是秋也,故以“秋兴”命篇。其辞曰:

四时忽其代序兮,万物纷以回薄。览花莳之时育兮,察盛衰之所托。感冬索而春敷兮,嗟夏茂而秋落。虽末士之荣悴兮,伊人情之美恶。善乎宋玉之言曰:“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送将归”。夫送归怀慕徒之恋兮,远行有羁旅之愤。临川感流以叹逝兮,登山怀远而悼近。彼四戚之疚心兮,遭一涂而难忍。嗟秋日之可哀兮,谅无愁而不尽。

野有归燕,隰有翔隼。游氛朝兴,槁叶夕殒。于是乃屏轻箑,释纤絺,藉莞箬,御袷衣。庭树槭以洒落兮,劲风戾而吹帷。蝉嘒嘒而寒吟兮,雁飘飘而南飞。天晃朗以弥高兮,日悠阳而浸微。何微阳之短晷,觉凉夜之方永。月瞳胧以含光兮,露凄清以凝冷。熠耀粲于阶闼兮,蟋蟀鸣乎轩屏。听离鸿之晨吟兮,望流火之余景。宵耿介而不寐兮,独辗转于华省。

悟时岁之遒尽兮,慨伏首而自省。斑鬓髟以承弁兮,素发飒以垂领。仰群俊之逸轨兮,攀云汉以游骋。登春台之熙熙兮,珥金貂之炯炯。苟趣舍之殊涂兮,庸讵识其躁静。闻至人之休风兮,齐天地于一指。彼知安而忘危兮,故出生而入死。行投趾于容迹兮,殆不践而获底。阙侧足以及泉兮,虽猴猿而不履。龟祀骨于宗祧兮,思反身于绿水。且敛衽以归来兮,忽投绂以高厉。耕东皋之沃壤兮,输黍稷之余税。泉涌湍于石间兮,菊扬芳于崖澨。澡秋水之涓涓兮,玩游鲦之澼澼。逍遥乎山川之阿,放旷乎人间之世。悠哉游哉,聊以卒岁。

【翻译或鉴赏】
【注释】

①晋十有四年:晋武帝成宁四年,公元278年。

②春秋:指年龄。

③二毛:头发黑白相间。

④太尉掾:太尉贾充的幕府僚属。虎贲中郎将:掌管皇宫出入仪仗的军官。这里是潘岳的官衔,不是实职。

⑤寓直:值班的地方。直,通“值”。散骑之省:皇帝侍从散官的官署。实际上,散骑没有专门的官署。

⑥阳景:阳光。

⑦珥:像耳饰似地插戴。蝉冕:汉代近臣显贵官帽,上插蝉纹貂皮。袭纨绮:穿着素绢罗绸衣服。这句指世袭的大官僚子弟。

⑧仆:自称谦词。野人:在野的庶民。

⑨偃息:躺卧休息。

⑩摄官:代理职官,表示暂时做官。承乏:恰逢缺乏适当人选。

11、猥:表示粗陋的谦词。厕:侧身。

12、夙:早。晏:晚。

13、匪遑:如果不忙碌。底宁:取得安宁。

14、染翰:毛笔蘸墨。

15、代序:按次序更替。

16、回薄:循环变化。

17、花莳:花的栽种。时育:及时养育。

18、索:萧索。敷:衍生。

19、末士:指下层士大夫。《文选》五臣注作“末事”。

20、伊:发语词,有转折语气。

21、宋玉:战国时楚国大夫,辞赋作家,相传是屈原弟子。下引四句出自宋玉《九辩》。

22、惨栗:形容心情悲凉凄楚。

23、徒:服役的人。(古诗文网:http://www.skyjiao.com/shici/)

24、羁旅:旅途困顿束缚。

25、叹逝:感叹时光流逝。

26、怀远:指缅怀先辈。悼近:指哀悼近人。

27、四戚:指上述四类愁伤的事情:送归怀慕,远行羁旅,临水叹逝,登山怀悼。

28、一涂:指上述四类中的一类。涂,通“途”,途径、道路。

29、无愁而不尽:没有一种忧愁是不到极端的,意即全都极其令人愁伤。

30、隰:低湿的地方。隼:鹗,猛禽。

31、槁:枯。

32、筵:扇子。

33、纤缔:指细麻布衣裳。

34、藉:铺垫。莞翦:指蒲草床垫。

35、御:穿。袷衣:夹衣。

36、槭:树叶光秃。

37、戾:形容风猛。

38、嗜嗜:虫鸣声。

39、晃朗:宽敞明亮。

40、悠扬:形容悠闲高远。《文选》李善注作“悠阳”,据五臣注改。

41、晷:日影。短晷:指白天短促。此句“兮”字原脱。

42、方永:正在变长。

43、膻胧:形容月亮迷漾。

44、熠耀:萤火。粲:鲜明。阶闼:台阶门洞。

45、轩屏:走廊与屏风。

46、流火:火,星名,或称大火星,即心宿。《诗经·豳风·七月》:“七月流火。”夏历七月,心宿从夜空正南向西低降,标志秋天来临。

47、华省:华丽的官署。

48、时岁:季节年岁,指一年。道尽:逼近结束。

49、斑:须发花白。鬓髟:鬓发长而飘拂。承弁:头戴皮弁。皮弁是武官的冠冕。

50、飒:形容头发脱落稀疏。垂领:挂到脖子上。

51、群隽:俊杰们,指居高位的门阀子弟们。逸轨:洒脱的行为。

52、云汉:银河,形容极高贵荣耀。

53、春台:春天游览的高台。熙熙:形容热闹欢乐。这句用《老子》“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语意。

54、炯炯:形容光采神气。

55、趣:通“趋”。涂:通“途”。

56、庸讵:何用,岂用。躁静:浮躁和沉静,指选择不同道路的人们具有不同的本性。

57、至人:这里指道家认为道德品性最高尚完美的人。《庄子·逍遥游》:“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休风:美好的风范。

58、齐天地于一指:用《庄子·齐物论》“天地一指也,万物一马也”语意,是说天地万物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没有区别,所以天地之大与一个指头之小,其实相同。

59、彼知安而忘危:用《周易·乾卦》“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知得而不知丧,其唯圣人乎”语意,是说圣人的境界造诣。 故出生而入死:用《老子》“出生入死”语意,是说人一生本来就是从出生开始而进入死亡的自然变化过程。

60、投趾:落脚。容迹:容纳脚迹大小的地方。

61、殆:恐怕,几乎。践:踏实。获底:获得底下这点地方。这句是说极易获得。

62、阙:空缺,指空地。侧足:插脚进去。泉:指黄泉,意思是死亡之地。

63、履:走路。以上四旬用《庄子·外物》一则语意:庄子认为只有懂得无用,方能知道有用。他举例说,大地极其广大,但对于人有用的只是“容足”而已;如果插脚到黄泉去,就无用了。

64、龟:指神龟。祀骨:尸骨被祭祀。宗祧:宗庙。

65、反身:使自己返回。以上二句用《庄子·秋水》一则寓言的涵义:楚王派两个大夫去请庄子从政治国。庄子说,楚国有只神龟,死了三千年。楚王把它的尸骨收拾去供在宗庙。这只神龟是愿意死后富贵呢,还是活在泥途上摇曳尾巴呢?两个大夫说当然是活着。庄子说他就在泥途上摇曳尾巴,叫他们离开。

66、敛衽:收束衣襟。

67、投绂:丢掉官印绶带,指辞官。高厉:以高节激励自己。

68、东皋:指田地。

69、输:交纳。

70、崖滋:山崖水边。

71、澡:洗涤。

72、游鲦:指游鱼。鲦是白鱼。澈澈:鱼游水声。

73、阿:角落。

74、卒岁:过完一年,意思是生存下去。

【译文】

晋武帝太始十四年,我三十二岁,开始出现白头发了。因是太尉府的属员兼任了虎贲中郎将,在散骑官署内寄居值班。那里高大的楼阁连接着云彩,有阳光的鲜明景色很少见到,帽子上插着貂尾蝉文、身上穿着件件细绢绮罗的卿士,在这里嬉游居住。我是乡野之人,休息不过在草屋山林之下,谈话不过以农民和野老为客,自从暂领官职,充数排列在朝廷百官中,早起晚睡,没有一刻功夫安宁,就好像池子里的鱼、笼中的鸟,产生了对江湖山野的思念,于是笔端蘸墨,拿过纸来,感慨而作此赋。当时正是秋天,因此用“秋兴”作为篇名。

