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辞赋_先秦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辞赋-先秦的古诗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1篇: 《渔父·屈原既放》(佚名)

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与?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

渔父曰:“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歠其醨?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

屈原曰:“吾闻之,新沐者必弹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渔父莞尔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复与言。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屈原已经遭到放逐,游荡在沅江边上。

他在江边且行且吟,面容是那样憔悴,身体是那样枯瘦。

渔翁见而问他道:“您不是三闾大夫吗?

为何来到这样一个地方?”

屈原回答道:“整个世道都混浊只有我干净,人人都喝醉了只有我清醒,因此怎能不被流放。”

渔翁劝他道:“圣人不拘泥于任何事物,而能随着世道一起变化。

如果世上的人都混浊,您何不搅浑泥水助澜推波?

如果人人都喝醉了,您何不既吃酒糟又把酒大喝?

为何遇事深思志行高洁,以至于使自己遭到流放?”

屈原回答道:“我听说:刚洗过头要弹去帽子上的灰尘,刚洗过澡要把衣服抖抖。

怎能让干干净净的身体,去沾染外物的污浊?

我宁愿投入湘江水里,葬身在鱼腹之中。

怎能让洁白纯净的东西,去蒙受世俗尘埃的沾污?”

渔翁听后微微一笑,敲击着船舷边走边唱道:“沧浪之水清又清啊,可以用来洗我的头巾。

沧浪之水浊又浊啊,可以用来洗我的泥脚。”

唱着就离开了,不再和屈原说话。

【注释】

①江:沅江。一说指湘江。郭沫若《屈原赋今译》认为应指沧浪江,正与下文渔父所唱“沧浪之水”相应。按《沧浪歌》是楚地久已广泛流传的古歌谣,渔父引用是不受地理环境局限的,故不能认为本篇所写之事就发生在沧浪江。潭:水深处。

②颜色:脸色。

③形容:形体容貌。枯槁:清癯瘦瘠貌。

④父:对从事某种行业的人的通称。

⑤三间大夫:春秋楚官名,是掌王族屈、景、昭三姓的官。屈原最后曾任此职。

⑥斯:这里,指江潭。沅江在楚国西南僻远处,故有是问。一说“至于斯”是“落到这种地步”的意思。

⑦浊、清:指行为品质而言。

⑧醉、醒:指对现实环境的认识而言。

⑨凝滞:冻结不解叫凝;停留不前叫滞。凝滞,引申为拘泥、执著的意思。

⑩泥:搅浑,扰乱。

11、铺:吃。糟:酒滓。歌:饮。醣:薄酒。

12、深思:指忧国忧民,与上文“独醒”之义合。高举:指行为高出于世俗,与上文“独清”之义合。

13、令:使。为:助词。

14、察察:清洁,高洁。

15、汶汶:蒙受污垢玷辱。

16、皓皓:洁白貌。

17、莞尔:形容微笑。

18、橙:船旁板也。鼓桤:叩击船舷。一说为摇动船桨。

19、沧浪:水名,即汉水。

20、缨:结冠的带子。以二组系于冠,卷结颐下。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2篇: 《讽赋》(宋玉

楚襄王时,宋玉休归。唐勒谗之於王曰:“玉为人身体容冶,口多微词,出爱主人之女,入事大王,愿王疏之。

玉休还,王谓玉曰:“玉为人身体容冶,口多微词,出爱主人之女,入事寡人,不亦薄乎?”玉曰:“臣身体容冶,受之二亲;口多微词,闻之圣人。臣尝出行,仆饥马疲,正值主人门开,主人翁出,妪又到市,独有主人女在。女欲置臣,堂上太高,堂下太卑,乃更于兰房之室,止臣其中。中有鸣琴焉,臣援而鼓之,为《幽兰》、《白雪》之曲。主人之女,翳承日之华,披翠云之裘,更被白谷之单衫,垂珠步摇,来排臣户曰:“上客无乃饥乎?”为臣炊雕胡之饭,烹露葵之羹,来劝臣食,以其翡翠之钗,挂臣冠缨,臣不忍仰视。为臣歌曰:“岁将暮兮日已寒,中心乱兮勿多言。”臣复援琴而鼓之,为《秋竹》《积雪》之曲,主人之女又为臣歌曰:“内怵惕兮徂玉床,横自陈兮君之傍。君不御兮妾谁怨,日将至兮下黄泉。”玉曰:“吾宁杀人之父,孤人之子,诚不忍爱主人之女。”王曰:“止止。寡人於此时,亦何能已也!”(《古文苑》)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楚襄王时,有一次宋玉休假回家。唐勒向楚襄王进谗言,说:“宋玉这人,体态、容貌俊美,口中会说许多微妙的言词,外出爱上了客店主人的女儿,这样的人却进宫陪侍大王,希望大王疏远他。”

宋玉休假回来,襄王对宋玉说:“你这人,体态容貌俊美,口中会说许多微妙的言词,外出爱上客店主人的女儿,你进宫侍候我,不是也会做那些轻浮的事吗?”宋玉回答说:“我体态容貌俊美,是从父母那里得来的;口中会说许多微妙的言词,是从圣贤那里学来的。我曾外出旅行,驾车的仆夫饿了,马儿也疲乏不堪。正好遇到客店主人的店门敞开着,店主老翁外出,店主的妻子又到集市上去了,只有客店主人的女儿在家。

她想把我安置在堂上,觉得招待的规格太高了;想把我安置在堂下,又觉得招待的规格太低了。于是改在客店深处一间精美的客房中,让我在里面休息。房中有琴可以抒发感情,我把琴取来弹奏,弹了《幽兰》、《白雪》这些曲子。店主的女儿,头上戴满了闪闪发光的珠花,身穿用翠鸟羽毛编成云纹图案的皮衣,再披一件雪白的纱衫,“步摇”下垂的珍珠随着脚步摇摇晃晃,走来推开我的门说:‘尊贵的客人,时间不早了,难道你不觉得饿吗?’她为我煮好菰米饭,烧好莼菜羹,端来劝我进食。用她的翡翠钗钩住我的帽带,我不忍心抬头看她。她对我唱道:‘一年快完了,天已很冷了,我的心中很乱,不多说了。’我再拿琴来弹,弹奏《秋竹》、《积雪》等乐曲。客店主人的女儿,又对我唱道:‘内心忐忑不安,来到华美的床边,横躺在你的身旁。你不来亲近,我能怨谁呢?我的日子快到头了,我会恨恨而死下黄泉。’”宋玉说:“我宁愿杀掉别人的父亲,让别人的儿女成孤儿,确实不忍心爱店主的女儿。”襄王说:“别说了,别说了,我在这个时候,也难以控制住自己!”

【注释】

[1]休归:休假回家。

[2]身体容冶:体态、容貌俊美。冶,艳丽。

[3]口:《艺文类聚》作“内”。微词:微妙的言词。

[4]出:外出。主人:指“客舍之主人”(《古文苑》注)。

[5]入:指进入宫廷。事:事奉。

[6]疏:疏远。之:代宋玉。

[1]王谓玉:一本“谓”作“向”,“玉”下有“曰”字。

[2]薄:轻薄、轻浮。这一句是说:不是也会做那轻浮的事吗?

[3]二亲:指父母双亲。

[4]圣人:指品德最高尚、智慧最高超的人。

[5]出行:外出旅行。仆:仆夫,驾车的人。《礼记·典礼上》:“君车将驾,则仆执策立于马前。”孔颖达疏:“仆即御车者也。”

[6]主人翁:店主老翁。主人,客店主人。

[7]妪(yù):年老的女人,指店主老翁的妻子。市:集市。独:只。主人女:客店主人的女儿。在:在家。

[8]置:安置。堂上:古代住房,前为堂,后为室。堂屋为正屋(三间或五间),堂上在这里指堂屋。堂屋为尊长所住,称堂上。堂下:堂屋的阶基下;这里指堂下周围的走廊、廊屋。主人女以为,把宋玉安置在正屋接待规格太高,安置在堂下廊屋(即所谓“堂庑”),又觉得太低。

[9]乃:于是。更:换。兰房之室:一本“兰”作“芝”。《初学记》二,又十六引此文,“之”并作“奥”,是。兰房:当代注本一般释为“女子居室的美称”,指赋中“主人女”的“闺房”(朱碧莲《宋玉辞赋译解》)。《古文苑》注引《家语》:“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认为“兰房”是指高雅、精美的居室。“兰房奥室”,意思是客店深处一间雅致的客房,未必是指“闺房”。止:居住:《玉篇·止部》:“止,住也。”

[10]中有鸣琴焉:房中有琴可以表达情感。鸣:有所抒发或表示。

[11]援:取。《幽兰》、《白雪》:均为乐曲名。宋玉弹奏《幽兰》、《白雪》,表示自己像幽兰和白雪一样芬芳纯洁。

[12]翳承日之华:头上戴满了闪闪发光的珠花。翳(yì):遮蔽。指“主人女”头上被珠花遮蔽。形容戴满了珠花。承日:承受日光,意思是被日光照耀,闪闪发光。

[13]翠云之裘:用翠鸟羽毛编成云纹图案的皮衣。

[14]縠(hú):一种有皱纹的丝织品。

[15]垂珠步摇:《古文苑》注:“首饰名。行则动摇故谓之步摇,以珠饰之。”《释名·释首饰》:“步摇,上有垂珠,步则摇动也。”步摇,首饰名。垂珠,珍珠下垂。

[16]排:推开。户:门。

[17]上客:尊贵的客人。日高:太阳已经升高。意思是时间不早了。无乃:难道不。

[18]雕胡之饭:菰米做的饭。雕胡:菰米,茭白的果实,可做饭吃。《古文苑》注引《西京杂记》云:“顾翱母好食雕胡饭。菰之有米者,长安人谓为雕胡。”

[19]烹:烧煮。露葵:即冬葵,可做羹。

[20]冠缨:帽上的带子。

[21]不忍:不忍心。仰视:抬头看。

[22]岁将暮:一年将要过完。日:天。中心:心中。乱:烦乱。这两句歌辞,是主人之女感叹自己盛年未嫁。《古文苑》注:“女自谓盛年易迈。”

[23]《秋竹》、《积雪》:均为乐曲名,宋玉弹奏《秋行》、《积雪》,表示像秋天的竹子和冬天的积雪一样坚贞、纯洁。

[24]主人之女:《艺文类聚》无“之”字。

[25]内:内心。《艺文类聚》无“内”字。怵(chù)惕:惊恐不安。徂(cú):到。玉床:形容床华美。

[26]横自陈兮君之旁:横着躺在您的身旁。旁:《艺文类聚》作“傍”。

[27]御:指和女子交合。谁怨:怨谁。

[28]日将至:日子快要过完了。日:日子。至:尽。黄泉:地下的泉水。指葬身之地。下黄泉,即下葬黄泉地下。这一句是写“主人女”将恨恨而死。

[29]宁:宁愿。孤人之子:让别人的儿女成孤儿。诚:确实。不忍:不忍心。

[30]寡人:古代君主的自称,这里是襄王自称。于此时:在这个时候。已:止。意思是控制自己。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3篇: 《钓赋》(宋玉

