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篇: 《金明池·秣陵怀古》(沈雄)

山上围棋,渡头麾扇,那怯寒潮夜雨。重借问、繁华六代,又荒堞、断碑如许。愿官家、世世生来,莫应似、衰草斜阳垂暮。叹幕府频移,銮舆潜幸、一任晚风吹去。 
江左夷吾在何处,便星散云驰,此身无主。问满目、虎旅鸳行,还讲得、旧时门户? 最伤心、烟柳台城,尽巷口乌衣,兴亡难诉。但万里长江,未销离恨,一派涛声犹怒。

【翻译或鉴赏】
秣陵又称金陵 (即今江苏南京市),历史上乃吴、东晋、宋、齐、梁、陈六朝建都之所。繁华六代,竟尚豪奢,其兴也何其勃焉,其亡也又何其忽焉。桃叶古渡,台城烟柳,舞榭歌台,断碑荒堞,斜阳草树,乌衣巷口……面对历史的遗迹,多少人曾兴发了吊古之幽情。这首词思接千载,抒述深沉的兴亡之感,笔力遒劲雄厚,堪称怀古词中的佳作。

“山上围棋,渡头麾扇,那怯寒潮夜雨。”词人先将情思寄至遥远的过去,追述六朝时的繁华盛事,用笔形象而富于概括意义。围棋、麾扇,俱晋宋文人儒士之习尚,《世说新语》等书中多有记载。如《雅量》篇:“谢公(安) 与人围棋,俄而谢玄淮上信至。……客问淮上利害,答曰:‘小儿辈大破贱。’ 意色举止不异于常。”又《晋书·顾荣传》:“(陈) 敏率万余人出,不获济。荣麾以羽扇 ,其众溃散。”起首的三句词,形容当时多少豪杰,雄才雅量,负名于世;六朝江山,不尽繁华,何俱风吹雨打。后代怀古诗词中,多以“寒潮夜雨”一类词语形容六朝覆亡后的凄凉景象,如唐刘禹锡《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还。”杜牧泊秦淮》:“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词人用“那怯”加以否定,说明六朝当时兴旺鼎盛。接下去“重借问、繁华六代,又荒堞、断碑如许”两句,笔意陡转,由盛及衰:今日重来寻访,已是“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唐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惟见荒堞颓残,断碑横卧,一片凄凉。当年六代之繁华,从今日荒堞断碑中可想而得之,句中暗含对比。“愿官家”以下数句抒发古今兴亡之感慨,寄意深沉。“衰草斜阳垂暮”,盖喻衰败,刘禹锡《台城》:“台城六代竞豪华,结绮临春事最奢。万户千门成野草,只缘一曲后庭花。”“幕府频移”,言自西晋司马睿建都建康 (即秣陵) 以后,宋齐梁陈更迭相继,战乱不断,将帅指挥作战所设幕府频频转移。“銮舆潜幸”,指六朝相继覆亡,帝王纷纷潜逃。此数句,与稼轩“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句意极为相近,可以互参。

下片“江左夷吾在何处”等五句,紧承“一任晚风吹去”之意,慨叹六朝下片“江左夷吾在何处”等五句,紧承“一任晚风吹去”之意,慨叹六朝霸业已荡然无存。江左,指东晋;江左夷吾,指王导。《晋书·温峤传》:“峤见王导,共谈欢然,曰:‘江左自有管夷吾,吾复何虑?’”管夷吾即辅佐齐桓公成就霸业的管仲,此处温峤把王导比作管仲。“虎旅”,虎贲之旅,即军旅。“鸳行”,鹓鹭之行,指朝班;鸳本作鹓,鹓鹭二鸟飞行有序,故有此喻。“最伤心、烟柳台城,尽巷口乌衣,兴亡难诉”三句,写面对前代遗迹所兴发的伤感,将词意又向前推进一步。台城,指六朝时的宫廷禁城,故址在今南京市玄武湖畔;晋宋间称朝廷禁省为台,晋又以吴的苑城为宫城,故称。乌衣巷,在今南京市秦淮河之南,晋时王导、谢安两大世族俱居于此。台城和乌衣巷都是六朝兴亡的历史见证,因而都具有特定的含义,刘禹锡《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词的结末三句,抒写的兴亡之感更加强烈:“但万里长江,未消离恨,一派涛声犹怒。”前代繁华历经风吹雨打早已湮没无闻,如今惟有不远处滔滔的大江还在呜咽悲歌,追逐那逝去的岁月。词人将个人的情思转借长江涛声托出,使词的结句显得深沉有力,余韵悠长。(李汉超 刘耀业)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2篇: 《卖花声·立春(独饮对辛盘)》(黄景仁