春夏秋冬四季匆匆地接替,世上万物纷纷回转迫近。看那花朵移栽随着时序更替,能察觉出四季是草木盛衰的寄托。感慨那草木冬天的凋零,春天的滋生,嗟叹草木夏天的茂盛,秋天的摇落。虽说草木荣枯是微末小事,却也影响着人们的情感的好、恶。宋玉的话说得好:“悲哀啊,秋天形成了肃杀寒凉的阴冷之气,萧条寂寞啊,草木摇动飘零变得衰落。心中凄凉悲伤,就像要去远行,登山临水送别将要归去的人。”送归者有思念伴侣的怀念,远行者有羁旅漂泊的悲愤,临水者则像孔子感叹流水似时光飞逝,登山者又像齐景公怀想未来而哀悼眼前。那四种感伤都使人心内痛苦,遇上了一件也难以忍受,但嗟叹秋天的值得悲哀,那大概是没有什么愁可比而又没有尽头了。

田野里有归来的燕子,沼泽地有低翔的鹘鸟。漫游的兴致早晨产生,枯干的树叶傍晚就殒落了。于是就收起了轻巧的扇子,脱下纤细的葛衣,铺垫上香蒲席,穿上了夹袄。庭院树木的枝头空空都飘洒零落了,强劲的风凶猛地吹动着帐幕。寒蝉嘒嘒地小声低吟,秋雁飘飘地向南飞去。天空澄明愈加高远,阳光在空中飘忽逐渐微弱。为什么微弱的阳光时间这么短,感觉那寒冷的夜晚却正长。月色朦胧透出微光,露水凄清凝结着寒气。萤火虫的光亮在台阶门旁闪烁,蟋蟀在小屋的屏帐附近鸣叫。听那飞离的大雁在晨空中低吟,仰望那七月流火的寒天残景。深夜里我耿耿于怀不能睡,在官署中独自展转反侧。醒悟到时光岁月快到尽头,愤然低下头来检查自己。我斑白的鬓发长长地下垂顶着帽子,白头发飒然飘落到了衣领。仰慕显贵们安逸的生活轨迹,可以攀青云致高远到处游逛。他们熙熙攘攘地登上了春台,帽子上插着的金铛貂尾在闪闪发着金光。如果人们的志向好恶有不同,也就无从识别他们的轻重静躁了。

听说道德高尚的人的吉祥风尚,能齐天下万物于一指间。而那些人却只顾贪安忘危,所以也逃不过出于生而入于死的规律。人们行动迈步不过只需容足之地,不踏容足以外的地方,几乎就能获得安生。如果在只能立足之地,挖坑深至黄泉,即使是敏捷的猿猴也不敢涉足。神龟不愿死后把自己的龟骨放到祖庙中祭祀,它还想转身返回绿水之中。且让我收拾起官服归来吧,快扔掉官印飞走高飞吧。耕种那水边高地的肥沃土地,除交纳租税还有粮食剩余。在石缝间,山泉水波汹涌湍流,在水边的山崖上,黄菊吐出芬芳。在涓涓的秋水中洗澡,在潎澈戏水声中观赏白鲦鱼。自由逍遥在深山幽水间,放任旷达地生活在人世中。从容不迫悠闲自得地遨游吧,姑且度过一年又一年。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4篇: 《节游赋》(曹植

  览宫宇之显丽,实大人之攸居。建三台于前处,飘飞陛以凌虚。连云阁以远径,营观榭于城隅。亢高轩以回眺,缘云霓而结疏。仰西岳之松岑,临漳滏之清渠。观靡靡而无终,何渺渺而难殊。亮灵后之所处,非吾人之所庐。于是仲春之月,百卉丛生,萋萋蔼蔼,翠叶朱茎;竹林青葱,珍果含荣。凯风发而时鸟欢,微波动而水虫鸣。感气运之和顺,乐时泽之有成。遂乃浮素盖,御骅骝,命友生,携同俦,诵风人之所叹,遂驾言而出游。步北园而驰骛,庶翱翔以解忧。望淇池之滉瀁,遂降集乎轻舟。浮沉蚁于金罍,行觞爵于好。丝竹发而响厉,悲风激于中流。且容与以尽观,聊永日而志愁。嗟羲和之奋迅,怨曜灵之无光。念人生之不永,若春日之微霜。谅遗名之可纪,信天命之无常。愈志荡以淫游,非经国之大纲。能曲宴而旋服,遂言归乎旧房。

【翻译或鉴赏】
【注释】

①宫字:指邺城的宫殿。显丽:明亮宽敞华丽,

②大人:谓在上位者,指曹操,攸居:犹言所居。

③三台:指铜雀台、金虎台、冰井台二见《三国志·魏书·武帝纪》。

④飞陛:通向高处的阶道。《文选》王延寿《鲁灵光殿赋》:一飞陛揭孽,缘云上征”凌虚:乘空。

⑤云阁:本指秦二世胡亥所建的阁名.此处泛指高耸入云的楼阁。远径:长途,、观榭:楼台。

⑥亢:当,轩:有窗的长廊。迥眺:远望,迥,远

⑦缘云霓:指楼阁连接着云朵和彩虹,比喻其高.结疏:建造疏窗

⑧西岳:指西边的太行山.崧岑:山大而高日崧,山小而高日岑

⑨临:从上向下临.漳:漳水,水名,在今河:IE省境内  滏:水名,在今河北省境内

⑩靡靡:华美,明丽  《文选》司马相如《长门赌武》:“问徙倚于东厢兮,观夫靡靡而无穷:”李善注引《方言》郭璞注:“靡靡,细好电,”无终:没有尽头.眇眇:远貌。难殊:难以断绝

⑩亮:实,灵后:《汉语大辞典》以为指女神,与上下文意不符。此处应是影射帝王。庐:居住.

⑩萋萋蔼蔼:草盛日萋萋,木盛日蔼蔼,

凯风:和暖的南风j《诗·邶风·凯风》:“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涟:通“欢”,喜悦。水虫:水中生物。

和润:温暖润湿

时泽:即时雨j有成:即丰收

浮:行:,此指使用白色伞盖的车,素盖:白色遮阳障m的用具,指车篷或伞盖。骅骝:骏马名,周穆王所乘着名的“八骏”之一。《苟了·性恶》:“骅骝、g堇骥、纤离、绿耳,此皆古之良马也,.”杨惊注:“皆周穆王八骏名。”这里是形容骏马。

友生:朋友。同俦:同伴,

诵:不歌日诵风人之所叹:指《涛经·国风》中描写的许多为诗人所叹息之事、例如《邶风·式微》:“式微,式微!胡不归?”言:语中助词⑩北园:赵幼文《曹植集校注》以为指“玄武苑”,似不可信,冈玄武苑在邺城西。翱翔:即纵情游观之意.写(xi色泄)忧:倾泻排解忧愁。

混漾:指池水广阔无边貌.

浮蚁:酒面上的浮沫如蚁聚,故以浮蚁代指酒金魁(㈦雷):饰金的大型酒樽。《诗·周南·卷耳》:“我姑酌彼兕罄,维以4:永怀。”朱熹《诗集传》:“棼,酒器刻为云雷之象,以黄金饰之..”

行:巡行,指席上二酌酒。觞、爵:皆酒杯名。好仇:好朗友,伙伴

丝竹:指弦乐器与竹管乐器,如琴、瑟、笙、笛、筑、筝等等,.响厉:高亢激扬之音乐

激:吹刮.汉·赵壹《刺髓疾邪赋》:“河清不可俟,人命不可延.顺风激靡草,富贵者称贤,”中流:这里指池中③容与:从容闲舒貌。《楚辞·九歌·湘夫人》:“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尽观:尽情观赏池中风景

聊:姑且。永日:竞日,从早到晚,整天。

羲和: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人物,驾御日车的神j《楚辞·离骚》:“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王逸注:“羲和,日御也二”奋策:扬鞭,指羲和驾日车赶得太快,太阳很快西沉,因而叹息..太快,太阳很快西沉,因而叹息。

曜灵:指太阳.曜灵无光,谓黄昏日没之时.。

人生:指寿命。永:长久、

春日之微霜:微霜,形容霜很薄,日出即化,喻人寿之短.

谅:确实,委实。遗名:留下名声。可纪:言可称述。

愈:通“愉”,愉快,快乐。志:感情。荡:放纵。淫游:纵情游乐。

经国:治理国家。

曲宴:禁中之宴,犹言私宴。罢:停止.旋服:旋,反也.服:语尾助词。

寿归:《诗·秦风·黄鸟》:“言旋寿归.复我诺兄?”言:语中助词

【说明】

此赋见《艺文类聚》卷二十八。赋开头描写当时邺城宫殿的风景,赞叹其建筑高大雄伟,为帝王之所居,而一}常人可以占据。第二段则描绘自己在春天外出游玩,到北园去和朋友一起喝酒的情景。赋中并未具体说明和谁出游,但后半段语气忽然转为忧愁之调。感叹人生无常,寿命不永,每日如此游荡,无益于世道人心,于是决定回到府邸,不再游赏风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正是节游赋的特点。

【辨析】

“节游”,就是要节制游乐  此赋先描绘邺都王城宫宇之华美壮丽  春季来临,花草繁茂,百果罗生,乌虫齐鸣,一派欢乐胜境  于是呼朋唤侣,畅游其处:或纵马奔驰,或驾舟竞渡,或饮酒起舞,或放情高歌  真是良辰美景,欢乐何似!