宋玉与登徒子偕受钓於玄洲,止而并见於楚襄王。登徒子曰:「夫玄洲,天下之善钓者也,愿王观焉。」王曰:「其善柰何?」登徒子对曰:「夫玄洲钓也,以三寻之竿,八丝之线,饵若蛆寅,钩如细针,以出三赤之鱼於数仞之水中,岂可谓无术乎?夫玄洲,芳水饵,挂缴钩,其意不可得。退而牵行,下触清泥,上则波《风易》,玄洲因水势而施之,颉之颃之,委纵收敛,与鱼沈浮。及其解弛也。因而获之。」襄王曰:「善。」

宋玉进曰:「今察玄洲之钓,未可谓能持竿也,又乌足为大王言乎!」王曰:「子之所谓善钓者何?」玉曰:「臣所谓善钓者,其竿非竹,其纶非丝,其钩非针,其饵非寅也。」王曰:「愿遂闻之。」玉对曰:「昔尧、舜、汤、禹之钓也,以圣贤为竿,道德为纶,仁义为钩,禄利为饵,四海为池,万民为鱼。钓道微矣,非圣人其孰能察之?」王曰:「迅哉说乎!其钓不可见也。」宋玉对曰:「其钓易见,王不察尔。昔殷汤以七十里,周文以百里,兴利除害,天下归之,其饵可谓芳矣;南面而掌天下,历载数百,到今不废,其纶可谓纫矣;群生浸其泽,民氓畏其罚,其钩可谓扌勾矣;功成而不隳,名立而不改,其竿可谓强矣!若夫竿折轮绝,饵坠钩决,波涌鱼失,是则夏桀、商纣不通夫钓术也。今察玄洲之钓也,左挟鱼,右执槁竿,立于横(潢)污之涯,倚乎杨柳之间,精不离乎鱼喙,思不出乎鲋鳊,形容枯槁,神色憔悴,乐不役勤,获不当费,斯乃水滨之役夫也已,君王又何称焉?王若建尧、舜之洪竿,摅禹、汤之修纶,投之于渎,视之于海,漫漫群生,孰非吾有?其为大王之钓,不亦乐乎!」(《古文苑》)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宋玉和登徒子都在玄渊那里学习钓鱼的技术,他们后来一起去见楚襄王。登徒子说:“那元渊是天下最精通钓术的人,希望大王去观看(元渊钓鱼)。”襄王问:“他的钓鱼技术,究竟怎么个好法呢?”登徒子回答说:“那元渊的钓法,是用三寻那么长的钓竿,八条细丝搓成的钓线,用蛆和蚯蚓作鱼饵,鱼钩像细针,能把三尺长的大鱼从几丈深的水中钓出来,难道能说没有钓术吗?元渊放入水中的鱼饵有香味,系着鱼钩的钓绳悬挂在钓竿上。他估计不能钓到鱼,便牵动钓绳向后退,触动水下的浮泥,水面就荡起波纹。元渊根据水势施放鱼钩和钓绳,钓竿有时提高、有时降低,钓绳有时放、有时收紧,与水中的鱼一起上下浮动。等到鱼儿松懈下来(便会上钩),因而能钓到大鱼。”襄王说:“好!”

宋玉进言说:“据我现在观察,元渊钓鱼的技术,不能说他会拿钓鱼竿。又怎么值得向大王夸说呢?”襄王问:“那你认为善钓的人,又如何钓鱼呢?”宋玉答道:“我所说的善钓的人,他的钓竿不是竹制的,钓绳也不是丝线做的,鱼钩也不像针,鱼饵也不是蚯蚓。”襄王说:“希望能听一听这种钓术。”宋玉说:“古代尧舜禹汤的钓术,用圣贤做钓竿,用道德做钓线,仁义作鱼钩,禄利做诱饵,把天下当池塘,百姓当做鱼。钓鱼的道理是很微妙的,不是圣人,谁能体察它的微妙呢?”襄王说:“你的说法是多么不切实际啊!你所说的钓术是看不见的。”宋玉回答说:“这种钓术其实很容易看见,大王没有细察罢了。过去商汤靠七十里土地,周文王靠一百里土地,因为他们兴利除害,天下的百姓都来归附。他们的鱼饵可以说是极其芳香了。他们身居王位,掌管天下大事,代代相传经历几百年,钓线可以说是坚韧了。人民得到他们的恩泽,畏惧他们的刑罚,那鱼钩可以说是最能引鱼上钩了。他们大功告成而事业不毁坏,美名传扬而诚意不改,那钓竿可以说是坚固了。至于钓竿钓线折断,鱼饵鱼钩坠落,波翻浪涌,鱼儿游失,这是因为夏桀、商纣不通晓钓术失去民心的缘故。如今细察元渊的钓法,他左臂挟着鱼罶,右手拿着钓竿,站在不通江河的池塘旁边,靠在杨柳树中间,目光不离鱼嘴,心中想的不超出鲫鱼、鳊鱼。身体消瘦,神态萎靡。钓鱼的快乐,抵不上付出的辛劳,收获抵不上付出的代价。此人不过是水边的一个役夫罢了,大王又何必称道他呢?大王如果举起尧舜那样巨大的钓竿,舒展禹汤那样修长的钓线,将鱼钩和鱼饵投进大河,沉在海里,那么,广大的人民,谁不属于楚国所有?这就是大王的钓术,(这样去钓)不也很快乐吗?”

【注释】

[1]登徒子:见《登徒子好色赋》注。元洲:人名。元,一本作“玄”。洲,《文选·七发》注、《太平御览》卷八百三十四并引作“渊”;《艺文类聚》作“泉”,盖避唐高祖李渊之讳而改“泉”。《古文苑》又误为“洲”。元洲应作“元渊”或“玄渊”。有人认为玄渊应作“蜎渊”或“环渊”,春秋楚人,著有《蜎子》十三篇(见《困学纪闻》卷十七)。但此说欠妥。《钓赋》中的元渊,不过是一个钓徒,“善钓”而已,与思想家的蜎渊,不可混为一谈。再说,宋玉是战国人,也不可“受钓于”春秋时代的蜎渊。

[2]止而:《古文苑》章樵注:犹“已而”,相当于现在“后来”、“不久以后”的意思。这句说:他们后来又一起去见楚襄王。

[3]善钓者:精通钓鱼技术的人。

[4]奈何:这里作“如何”、“怎么样”讲。这一句是说:楚王问:元渊钓鱼的技巧,究竟怎么个好法呢?

[5]寻:古代长度单位,八尺长为一寻。

[6]八丝之线:八条细丝搓成的钓线。线:当从《渚宫旧事》作“纶”,钓鱼用的丝线。

[7]饵(ěr):钓鱼用的鱼食。蛆(qū):苍蝇的幼虫。蚓(yǐn):蚯蚓。

[8]钓:当作“钩”。

[9]三赤之鱼:《艺文类聚》卷二十四作“三尺之鱼”,当以“尺”为是。数仞之水中:《艺文类聚》作“数仞之中”,无“水”字。仞(rèn),古时以七尺或八尺为一仞。

[10]岂可谓无术乎:《艺文类聚》无“岂”字。

[11]芳水饵:放入水中的鱼饵有香味。

[12]缴(zhuó):《说文·系部》:“缴,生丝缕也。”本指生丝线,这里指钓鱼用的丝绳。挂:悬吊。这一句的意思是:系着鱼钩的钓绳挂在钓竿上。

[13]其意不可得:他估计用这种方法不可能钓到鱼。

[14]扬波:荡起波纹。以上三句说,元渊牵动鱼竿向后退,触动水下的浮泥,水面就荡起波纹。

[15]因水势而施之:根据水势情况施放钓丝和鱼钩。之:一本作“枝”。枝,通“技”,“因水势而施技”,是说根据水势的不同,使出他钓鱼的技术。

[16]颉(xié ):鸟向下飞叫颉。颃(háng):鸟向上飞叫颃。颉之颃之:鸟上下飞的样子。之:语助词。这里指把钓竿提高或降低。委纵:放松。收敛:收紧。这三句是说,钓竿有时提高,有时降低,钓绳有时放松,有时收紧,与水中的鱼一起上下浮动。

[17]解驰(xièchí):松懈。解,同“懈”。获之:指钓到大鱼。

[18]今察元洲之钓:《艺文类聚》“洲”作“泉”,无“察”字、“之”字。

[19]乌:何,怎么。《艺文类聚》“乌”作“焉”。足:值得。这几句是写,宋玉进言说:“现在看来,元渊的钓鱼技术,不能说他会用钓竿,又怎么值得向大王夸说呢?”

[20]子之所谓善钓者何:你所说的善钓的人,又如何钓鱼呢?《艺文类聚》“子”下无“之”字。

[21]臣所谓善钓者:《艺文类聚》无“臣所谓”三字。

[22]宋玉对曰:《艺文类聚》无“对”字。

[23]尧舜禹汤:均为古代史家所称赞的圣君。尧舜史称唐尧虞舜,他们实际上是传说中的氏族社会部落联盟领袖。禹汤即夏禹殷汤,禹是夏朝的开国之君,汤是商朝的开国之君。

[24]贤圣:《艺文类聚》作“圣贤”。

[25]禄利:《艺文类聚》作“利人”。

[26]钓道微矣:《艺文类聚》“钓”前有“其”字,“矣”字作“也”。这句说:钓鱼的道理很微妙。微,精妙。

[27]非圣人其孰能察之:不是圣人,谁能体察它的微妙?其,句中语气助词。《艺文类聚》无“人其”二字。以上几句,宋玉将钓鱼和治国相比,赞美尧、舜、禹、汤的治国之道。

[28]迅:当从《渚宫旧事》作“迂”。迂哉说乎:你的说法多么迂腐啊!迂:迂腐,不切实际。

[29]其钓不可见也:《艺文类聚》无“其”字,“不”作“未”。

[30]王不可察尔:句中“可”字为衍文,当作“王不察尔”。《古文苑》九卷本无“可”字。察:仔细审察。尔:即“耳”,“罢了”的意思。

[31]“殷汤以七十里”四句:商汤王靠七十里土地,周文王靠一百里土地,因为他们能为人民兴利除害,天下百姓都归附他们了。归:归附。

[32]南面:古代以面向南为尊,所以古代帝王临朝,面向南坐,“南面”即身居王位。掌天下:掌管国家大事。

[33]纫:通“韧(rèn)”,坚韧。

[34]群生:众生,指老百姓。寖(jìn):同“浸”,浸透,滋润。一本作“浸”。泽:恩泽。这句是说:人民得到他们恩惠的滋润。

[35]民氓(méng):人民。氓,人。

[36]抅(gōu):《古文苑》注:“抅,音拘,引也。”《正字通》:“俗拘字。”拘,意思是能引鱼儿上钩。《艺文类聚》“抅”作“善”。《渚宫旧事》作“均”。

[37]隳(huī ):毁坏。《艺文类聚》作“坠”。

[38]若夫竿折纶绝:如果钓竿、钓丝折断。竿折,比喻“贤材废弃”(《古文苑》注)。纶绝,比喻“道德陵迟”(《古文苑》注)。陵迟,即陵夷,衰落。这一句意思是,道德沦丧,不以德治国。一本无“若”字。