独饮对辛盘,愁上眉弯。楼窗今夜且休关。前度落红流到海,燕子衔还。
书贴更簪欢,旧例都删。到时风雪满千山。年去年来常不老,春比人顽。

【翻译或鉴赏】
这首词写立春时节作者自酌独饮时的感受。立春一般都在春节前后,天气虽然仍较寒冷,但已透露出春归大地的气息。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万象更新的开始,是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韩愈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郎》)就是对春天的赞歌。作者在立春日孤独地饮酒,一想到春天即将降临人间,便暂时忘却了心中的忧愁。词人在词作中抒发了他穷愁不遇、寂寞悲怆的情怀。

“独饮对辛盘,愁上眉弯。”开篇描绘词人立春独饮、愁闷孤寂的形象。辛盘,据《风土记》载:“元旦(即春节)以葱、蒜、韭、蓼蒿、芥杂和而食之,名五辛盘,取迎新之意也。”立春日乃新春伊始,故食以辛盘。“每逢佳节倍思亲。”作者孤身一人,“独在异乡为异客”,面对辛盘独饮,因而愁上眉头。而这时作者想到的是“楼窗今夜且休关。”为什么呢?因为“前度落红流到海,燕子衔还。”他不仅把燕子看作故交,而且希望燕子衔回去年流逝的落红,由此可见词人的念旧深情和丰富的联想。

“书贴更簪欢,旧例都删。”过片承上片独饮而出。书贴,据《荆楚岁时记》载:“立春日,悉剪彩为燕以戴之,贴‘宜春’二字。”簪欢,当指立春日簪幡胜为欢。据<梦华录:}载:“立春日,……士大夫家剪采为小幡,谓之春幡,或悬于家人之头,或缀于花枝之下,或剪为春蝶、春钱、春胜以为戏。东坡立春日亦簪幡胜过子由,诸子侄笑指云:‘伯伯老人亦簪幡胜耶。”’由于作者一人独处“独饮”,所以书贴、簪欢这些“旧例”就都省去了。加之,“到时风雪满千山”,虽已是立春时节,天气尚冷,尚有风雪。这是春天乍暖还寒气候的描写,也是作者孤寂、凄楚心情的写照。结旬“年去年来常不老,春比人顽”,是全词警句,也是哲理名言,显示了春天的永恒与个人在大自然中的渺小,二者形成强烈对比,宋人舒宣《一落索》词中“只应花好似年年,花不似人憔悴”句,用意相通。

黄景仁的词以真性情、真才气卓绝一世,“乾隆六十年间,论诗者推为第一”。(包世臣《齐民四术》)其词嘉禾秀出,新警不凡,清奇桀傲,不落俗径。这首小令即显示了这些特色,立意清新,耐人寻味。(贾淑慧)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3篇: 《贺新郎·何事催人老》(黄景仁

何事催人老? 是几处、残山剩水,闲凭闲吊。此是青莲埋骨地,宅近谢家之朓。总一样、文人宿草。只为先生名在上,问青天、有句何能好? 打一幅,思君稿。 
梦中昨夜逢君笑。把千年、蓬莱清浅,旧游相告。更问后来谁似我,我道才如君少。有或是、寒郊瘦岛。语罢看君长揖去,顿身轻、一叶如飞鸟。残梦醒,鸡鸣了。

【翻译或鉴赏】
【赏析】

黄景仁生在乾隆盛世,却终生为衣食所困,三十四岁客死解州(今山西运城),可谓英才早逝。黄景仁才大气豪,却心哀命苦。他以才气作调,以苦命铸韵,其作“激楚如猿啼鹤唳”(吴兰修《黄仲则小传》),颇具阳羡派词风。