但乐极生悲,作者忽感到人生短促,来日无多  冶游终非“经国之大纲”,赶快罢游旋归,做有益于人生之大事此赋笔法与汉大赋颇为相似,即所谓“曲终奏雅”,留下雅正的尾巴,杨修也有《节游赋》。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5篇: 《洛神赋》(曹植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 ,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象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

  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 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珰。虽潜处于太阴,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翻译或鉴赏】

译文  黄初三年,我来到京都朝觐,归渡洛水。古人曾说此水之神名叫宓妃。因有感于宋玉对楚王所说的神女之事,于是作了这篇赋。赋文云:  我从京都洛阳出发,向东回归封地鄄城,背着伊阙,越过轘辕,途经通谷,登上景山。这时日已西下,车困马乏。于是就在长满杜蘅草的岸边卸了车,在生着芝草的地里喂马。自己则漫步于阳林,纵目眺望水波浩渺的洛川。于是不觉精神恍惚,思绪飘散。低头时还没有看见什么,一抬头,却发现了异常的景象,只见一个绝妙佳人,立于山岩之旁。我不禁拉着身边的车夫对他说:“你看见那个人了吗?那是什么人,竟如此艳丽!”车夫回答说:“臣听说河洛之神的名字叫宓妃,然而现在君王所看见的,莫非就是她!她的形状怎样,臣倒很想听听。”  我告诉他说:“她的形影,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容光焕发如秋日下的菊花,体态丰茂如春风中的。她时隐时现像轻云笼月,浮动飘忽似风吹落雪。远而望之,明洁如朝霞中升起的旭日;近而视之,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她体态适中,高矮合度,肩窄如削,腰细如束,秀美的颈项露出白皙的皮肤。既不施脂,也不敷粉,发髻高耸如云,长眉弯曲细长,红唇鲜润,牙齿洁白,一双善于顾盼的闪亮的眼睛,两个面颧下甜甜的酒窝。她姿态优雅妩媚,举止温文娴静,情态柔美和顺,语辞得体可人。洛神服饰奇艳绝世,风骨体貌与图上画的一样。她身披明丽的罗衣,带着精美的佩玉。头戴金银翡翠首饰,缀以周身闪亮的明珠。她脚着饰有花纹的远游鞋,拖着薄雾般的裙裾,隐隐散发出幽兰的清香,在山边徘徊倘佯。忽然又飘然轻举,且行且戏,左面倚着彩旄,右面有桂旗庇荫,在河滩上伸出素手,采撷水流边的黑色芝草。”  我钟情于她的淑美,不觉心旌摇曳而不安。因为没有合适的媒人去说情,只能借助微波来传递话语。但愿自己真诚的心意能先于别人陈达,我解下玉佩向她发出邀请。可叹佳人实在美好,既明礼义又善言辞,她举着琼玉向我作出回答,并指着深深的水流以为期待。我怀着眷眷之诚,又恐受这位神女的欺骗。因有感于郑交甫曾遇神女背弃诺言之事,心中不觉惆怅、犹豫和迟疑,于是敛容定神,以礼义自持。  这时洛神深受感动,低回徘徊,神光时离时合,忽明忽暗。她象鹤立般地耸起轻盈的躯体,如将飞而未翔;又踏着充满花椒浓香的小道,走过杜蘅草丛而使芳气流动。忽又怅然长吟以表示深沈的思慕,声音哀惋而悠长。于是众神纷至杂沓,呼朋引类,有的戏嬉于清澈的水流,有的飞翔于神异的小渚,有的在采集明珠,有的在俯拾翠鸟的羽毛。洛神身旁跟着娥皇、女英南湘二妃,她手挽汉水之神,为瓠瓜星的无偶而叹息,为牵牛星的独处而哀咏。时而扬起随风飘动的上衣,用长袖蔽光远眺,久久伫立;时而又身体轻捷如飞凫,飘忽游移无定。她在水波上行走,罗袜溅起的水沫如同尘埃。她动止没有规律,象危急又象安闲;进退难以预知,象离开又象回返。她双目流转光亮,容颜焕发泽润,话未出口,却已气香如兰。她的体貌婀娜多姿,令我看了茶饭不思。  在这时风神屏翳收敛了晚风,水神川后止息了波涛,冯夷击响了神鼓,女娲发出清泠的歌声。飞腾的文鱼警卫着洛神的车乘,众神随着叮当作响的玉鸾一齐离去。六龙齐头并进,驾着云车从容前行。鲸鲵腾跃在车驾两旁,水禽绕翔护卫。车乘走过北面的沙洲,越过南面的山冈,洛神转动白洁的脖颈,回过清秀的眉目,朱唇微启,缓缓地陈诉着往来交接的纲要。只怨恨人神有别,彼此虽然都处在盛年而无法如愿以偿。说着不禁举起罗袖掩面而泣,止不住泪水涟涟沾湿了衣襟,哀念欢乐的相会就此永绝,如今一别身处两地,不曾以细微的柔情来表达爱慕之心,只能赠以明珰作为永久的纪念。自己虽然深处太阴,却时时怀念着君王。洛神说毕忽然不知去处,我为众灵一时消失隐去光彩而深感惆怅。  于是我舍低登高,脚步虽移,心神却仍留在原地。余情绻缱,不时想象着相会的情景和洛神的容貌;回首顾盼,更是愁绪萦怀。满心希望洛神能再次出现,就不顾一切地驾着轻舟逆流而上。行舟于悠长的洛水以至忘了回归,思恋之情却绵绵不断,越来越强,以至整夜心绪难平无法入睡,身上沾满了浓霜直至天明。我不得已命仆夫备马就车,踏上向东回返的道路,但当手执马缰,举鞭欲策之时,却又怅然若失,徘徊依恋,无法离去。