[39]饵坠钩决:鱼饵坠落,钓钩折断。饵坠,比喻“爵赏不足以劝天下”(《古文苑》注),意思是桀纣等昏王暴君从不施惠于民。钩决,比喻“仁义不足以结人心”(《古文苑》注),意思是不能用仁义维系天下民心。决,折断。

[40]波涌鱼失:波涛汹涌,鱼儿游失。波涌:喻“天下溃乱”(《古文苑》注)。鱼失:喻“人民离散”(《古文苑》注)。失,当读作“佚”(yì),散失。

[41]是:这。《艺文类聚》无“是”字。夏桀:夏朝末代君主。商纣:商朝末代君主。以上几句,作者以钓术作比,写夏桀、商纣不通晓治国之道,都因残暴荒淫亡国。

[42]罶(liǔ):捕鱼用具。《诗经·小雅·鱼丽》:“鱼丽于罶。”

[43]执:握。槁(ɡǎo)竿:干枯的竹竿,即钓竿。

[44]潢(huáng)污:指不通江河的池塘。相当于现在口语中的“死水塘”。涯(yá):水边,岸旁。

[45]精:《初学记》作“情”。“精”、“情”当是“睛”之误。睛,目光。喙(huì):嘴,这里指鱼的嘴。

[46]鲋(fù):鲫鱼。鳊(biān):鳊鱼。

[47]形容:形体容貌。枯槁:干枯消瘦。神色:神态表情。色,神态,气色。憔悴:困顿萎靡。

[48]乐不役勤:钓鱼的快乐,抵不上服劳役那样的辛勤劳苦。役,服劳役。宋玉认为渔夫钓鱼,辛勤如同服劳役。

[49]获不当费:收获抵不上付出的代价。不当,抵不上。费,费用,代价。

[50]斯:代词,这。役夫:服劳役的人。

[51]称:称赞。

[52]王若见尧舜之洪竿:大王若举起尧舜巨大的鱼竿。“洪竿”喻贤才。这一句的意思是,宋玉劝楚王像尧舜那样“揽贤才以为用”(《古文苑》注)。见,当作“建”,竖立,举起。

[53]摅禹汤之修纶:抛出禹汤修长的钓丝。“修纶”喻伦理道德。这一句是宋玉劝楚王像禹汤那样“昭道德以经世”(《古文苑》注)。摅(shū):舒展,指把钓丝抛向水里。修:长。纶:钓丝。

[54]投之于渎,视之于海:把鱼钓和香饵投进大河,沉在海里。鱼钓及香饵,比喻“恩惠”。这一句是宋玉劝楚王给百姓以恩惠,“治国以平天下”(《古文苑》注)。渎(dú):大川。古代称长江黄河、淮河、济河四条大河为“四渎”。这里泛指大河。视:《渚宫旧事》作“沉”,是。句中“之”字,均指香饵。

[55]漫漫群生,孰非吾有:那么,天下的人民,谁不属于楚国所有?这一句,以鱼儿上钩比喻得到人民的拥戴。漫漫,众多的样子。吾,指楚国。以上四句,宋玉以钓术作比,劝楚襄王实行开明政治。

[56]其为大王之钓:这就是大王的钓术。

[57]不亦乐乎:(这样去钓)不也很快乐吗?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4篇: 《宋玉对楚王问》(宋玉

  楚襄王问于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与?何士民众庶不誉之甚也!”
  宋玉对曰:“唯,然,有之!愿大王宽其罪,使得毕其辞。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有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
  故鸟有凤而鱼有鲲。凤皇上击九千里,绝云霓,负苍天,足乱浮云,翱翔乎杳冥之上。夫蕃篱之鷃,岂能与之料天地之高哉?鲲鱼朝发昆仑之墟,暴鬐于碣石,暮宿于孟诸。夫尺泽之鲵,岂能与之量江海之大哉?故非独鸟有凤而鱼有鲲,士亦有之。夫圣人瑰意琦行,超然独处,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为哉?”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楚襄王责问宋玉说:“先生莫非有什么不够检点的地方吗?为什么士民百姓说了那么多不赞誉你的话呢?”

宋玉回答说:“唔,是,有的。请大王宽恕我的过错,让我能够把话讲完。

“有位客人在郢都歌唱,他开始时唱《下里》、《巴人》,都城中能够跟随他合唱的有几千人;当他唱《阳阿》、《薤露》时,都城中能和他合唱的有几百人;他唱《阳春》、《白雪》时,都城中能跟他合唱的,不过几十人;当他用高昂的商音,慷慨的羽音,配合着流畅的徵音一起歌唱时,都城中能够和他一同合唱的,就只剩下几个人而已了。可见曲调越高妙,能够合唱的人也就越稀少了。

“所以鸟中有凤而鱼中有鲲。凤凰振翅奋飞时,直上九千里高空,搏击于蓝天之上。穿越云霓,背负苍天,在高远的九霄自由自在地翱翔。那种活动于篱笆间的小端雀,怎么能够和它一起测算天地的高远呢!鲲鱼清晨从昆苍山下出发,中午时到达碣石晒它的脊背,晚间在孟诸泽中止宿。那些住在尺把深水池中的小鱼,怎么能和它一起估量江海的阔大呢!可见不仅鸟中有凤而鱼中有鲲,士人中也有类似情况。圣人都是思想卓越,举止不凡,超乎世俗。卓然独立的人。那些世俗的士民们,又怎能理解微臣的所作所为呢?”

【注释】

①遗行:有失检点的行为与作风。

②不誉:不称赞,非议。

③郢:战国时楚国都城,所在何处学术界有不同看法,一般以为在今湖北江陵县北。

④《下里》、《巴人》:均当地民间俗曲。

⑤属:聚在一起。和:跟着唱。

⑥《阳阿(邑)》:古歌曲名.亦作“扬荷”。《薤露》:古代挽歌名。

⑦《阳春》、《白雪》:均为古代楚国雅曲名。

⑧引商刻羽,杂以流徵:指讲究声律,有很高成就的音乐演奏。商、羽、徵均为古代五音之一。

⑨鲲:传说中的一种大鱼。《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⑩杳冥:极高极远,目力难望的高空。

11、蕃篱:篱笆。鹦:鹦雀,一种小鸟。

12、墟:山脚下。

13、暴:同“曝”,晒。髻:鱼脊上的骨翅。碣石:山名。在今河北昌黎县境内,本在渤海中。

14、孟诸:古大泽名,故址在今河南商丘东北。

15、尺泽:一尺长宽的水塘,极言其小。鲵:小鱼。

16、瑰、琦:本指美石、美玉,这里以瑰意琦行指称高洁美好的情操和行为。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5篇: 《大言赋》(宋玉

楚襄王与唐勒、景差、宋玉游于阳云之台[1]。王曰:“能为寡人大言者,上座[2]。”王因唏曰[3]:“操是太阿剥一世[4],流血冲天,车不可以厉[5]。”至唐勒曰:“壮士愤兮绝天维[6],北斗戾兮太山夷[7]。”至景差曰:“校士猛毅皋陶嘻[8],大笑至兮摧覆思[9]。锯牙云唏甚大[10],吐舌万里唾一世[11]。”至宋玉曰:“方地为车,圆天为盖[12],长剑耿耿倚天外[13]。”王曰:“未可也。”玉曰:“并吞四夷[14],饮枯河海[15],跋越九州[16],无所容止[17]。身大四塞,愁不可长[18],据地辒天[19],迫不得仰[20]。”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楚襄王与唐勒、景差、宋玉在阳云台游玩。襄王说:“谁能对我夸说最大的事物,我就请他上座。”襄王就笑着说:“手执太阿宝剑,尽情杀戮世人,血流如注,喷涌冲天,地上血流成河,车子都无法越过。”到唐勒,他说:“壮士一怒,能扯断兜起大地的网绳,北斗星被他扭转,泰山也被夷为平地。”轮到景差,他说:“斗士,勇猛刚毅,皋陶看见他,也会发出‘嘻嘻’的惊叹声。斗士放声大笑地走来,宫阙被笑声震毁。野猪庞大,锯齿一样锋利的牙齿,巨大如云。舌头吐出长达万里,流下的口水,淹没整个世界。”最后轮到宋玉,他说:“以地为车,以天作车盖,长剑发出微弱的亮光,斜靠在天外。”襄王说:“这还不够大。”宋玉说:“有一个巨人,把东夷各族一口吞下,饮干了黄河、东海之水,跨越中国,无处容身。身躯庞大塞满了四方,忧虑不能再长大长高了。占据大地,脚踢青天,空间是那么狭小,无法抬头。”

【注释】

[1]唐勒、景差:相传为楚大夫,与宋玉同时代,都是当时的辞赋家。阳云之台:台馆名。《古文苑》章樵注:“言其高出云之阳也。”阳云台大概在云梦泽一带。

[2]大言:即“言大”、“语大”,夸说大的事物。《古文苑》章樵注:“按文,‘大言’字上合有‘赋’字。”认为“寡人”之下脱“赋”字。

[3]因:就。唏(xī):笑。《说文·口部》:“唏,笑也。”王因唏曰:楚王就笑着说。《诸宫旧事》“唏”作“称”。

[4]是:此,这。太阿:亦作“泰阿”,古代宝剑名。剥:通“朴”,击、打。一作“戮”,斩,杀。

[5]厉:涉过,越过。《诗经·邶风·匏有苦叶》:“深则厉,浅则揭。”“厉”是不脱衣服涉过;“揭”是提起衣服过河。又,《诗经·卫风·有狐》:“在彼其厉。”毛传:“深可厉之者。”意思也是说涉过。这一句是说:车子也无法涉过血水,形容血流成河。

[6]愤:一作“顿”,又作“难”。天维绝:《淮南子·天文训》:“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据此,赋中“天维绝”当作“地维绝”。意思是拴住大地的绳子断了。维,网绳;绝,断。古人认为大地是用网兜住的。网的四角,有网绳牵引并固定在某处。

[7]北斗:北斗星。戾(liè):通“捩”,扭转。太山:即泰山。在山东省境内。夷:平。

[8]校士:斗士。校:与“较”、“角”相通,较量,角力。皋陶(gāo yáo):传说中的东夷族首领。曾被舜任为掌刑法的官。嘻,叹词,表示惊惧。

[9]覆思:一作“罘罳”(fú sī),古代设在宫门外或城墙四角上的屏,上有孔,形似网,用以守望和防御,这里指宫阙。以上两句是说:那斗士,勇猛刚毅,皋陶看见他,也会发出“嘻嘻”的惊惧声。斗士放声大笑地走来,宫阙被笑声震毁。

[10]锯牙云:牙齿锋利像锯子,巨大如云。“云”下似脱一“兮”字。晞:通“豨”,野猪。《淮南子·本经训》:“尧之时……大凤、封豨、修蛇,皆为民害。”按:张协《七命》描写“封豨”说:“蹙封狶,偾冯豕,勾爪摧,锯牙捭。”据此,“锯牙云”,当作“锯牙捭”(锯齿一样锋利的牙齿张开)。捭,通“擘”,开。