“何事催人老?”反问起调,突兀峭拔,其势与太白相若。“是几处、残山剩水,闲凭闲吊”,句中“残”和“剩”,隐写太白晚年蹭蹬凄苦的命运。两“闲”重现,似乎“凭吊”乃无意而为,实在是反笔出意所需。“此是青莲埋骨地,宅近谢家之跳。”切入词题,具写凭吊对象,指出太自墓茔与谢跳故宅相近,这绝不是泛泛的浮笔。在景仁心目中,太白是其服膺者;在太白心目中,谢跳是其服膺者,太白“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可证。“总一样、文人宿革。”意思是若谢跳、太自一样的文人最后也难免丧逝。这个无法逆转的规律,实在不说也罢。那么,、为什么要着此一笔呢?认真玩味,不难理解其中蕴蓄的不堪磨折的喟叹。“只因先生名在上,问青天、有句何能好?打一幅,思君稿。”其崇拜景仰之忱,发自内心。真挚热烈。

下阙承袭太白记梦抒情之衣钵,以梦境表达对太白的思念:“梦中昨夜逢君笑。把千年、蓬莱清浅,旧游相告。”是说昨天在梦里遇见了太白,他笑呵呵地告诉我,千余年来世事沧桑曾在当涂游过。词人笔下的太白,绝无仙气,有的只是和蔼慈祥。“更问后来谁似我,我道才如君少。有或是、寒郊瘦岛。”是说太白又问后来有谁像我一样啊?我说奇才像您一样的太少了。如果有,或许是寒峭的孟郊和瘦硬的贾岛一类的人物。其实,景仁的诗风与郊岛殊不相类,这么说的目的是在自负的同时表示一点必要的谦虚,如是而已。“语罢看君长揖去,顿身轻、一叶如飞鸟。残梦醒,鸡鸣了。”语势甚为酣畅,且余韵绵长。纵观下阙,直接描画太白的,只有“笑”和“长揖”蔫处,再就是转述了太白“后来谁似我”的问话,却颇能传达出太白的几分风度。
左辅曾云,景仁“天才超逸似太自”(《黄县丞状》),景仁自己也说“登要师者非公谁”(《太白墓》),这首《贺新郎》便是淋漓尽致地抒写崇拜者对被崇拜者的满怀热忱的。

最后提一下,词题里的“稚存”是景仁好友,洪姓。景仁殁后,稚存为其治丧并扶柩归葬。    (王成纲)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4篇: 《忆秦娥·湖天阔》(黄景仁

湖天阔,清湘望断三更月。三更月,猿声是泪,鹃声是血。曲终数点烟鬟没,此间自古离愁窟。离愁窟,几丛斑竹,临江犹活。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弥漫着凄清愁苦气氛的小令。吴兰修《黄仲则小传》认为,黄词“激楚如猿啼鹤唳,秋气抑何深也。”用来评价这首词恰如其分。

作者于乾隆三十四年 (1769)冬天到达湖南。他此行凭吊了汩罗江畔屈原贾谊祠堂,观赏了南岳风光。谒见了湖南观察使王太岳,但并未找到安身之地。

终于在第二年春末夏初,怀着忧伤的心情,“浮洞庭,由大江以归”。临行前,面对浩瀚的洞庭,写下了这首词。

词的上片,写作者在湖南湘江和洞庭湖畔,耳闻目睹的景象。“湖天阔”,抒写眼前的洞庭景象,写出了“洞庭一泻八百里,浮云贴天天浸水”(黄景仁《洞庭行赠别王大归包山》) 的宏伟境界。“清湘望断三更月”诗人极目回望经过的湘水,依依不舍。冷月、猿啼、杜鹃声声,三种意象交织出一幅凄凉、感伤的境界,极力渲染,令人心碎。《水经注·江水》有“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的名句。《华阳国志》谓蜀帝杜宇化为杜鹃,每年从春分到夏天,日夜不停,致使口角流血。猿声鹃鸣,血泪和流,成为形容悲伤的典型事物。白居易琵琶行》:“其间旦暮闻何物? 杜鹃啼血猿哀鸣。”作者在这里,用猿声、鹃啼,加上三更冷月,将伤感的气氛渲染到了极点。