注释〔1〕黄初:魏文帝曹丕年号,公元220—226年。〔2〕京师:京城,指魏都洛阳。按曹植黄初三年朝京师事不见史载,《文选》李善注以为系四年之误。朝京师,即到京都洛阳朝见魏文帝。〔3〕济:渡。洛川:即洛水,源出陕西,东南入河南,经洛阳。〔4〕斯水:指洛川。宓妃:相传为宓羲氏之女,溺死于洛水为神。《离骚》:“我令丰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5〕“感宋玉”句:宋玉有《高唐》、《神女》二赋,皆言与楚襄王对答梦遇巫山神女事。〔6〕京域:京都(指洛阳)地区。〔7〕言:发语词。东藩:指指在洛阳东北的曹植封地鄄城。藩,古代天子封建诸侯,如藩篱之卫皇室,因称诸侯国为藩国。〔魏志》本传:“(黄初)三年,立为鄄城王。”鄄城(即今山东鄄城县)在洛阳东北,故称东藩。〔8〕伊阙:山名,即阙塞山、龙门山。《水经注·伊水注》:“昔大禹疏以通水,两山相对,望之若阙,伊水历其间北流,故谓之伊阙矣。”山在洛阳南,曹植东北行,故曰背。〔9〕轘辕:山名,在今河南偃师县东南。《元和郡县志》:“道路险阻,凡十二曲,将去复还,故曰轘辕。”〔10〕通谷:山谷名。华延《洛阳记》:“城南五十里有大谷,旧名通谷。”〔11〕陵:登。景山:山名,在今河南偃师县南。〔12〕殆:通“怠”,懈怠。《商君书·农战》:“农者殆则土地荒。”烦:疲乏。〔13〕尔乃:承接连词,犹言“于是就”。税驾:犹停车。税,舍、置。驾,车乘总称。蘅皋:生着杜蘅(香草)的河岸。皋,河边高地。〔14〕秣驷:喂马。驷,一车四马,此泛指驾车之马。芝田:《十洲记》:“钟山在北海,仙家数千万,耕田种芝草。”一说为地名,即河南巩县西南的芝田镇。〔15〕容与:悠然安闲貌。阳林:地名,一作“杨林”,因多生杨树而名。〔16〕流盼:目光流转顾盼。盼一作“眄”,旁视。〔17〕精移神骇:谓神情恍惚。移,变。骇,散。〔18〕忽焉:急速貌。〔19〕以:而。殊观:所见殊异。〔20〕援:以手牵引。御者:车夫。〔21〕觌(dí敌):看见。〔22〕无乃:犹言莫非。〔23〕翩:鸟疾飞貌,此引申为飘忽摇曳。惊鸿:惊飞的鸿雁。〔24〕婉:蜿蜒曲折。此句本宋玉《神女赋》:“婉若游龙乘云翔。”〔25〕荣:丰盛。华:华美。二句形容洛神容光焕发,肌体丰盈。〔26〕飘飖:动荡不定。回:旋转。〔27〕皎:洁白光亮。〔28〕迫:靠近。灼:鲜明灿烂。芙蓉:一作“芙蕖”,荷花。渌(lù路):水清貌。〔29〕秾:花木繁盛。此指人体丰腴。纤:细小。此指人体苗条。〔30〕修:长。度:标准。此句即宋玉《登徒子好色赋》所谓“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之意。〔31〕素:白细丝织品。句本宋玉《登徒子好色赋》。〔32〕延、秀:均指长。项:后颈。〔33〕皓:洁白。句本司马相如《美人赋》。〔34〕铅华:粉。古代烧铅成粉,故称铅华。弗御:不施。御,进。〔35〕云髻:发髻如云。峨峨:高耸貌。〔36〕连娟:又作“联娟”,微曲貌。〔37〕朗:明润。鲜:光洁。〔38〕眸:目瞳子。睐:顾盼。〔39〕靥(yè谒)辅:一作“辅靥”,即今所谓酒窝。权:颧骨。《淮南子·说林》:“靥辅在颊则好。”〔40〕轘:同瑰,奇妙。宋玉《神女赋》:“瓌姿玮态。”艳逸:艳丽飘逸。〔41〕仪:仪态。闲:娴雅。宋玉《神女赋》:“志解泰而体闲。”〔42〕绰:宽缓。〔43〕奇服:奇丽的服饰。屈原九章·涉江》:“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旷世:犹言举世无匹。旷,空。〔44〕骨像:骨格形貌。应图:指与画中人相当。〔45〕璀灿:鲜明貌。一说为衣动声。〔46〕珥:珠玉耳饰。此用作动词,作佩戴解。瑶碧:美玉。华琚:刻有花纹的佩玉。〔47〕翠:翡翠。首饰:指钗簪一类饰物。〔48〕践:穿,着。远游:鞋名。繁钦情诗》:“何以消滞忧,足下双远游。”文履:饰有花纹图案的鞋。刘桢《鲁都赋》:“纤纤丝履,灿烂鲜新;表以文组,缀以朱蠙。”疑即咏此。〔49〕曳:拖。雾绡:轻薄如雾的轻纱。绡:生丝。裾:裙边。〔50〕微:隐。芳蔼:芳香浓郁。〔51〕踟蹰:徘徊。隅:角。〔52〕纵体:轻举貌。遨:游。〔53〕采旄:采旗。旄,旗竿上旄牛尾饰物。〔54〕桂旗:以桂木为竿之旗。屈原《九歌·山鬼》:“辛夷车兮结桂旗。”〔55〕攘:此指揎袖伸出。神浒:为神所游之水边地。浒,水边泽畔。〔56〕湍濑:石上急流。玄芝:黑芝草。《抱朴子·仙药》:“芝生于海隅名山及岛屿之涯……黑者如泽漆。”〔57〕振荡:形容心动荡不安。怡:悦。〔58〕微波:一说指目光,亦通。〔59〕诚素:真诚的情意。素,同愫。〔60〕要(yāo腰):同邀,约请。〔61〕信修:确实美好。张衡《思玄赋》:“伊中情之信修兮,慕古人之贞节。”〔62〕羌:发语词。习礼:懂得礼法。明诗:善于言辞。〔63〕抗:举起。琼珶:美玉。和:应答。〔64〕潜渊:深渊,指洛神所居之地。期:会。〔65〕眷眷:通“睠睠”,依恋貌。款实:诚实。〔66〕斯灵:此神,指宓妃。我欺:即欺我。〔67〕交甫:郑交甫。《神仙传》:“切仙一出,游于江滨,逢郑交甫。交甫不知何人也,目而挑之,女遂解佩与之。交甫行数步,空怀无佩,女亦不见。”弃言:背弃信言。〔68〕狐疑:疑虑不定。相传狐性多疑,渡水时且听且过,因称狐疑。〔69〕收和颜:收敛笑容。静志:镇定情志。〔70〕申:施展。礼防:《礼记·坊记》:“夫礼坊民所淫,……故男女无媒不交,无币不相见,恐男女无别也。”坊与防通。防,障。自持:自我约束。〔71〕徙倚:犹低回。〔72〕神光:围绕于神四周的光芒。〔73〕乍阴乍阳:忽暗忽明。此承上句而言,离则阴,合则阳。〔74〕竦(sǒng悚):耸。鹤立:形容身躯轻盈飘举,如鹤之立。〔75〕椒途:涂有椒泥的道路。椒,花椒,有浓香。〔76〕蘅薄:杜蘅丛生地。〔77〕超:惆怅。永慕:长久思慕。〔78〕厉:疾。弥:久。〔79〕杂沓:众多貌。〔80〕命俦啸侣:犹呼朋唤友。俦,伙伴、同类。〔81〕渚:水中高地。〔82〕翠羽:翠鸟的羽毛。古人多用以为饰。〔83〕南湘之二妃:指娥皇和女英。据刘向《列女传》载,尧以长女娥皇和次女女英嫁舜,后舜南巡,死于苍梧。二妃往寻,死江湘间,为湘水之神。〔84〕汉滨之游女:汉水之神。《诗·周南·汉广》:“汉有游女,不可求思。”薛君《韩诗章句》:“游女,汉神也。”〔85〕瓠瓜:星名,又名天鸡,在河鼓星东。无匹:无偶。阮瑀《止欲赋》:“伤匏瓜之无偶,悲织女之独勤。”〔86〕牵牛:星名,又名天鼓,与织女星各处河鼓之旁。相传每年七月七日乃得一会。〔87〕袿:今作褂。刘熙《释名》:“妇人上服曰袿。其下垂者,上广下狭如刀圭也。”猗靡:随风飘动貌。〔88〕翳:遮蔽。延伫:久立。〔89〕凫:野鸭。〔90〕陵:踏。尘:指细微四散的水沫。〔91〕难期:难料。〔92〕盼:《文选》作“眄”,斜视。流精:形容目光流转而有光彩。〔93〕幽兰:形容气息香馨如兰。〔94〕婀娜:轻盈柔美貌。〔95〕屏翳:传说中的众神之一,司职说法不一,或以为是云师(《吕氏春秋》),或以为是雷师(韦昭),或以为是雨师(《山海经》、王逸等)。而曹植认为是风神,其《诘洛文》云“河伯典泽,屏翳司风”。〔96〕川后:旧说即河伯,似有误,俟考。〔97〕冯夷:河伯名。《青令传》:“河伯,华阴潼乡人也,姓冯名夷。”又《楚辞》王逸注引《抱朴子·释鬼》:“冯夷以八月上庚日渡河溺死,天帝署为河伯。”〔98〕女娲:传说中的女神,《世本》谓其始作笙簧,故此曰“女娲清歌”。〔99〕文鱼《山海经·西山经》:“秦器之山,濩水出焉,……是多鳐鱼,状如鲤鱼,鱼身而鸟翼,苍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游于东海,以夜飞。”惊:当从《文选》作“警”。《文选》李善注:“警,戒也。文鱼有翅能飞,故使警乘。”〔100〕玉銮:鸾鸟形玉制车铃,动则发声。偕逝:俱往。〔101〕六龙:相传神出游多驾六龙。俨:矜持庄重貌。齐首:谓六龙齐头并进。〔102〕云车:相传神以云为车。《博物志》:“汉武帝好道,七月七日夜漏七刻,西王母乘紫云车来。”容裔:舒缓安详貌。〔103〕鲸鲵(ní泥):即鲸鱼。水栖哺乳动物,雄曰鲸,雌曰鲵。毂(gú谷):车轮中用以贯轴的圆木。此指车。〔104〕为卫:作为护卫。〔105〕沚:水中小块陆地。〔106〕纡:回。素领:白皙的颈项。清扬:形容女性清秀的眉目。扬一作“阳”。《诗·郑风·野有蔓草》:“有美一人,清阳婉兮。”〔107〕交接:结交往来。〔108〕莫当:无匹,无偶。《汉书·司马相如传》颜师古注:“当,对偶也。”〔109〕抗:举。袂:袖。曹植《叙愁赋》:“扬罗袖而掩涕”,与此句同意。〔110〕浪浪:水流不断貌。〔111〕效爱:致爱慕之意。〔112〕明珰:以明月珠作的耳珰。《古诗为焦仲卿妻作》:“耳著明月珰。”〔113〕太阴:众神所居之处,与上文“潜渊”义近。〔114〕不悟:不知。舍:止。〔115〕宵:通“消”,消失。一作“霄”。蔽光:隐去光彩。〔116〕背下:离开低地。陵高:登上高处。〔117〕灵体:指洛神。〔118〕上溯:逆流而上。〔119〕绵绵:连续不断貌。〔120〕耿耿:心绪不安貌。〔121〕东路:回归东藩之路。〔122〕騑(fēi):车旁之马。古代驾车称辕外之马为騑或骖,此泛指驾车之马。辔:马缰绳。抗策:犹举鞭。〔123〕盘桓:徘徊不前。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6篇: 《叹逝赋》(陆机