[11]唾:唾沫,口水。一:全。以上两句是说,野猪非常大,像锯齿一样锋利的牙齿,巨大如云。舌头吐出长达万里,唾沫淹没了整个世界。

[12]方地为车:以地为车。车,一作“舆”。圆天为盖:以天为车盖。古人以为地是方的,天是圆的,故称“方地圆天”。以上三句,宋玉没有直接描写“剑士”,而只写了他的车乘和倚天之剑,借此衬托“剑士”的高大身躯。

[13]耿耿:微明貌。指长剑发出微弱的亮光。耿耿,一作“耿介”。倚(yǐ):斜靠着。天外,一作“天之外”。

[14]并:同,齐。夷:古代对东方各族的称呼,也泛指中国周边的各少数民族。

[15]河海:黄河、东海。

[16]跋越九州:跨越全中国。跋:翻山越岭,这里是跨越的意思。九州,中国古代分为九州,后多用以指全中国。跋,《渚宫旧事》作“跨”,《艺文类聚》作“跂”。

[17]无所容止:没有地方可以容纳停留。

[18]身大四塞:身躯庞大,塞满四方。长(zhǎng):指身躯长粗长高。

[19]据地辒天:意思是顶天立地。据:占据。辒(fēn):《古文苑》章樵注:“蹴也。”蹴(cù):踢。这一句说,巨人占据大地,脚踢青天。

[20]迫不得仰:空间狭小,无法抬头。迫,狭窄,狭小。仰,抬头。得,一作“能”。《渚宫旧事》“迫不得仰”下有“若此之大也,何如?”王曰:“善。”十字。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6篇: 《神女赋》(宋玉

  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浦,使玉赋高唐之事。其夜玉寝,果梦与神女遇,其状甚丽,玉异之。明日,以白王。王曰:“其梦若何?”玉对曰:“晡夕之后,精神恍忽,若有所喜,纷纷扰扰,未知何意?目色仿佛,乍若有记:见一妇人,状甚奇异。寐而梦之,寤不自识;罔兮不乐,怅然失志。于是抚心定气,复见所梦。”王曰:“状何如也?”玉曰:“茂矣美矣,诸好备矣。盛矣丽矣,难测究矣。上古既无,世所未见,瑰姿玮态,不可胜赞。其始来也,耀乎若白日初出照屋梁;其少进也,皎若明月舒其光。须臾之间,美貌横生:晔兮如华,温乎如莹。五色并驰,不可殚形。详而视之,夺人目精。其盛饰也,则罗纨绮绩盛文章,极服妙采照万方。振绣衣,被袿裳,秾不短,纤不长,步裔裔兮曜殿堂,忽兮改容,婉若游龙乘云翔。嫷披服,侻薄装,沐兰泽,含若芳。性合适,宜侍旁,顺序卑,调心肠。”王曰:“若此盛矣,试为寡人赋之。”玉曰:“唯唯。”
  夫何神女之姣丽兮,含阴阳之渥饰。披华藻之可好兮,若翡翠之奋翼。其象无双,其美无极;毛嫱鄣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无色。近之既妖,远之有望,骨法多奇,应君之相,视之盈目,孰者克尚。私心独悦,乐之无量;交希恩疏,不可尽畅。他人莫睹,王览其状。其状峨峨,何可极言。貌丰盈以庄姝兮,苞湿润之玉颜。眸子炯其精朗兮,瞭多美而可视。眉联娟以蛾扬兮,朱唇地其若丹。素质干之实兮,志解泰而体闲。既姽婳于幽静兮,又婆娑乎人间。宜高殿以广意兮,翼故纵而绰宽。动雾以徐步兮,拂声之珊珊。望余帷而延视兮,若流波之将澜。奋长袖以正衽兮,立踯躅而不安。澹清静其兮,性沉详而不烦。时容与以微动兮,志未可乎得原。意似近而既远兮,若将来而复旋。褰余而请御兮,愿尽心之。怀贞亮之清兮,卒与我兮相难。陈嘉辞而云对兮,吐芬芳其若兰。精交接以来往兮,心凯康以乐欢。神独亨而未结兮,魂茕茕以无端。含然诺其不分兮,扬音而哀叹!薄怒以自持兮,曾不可乎犯干。
  于是摇佩饰,鸣玉鸾;奁衣服,敛容颜;顾女师,命太傅。欢情未接,将辞而去;迁延引身,不可亲附。似逝未行,中若相首;目略微眄,精采相授。志态横出,不可胜记。意离未绝,神心怖覆;礼不遑讫,辞不及究;愿假须臾,神女称遽。徊肠伤气,颠倒失据,黯然而暝,忽不知处。情独私怀,谁者可语?惆怅垂涕,求之至曙。

【翻译或鉴赏】

  楚襄王和宋玉出游到云梦大泽的岸边,让宋玉向他描述高唐所见的事情。这天晚上宋玉就寝时,梦到与神女相遇,神女的容貌非常美丽,令宋玉十分惊异。第二天,宋玉告诉了楚襄王。楚王问:“你都梦到了什么?”宋玉回答说:“黄昏以后,我觉得精神恍惚,好像有什么喜事来临。搅得我心身不安,不知道什么缘故。正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觉得似曾相识的人到来。睁眼一看是一个女人,相貌非常奇特。睡着的时候梦见了她,醒来的时候她又不见了。闹得我心里好不痛快,失落的好像迷失了方向。这是我尽量定下心来,才又把梦延续下去。”大王问:“她长得什么样子呢?”宋玉说:“她那如花似玉的容姿,简直是无可挑剔;她那丰盈妩媚的仪态也无法寻根究底。上古时代完全不曾有,当今人间根本找不见;她那珍奇宝石般的风采,最好的赞美还会有疏漏。她刚开出现的时候,灿烂的像旭日初升照亮屋梁。当她走进一些的时候,皎洁的像明月洒下的光芒。只一会功夫,她的美妙风采我已领略不尽。时而亮丽的如同鲜花,时而柔和的好似美玉。五种颜色一起散发,我无法一一具体描绘。想要仔细观看,却被她的光采照得目晕眼花。她那华丽的服饰,就像上等丝绸织绘出精美的图案。绝妙的服饰无论在哪里都光彩照人。她挥动着身上的锈衣,那衣裙非常合身,既不显瘦,也不见长。她迈着娇娆的步子走进明亮的殿堂。忽而又改变姿态,宛如游龙乘云飞翔。她身穿的丽服盛饰,非常合适的将她的侗体包裹。她身上沐浴过兰草的雨露,时时散发着宜人的芳香。她的性情温柔娴雅,很适合侍奉在君王身旁。她懂得长幼尊卑的礼仪,还会用善解人意的花语调节情绪。”大王说:“这么美妙诱人的神女啊!你就尝试着为我描摹吧。”宋玉说:“好的,好的。”

  要说神女姣艳的美丽啊,那真是得天独厚的美质。身披着水草般的衣裙,就像张开翡翠色的翅膀。那相貌是举世无双,那美妙乃人间极品。毛嫱见了她举袖遮面,自知无法比量;西施与她照面双手捂脸,怎敢和她争艳。近处瞧已叫人神魂颠倒,远处望更让人魂牵梦绕。她还有非凡的气质风度,分明是陪伴君王的命相。看见她可是君王大饱眼福,谁会让她从眼前悄悄溜过?心想和她私下结为相好,倾慕她的心情无法估量。只可惜和她交往太少,不敢冒昧地倾吐衷肠。心愿别的人莫要和她相见,那会把她的体态和我分享。神女的美丽是那么丰盛,怎可能一下子说完道光?她的体态丰满庄重,她的容颜温润如玉。她的美眸炯炯放光,明亮的眼珠流转有神。弯弯的细眉象蚕蛾飞扬,鲜亮的红唇似点过朱砂。娇娆的身段富有弹性,娴雅的神态安闲无躁。既能在幽静处表现文静,又能在众人面前翩翩起舞。高唐殿这宽敞的地方正合她意,可任她尽情欢舞或是信步徜徉。

  裙纱飘动,她轻盈绰约地走来,纱裙拂阶,发出玉佩的响声,她望着我的门帘良久注视,灼热的目光象流波将要奔涌。她抬起衣袖整理衣襟,站在那里犹豫不决。表情文静又和悦淑善,秉性安详而又不烦躁。时而露出微微激动的面容,似乎她的渴望并未如愿。情在眼前却心向久远,想要走来忽而又回转。眼看她揭起我的床帐将要款待,我正想尽情地倾吐诚挚的衷肠。她却怀着坚贞洁清守身,突然表现出对我实难相从。她委婉地把我规劝一番,高雅的谈吐如嗅兰草。相互交流着彼此的爱恋,心里充满激昂和欢乐的情绪。独享着精神欢乐却未能交合,我又无端的感到孤独惆怅。分不清她是否答应相好,忍不住发出长长的叹息。她却怒而不发庄重矜持,一副不可触犯的表情。

  这时她摇动佩饰转过身去,敲响车子上的玉铃,整理好自己的衣装,收敛起先前的容颜,回头看身后的女乐师,吩咐侍从们起驾。这段欢情还未交合,神女就要告辞离去。她有意和我拉开距离,不让我上前与她亲近。在将要离去还未上车的时候,中途她好像又回过头来,情意脉脉地瞥了我一眼,传送着依依不舍的哀伤。她那复杂有矛盾的情态,我实在难以尽数细说。决意离去而又情意未绝,她心里有多少痛苦的反反复复啊。临走顾不上礼数小节,更来不及把话说完。

  我的心仍然沉湎在分手的时刻,神女啊,你走得太匆忙了!我是多么的痛苦忧伤,身体摇晃着失去依靠,只觉得天昏地又暗,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地方。我这种失落的独自情怀,说给谁可以理解呢?伤感失意之下泪流不止,苦苦等待直到天明。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7篇: 《高唐赋》(宋玉

  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崪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曰:“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谓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王曰:“朝云始楚,状若何也?”玉对曰:“其始楚也,榯兮若松榯;其少进也,晰兮若姣姬,扬衭鄣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偈兮若驾驷马,建羽旗。湫兮如风,凄兮如雨。风止雨霁,云无所处。”王曰:“寡人方今可以游乎?”玉曰:“可。”王曰:“其何如矣?”玉曰:“高矣显矣,临望远矣。广矣普矣,万物祖矣。上属于天,下见于渊,珍怪奇伟,不可称论。”王曰:“试为寡人赋之!”玉曰:“唯唯!”