下片抒发情怀,驰骋想像,点明离愁。“清湘望断”,在久久的凝望中,作者眼前浮出湘水女神的形象。屈原《远游》:“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

湘灵鼓瑟成了人们神往的情形。唐钱起有“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省试湘灵鼓瑟》) 的名句。作者化用钱起诗句,用“曲终数点烟鬟没”,描绘出曲终人杳,神女隐没于湘水之中的意象。怅惘迷茫的心情促使作者又书写下“此间自古离愁窟”的评说。结末二句用娥皇、女英哭舜南行不返,泪洒竹上的传说,把凄苦的情绪推向最高潮。全词用一个“活”字作结,说明这一典故曾惹起古今多少诗人黯然销魂之感。

作者一生困顿,英才早逝,为“盛世”时期淹蹇蹭蹬、心哀神苦的典型人物。综观这首小令情辞兼胜,情景交融,清奇新警,催人泪下,明显地带有穷愁不遇的个性特征。正如法国作家布封所说:“风格即人。”(贾淑慧)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5篇: 《水调歌头·一事与君说》(黄景仁

仇二以湖湘道远,且怜余病,劝勿往,词以谢之。
一事与君说,君莫苦羁留。百年过隙驹耳,行矣复何求? 且耐残羹冷炙,还受晓风残月,博得十年游。若待嫁娶毕,白发待人不?
离击筑、驩弹铗,粲登楼。仆虽不及若辈,颇抱古今愁。此去月明千里,且把《离骚》一卷,读下洞庭舟。大笑揖君去,帆势破清秋。

【翻译或鉴赏】
黄景仁虽为才子,却屡试不第。因“母老家贫,居无所赖,将游四方,觅升斗为养。”(左辅)《黄县丞状》乾隆三十四年 (1769年),在浙江友人仇丽亭(序中所说的“仇二”)处逗留月余,准备前往湖南谋求出路。仇二“以湖湘道远,且怜余病,劝勿往。”然而作者执意要走,写了这首词向友人辞谢告别。

上阕针对朋友的规劝作答,申明自己要走的理由。首二句谢绝劝告。“莫”字表示决意走,“苦”字表明友人挽留之执。走的理由之一是: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所谓“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是也。

如果像东汉时向长 (子平)等到“男女娶嫁既毕”,“遂肆意与同好俱游五岳名山”(《后汉书·逸民传》),那时已垂垂暮年,华发早生矣。“白驹过隙”出自《庄子·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后人用以比喻时光之快。向子平是汉代有名隐士,多受封建文人雅士之赏识,作者在上片结句用一反问句,表明自己对向子平做法的否定。走的理由其二不怕路远、有病,因为自己能“耐残羹冷炙”、“到处潜悲辛”(杜甫诗) 的生活,也能忍受旅途上“晓风残月”、饥渴寒冷、颠沛奔波之苦。“晓风残月”是柳永雨霖铃·寒蝉凄切》中的句子,此乃写景佳句,作者灵活运用于此,十分恰当。

杜甫沦落长安十年,寄人篱下,其生活情景和本词作者相似,用杜诗意,意味深长。

下阕抒写自己的慷慨情怀,对前途充满信心,颇具昂扬之志。过片三典:“离击筑、驩弹铗、粲登楼。”《战国策·燕策》载燕太子丹为了报仇派荆轲去刺杀秦王,荆轲出发“至易水上,……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送别场面慷慨悲歌,充满英雄气概。词人对此表示赞赏。“驩弹铗”的故事出自《战国策·齐策》。冯驩是个有卓识远见和才能之人,因家贫寄食孟尝君门下,初不被重用,他三次弹铗而唱:“长铗归来兮,食无鱼。”(“出无车”,“无以为家”) 受到厚待后,为孟尝君安排了万无一失的“狡兔三窟”。作者用此典希望“士为知己者用”,并能像冯驩那样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王粲是东汉末时人,因战乱流落异乡,在荆州刘表处,写《登楼赋》,抒写思乡之情和怀才不遇的愁恨。上述三人都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词人说“仆虽不及若辈”,比不上他们,但“颇抱古今愁”,和他们有相同的忧愁忧思。接着便想像在月白风清的良夜,手把屈原离骚》,张起风帆、破浪而进。结尾二句很有宗悫“乘长风破万里浪”的豪情,也有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乐观与自信,表现作者“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王勃语)的雄心。