  昔每闻长老追计平生同时亲故,或凋落已尽,或仅有存者。余年方四十,而懿亲戚属,亡多存寡;昵交密友,亦不半在。或所曾共游一途,同宴一室,十年之外,索然已尽,以是哀思,哀可知矣,乃作赋曰:

  伊天地之运流,纷升降而相袭。日望空以骏驱,节循虚而警立。嗟人生之短期,孰长年之能执,时飘忽其不再,老晼晚其将及。对琼蘂之无征,恨朝霞之难挹。望汤谷以企予,借此景之屡戢。

  悲夫,川阅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世阅人而为世,人冉冉而行暮。人何世而弗新,世何人之能故。野每春其必华,草无朝而遗露。经终古而常然,率品物其如素。譬日及之在条,恒虽尽而弗悟。虽不悟其可悲,心惆焉而自伤。亮造化之若兹,吾安取夫久长。

  痛灵根之夙陨,怨具尔之多丧。悼堂构之瘁,悯城阙之丘荒。亲弥懿其已逝,交何戚而不忘。咨余今之方殆,何视天之芒芒。伤怀凄其多念,戚貌悴而鲜欢。幽情发而成绪,滞思叩而兴端,此世之无乐,咏在昔而为言。

  居充堂而衍宇,行连驾而比轩。弥年时其讵几,夫何往而不残。或冥邈而既尽,或寥廓而仅半。信松茂而柏悦,嗟芝焚而蕙叹。苟性命之弗殊,岂同波而异澜,瞻前轨之既覆,知此路之良艰。启四体而深悼,惧兹形之将然。毒娱情而寡方,怨感目之多颜,谅多颜之感目,神何适而获怡。寻平生于响像,览前物而怀之。

  步寒林以悽恻,玩春翘而有思,触万类以生悲,叹同节而异时,年弥往而念广,途薄暮而意迮。亲落落而日稀,友靡靡而愈索。顾旧要于遗存,得十一于千百。乐心其如忘,哀缘情而来宅。托末契于后生,余将老而为客。

  然后弭节安怀,妙思天造,精浮神沧,忽在世表,悟大暮之同寐,何矜晚以怨早。指彼日之方除,岂兹情之足搅。感秋华于衰木,瘁零露于丰草。在殷忧而弗违,夫何云乎识道。将颐天地之大德,遗圣人之洪宝。解心累于末迹,聊优游以娱老。

【翻译或鉴赏】
【翻译】

从前常听老人追述少年时代的亲朋故友,……。

天地之运行流转,四时迅速相互因袭。日月向长空奔驰,季节虽天地而交替。慨叹人生之短暂,谁能长命永继。时光飞逝不会再来,很快日薄西山老之将至。可恨长生灵药琼蕊难求,可恨不死仙露着下难取。踮起脚尖望那日出之处,可惜此种美景常常隐匿。

悲伤呀,河川汇聚水而成河川,河水滔滔日夜奔流不息。人世汇聚人而成人世,世间一代一代相继为世,人渐渐变老而至暮期。人世什么时候不是万象更新,世间哪个人又能不死。田野每逢春天必然开满鲜花,草叶无一朝能留下露滴。人生如草上的露珠。从古到今习以为常,大凡万物皆如此。譬如木槿之花开在枝头,生命虽尽而不悟。虽然草木不知其可悲之处,而我的心情却惆怅而感伤。自然之法则确是如此,我又怎能让生命久长。

痛心的是祖父早去世,难过的是兄弟多已亡。悲悼那祖业被毁坏,可怜那吴国宫阙已变荒。近亲密友都已死去,交情多好而令人难忘。嗟叹如今我之生命正危,天像蒙蒙人事何以预想。伤怀凄凄多所愁思,忧颜憔悴很少欢畅。抒发幽情而心绪烦乱,郁怀难抑而感慨万端。悲伤此世没有欢乐,咏叹往昔而发此言。

在家时兄弟满堂亲朋连屋,出门时连车而并驾向前,寿终正寝能有几人?亲友多亡岂能保全!有的很早就死亡已尽,有的寥寥只有一半尚存。相信树茂盛而柏树喜悦,慨叹灵芝被焚而蕙兰悼念。如果生命都是一样,为何同波而异澜?眼看前车既已倾覆,才知人生此路太艰难。弥留时顾全四体深可悲悼,恐怕我的形体亦将已然。伤痛的是欲使心情愉快而无术,难过的是死者各种惨状如在眼前。死者种种惨状确实目睹,神情到那里能得以喜欢?追忆亲友平昔的声容笑貌,看着其遗物而无限怀念。

漫步寒林心情悲伤,玩赏春花而思绪纷乱。触景生情情更悲,叹节同物同而人非。时隔愈久而思念愈多,人到暮年而心情急迫。亲戚寥落日益稀少,故友离散更加萧索。寻找旧友留存在世者,千中之十而百中之一。欢乐从心中消失得如同遗忘,悲哀随着情绪而充满心头。向后生寄托我的情谊,我将老死与你为客。

这之后便可驻足安心,深思自然生成之理。神游天地,飘然而外。领悟到人死如同长眠,何必晚死自喜而早夭哀伤?那些亲友死日刚刚过去,此情此景岂能搅乱我心?为秋木之落花而感伤,为芳草之露消而悲哀,陷入深忧而不知解脱,这怎么能说懂得生死之道?将养天年,放弃高官,人到老年要解除情欲之累,悠闲自得欢度晚年。

【注释】

1、 长老,老一辈人;懿亲,直亲;戚属,亲属;昵交,最亲近的朋友;索然,离散貌。

2、 伊,惟也。运流,运行流转,指时间推移变化。升降,谓天地气上下也。礼记曰:地气上齐,天气下降,而百化兴焉。指四季交替。相袭,相因。望空,指日月向天空运行。骏驱,急速运转;循虚,随天。虚,指天空。警立,惊动而立。警,犹惊也。短期,短暂。能执,能持续不断;言不能持执得长年。晼wǎn晚,日将暮,迟暮。怼,怨。琼蕊,古代传说中琼树的花蕊,似玉屑。琼蕊qióng ruǐ玉英,玉花。美称白色的花。西京赋曰:屑琼蕊以朝餐,必性命之可度。徵,求。朝霞,传说仙人服用朝霞,可长生不老。挹yì,酌取。汤谷,汤谷即“旸yáng)谷”,神话传说中太阳升起之处。扶桑 fúsāng亦名朱槿,锦葵科植物;神话中的树木名: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后用来称东方极远处或太阳出来的地方; 传说中的东方海域的古国名,我国相沿以为日本的代称。企予,跂予望之, 跂qǐ古通“企”,踮起。予,相当于“而”,助词。惜,痛也。戢,隐没,藏也。

3、阅,水流汇集,总,合。毛诗曰:滔滔江汉。世,一代之人称一世。冉冉,渐进之貌。暮,言人之年老也。故,依然,仍旧。此指不死。世何人之能故。言皆灭亡而不能故。夫露之在草,无一朝有馀;以喻人之居世,无一时而能故也。遗,馀也。终古,往昔,自古以来。率,通常,大凡。如素,如故。日及,木槿花,朝开而夕谢。朝菌者,世谓之木槿,或谓之日及。恒,长久,指生命。亮,的确。亮,信也。/惆,痛也。

4、灵根,喻祖父。祖祢也。夙陨,早亡。具尔,兄弟也。毛诗曰:戚戚兄弟,莫远具尔。笺曰:莫,无也。具,犹俱也。尔,谓进之也。堂构,立堂基、造屋宇。后以“肯堂肯构”比喻祖先的遗业。颓瘁,隤瘁tui2cui4,毁坏。瘁,犹毁也。慜,悯,哀怜。弥懿,极亲近。交,知交,朋友。戚,亲近。咨,嗟叹。殆,危也。芒芒,懵懵meng,渺茫。模糊不清。犹梦梦也。毛诗曰:民今方殆,视天梦梦。梦梦,乱也。戚,忧。瘁,同悴。瘁与悴古字通。鲜,少也。欢。滞思,郁结的情思。叩,打开。兴,叹息。在昔,过去。