  惟高唐之大体兮,殊无物类之可仪比。巫山赫其无畴兮,道互折而曾累。登巉巗而下望兮,临大阺之稸水。遇天雨之新霁兮,观百谷之俱集。濞汹汹其无声兮,溃淡淡而并入。滂洋洋而四施兮,蓊湛湛而弗上。长风至而波起兮,若丽山之孤亩。势薄岸而相击兮,隘交引而却会。崪中怒而特高兮,若浮海而望碣石。砾磥磥而相摩兮,巆震天之礚礚。巨石溺溺之瀺灂兮,沫潼潼而高厉,水澹澹而盘纡兮,洪波淫淫之溶。奔扬踊而相击兮,云兴声之霈霈。猛兽惊而跳骇兮,妄奔走而驰迈。虎豹豺兕,失气恐喙;雕鹗鹰鹞,飞扬伏窜。股战胁息,安敢妄挚。于是水虫尽暴,乘渚之阳,鼋鼍鱣鮪,交积纵横。振鳞奋翼,蜲蜲蜿蜿。

  中阪遥望,玄木冬荣,煌煌荧荧,夺人目精。爛兮若列星,曾不可殚形。榛林郁盛,葩华覆盖;双椅垂房,纠枝还会。徙靡澹淡,随波闇蔼;东西施翼,猗狔丰沛。绿叶紫裹,丹茎白蒂。纤条悲鸣;声似竽籁;清浊相和,五变四会。感心动耳,回肠伤气;孤子寡妇,寒心酸鼻。长吏隳官,贤士失志;愁思无已,叹息垂泪。

  登高远望,使人心瘁;盘岸巑,裖陈皑皑。磐石险峻,倾崎崖。巌岖参差,纵横相追。陬互横啎,背穴偃蹠。交加累积,重叠增益。状若砾柱,杂巫山下;仰视山巅,肃何千千。炫燿虹蜺,俯视峥嵘,窐寥窈冥,不见其底,虚闻松声。倾岸洋洋,立而熊经,久而不去,足尽汗出。悠悠忽忽,怊怅自失。使人心动,无故自恐。賁育之断,不能为勇。卒愕异物,不知所出。纵纵莘莘,若生于鬼,若出于神。状似走兽,或象飞禽。谲诡奇伟,不可究陈。上至观侧,地盖底平。箕踵漫衍,芳草罗生。秋兰茝蕙,江离载青。青荃射干,揭车苞并。薄草靡靡,聮延夭夭,越香掩掩;众雀嗷嗷,雌雄相失,哀鸣相号。王鴡鸝黄,正冥楚鸠。秭归思妇,垂鸡高巢。其鸣喈喈,当年遨游。更唱迭和,赴曲随流。

  有方之士,羡门高谿。上成郁林,公乐聚榖。进纯牺,祷琁室。醮诸神,礼太一。传祝已具,言辞已毕。王乃乘玉舆,驷仓螭,垂旒旌;旆合谐。紬大絃而雅声流,冽风过而增悲哀。于是调讴,令人惏悽,胁息曾。于是乃纵猎者,基趾如星,传言羽猎;衔枚无声,弓弩不发,罘不倾。涉莽莽,驰苹苹。飞鸟未及起,走兽未及发。何节奄忽,蹄足灑血。举功先得,获车已实。王将欲往见,必先斋戒。差时择日,简舆玄服。建云旆,蜺为旌,翠为盖。风起云止,千里而逝。盖发蒙,往自会,思万方,忧国害,开贤圣,辅不逮,九窍通郁,精神察滞。延年益寿千万岁。 

【翻译或鉴赏】

  宋玉的《高唐赋》和《神女赋》是在内容上相互衔接的姊妹篇,两篇赋都是写楚王与巫山神女梦中相会的爱情故事,但两篇赋的神女形象差别很大。

  《高唐赋》中的神女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她自由奔放、大胆追求爱情的举动,所谓“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这是一片赤裸裸的原始激情和欲望的自然流露,是未曾受到任何封建礼教和伦理道德束缚的人性的直接张扬。这种随意放任的性关系并非宋玉的凭空想像,而是原始初民爱情生活的真实反映,是对于原始时代“自由”婚姻的朦胧回忆。就是说,在原始社会的特定发展阶段上,确实存在着无限制的随意婚姻和自由放任的性关系。并且,原始社会结束后,这种状况还有延续。不要说更远,即使是到了一夫一妻制已经建立起来,配偶关系相对稳定的原始社会末期和奴隶制社会初期,受传统习俗的影响,性关系还是相当自由和放任的,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旧时性交关系的相对自由,绝没有随着对偶婚制或者甚至个体婚制的胜利而消失。”至于在某些特定的时期,如一些重大的节日,性关系更是随意而放任。古罗马的沙特恩节要举行群众性的盛宴和狂欢,同时“盛行性关系的自由”,沙特恩节因而也就成为纵情欢乐的代名词。中国古代也是如此,《周礼·地官·媒氏》:“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凡男女之阴讼,听之于胜国之社。”郑玄注:“阴讼,争中冓之事以触法者。”从“令会男女”、“奔者不禁”甚至有因婚媾而争讼的情况,说明当时的性关系也是相当自由的。《周礼》所记反映的大约是商周时代的事,是传统习俗的延续和发展,由此不难想像神话产生的原始时代性关系的更大自由和放任。从这个角度来看巫山神女“愿荐枕席”,主动寻求匹偶交欢的举动就很好理解了:既不是反常,也不是“淫惑”,而是她那个时代(即神话时代)的十分正常而普遍的行为。

  巫山神女神话特征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她的神奇变化:“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巫山神女没有通过任何中间环节,即直接变为朝云和行雨,是非常神奇的。这种情况根本无法通过经验和理智去解释,而只能通过神话的逻辑——变形法则——去说明。在原始人看来,“在不同的生命领域之间绝没有特别的差异。没有什么东西具有一种限定不变的静止状态:由于一种突如其来的变形,一切事物都可以转化为一切事物。如果神话世界有什么典型特点和突出特征的话,如果它有什么支配它的法则的话,那就是这种变形的法则。”原始初民的想像正是由于轻而易举地越过决定事物性质的界限而显得丰富和大胆。

  以上两个方面即追求爱情的方式和神奇变化,充分说明《高唐赋》中的神女是一个具有明显原始神话特征的神话式人物,一个地地道道的女神。

  而《神女赋》中的神女完全是另外一副样子:这是一个服饰华美、容貌姣丽、举止端庄、神态娴静的女性。宋玉除了强调她的光彩照人的外貌之外,更强调她的内在的精神和气质,主要突出了两个方面:一是温柔和顺,安闲自得,骨法奇美,适于侍奉君上;一是贞谅清洁,意态高远,以礼自持,凛然难犯。可以看出,以上两个方面无论哪个方面都与原始神话中的女神格格不入,她完全属于另一个时代。《高唐赋》的巫山神女和《神女赋》不是一个形象。

  关于《高唐赋》的主题思想,有学者认为高唐神女化为云雨是一种艺术想像,由于这种想像表现了男女交欢时那种像云一样飘忽,像雨一样空灵的感受,符合人们接受的心理基础,因而成为一种文学意象并对后代产生了重大影响。而这种艺术想像正是宋玉突发奇想的神来之笔,是宋玉对中国文学的重要贡献。这些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实际上并不符合实际。

  事实上,把男女交欢与云雨联系起来并非宋玉的发明。有学者以中外古代大量的事实证明了这种联系实乃出于一种古老的宗教观念,是交媾致雨宗教观念的反映。原始宗教认为人与自然是交相感应的,人的主观意念和行为可以影响客观事物的发展,巫术“相似律”原理认为,“仅仅通过模仿就实现任何他想做的事”,而男女交媾诱发降雨正是这种神秘的交感观念的反映。他们认为,行云降雨是天地阴阳交会的结果,所谓“天地相会,以降甘露”。(《老子》第32章)《周易·系辞下》:“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而云雨则是使万物化生的最重要条件。原始初民的祈雨方式有多种多样,而交媾致雨的方式由于其自身的特点便成为他们比较常用和普遍的一种方式,有的民族还因此形成了有关的宗教仪式。

  有了雨露滋润,草木得以茂盛,五谷得以丰收,因而由交媾致雨又进一步发展为可以促进丰收、富足乃至民族振兴和国家强盛。闻一多先生在研究《诗经》婚俗诗时曾指出:“初民根据其感应魔术原理,以为行夫妇之事,可以助五谷之蕃育,故嫁娶必于二月农事作始之时行之。”初民相信“如果没有人的两性的真正结合,树木花草的婚姻是不可能生长繁殖的”。弗雷泽在考察了中美洲、非洲、澳洲以及亚洲的原始民族之后得出结论:“他们仍然有意识地采用两性交媾的手段来确保大地丰产”,并相信与传说中的神灵交媾也可以达到这个目的。类似的观点在其他宗教文化学和人类文化学著作中也时有所见

  交媾致雨并促进丰收、富足和强盛的观念是特定宗教民俗背景下的产物,是多次发生过的“现实”,高唐神女与怀王交欢之后化为云雨的故事不过是它的神话反映而已,是宋玉对传统宗教和神话所做的比较忠实的记录。宋玉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大胆地吸收民间神话,巧妙地运用它为自己的立意构思服务:借助神话所固有的观念内涵和文化意蕴来表现作品的主题思想。这就是说,《高唐赋》正是在这则神话所固有的文化观念意蕴的基础上的再创作。明确了《高唐赋》与高唐神女神话及其文化观念意蕴之间的关系,实际也就找到了认识作品的思想指向。

  《高唐赋》由序和正文构成,实际写了三个内容:一、高唐神女神话及其所体现的交媾致雨的宗教观念。之所以在作品的开头先讲这样一个神话故事,就是以它的文化观念意蕴统摄全文。二、云雨之后山河更加宏伟壮丽,万物充满勃勃生机。这部分篇幅最长,是上述宗教神话的文化观念意蕴的形象表现。三、鼓励襄王往会神女,希望通过与神女交欢给国家和个人带来福祉。这部分是全文的结尾,表明往会神女的目的。这个目的与上述宗教神话的文化观念意蕴是完全一致的。

  《高唐赋》的主题思想可以概括如下:根据传统的宗教神话观念,宋玉在赋文中鼓励襄王往会神女,与神女交欢,希望借此达到政治清明、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以及个人身心强健、延年益寿的目的。同时,由衷赞美山河大地的宏伟壮丽和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赞美由神女所化的云雨给世界带来的生机和活力。可以看出,《高唐赋》的立意完全建立在传统的宗教神话观念基础上,是按照古老神话的文化观念意蕴展开铺写的,因此,全文都以交媾致雨并促进丰收、富足和强盛的观念为统摄。也正是因为如此,从文中对于山河大地和云雨的由衷赞美,依稀可以看到原始的自然崇拜观念的踪影。这样理解《高唐赋》的主题思想,使序和正文有机结合起来,从根本上避免了其他各种说法导致的“两回事”的缺欠,并可以从神话故事本身得到进一步的印证:《渚宫旧事》之三引《襄阳耆旧传》写怀王游高唐梦神女与之交欢,神女临别时说:“妾处之,尚莫可言之。今遇君之灵,幸妾之搴。将抚君苗裔,藩乎江汉之间。”原文可能有脱误,大致意思是:“蒙你不弃我的陋质,爱幸于我,我将保佑你的子孙使他们世世代代藩昌于江水和汉水之间。”神话故事本身就说明与神女交欢即可受到神女的保佑,使人口繁衍,民族兴旺。这对于理解《高唐赋》的主题思想很有启发。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8篇: 《登徒子好色赋》(宋玉