全词语言俊爽流畅,用典贴切恰当;融化前人诗句而不见痕迹,堪称佳作。(王昆岭 贾灿琳)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6篇: 《南浦·泊镇海(蛟门中劈)》(黄景仁

蛟门中劈,看天边、一叶破空来,又向断矶荒屿,泊入浪花堆。多少鲎帆疍雨,和龙吟、夜半似惊雷。更飓风骤起,含腥带湿,白日冷于灰。 
此地孙卢战后,警烽烟、几度海门开。还笑建炎南避,君相总伧才。回首战鸦残堞,听沉沉、戍鼓有余哀。叹萧条身世,海天空处独衔杯。

【翻译或鉴赏】
词题所言镇海,县名,在浙江省东部沿海,甬江下游。1769年,黄景仁二十岁,自杭州至此,眺海寄慨,填词以记之。

“蛟门中劈”,起处大笔如椽,气势磅礴。蛟门,指蛟门山,在镇江县东海中,去岸约十五里,一名嘉门山。环镇海口,吐纳湖汐,是甬江入海之口。古称蛟门虎蹲,天设之险。着一“劈”字,将海浪不可阻挡之势,写得声威具现。这和李白望天门山》“天门中断楚江开”,笔意相通。“看天边,一叶破空来”,天海相连处,轻舟一叶,破空而来。此为远眺之景。破空,由舟之不见到突然见舟的瞬间之景抓拍,舟之远,驶之来,绘之眸前。“又向断矶荒屿,泊入浪花堆。”由远及近,交待有序。几句之中,山、天、舟、矶、屿、浪花,将一幅瀚海舟行图,舒展铺来,有动有静、动静结合,使人大有身临其境之感。“多少鲎帆疍雨,和龙吟,夜半似惊雷。”鲎,音后,动物名,亦称东方鲎。唐朝段成式《酉阳杂俎》载:“今鲎殻上有一物,高七八寸,如石珊瑚,俗呼为鲎帆。”古代南方水上居民称疍户。蔡絛《铁围山丛谈》载:“凡采珠必疍人,号曰疍户。

能辛苦,常业捕鱼,生皆居海艇中。”疍雨,指南方海上之雨。这一韵写南方海上风雨应和龙吟,呼啸而来,夜半之时,声如雷鸣,令人胆战心惊。“更飓风骤起,含腥带湿,白日冷于灰。”写海上气候变幻莫测,狂风之中“含腥带湿”,扑面而来,白日顷刻间变为灰暗。将镇海特有的景象,写得绘声绘色。此时可以想见“泊入浪花堆”的小舟,当是一会儿被掀之浪巅,一会儿被沉至浪谷、令人胆栗心寒。词人费如许笔墨渲染环境之动荡不安,实则寄寓着人心绪的不安。

下片承上片写景而来,抒情寄慨。“此地孙卢战后,警烽烟,几度海门开。”孙,指东晋人孙恩,世代信奉五斗道。其叔父孙泰是著名道教首领,后被东晋宰辅司马道子诛杀,孙恩逃至海岛。公元399 年(东晋隆安三年),司马元显征调所有从奴婢出身的佃客,集中京师服兵役,引起国人不满。孙恩此时从海岛起义,杀内吏王凝之,声威大振,“旬日之中,众数十万”,使“朝廷震惧,内外戒严。”(《晋书·孙恩传》) 东晋派卫国将军谢琰、辅国将军刘牢之镇压。孙恩率所余二十万人,移至海岛。在第四次登陆攻临海时,为晋军击败,孙恩投海而死。卢,指孙恩妹夫卢循,率义军和东晋交战十二年,失败投水而死。所以说“警烽烟,几度海门开。”“还笑建炎南避,君相总伧才。”公元1127 年5月(建炎元年) 赵构称帝,始为南宋。六月赵构便致书“大金国相元帅”大骂自己父兄“无道”“重罹祸故”,声明自己“虽悔何追”。金人于1128 年兵锋直指高宋所在的扬州。高宗赵构再致书金人“今以守则无人,以奔则无地”,“愿去旧号,是天地之间皆大金之国。”而金人不听其言,发兵讨之。高宗率众逃跑,自建康而镇江、杭州、越州、明州 (今浙江宁波)、定海 (今浙江镇海),最后听宰相吕颐浩议,逃入大海。词人大骂其为鄙陋、不为人齿的“伧才”。对丧权辱国,屈膝投降者的憎恨,溢于言表。回首往事,“乱鸦残堞”的历史陈迹尚在。而今“听沉沉、戍鼓有余哀。”自清廷建立之后,战事未断,对人民的反清斗争,残酷镇压。黎民百姓,仍生活在水深火热灾难之中。戍鼓未断、余哀未了,词人笔溯千古,追昔抚今怎能不发出“叹萧条身世,海天空处独衔杯”的慨叹呢?