5、充堂,充满于堂。衍宇,连室。充满於堂,盈衍於宇。何往而不残,残,毁也。连驾,比喻车多。比轩,并车而行。弥年,终年。尔雅曰:弥,终也。讵几,岂几许,无多少。讵jù,岂,曾。何往,哪里。残,不全,指死亡。冥邈,幽远,指死去。寥廓,空旷无人。冥,窈也。广雅曰:寥,深也。廓,空也。如松之茂。淮南子曰:巫山之上,顺风纵火,紫芝与萧艾俱死。柏悦蕙叹,盖以自喻。为幸存之意。同波而异澜,言人之性命,脆促不殊,譬水同波,而无异澜也。此路,即死路也。晏子春秋曰:前车覆,后车戒。启四体,善终全躯之意。论语曰: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毒,痛也。方,术也。多颜,谓亡者既多,而非一状也。日思往没之人,多在颜也。感目,眼见。谅,确实。何适,到何处。获怡,得到快乐。响像,声容笑貌。

6、翘,茂盛貌。同节而异时,言春秋与往同,然存亡异时。弥往,久远。薄暮,暮年。意迮zuo4,心中急迫。落落,稀貌。靡靡,尽貌。稀疏零落。索,离散孤独。旧要,故友。遗,馀也。言顾久要於遗存之中。千百而计之,十分而得其一,言亡多而存寡也。颓心,从心中消失。忘,失也。宅,居也。言乐易失而哀易居也。隤,颓,犹遗也。讬末契於后生:言我将欲老死,与汝为客也。契,约也。论语,子曰:后生可畏。古诗曰: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7、弭节:驻车。弭,安也。妙思,精心的构思。论衡曰:孔子作春秋,妙思自出胸中。周易曰:天造草昧。精浮神沦,精神不定。沦,沉没。忽在世表,表,外也。言精神不定。世表,在世之表也,人世之外。悟大暮之同寐,寤,觉也。大暮,犹长夜也,指死去。寐,犹死也。古诗曰:潜寐黄泉下。矜晚以怨早,崇尚晚死,哀怨早夭。原夫生死之理,虽则长短有殊,终则同归一揆。言觉斯理,则晚死者何足矜,早夭者何伤也。矜 jīn1. 怜悯怜惜:~悯。2. 自尊,自大,自夸:~夸。~恃。3. 庄重,拘谨:~持。~重(zhòng ) 彼日,那些亲友死去之日。言既寤之,则彼死日之方除,岂能乱我情乎?言不足乱也。方除,刚刚过去。除,光阴已过。毛诗曰:日月其除。搅,乱。秋华,秋天之花,指凋谢。瘁,悲。零露,露珠零落,喻人的衰老死亡。殷忧,深忧。殷,深也。违,离开。道,生死之道理。颐,保养。天地大德,指生。圣人之洪宝,指帝王之位。解心累:解心之缪,去德之累。言达人之志,混齐死生。今反感木衰之秋华,悲丰草之零露,是乃在殷忧而不去,何云识道乎?言未识也。韩诗曰:耿耿不寐,如有殷忧。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7篇: 《铜雀台赋》(曹植

从明后而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
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天云垣其既立兮,家愿得而获逞。
扬仁化于宇内兮,尽肃恭于上京。
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休矣美矣!惠泽远扬。
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
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晖光。
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年寿于东王。《三国志》版

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
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
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
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
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
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云天亘其既立兮,家愿得乎双逞。
扬仁化于宇宙兮,尽肃恭于上京。
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
休矣美矣!惠泽远扬。
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
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辉光。
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君寿于东皇。
御龙旗以遨游兮,回鸾驾而周章。
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
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三国演义》版

【翻译或鉴赏】
【注释】

①明后:圣明的君主。后:古代天子和列国诸侯皆称后。这里指曹操。嬉游:嬉,

②层台:台级层次多,言高。《楚辞·招魂》:“层台累榭。”

③太府:原为官名,常管贡赋收入和库藏财物等事,后指收藏朝廷财物贡赋的处所。这里太府即大府,宫府。

④圣:谓曹操。营:建设、建造。宋·苏轼《真兴阁》:“此阁几何高,何人之所营。”

⑤高门:据《邺中记》“邺宫南面三门,西凤阳门,高二十五丈,上六层反宇。向阳下开口,未到邺台七八里,遥望此门”。嵯峨:山势高峻。这里指宫殿高耸。

⑥双阙:古代宫殿、祠庙和陵墓前的高建筑物,通常左右各一,建成高台,台上起楼观。以两阙之间有空缺,故名双阙。这里指魏都的双阙在文昌殿外,端门左右。太清:天空。《淮南子·道应训》:“太清向于无穷日。”高诱注:“太清,元气之清者也。无穷,无形也。”

⑦华观:即迎风观。《文选》李注:《地理书》日,“迎风观在邺”。

⑧飞阁:跨空而建的阁道。西城:魏铜雀台在邺都北城西北隅,故谓西城。并与城西北楼阁相接,所以说连飞阁乎西城。

⑨漳水:《水经·觳水注》:“武帝引漳流自邺城西,东入迳铜爵台下,伏流入城东注,谓之长明沟也。”

⑩滋荣:茂盛。

二乔:江南两个美女,后分别为孙策夫人和周瑜夫人。

俯:低头,低视。

瞰:远视。

来萃:聚集。先秦·屈原天问》:“苍鸟群飞,敦使萃之?”

协飞熊之吉梦:协:辅佐、赞襄。飞熊:传说周文王梦飞熊而遇吕尚,即姜太公。吉梦:好梦。旧时以此典故比喻帝王得贤臣的征兆。

和穆:温暖之意。

天云:云,误,应为功。功为王业,“天功”与“家愿”正相对称。垣:疑坦字之形误。坦,大。    .

家愿:曹氏愿望。逞,快。

扬:播扬。仁化:仁恩。

肃恭:敬事尊上。上京:都城。这里指许昌。

桓文:春秋时齐桓公、晋文公。

方:比。圣明:指曹操。

休:吉庆、美善。《诗·商颂·长发》:“何天之休。”郑玄笺:“休,美也。”

翼佐:辅助。

宁:安定。

规量:度量。指天地无私。

等:同样。东皇:即东皇太一,天皇大帝,是天神中最尊贵者。

周章:周游浏览。《楚辞·九歌·云中君》:“聊翱游兮周章。”

恩化:恩泽。

物阜:阜,丰富。物阜,物资丰富。

斯:这个。

未央:未尽,未已。《诗·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未央。”

【翻译】

我侍从圣明的父王游乐,沿着层层的台阶登上铜雀台,心旷神怡。大府雄伟,宫门广开,见到父王新造的宫殿,门楼巍峨,双阙入云。华观冲天而立,飞阁凌空而起,那阁道与城西楼台相连。临漳河长长的流水穿台而过,花园累累的果实繁茂滋荣。玉龙和金凤两个楼台分立两边。倘若怀抱江南关女“二乔”,朝夕与共,在此享乐,那该多么欢快。俯视皇城宏伟壮丽,远望云霞明灭变幻。群英俊杰,人才荟萃,仿佛周文王得遇姜太公一样,令人欣慰。沐浴在柔和的春风之中,聆听百乌的呜叫。皇家的王业已经树立,父王的夙愿快快实现。弘扬仁义教化于天下,敬事尊崇天子在许都。即使齐桓公、晋文公时期的强盛,哪里能赶上父王的圣明。

好啊!关啊!惠泽远扬,辅翼我皇家,安定那四方。这功德如天地无私,与日月同辉。永存尊贵,寿比东皇。龙旗开路,鸾车护驾,邀游天下,浏览景物。恩泽四海,万物丰足,民生康乐。愿这铜雀台的坚固,永世存在,万古流芳。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8篇: 《文赋》(陆机

  余每观才士之所作,窃有以得其用心。夫放言谴辞,良多变矣,妍蚩好恶,可得而言。每自属文,尤见其情。恒患意不称物,文不逮意。盖非知之难,能之难也。故作《文赋》,以述先士之盛藻,因论作文之利害所由,它日殆可谓曲尽其妙。至于操斧伐柯,虽取则不远,若夫随手之变,良难以辞逮。盖所能言者具于此云。

  佇中区以玄览,颐情志于典坟。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心懔懔以怀霜,志眇眇而临云。詠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游文章之林府,嘉丽藻之彬彬。慨投篇而援笔,聊宣之乎斯文。