  大夫登徒子侍于楚王,短宋玉曰:"玉为人体貌闲丽,口多微辞,又性好色。愿王勿与出入后宫。" 
  王以登徒子之言问宋玉。玉曰:"体貌闲丽,所受于天也;口多微辞,所学于师也;至于好色,臣无有也。"王曰:"子不好色,亦有说乎?有说则止,无说则退。"玉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 ;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登徒子则不然:其妻蓬头挛耳,齞唇历齿,旁行踽偻,又疥且痔。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谁为好色者矣。"
  是时,秦章华大夫在侧,因进而称曰:"今夫宋玉盛称邻之女,以为美色,愚乱之邪;臣自以为守德,谓不如彼矣。且夫南楚穷巷之妾,焉足为大王言乎?若臣之陋,目所曾睹者,未敢云也。"王曰:"试为寡人说之。"大夫曰:"唯唯。臣少曾远游,周览九土,足历五都。出咸阳、熙邯郸,从容郑、卫、溱 、洧之间 。是时向春之末 ,迎夏之阳,鸧鹒喈喈,群女出桑。此郊之姝,华色含光,体美容冶,不待饰装。臣观其丽者,因称诗曰:'遵大路兮揽子祛'。赠以芳华辞甚妙。于是处子怳若有望而不来,忽若有来而不见。意密体疏,俯仰异观;含喜微笑,窃视流眄。复称诗曰:'寐春风兮发鲜荣,洁斋俟兮惠音声,赠我如此兮不如无生。'因迁延而辞避。盖徒以微辞相感动。精神相依凭;目欲其颜,心顾其义,扬《诗》守礼,终不过差,故足称也。"
  于是楚王称善,宋玉遂不退。

【翻译或鉴赏】

  “登徒子”一向被作为好色之徒的代名词。便是从赋后始。其实此赋中登徒子,说他是一个谗巧小人还可,说其好色,则有些令人啼笑皆非。赋中写登徒子在楚王面前诋毁宋玉好色,宋玉则以东家邻女至美而其不动心为例说明他并不好色。又以登徒子妻其丑无比,登徒子却和她生了五个孩子,反驳说登徒子才好色。作者描写的登徒子妻岂止是丑,简直令人恶心,而登徒子“悦之”,若好色如登徒子,可称为“色盲”。其实,作者是根据《离骚》“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推而广之,目的是指斥嫉贤妒能的谗巧小人而已。同时,更是借章华大夫的“‘发乎情,止乎礼’来假以为辞,讽于淫也”(李善《文选》本赋注),曲折地表达讽谏楚王之意。

  此赋写了三种对待男女关系的态度:登徒子是女人即爱;宋玉本人是矫情自高;秦章华大夫则好色而守德。作者以第二种自居,是为了反击登徒子之流,实则作者赞同的是第三种,即发乎情止乎礼,这种态度近于人性而又合乎礼制是我国古代文人大夫对待两性关系代表性的态度。和道学家或滥淫者比较,这确也是一种可取的态度。因此,古代文学作品中,时有反映。

  此赋极尽刻画之形容,如:“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这种方法,继承了前人,如《诗经·卫风·硕人》:“手如柔夷,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只是此赋的描写更细腻更极尽刻画形容之能事。

  这篇《登徒子好色赋》问世以后,登徒子便成了好色之徒的代称。然而只要细读此文,就不难发现,登徒子既不追逐美女,又从不见异思迁,始终不嫌弃他那位容貌丑陋的妻子,这实在非常难得。登徒子在夫妻生活方面感情如此专一,绝非好色之徒所能办得到的,因而有实事求是地加以澄清的必要。

  宋玉此赋之所以影响巨大,主要是因为作者巧妙地运用烘托的手法描绘了一幅美女的肖像。文中有这么几句:“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这段话不但一直被后世引用,而且还有人仿效其方法写作。如乐府民歌《陌上桑》在描写采桑女罗敷的美貌时,也采用了同样的手法。诗中写道:“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罗敷。”罗敷究竟有多么美丽,诗中并没有直接描写,只写出挑担子的人撂下担子,青年人脱下帽子,农夫忘记了犁地和锄草,甚至招来家人的怨怒,就因为观赏罗敷去了。这种描写美女的手法,一直沿用至今。号称“西部歌王”的王洛滨,在创作《在那遥远的地方》一歌时,也采用了此种手法。他在歌词中是这样描写那位美貌牧羊姑娘的:“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身旁,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人们为什么要回头留恋地张望呢?就因为那位牧羊姑娘长得实在太漂亮了,乃至使作者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愿变一只小羊,躺在她的身旁,每天让她用皮鞭轻轻地打在我的身上。”黄梅戏的《夫妻观灯》,也是同样。正月十五元宵夜,一对年轻夫妻去观花灯,看着看着,小伙子对周围观众不去看灯,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漂亮的妻子看很是不满。用此种烘托的手法去描写美女,可说已经成了一种传统的表现手法,追本溯源,盖出于宋玉的《登徒子好色赋》。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9篇: 《风赋》(宋玉

  楚襄王游于兰台之宫,宋玉景差侍。有风飒然而至,王乃披襟而当之,曰:“快哉此风!寡人所与庶人共者邪?”宋玉对曰:“此独大王之风耳,庶人安得而共之!” 王曰:“夫风者,天地之气,溥畅而至,不择贵贱高下而加焉。今子独以为寡人之风,岂有说乎?”宋玉对曰:“臣闻于师:枳句来巢,空穴来风。其所托者然,则风气殊焉。”

  王曰:“夫风始安生哉?”宋玉对曰:“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飘忽淜滂,激飏熛怒。耾耾雷声,回穴错迕。蹶石伐木,梢杀林莽。至其将衰也,被丽披离,冲孔动楗,眴焕粲烂,离散转移。故其清凉雄风,则飘举升降。乘凌高城,入于深宫。抵华叶而振气,徘徊于桂椒之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将击芙蓉之精。猎蕙草,离秦衡,概新夷,被荑杨,回穴冲陵,萧条众芳。然后徜徉中庭,北上玉堂,跻于罗幢,经于洞房,乃得为大王之风也。故其风中人状,直惨凄惏栗,清凉增欷。清清泠泠,愈病析酲,发明耳目,宁体便人。此所谓大王之雄风也。”

  王曰:“善哉论事!夫庶人之风,岂可闻乎?”宋玉对曰:“夫庶人之风,塕然起于穷巷之间,堀堁扬尘,勃郁烦冤,冲孔袭门。动沙堁,吹死灰,骇溷浊,扬腐余,邪薄入瓮牖,至于室庐。故其风中人状,直憞溷郁邑,殴温致湿,中心惨怛,生病造热。中唇为胗,得目为篾,啖齰嗽获,死生不卒。此所谓庶人之雌风也。” 

【翻译或鉴赏】
楚襄王在兰台宫游览,宋玉、景差随侍。有风飒飒吹来,楚襄王便敞开衣襟迎着风说:“这风多爽快啊!这是我和平民百姓共同享有的么?”宋玉回答说:“这只是大王您一个人独自享有的风罢了,平民百姓哪里能与大王共同享有它呢?”楚襄王说:“风是天地间的一种气流,普遍而畅流无阻地吹送而来,不分贵贱高低吹到每一个人身上。现在你单单以为是我一个人享有的风,难道有什么理由吗?”宋玉回答说:“我从老师那里听到过这样的说法,枳树弯曲的枝丫上会招来鸟雀做窝,空穴之处会产生风。鸟窝和风是根据环境条件的不同而出现,那么风的气势也自然会因环境条件的差异而有所不同。”楚襄王说:“风最初从哪里开始发生呢?”宋玉回答说:“风在大地上生成,从青苹这种水草的末梢飘起。逐渐进入山溪峡谷,在大山洞的洞口怒吼。然后沿着大山弯曲处继续前进,在柏之下狂舞乱奔。它轻快移动,撞击木石,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其势昂扬,象恣肆飞扬的烈火,闻之如轰轰雷响,视之则回旋不定。吹翻大石,折断树木,冲击密林草丛。等到风势将衰微下来时,风力便四面散开,只能透入小洞,摇动门栓了。大风平息之后,景物鲜明,微风荡漾。”“所以那清凉的雄风,便有时飘忽升腾,有时低回下降,它跨越高高的城墙,进入到深宫内宅。它吹拂花木,传散着郁郁的清香,它徘徊在桂树椒树之间,回旋在湍流急水之上。它拨动荷花,掠过蕙草,吹开秦衡,拂平新夷,分开初生的垂杨。它回旋冲腾,使各种花草凋落,然后又悠闲自在地在庭院中漫游,进入宫中正殿,飘进丝织的帐幔,经过深邃的内室。这才称得上大王之风呀。”“所以那风吹到人的身上,其情状仅只是让人感到凉飕飕而微微发抖,冷得使人倒抽冷气。它那样的清凉爽快,足以治愈疾病,解除醉态,使人耳聪目明,身体康宁,行动便捷。这就是所说的大王之雄风。”楚襄王说:“你对大王之风这件事论说得太好了!那平民百姓的风,是否可以说给我听一听呢?”宋玉回答说:“那平民百姓的风,在闭塞不通的小巷里忽然刮起,接着扬起尘土,风沙回旋翻滚,穿过孔隙,侵入门户,刮起沙砾,吹散冷灰,搅起肮脏污浊的东西,散发腐败霉烂的臭味,然后斜刺里吹进贫寒人家,一直吹到住房中。”“所以那风吹到人的身上,其情状只会使人心烦意乱,气闷郁抑,它驱赶来温湿的邪气,使人染上湿病;此风吹入内心,令人悲伤忧苦,生重病发高烧,吹到人的嘴唇上就生唇疮,吹到人的眼睛上就害眼病,还会使人中风抽搐,嘴巴咀嚼吮吸喊叫不得,死不了也活不成。这就是所说的平民百姓的雌风。”
【译文】

楚襄王到兰台宫游玩,宋玉、景差随侍左右。此时,一阵凉风飒飒吹来,于是楚襄王迎风敞开衣襟,说道:“这风真爽快呀!这是寡人与众民共同享受的吗?”宋玉回答说:“这是只有大王才能享受的风啊,众民怎能与您共同享受它呢?”