全词上片写景,笔墨苍润,气度挥灏,为下片抒情铺垫其势。下片借史咏怀,史切而不僻,故能不堕事障、读之浑然。结处将一己之愁,融入世间之苦,凄楚感人,痛彻肺腑。(连弘辉)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7篇: 《丑奴儿慢·春日(日日登楼)》(黄景仁

日日登楼,一日换一番春色,者似卷如流春日,谁道迟迟?一片野风吹草,草背白烟飞。颓墙左侧,小桃放了,没个人知。
徘徊花下,分明记得,三五年时。是何人。挑将竹泪,黏上空枝。请试低头,影儿憔悴浸春池。此间深处,是伊归路,莫惹相思。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春天是美好的。春日载阳,东风解冻,人间无边春色。春天使死去的花草复生,使蛰眠的虫儿甦醒,使深藏的鸟儿飞鸣,使久枯的树枝复荣。这首词通过对春日景象的描写,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穷愁寂寞、幽怨悲愤的情怀。

上片写作者在春天“日日登楼”,看到“一换一番春色”,真是瞬息万变、气象万千,感时光过得太快,“似卷如流”,春日稍纵即逝。他想到了《诗经·豳风·七月》中“春日迟迟”的句子,不由自言自语地说:“谁道迟迟”呢?春日惠风和畅,野草青青,春风吹过千顷碧野,草丛上白烟袅袅,依依飘飞。颓墙左侧那株桃花盛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诗经·桃夭》)绚丽多采、妩媚动人,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这桃花如“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作者写道:“小桃放了,没个人知。”

不难看出,词人由韶光易逝想到青春难驻,由“没个人知”的桃花想到自己的青春年华,这分明是抒写自己怀才不遇,没人赏识,穷愁寂寞的幽怨。“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左思:《咏史》) 黄景仁少有才名,卓荦超群,与同乡洪亮吉齐名,然而一生家贫如洗,无以为命,奔走四方,屡试又不得一第。这株颓墙侧的桃花不正是作者的自我形象吗?

下片由桃花引起对往事的回忆:“分明记得”十四五岁时,那时少年英姿雄发,才华过人,多么美好的青少年时代呵! 可是如今一事无成,一第未登。他悲愤地写道:“是何人、挑将竹泪,粘上空枝?”这里用了梁任昉《述异记》中载的舜南巡不返,葬于苍梧,舜妃娥皇、女英思帝不已、泪下沾珠、竹悉成斑的故事,写自己的悲伤,用一反问句表明幽愤之深。他低头顾影,从春池中看到自己形容憔悴,因此想到“此间深处,是伊归路,莫惹相思”,是他在生活心理的重压下愁苦难言的伤春心绪的写照。

这首词语言简洁明快、所见、所感、所忆熔裁一篇。上片描写中有议论,下片叙忆中有抒情,情致起伏,哀婉动人。(琨岭 贾灿琳)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8篇: 《凄凉犯·芦花(沧江望远)》(赵文哲