  其始也,皆收视反听,耽思傍讯。精骛八极,心游万仞。其致也,情曈曨而弥鲜,物昭晰而互进。倾群言之沥液、漱六艺之芳润。浮天渊以安流,濯下泉而潜浸。于是沉辞怫悦,若游鱼衔钩,而出重渊之深;浮藻联翩,若翰鸟婴缴,而坠曾云之峻。收百世之阙文,採千载之遗韻。谢朝华于已披,启夕秀于未振。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然后选义按部,考辞就班。抱景者咸叩,怀响者毕弹。或因枝以振叶,或沿波而讨源。或本隐以之显,或求易而得难。或虎变而兽扰,或龙见而鸟澜。或妥帖而易施,或岨峿而不安。罄澄心以凝思,眇众虑而为言。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始躑躅于燥吻,终流离于濡翰。理扶质以立干,文垂条而结繁。信情貌之不差,故每变而在颜。思涉乐其必笑,方言哀而已叹。或操觚以率尔,或含毫而邈然。

  伊兹事之可乐,固圣贤之可钦。课虚无以责有,叩寂寞而求音。函绵邈于尺素,吐滂沛乎寸心。言恢之而弥广,思按之而逾深。播芳蕤之馥馥,发青条之森森。粲风飞而猋竖,郁云起乎翰林。

  体有万殊,物无一量。纷纭挥霍,形难为状。辞程才以效伎,意司契而为匠。在有无而僶俛,当浅深而不让。虽离方而遯圆,期穷形而尽相。故夫夸目者尚奢,惬心者贵当。言穷者无隘,论达者唯旷。

  诗缘情而绮靡,赋体物而浏亮。碑披文以相质,诔缠绵而悽怆。铭博约而温润,箴顿挫而清壮。颂优游以彬蔚,论精微而朗畅。奏平徹以闲雅,说炜晔而谲诳。虽区分之在兹,亦禁邪而制放。要辞达而理举,故无取乎冗长。

  其为物也多姿,其为体也屡迁;其会意也尚巧,其遣言也贵妍。暨音声之迭代,若五色之相宣。虽逝止之无常,故崎錡而难便。苟达变而相次,犹开流以纳泉;如失机而后会,恒操末以续颠。谬玄黄之秩叙,故淟涊而不鲜。

  或仰逼于先条,或俯侵于后章;或辞害而理比,或言顺而意妨。离之则双美,合之则两伤。考殿最于锱铢,定去留于毫芒;苟铨衡之所裁,固应绳其必当。

  或文繁理富,而意不指适。极无两致,尽不可益。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虽众辞之有条,必待兹而效绩。亮功多而累寡,故取足而不易。

  或藻思綺合,清丽千眠。炳若缛绣,悽若繁絃。必所拟之不殊,乃闇合乎曩篇。虽杼轴于予怀,忧他人之我先。苟伤廉而愆义,亦虽爱而必捐。

  或苕发颖竖,离众绝致;形不可逐,响难为系。块孤立而特峙,非常音之所纬。心牢落而无偶,意徘徊而不能揥。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彼榛楛之勿翦,亦蒙荣于集翠。缀《下里》于《白雪》,吾亦济夫所伟。

  或讬言于短韻,对穷迹而孤兴,俯寂寞而无友,仰寥廓而莫承;譬偏絃之独张,含清唱而靡应。或寄辞于瘁音,徒靡言而弗华,混妍蚩而成体,累良质而为瑕;象下管之偏疾,故虽应而不和。或遗理以存异,徒寻虚以逐微,言寡情而鲜爱,辞浮漂而不归;犹絃么而徽急,故虽和而不悲。或奔放以谐和,务嘈囋而妖冶,徒悦目而偶俗,故高声而曲下;寤《防露》与桑间,又虽悲而不雅。或清虚以婉约,每除烦而去滥,阙大羹之遗味,同朱絃之清氾;虽一唱而三叹,固既雅而不艳。

  若夫丰约之裁,俯仰之形,因宜适变,曲有微情。或言拙而喻巧,或理朴而辞轻;或袭故而弥新,或沿浊而更清;或览之而必察,或研之而后精。譬犹舞者赴节以投袂,歌者应絃而遣声。是盖轮扁所不得言,故亦非华说之所能精。

  普辞条与文律,良余膺之所服。练世情之常尤,识前脩之所淑。虽发于巧心,或受蚩于拙目。彼琼敷与玉藻,若中原之有菽。同橐籥之罔穷,与天地乎并育。虽纷蔼于此世,嗟不盈于予掬。患挈缾之屡空,病昌言之难属。故踸踔于短垣,放庸音以足曲。恒遗恨以终篇,岂怀盈而自足?惧蒙尘于叩缶,顾取笑乎鸣玉。

  若夫应感之会,通塞之纪,来不可遏,去不可止,藏若景灭,行犹响起。方天机之骏利,夫何纷而不理?思风发于胸臆,言泉流于唇齿;纷葳蕤以馺遝,唯豪素之所拟;文徽徽以溢目,音冷冷而盈耳。及其六情底滞,志往神留,兀若枯木,豁若涸流;揽营魂以探赜,顿精爽而自求;理翳翳而愈伏,思轧轧其若抽。是以或竭情而多悔,或率意而寡尤。虽兹物之在我,非余力之所戮。故时抚空怀而自惋,吾未识夫开塞之所由。

  伊兹文之为用,固众理之所因。恢万里而无阂,通亿载而为津。俯殆则于来叶,仰观象乎古人。济文武于将坠,宣风声于不泯。塗无远而不弥,理无微而弗纶。配霑润于云雨,象变化乎鬼神。被金石而德广,流管絃而日新。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文赋》是西晋文学家陆机根据自己的创作实践,并总结前人的创作经验而完成的一篇完整而系统的文学理论论文。这篇文章在中同文学批评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它第一次较系统地论述了文学作品的创作过程,创作过程中的心理活动进行了深入剖析,推动我国古代文学理论的建构与发展进入了一个更高的阶段。

全文由小序和正文两部分组成:在序里,陆机交待了创作《文赋》的动机和目的,作者针对创作中的“意不称物”和“文不逮意”两大问题.以“才士之所作”为研究对象,寻找作品“妍蚩好恶”的原因,探求“曲尽其妙”的方法。小序对正文进行了提纲挈领地概括,而且引出诸多具有探讨价值的观点。比如陆机认为导致作品好坏的原因是有规律可循的;写作要注意客体与主体、内容与形式的统一等全文结合创作过程,详细展示了前人的艺术经验和创作利害关系。

作者首先介绍了文思的酝酿二既要“伫中区以玄览”,又要“颐情志于《典》《坟》”,也就是既要通过仔细观察自然景物以触发文思.还要通过多读书来知识积淀.这是全篇的纲领,是作者在创作方面坚持的最重要观点,静观世界和饱览典籍同时进行,才能从纵向和横向进行把握,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上补充养料,进而才能“投篇而援笔”,有了创作的冲动以后,就要进行构思.作者从两个方面论文章构思:一耍专心致志.大胆想象,神与物游,即“收视反听,耽思傍讯,精骛八极.心游万仞”:二要融合文意和物象,寻求佳词妙句,一旦文思顺畅就能“浮藻联翩,若翰鸟缨缴而坠曾云之峻”了、构思既成,便要谋篇布局.也就是把头脑中的文意转化为实际的文辞,第四自然段论述了布局这个复杂的过程:作者用八个“或”字,领起八句话.将文章不同的写法分成八种不同的写作情况首先对于主旨、中心,有的需要在文章开头树立.即“因枝以振叶”;有的则需要在结尾总结出来,即“沿波而讨源”。其次,对于起笔文意的深浅,有的从含蓄意深的地方写起,有的则从浅显之处开始写。

其三,在段落安排上,有的主次分明,有的却搭配不好,最后在具体遣词造句上,有的用词恰当,有的用词不当:指出问题后.作者又给出了解决的方案,即根据文章思想内容来决定用词至于在选词方面,陆机认为应该在进行比较、甄选后,找到最恰当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同时机看来,写作诗歌美妙的劳动过程,作家可以凭借自己的想象创作出丰富多彩的世界。对于不同的作家来说,本身才情、性格不同,包罗万象的世界在他们眼中、心中呈现,其观察万事万物的眼光、标准也不同,即“物无一量”正因如此.作品也就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一虽然作品风格各不相同。但这并不影响对作品好坏的评价。对于一个文学作品,只要作家穷尽物态和人情,就达到了作的目的,整个文学创作过程就算成功了二不同作家擅长的文体不尽相同,但不管什么文体都有一个统一的评价标准,就是要求作品文辞畅达,思想内容充分丰富从。