楚襄王说:“风是天地间的一种气体,畅通无阻地遍地吹来。不分人的贵贱尊卑,都能吹到身上。现在你认为这凉风,是寡人专享的风,难道有什么根据和理由,可以说明这个道理吗?”宋玉回答道:“我曾听老师说过:‘枳树枝桠弯曲,就有禽鸟来筑巢;有洞穴的地方,就有风吹进来。’鸟和风所寄托的场所是这样,各有不同,大王和众民所处的生活环境也是各不相同的,那么,风气也就有别了。”

楚襄王问:“风最初是从哪里发生的?”宋玉回答说:“风是从地面发生的,它从青青的蝯草末梢上开始吹动,然后渐渐地进入山谷,在土山的洞口,风势猛烈起来像发怒一样。它沿着大山的山坳前进,在柏树下回旋飘舞。那风往来不定,刮得淜滂作响。又迅疾地飞升,气势强盛像火焰飞起。风声轰轰像雷鸣,狂风回旋交错。它摇动山石,折断树木,在森林与丛草之间冲杀。等到风力逐渐减弱,风向四处分散,就只能冲进孔穴,吹动门闩。这时尘埃落定,景物鲜明,光华灿烂,风开始飘散转移。所以,那清凉的雄风,飘升腾举,时上时下。它上升越过高大的城墙,进入幽邃的深宫,吹动花叶,使花散布芬芳。风在桂树与椒树之间徘徊,在激荡的水流上翱翔,向前冲击水中的荷花。风从蕙草丛中掠过,从秦蘅丛中经过,把辛夷的枝叶吹平,把幼小的杨树吹断。这风回旋冲击,使各种花木凋零陨落。然后在中庭徘徊,北上豪华的宫室,登上丝罗帷幔,穿过深邃的内室,于是成为大王专享的雄风啊。所以,这风吹到人的身上,那情形特别凄凉寒冷。清凉的风,叫人爽快得反复深呼吸,欷歔哈气。这风清清爽爽,能治好疾病,解醉醒酒,使人耳目开通明亮,身体舒适安宁,有利于人的健康。这就是我所说的大王的雄风。”

楚襄王说:“你对事理分析得真好啊!那么众民享有的风,可以听你说一说吗?”宋玉回答说:“众民享用的风,从偏僻的小巷中忽然刮起,尘土突然飞扬,那风好像抑郁不平,烦躁愤懑,它冲进孔穴,进入门里。它刮起沙土,吹起冷却的灰烬。又吹散污秽肮脏的垃圾,扬起腐败剩余的食物。这风斜吹过来,逼近并钻入瓮口大小的窗户,吹进众民所居住的简陋小屋。这风吹到人身上,那情形特别使人心烦气闷。被风赶来的热气和湿气,如果进入人心,便会使人忧伤痛苦,生病发热。这风吹到人的嘴唇就会生疮溃烂,碰到眼睛就会害眼病,甚至使人中风而嘴角抽动,做出咀嚼、咬啮、吮吸、张口等反常动作,既不会猝死,也不能速愈。这就是我所说的众民的雌风啊。”

【注释】

1、楚襄王:即楚顷襄王,名横,楚怀王之子,周赧王十七年至五十二年(前298—前263)在位。

2、兰台之宫:朝廷收藏典籍、收罗文士之所,也为楚王冶游之处,在郢都以东,汉北云梦之西。

3、景差:楚大夫,《汉书·古今人表》做“景磋”。“差”为“磋”之省借。

4、侍:站立左右侍候,这里指随从。

5、飒:风声。

6、披襟:敞开衣襟。

7、当之:迎着风。当,对着,面对。

8、寡人:古代君王对自己的谦称,意为“寡德之人”。

9、庶人:众人,指人民。

10、共:指共同享有。

11、邪:同“耶”,疑问语气词。

12、独:唯独,只是。

13、安:疑问代词,怎么。

14、得:得以,能够。

15、溥:通“普”,普遍。

16、畅:畅通。

17、枳:一种落叶小乔木,也称枸橘,枝条弯曲,有刺。

18、句(gōu):弯曲。

19、来:招致。

20、巢:用作动词,筑巢。

21、空穴来风:有洞穴的地方就有风进来。空穴,连绵词,即孔穴。

22、其:指“鸟巢”和“风”。

23、托:依靠,凭借。

24、然:如此,这样。

25、殊:异,不同。

26、夫:句首发语词,无实义。

27、始:开始,最初。

28、安:怎样。

29、青蘋(pín)之末:即青蘋的叶尖。蘋,蕨类植物,多年生浅水草本。亦称“四叶菜”,“田字草”。

30、侵淫:渐渐进人。

31、溪谷:山谷。

32、盛怒:暴怒,形容风势猛烈。

33、囊(náng):洞穴。

34、缘:沿着。

35、泰山:大山。泰:通“太”。

36、阿(ē):山曲。

37、飘忽:往来不定的样子,此处形容风很大。

38、淜滂(péng pāng):大风吹打物体发出的声音。

39、激飏(y6ng):鼓动疾飞。

40、熛(biāo)怒;形容风势猛如烈火。熛,火势飞扬。

41、耾耾(hóng hóng):风声。

42、雷声:言风声如雷。

43、回穴:风向不定,疾速回荡。

44、错迕(wǔ):盘旋错杂貌。

45、蹶(jué)石:摇动山石,飞沙走石。蹶,撼动。

46、伐木:摧断树木。

47、梢(shāo)杀林莽(mǎng):摧毁树林和野草。梢杀,指毁伤草木。莽,草丛。

48、被丽、披离:皆连绵词,四散的样子。

49、冲孔:冲进孔穴。

50、动楗(jiàn):吹动门闩。楗,门闩。

51、眴(xuàn)焕、粲烂:皆连绵词,色彩鲜明、光华灿烂的样子。

52、离散转移:形容微风向四处飘散的样子。

53、飘举:飘飞、飘动的意思。

54、升降:偏义复词,“升”意。

55、乘凌:上升。乘,升。

56、高城:高大的城垣。

57、深宫:深邃的宫苑。

58、邸(dǐ):通“抵”,触。

59、华:同“花”。

60、振:摇动、振荡。

61、桂:桂树,一种香木。

62、椒(jiāo):花椒,一种香木。

63、翱翔:形容风像鸟一样在空中翱翔回旋。

64、激水:激荡的流水,犹言急水。

65、芙蓉之精:芙蓉的花朵。精,通“菁”,即华(花)。

66、猎:通“躐”,践踏,此处为吹掠之意。

67、蕙(huì):香草名,和兰草同类。

68、离:经历。《史记·苏秦列传》张守节《正义》:“离,历也。”

69、秦蘅:本产于秦地(今天水一带)的一种杜衡。

70、概:古代量谷物时刮平斗斛的器具,此处为吹平意。

71、新夷:即“辛夷”,又名“留夷”,一种香草。

72、被:覆盖,此处为掠过之意。

73、荑(tí)杨:初生的杨树。

74、回穴冲陵:回旋于洞穴之中,冲激于陵陆之上。冲,冲撞。陵,通“凌”,侵犯。

75、萧条众芳:使各种香花香草凋零衰败。萧条在此处用为动词。

76、倘佯(cháng yáng):犹“徘徊”。

77、中庭:庭院之中。一说即位置居中的庭院。

78、玉堂:玉饰的殿堂,亦为殿堂的美称。

79、跻(jī):上升,登上。

80、罗帏(wéi):用丝罗织成的帷幔。

81、洞房:指宫殿中深邃的内室。洞,深。

82、中(zhòng)人状:指风吹到人身上的样子。中,吹中,吹到。状,状况,情形。

83、直:特意,特别。

84、憯(cǎn)凄:凄凉、悲痛的样子。

85、琳栗:寒冷的样子。

86、增:通“层”,重复,反复。

87、欷(xī):唏嘘。本是叹息或叹息声,这里是说在酷热的天气,遇到一阵清凉的风吹来,不禁爽快地舒了一口气。

88、清清泠(líng)泠:清凉的样子。

89、愈病:治好病。

90、析酲(chéng);解酒。酲,病酒,酒后困倦眩晕的状态。

91、发明耳目:使耳目清明。发,开。明,使之明亮。

92、宁体便人:使身体安宁舒适。

93、论事:分析事理。

94、岂:通“其”,表示期望。

95、塕(wěng)然:风忽然而起的样子。

96、穷巷:偏僻小巷。

97、堀(kū)堁(kè):风吹起灰尘。堀,冲起。堁,尘埃。

98、勃郁:抑郁不平。

99、烦冤:烦躁愤懑。

100、袭:入。

101、沙堁:沙尘,沙土。

102、死灰:冷却的灰烬。

103、骇:惊起。此处为搅动之意。

104、溷(hùn)浊:指污秽肮脏之物。溷,通“混”。

105、腐馀(yú):腐烂的垃圾。

106、邪薄:指风从旁侵入。邪,通“斜”。薄,迫近。

107、瓮牖(wèng yǒu):在土墙上挖一个圆孔镶入破瓮做成的窗户。瓮,一种圆底圆口的陶制器。牖,窗户。

108、室庐:指庶人所居住的简陋小屋。庐,草屋。

109、憞(dùn):恶。

110、郁邑:忧闷。

111、殴温致湿:驱来温湿之气,使人得湿病。殴,通“驱”。

112、中心:即心中。

113、惨怛(dá):悲惨忧伤。怛,痛苦。

114、造热:得热病。

115、中唇:吹到人的嘴唇上。

116、胗(zhěn):唇上生的疮。

117、得目为蔑:吹进眼里就得眼病。

118、啗齰嗽获(dàn zé sòu huò):中风后口动的样子。啗,吃。嗽,嚼。嗽,吸吮。获,大叫。

119、死生不卒:不死不活。此言中风后的状态。生,活下来,指病愈。卒,通“猝”,仓卒,比较快地。

taobao1.png

辞赋-先秦的古诗第10篇: 《招魂》(屈原

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沫。
主此盛德兮,牵于俗而芜秽。
上无所考此盛德兮,长离殃而愁苦。
帝告巫阳曰:“有人在下,我欲辅之。
魂魄离散,汝筮予之。”
巫阳对曰:“掌梦!
上帝其难从;若必筮予之,
恐后之谢,不能复用。”
巫阳焉乃下招曰:

魂兮归来!去君之恒干,
何为四方些?舍君之乐处,
而离彼不祥些!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
归来兮!不可以讬些。

魂兮归来!南方不可以止些。
雕题黑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些。
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
雄虺九首,往来倏忽,吞人以益其心些。
归来兮!不可久淫些。

魂兮归来!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
旋入雷渊,爢散而不可止些。
幸而得脱,其外旷宇些。
赤蚁若象,玄蜂若壶些。
五谷不生,丛菅是食些。
其土烂人,求水无所得些。
彷徉无所倚,广大无所极些。
归来兮!恐自遗贼些。

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
增冰峨峨,飞雪千里些。
归来兮!不可以久些。

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
虎豹九关,啄害下人些。
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
豺狼从目,往来侁侁些。
悬人以嬉,投之深渊些。
致命于帝,然后得瞑些。
归来!往恐危身些。

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
土伯九约,其角觺觺些。
敦脄血拇,逐人伂駓駓些。
参目虎首,其身若牛些。
此皆甘人,归来!恐自遗灾些。

魂兮归来!入修门些。
工祝招君,背行先些。
秦篝齐缕,郑绵络些。
招具该备,永啸呼些。

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天地四方,多贼奸些。
像设君室,静闲安些。
高堂邃宇,槛层轩些。
层台累榭,临高山些。
网户朱缀,刻方连些。
冬有穾厦,夏室寒些。
川谷径复,流潺湲些。
光风转蕙,氾崇兰些。
经堂入奥,朱尘筵些。
砥室翠翘,挂曲琼些。
翡翠珠被,烂齐光些。
蒻阿拂壁,罗帱张些。
纂组绮缟,结琦璜些。
室中之观,多珍怪些。
兰膏明烛,华容备些。
二八侍宿,射递代些。
九侯淑女,多迅众些。
盛鬋不同制,实满宫些。
容态好比,顺弥代些。
弱颜固植,謇其有意些。
姱容修态,絚洞房些。
蛾眉曼睩,目腾光些。
靡颜腻理,遗视矊些。
离榭修幕,侍君之闲些。
悲帷翠帐,饰高堂些。
红壁沙版,玄玉梁些。
仰观刻桷,画龙蛇些。
坐堂伏槛,临曲池些。
芙蓉始发,杂芰荷些。
紫茎屏风,文缘波些。
文异豹饰,侍陂陁些。
轩辌既低,步骑罗些。
兰薄户树,琼木篱些。
魂兮归来!何远为些?