沧江望远。微波外、芙蓉落尽秋片。野桥古渡,轻筠袅袅,露华零乱。西风乍卷,便鸥鹭、飞来不见。似当时、杨花满眼,人别灞桥岸。
几度思持赠,回首天涯,白云空剪。夕阳自颤。叹丝丝、鬓边难辨。独立苍茫,问何事、频吹塞管。正凄凉、冷月宿处起断雁。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思念朋友的词作。词的上片写沧江望远所见的景致,想起与朋友分别时的情景。“沧江望远”一句总起全文。朋友分手,相思苦深,词人临江远眺,怀想朋友。沧江之水,微波澜澜,水中荷花片片谢落,野桥古渡边,芦塘里芦苇摇曳生姿,银白色的芦花随风飘举。秋风又起,把芦花吹得纷纷扬扬,搅扰在天宇间,既便是江水之上飞来鸥鹭也看不见。这一节是对临江远眺景色的描写,突出了芦花纷扬之貌,为下文写词人的内心情态作铺垫。“似当时”一句总承前面的景物描写,后启词人之联想。眼前纷飞的芦花,不由词人想起当年送别友人时杨花纷纷的情景,何其相似乃尔。由“芦花”而“杨花”,词的客观物象转移,词人由眼前之景想到天涯之人,勾起无限情思。前有“轻筠”之纷飞后有“杨花满眼”之勾想:前有“野桥古渡”之景,后有“人别灞桥岸”之叹,不仅结构严谨,更可见词人并未于别致秋景中忘忧,反而引起了无限愁绪。

词的下片写相思愁苦。“几度思持赠”承接上片。由写景转入写情。几度相思,持物怀人,不觉远眺天涯。无限相思深情俱在无言之中。相思苦深,不觉眼前景物都有孤苦,孤云朵朵,夕阳忧叹。词人在这里以白云、夕阳自喻心境的孤苦,所以就自然叹惋黑发染霜、相聚何年。接下去,“独立苍茫”回应前文“沧江望远”,看似对词人相思情态作静态的描绘,实是“于无声处听惊雷”。词人独立江边,持物思友,内心孤苦已不待言,可偏偏愁管频吹,无端惹起词人无限愁苦。这里对词人相思孤苦的描写更深一层。“正凄凉、冷月宿处起断雁”是全文点睛之笔。而“冷月宿处起断雁”有画面之美。冷月冰辉,孤雁哀鸣,词人心境如何不“凄凉”。全词结构严谨,巧用“芦花”与“杨花”相似,手法极为巧妙。写相思之苦,不直露,而借客观之景相托,有无穷玩味。(张学海)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9篇: 《一萼红·步深幽》(赵文哲

步深幽。看白蘋紫蓼,池苑恰宜秋。茸帽寒多,荷衣尘少,醉中一晌凝眸。记堤上、千丝杨柳,骤轻鞍、何处不勾留。烛泪堆红,茶烟飏碧,人在高楼。
风景而今无恙,但板桥西畔,换却盟鸥。苔涩蛩疏,芹残燕垒,声声犹诉离愁。问溪水、揉兰如许。恁年年、只解送兰舟。怕见旧时月色,莫上帘钩。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篇游旧地忆故游抒离愁的词作。

词的上片写词人旧地重游,勾想起与朋友分别的情景。“步深幽”总起全文。词从一路行径的景色起笔,给人一种徐徐行来,渐入渐深的感觉,又不乏悄寂之感。“看”一提顿,转入眼前景色的描绘。正是盛秋时节,池边小花与池中水草五彩纷呈。词人似无心欣赏景色,只觉得“茸帽多寒,荷衣少尘”而已,词人只是在浓醉中呆愣愣地看一会儿。一个“醉”醒起全文,为下文的回忆和抒情作铺垫,同时又给盛秋景致俱染愁色。接下去由写景转写词人所忆。

“记堤上、千丝杨柳”,“杨柳”源于《诗经·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词人在这里借用典故,虚写朋友分别的景致。“骤轻鞍、何处不勾留”此为实写。一虚一实表现了挚友分别,依依难舍,迷君“长亭更短亭”的分别场面。朋友天涯,自然相思苦深,接下去写词人相思情态,“烛泪堆红,茶烟飏碧,人在高楼。”写词人相思情深,不能忘怀,常常独登高楼远眺朋友,黯然情伤。