第七自然段到第十六自然段,作者从正反两个方面分别探讨了创作利害的关键  七到十一自然段从正面论述.  “其会意也尚巧.其遣青也贵妍”是构思和遣词造句的总体要求,这部分内容每个自然段重点不同.五个自然段分别讲的是声韵美、熔裁、警策、独创、秀句五个创作中的具体问题既然叫做文学创作.创新应该是一大亮点.相反的.拾人牙慧是最大的禁忌.因此熔裁(文章材料的剪裁)和独创也就成了文章成功的关键所任。作者之所以强调声韵美是闪为,当时的文学创作,诗歌这一体裁。分重要,故节奏、音韵、平仄等声韵的运用对诗歌创作来说无疑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警策和秀句两个闪素在文学创作巾应该足辩址统一的警策,处在重要位置的、凝聚思想精神的只言片语.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而秀句重在“秀”字,它可以使文章增色,足整篇文章中杰出的、优秀的句子有时候秀句也可能包含警永的意味。由此可以看出陆机已经注意到了文章整体和部分的关系,以及文采上平凡与优秀的关系。

文章第十二到十六自然段则从反面论述文章的好坏、利害关系.这部分主要在于批评文学创作中常见的缺点和毛病作者以音乐为譬喻,举例;作文中常见的五种缺点.首先是篇幅过于短小,无法构成一篇完整的文章;其次.太长了也不好,篇幅过长的弊病是导致段落之间长短不和谐一前两种文章常见缺点针对文章整体篇幅上来说第t点,涉及文章内容和形式的关系,作者指出,有的文章即使篇幅长短适宜.缺乏感情也不能成功地打动凑者第四点就是虽然感情真实、充沛,但不高稚也不能称得上佳作。

最后,作者进一步指出.即使二述条件都满足,文章不够富丽,也不好二从反面论述的这扛点,实际上反映了作者的美学追求  文章最后四段可以看做以上正论的补充说明。十七、十八段作者以自身为例,说明义学创作和现场的发挥有关系.同时也认为自己的文章也算不上佳篇.避免后人对其进行的批评其后作者单独提出:了灵感思维对文学创作的作用.虽然没有彻底揭示两者之问的关系,但陆机已经注意到了它们之间的密切关系.并以优美的文笔、散文化的文风将其呈现了出来。最后一段提出文章对道德修养和教育教化的作用,这是陆机作《文赋》这篇文章的起始点,以此收束全文.既点明了写作目的,也归结了文学的作用在今天看来,《文赋》中的观点和理论并不深刻,但在当时,能够关注文学创作从灵感生发到挥笔成文的全过程,以及文章中内容与形式、文体、用词等大大小小方面的问题,实属难能可贵。

它的贡献在于创新,作者深化丰富了前人的理论,通过大量优美的语言、真挚的感情、丰富的想象、巧妙地比喻,提出文学创作、文学功用、艾学评判标准等潇多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理论范畴内的观点,使整篇文章即不像一般说理文那样艰深难懂,义具备了抒情散文的美感。尤其是诸多比喻的运用.如写一般写作中常见的缺点时,拿爵乐作比,突出“音乐美感的同时,也说明了其中的道理。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9篇: 《登台赋》(曹植

从明后而嬉游兮,聊登台以娱情。

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建高殿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

立冲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

临漳川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

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

连二桥于东西兮,若长空之蝃蝀。

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

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

天功恒其既立兮,家愿得而获逞。

扬仁化于宇内兮,尽肃恭于上京。

虽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⒀。

休矣美矣!惠泽远扬。

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

同天地之矩量兮,齐日月之辉光。

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年寿于东王。

【翻译或鉴赏】
【译文】

跟随父王来此游玩,登上一层一层的铜雀台而极目欢情。看到大片沃土得到开辟,环视父王圣德所治理自寺广阔的地区。修建了高高的宫殿,殿前双阙高高耸立入浮云。设立了高入天空的迎风观,以天桥和西北城楼相连接。下看漳河之水缓缓流过,观望铜雀园中百种果木茂盛繁荣。抬头面对和暖的春风,聆听园中百鸟在低吟长鸣。永恒的大魏基业已经建立,父王治国平天下的愿望已能得以实行。在天下播扬仁恩教化,为汉王室效献忠诚。(古时)齐桓公、晋文公虽一世称霸,怎能与父王的统一天下大业相提并论。国家政治清明,万民生活安定。父王的仁恩教化传播远方。辅佐我大汉王朝君临万邦,使天下四方得到安宁。度量与天地同大,德行与日月齐光。世世代代尊贵没有极限,寿命与东王父相等而无疆。

【注释】

1、明后:明,尊敬之词;后,君也;明后指曹操。嬉游:乐游。

2、太府:规模宏大的宫室。

3、营:经营,谋划。

4、嵯峨:高峻貌。

5、浮双阙句:是说宫殿两侧的望楼高耸矗立,就像浮在天上一样。太清:天。

6、华观:华美的台观。这里的“观”应该是指邺城有名的迎风观。

7、西城:邺城北城的西面。

8、漳川:指漳河。曹操当年曾经引漳河之水到铜雀台下。

9、滋荣:繁茂。

10、天功两句:天功,帝王的功绩;家愿,曹家的意愿;获逞,得到实现。

11、上京:指许昌。当时汉献帝正在许昌。

12、桓文:春秋时的齐桓公、晋文公。

13、岂足句:方,比得上;圣明,指曹操。

14、翼佐:辅佐。

15、矩量:度量。指天地博大无私的气度。

16、东王:古代神话中的东王公,是与西王母并称的仙人,也是众男仙的首领,掌管诸仙名籍。等年寿于东王,是说像东王公一样长寿。

taobao1.png

辞赋-魏晋的古诗第10篇: 《离思赋并序》(曹植

建安十六年,大军西讨马超,太子留监国,植时从焉。意有怀恋,遂作《离思赋》云:

在肇秋之嘉月,将耀师而西旗。余抱疾以宾从,扶衡轸而不怡。虑征期之方至,伤无阶以告辞。念慈君之光惠,庶没命而不疑。欲毕力于旌麾,将何心而远之。愿我君之自爱,为皇朝而宝己。水重深而鱼悦,林修茂而鸟喜。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建安十六年,汉朝大军到西北征讨马超,太子留守邺城为监国,我当时跟随大军西征。(出征日期长久),内心有所怀恋,于是写了这篇《离思赋》,文中说:在美好的初秋七月,朝廷派出大军西讨马超。我当时抱病随军出征,身在战车内心闷闷不乐。想到战争正处在紧张阶段,怎能因内心伤感而无缘由地告假离阵。想到我那慈爱父亲的高大至深之恩,要是让我献出生命也毫不犹豫。因此要奋力效命在疆场,不能因伤悲而躲避死亡,希望我的父王注意保养,为了国家社稷而身体安康。游鱼为河水之深而高兴,飞鸟因树木高大茂盛而来栖。

【注释】

1、丁晏曰:“时子建年二十岁。”

2、马超:字孟起。东汉末年随父马腾起兵。建安十六年,攻潼关,为曹操所败。还据凉州,后归刘备。太子:指曹丕。据《武帝纪》,建安十六年春,曹丕受封为五官中郎将,兼副丞相。立为太子是建安二十二年之事,故赵幼文认为“太子”乃“世子”之误。按《礼记·文王世子》:“文王为世子。”世子谓帝王及诸侯正妻所生的长子,在年令与出身的称谓上,与太子为异名而同实,按古代立位以长不以幼的原则,曹操长子曹昂早死,二子曹丕即为法定继承人,故此不必泥于立位之制而改为“世子”。  监国:古时君王外出,太子留守,代行处理国政,称为监国。

3、怀:原作“忆”。初秋,指农历七月。  嘉月:美好之月,即建安十六年秋七月.与“肇秋”为同义复指。  耀:谓显示。耀师,指公开出兵,带有威慑性,即耀武扬威之意。  旗:军中用于调动部队的信号。西旗,犹言西征。作“旗”乃与下文“怡”协韵。

5、抱疾:即抱病。  宾:通“傧”。傧从:指侍从之人。文选《吴都赋》吕向注:“傧者所以引导于前也。从者,侍从于后。”此篇言傧从,谓率军出征,乃随军而行,寓见习性质。扶衡轸:衡是车辕前横木,轸为车后横木,此泛指乘车。  怡:乐。

6、征期方至:指战争到了最紧张的阶段。阶:理由、原因。《国语·周语》中:“夫婚姻,祸福之阶也。”

7、慈君:指其父曹操。  庶:渭希望。没命:犹言献出生命。不疑:果断、不犹豫。

8、旌麾:军中主帅之旗,此指戎马之事。远之:谓远离死亡。

9、我君:即上文“慈君”之义。  宝己:珍爱自己。

10、修茂:谓长势高而茂密。《吕氏春秋·功名篇》:“水泉深则鱼鳖归之,树木盛则飞鸟归之,庶草茂则禽兽归之,人主贤则豪杰归之。”殆为此文所出。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