室家遂宗,食多方些。
稻粢穱麦,挐黄梁些。
大苦醎酸,辛甘行些。
肥牛之腱,臑若芳些。
和酸若苦,陈吴羹些。
胹鳖炮羔,有柘浆些。
鹄酸臇凫,煎鸿鸧些。
露鸡臛蠵,厉而不爽些。
粔籹蜜饵,有餦餭些。
瑶浆蜜勺,实羽觞些。
挫糟冻饮,酎清凉些。
华酌既陈,有琼浆些。
归来反故室,敬而无妨些。
肴羞未通,女乐罗些。
敶钟按鼓,造新歌些。
《涉江》《采菱》,发《扬荷》些。
美人既醉,朱颜酡些。
嬉光眇视,目曾波些。
被文服纤,丽而不奇些。
长发曼鬋,艳陆离些。
二八齐容,起郑舞些。
衽若交竿,抚案下些。
竽瑟狂会,搷鸣鼓些。
宫庭震惊,发<激楚>些。
吴歈蔡讴,奏大吕些。
士女杂坐,乱而不分些。
放敶组缨,班其相纷些。
郑卫妖玩,来杂陈些。
《激楚》之结,独秀先些。
菎蔽象棋,有六簙些。
分曹并进,遒相迫些。
成枭而牟,呼五白些。
晋制犀比,费白日些。
铿钟摇簴,揳梓瑟些。
娱酒不废,沈日夜些。
兰膏明烛,华灯错些。
结撰至思,兰芳假些。
人有所极,同心赋些。
酎饮尽欢,乐先故些。
魂兮归来!反故居些。

乱曰:
献岁发春兮,汨吾南征。
菉蘋齐叶兮,白芷生。
路贯庐江兮,左长薄。
倚沼畦瀛兮,遥望博。
青骊结驷兮,齐千乘。
悬火延起兮,玄颜烝。
步及骤处兮,诱骋先。
抑骛若通兮,引车右还。
与王趋梦兮,课后先。
君王亲发兮,惮青兕。
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
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翻译或鉴赏】
【注释】

1、朕:我,屈原自指。

2、沫(meì):微暗。引伸为消减。

3、主:守、持有。

4、芜秽:萎枯污烂。

5、上:指楚王。

6、离:遭遇。殃:祸患。

7、帝:上帝。巫阳:古代神话中的巫师。

8、人:指楚王。

9、辅:帮助。特指上天辅助人间帝王。

10、筮予之:通过卜筮知魂魄之所在,招还给予其人。

11、掌㝱:掌梦之官,实司其事。巫阳因其难招,故作托词。

12、若:你,指巫阳。

13、谢:凋落。按:“若必筮予之”三句作为上帝言语,首见项安世《项氏家说》,闻一多、陈子展从之。

14、焉乃:于是。按:“巫阳焉”属此句。“焉乃”连文用王引之《经传释词》说。

15、些:语尾助词,读音“唆”(suō)疑同今民歌中"啰"音。

16、离:同“罹”,遭。

17、㠯(yǐ):同“以”。

18、雕题黑齿:额头上刻花纹,牙齿染成黑色。指南方未开化的野人。题,额头。

19、醢(haǐ):肉酱。

20、蓁(zhēn)蓁:树木丛生貌,此指积聚在一起。

21、封狐:大狐。

22、虺(huǐ):毒蛇。

23、儵(shū)忽:同“倏忽”,忽然。

24、益:补。

25、淫:久留。

26、雷渊:神话中的深渊。

27、爢(mǐ):同“靡”,粉碎。

28、
【译文】

从小洁白又清廉,亲身行义从未断。坚守美德不偏离,身在尘世不污染。君王不看我美德,长期遭殃苦不堪。上帝召见巫阳说:“有个人在天庭下,我想对他帮一把。你占卦把魂招还他。”巫阳回答上帝说:“占卦要去找掌梦,要我占卦难遵从。怕占毕命已终,招个鬼魂有何用?”他魂魄已经离身躯,如果招魂先占卦。

巫阳就把魂招徕:灵魂啊,你回来!你跟躯体分离开,浪荡四方何苦来,丢下你的安乐窝,偏要遭殃又逢灾?

灵魂啊,你回家门,东方不能去栖身!长人身高八百丈,专门要抓人的魂。十个太阳同喷火,金属成液石化尘。那些长人已晒惯,你去一定烧成粉。回来吧,回家门,千万不能去栖身!

灵魂啊,你回门庭,南方停也不能停!蛮子额头刺花纹,两排牙齿黑森森。割下人肉祭祖宗,捣碎人骨剁成粉。遍地蝮蛇重百斤,千里大狐真怕人。九头雄蛇吐毒液,来来去去快如神,吃人越吃心越狠。回来吧,回门庭,千万不能久留停!

灵魂啊,你回家里!西方可怕更怪异,飞沙走石一千里。人若卷进雷渊去,粉身碎骨难逃避;即使侥幸能脱险,外边荒旷无人迹。红色蚂蚁大如象,黑蜂能跟葫芦比。地上五谷不生长,丛丛茅草权充饥。沙土能使人肉烂,口渴要水没处汲。歧路彷徨无所依,举目四顾无边际。回来吧,回家里,自讨苦吃又何必!

灵魂啊,你快回头。北方之地不可留!层层积冰如高楼,千里大雪飘不休。回来吧,快回头,千万不能久停留!

灵魂啊,你快回头,阴曹地府别去游!头角腹垂九块肉,头角尖利赛刀口;背肉隆起爪有血,追人提人急奔走;三只眼睛老虎头,身体就像一条牛;这都为了胁迫人,(摆出威风把魂勾。)回来吧,快回头,你去自己吃苦头!

灵魂啊,快回家里,郢都城门多美丽!高明男巫召唤你,倒退行走领着你。秦国笼子齐国线,郑国罩网作笼衣。招魂设备样样齐,长声歌啸呼喊你。灵魂啊,回家里。返回故居旧乡里!

上下西东北又南,害人之物说不完。想象一下您家里,清静闲适又平安。

高高殿堂深深院,走廊层层围栏杆;重重亭台叠楼阁,亭台楼阁对高山;镂花门扇红丹丹,方格图案连不断;内室幽深冬天暖,外室通风夏日寒;山间溪流来回转,流水声声唱不断;丽日和风拂蕙草,香气洋溢丛丛兰。

通过大厅进内室,朱红竹席天花板;玉石墙壁插翠毛,琼玉帐钩挂两端;翡翠被面缀明珠,明珠翡翠共斑烂;白绸壁衣轻又软,薄罗帷帐飘飘然;各色丝带乱人眼,结着美玉和珍玩。

卧房里面更可观,华丽珍奇说不完。兰草脂膏明烛光,映照花容和玉颜;侍夜美人共十六,夜夜两组轮流换;各国选来众淑女,超群拔萃非一般;发式长短各不同,莺莺燕燕满宫苑;美貌难以分高下,实在旷古绝尘寰;体态健美脸蛋嫩,深情不可以言传;亭亭玉立容貌好,卧室里面美人满;细长眉毛水灵眼,一泓秋波光闪闪;细皮白肉肤柔滑,眼角送情意绵绵;别墅帐篷去游宴,也有美人伴消闲。

翡翠绣在帷帐上,高高张挂在厅堂;朱砂涂壁红艳艳,玄玉嵌梁闪黑光;仰看方椽刻图像,长蛇蟠屈飞龙翔;坐在堂前伏栏杆,下临弯曲小池塘;池中荷花方含苞,菱花相间正开放;风吹水葵紫叶摆,绿水微波渐荡漾。

卫士穿着文豹衣,站在山坡保护你;客人车子已到达,步兵骑兵行列齐;门前兰花种成丛,四周围着玉树篱;灵魂啊,回来吧,为何远出千万里!

家族聚餐在一堂,饭菜吃法真多样。大米小米和麦类,里边还要掺黄粱;有成有苦又有酸,辣的甜的都用上;肥牛宰了抽蹄筋,烧得烂熟喷喷香;调些酸醋和苦汁,摆上吴式风味汤;红烧甲鱼烤羊羔,拌上一些甘蔗浆;酸味天鹅炒野鸭,又煎大雁又烹鸽;酱汁卤鸡焖海龟,味道虽浓胃不伤;油炸蜜饼和甜糕,浇上一层麦芽糖;名酒甜酒数不尽,你斟我酌注满觞;沥去酒糟再冰镇,醇酒清心又凉爽;华筵已经摆列好,杯杯美酒如琼浆。盼你赶快回老家,敬你一杯理应当。

山珍海错没全上,歌姬舞女已登场。撞起编钟敲起鼓,新编歌儿试新腔;《涉江》一曲又《采菱》,《扬荷》舞姿伴清唱;美人都已醉熏熏,两颊娇红晕海棠;目光逗人眯眼看,秋波频送向人望;身披文绣穿罗缎,华贵俏丽又大方;发式时新长垂肩,艳妆浓抹珠宝光;十六美女一式装,跳起郑舞分两行;衣襟飘摇忽相交,抚几回转又成双;竽瑟合奏若痴狂,鼓手擂鼓鼓声响;庭柱殿壁都震动,高唱《激楚》声绕梁;吴国歌曲蔡国谣,调奏大吕正相当。男女相间错杂坐,失了礼节忘大防;绶带冠帽随地抛,序次杂乱恣狂放;郑卫两国众美娇,也来陪坐供玩赏;《激楚》曲终至尾声,最是精彩情高涨。

象牙棋子玉箭筹,六辜对局双双斗;分成两组齐头进,紧相逼迫互交手。妙着迭起争胜负,个个呼么又喝六;赢得晋国犀带钩,化费一个大白昼。撞钟撞得钟架摇,梓木琴瑟齐弹奏;大杯小盏轮流换,日日夜夜迷喝酒。兰草脂膏明烛亮,青铜灯架错金镂;酒余吟诗煞费心,文采更比兰香幽;人有所长莫自弃,同心赋诗章句凑。开怀痛饮团圆酒,祖宗有灵乐悠悠;灵魂啊,回来吧,返归家乡快回头!

尾声:进入新年开新春,我急急忙忙往南奔。水里绿萍叶儿齐,岸上白芷香袭人;南行途中经庐江,左岸茂密灌木林;沿着沼泽和水田。遥望南天广无垠。

马儿四匹分黑青,驷马套车一千乘;火把连绵遍原野,黑烟腾起熏天顶。缓进猛追忽又停,诱兽捕杀争驰骋。追追停停多自如,转车向右回头行;又跟君王奔梦泽,看谁先到比本领。君王引弓亲发射,千斤犀牛也毙命。

黑夜方尽接黎明,日夜交替不稍停。江边兰草满小径,何处是路看不清。江水湛蓝深又深,岸上一片枫树林;放眼远观千里外,春景触目伤人心。灵魂啊,回来吧,江南故国应怜悯!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