换头之后,“风景而今无恙”总承上片。“但”使下片转入词人愁情的抒写。

“盟鸥”应作“鸥盟”源于《列子·黄帝》。陆游春晴》诗之一有句“莺为风和初命友,鸥缘水长欲寻盟”。这里一是指词人的挚友,另一层意思是指友情笃好的旧时光。风景仍旧,而朋友天涯,所以词人顿觉景色一片凄苦。此节写景突出“苔”之“涩”,“蛩”之“疏”,“燕垒”之“芹残”,暗写词人相思之苦。

在这里词人借客观景象抒发心中的块垒,不直抒胸臆,却借客观之描绘给予情感以形象的展现,有无穷之味。站在湛蓝的溪水边,看兰舟送别,不觉凄情满怀:这样湛蓝的溪水为什么只知道年年载友人远行,而毫无愁思。“怕见旧时月色,莫上帘钩”,一个“怕”字,一个“莫”字极其传神地刻画了词人的相思至情。

害怕看到月色落入帘钩,引动词人思情断肠。全词写相思之情,却不露一丝直率,多化为客观景致,有无穷之味。(张学海)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0篇: 《催雪·长沙小除夜有寄》(王昶

石炭凝红,银尊湛绿,又是小除时节。看屐齿春泥,墙腰霁雪,不似燕山风景。谁伴取、寒窗嗟轻别。匆匆灯火,凄凄弦管,旅怀难说。 
愁绝。最萧屑,记咏絮传柑,博山同熱。恁憔悴天涯,丁香空结。雁过潇湘断也,更难忘、京华云千叠。须盼到,堤柳微黄,小苍才停征辙。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羁旅抒情词。

作者系江苏青浦 (今属上海市) 人,乾隆十九年 (1754)进士,官累进至礼部江西司郎中,旋坐案革职,从阿桂赴云南军营效力,于革职从军途中,在长沙小除之夜写下了这首词。

小除,即除夕前一天,是小除夕的简称,又称小尽。清顾禄《清嘉录·小年夜大年夜》:“或有用除夕前一夕者,谓之小年夜,又曰小除夕。……按韩鄂《岁华纪丽》云:‘三十日为大尽,二十九日为小尽。’ 吴人谓之大除小除。”在小除之夜,作者于长沙旅舍写下了这首羁旅词。因仕途失意,思京念归,写得十分悲愁。过片“愁绝”二字是这首词的核心和诗眼。围绕这二字,上片写事,写小除之夜的所见所闻所忆;下片写情,抒写作者的情怀。

“石炭凝红,银尊湛绿,又是小除时节。”石炭,即煤,唐贯休《寄怀楚和尚》诗:“铁盂汤雪早,石炭煮茶迟。”银尊,银制酒器。煤是黑的,火是红的,酒器是白的,酒是绿的,作者用黑、红、白、绿,描写小除夜的旅舍,写得颇有特色。这是描写屋内。“屐齿春泥”,“墙腰雪霁”写屋外,已是冰消雪霁,一派春天的气息。屐齿,木屐有二齿,以行泥地。但是,“不似燕山风景”,思京念归之情溢于言表。屋内屋外,一片小除氛围,但是,独居“寒”舍,无人作“伴”,灯火“匆匆”,乐声“凄凄”,真是“旅怀难说”。弦管,丝竹乐器,李白《九日》诗:“地远石古,风扬弦管清。”

下片,“最萧屑,记咏絮传柑,博山同燕。”继续描写旅况,萧屑、寂寞,韦庄《抚盈歌》:“銮舆去兮萧屑,七丝断兮沉寥。”柳絮是春天的景物,柑熟则在秋季;博山,县名,清雍正十二年分山东省的益都、淄川、莱芜三县地置博山县,今并入淄博市。燕,焚烧。一个“记”字领起,说明这些当是作者旅途所见、所历。这几句补足前片,启起后片,为下片的抒情,作了很好的铺垫。“恁憔悴天涯,丁香空结。雁过萧湘断也,更难忘、京华云千叠。”抒述旅情。结拍:“须盼到,堤柳微黄,小苍才停征辙。”辙,车轮的行迹,征辙,即上路出行的车子。意思是说,一直捱到开春之后,才再启程南行。

作者属“浙派”词人,与王鸣盛、吴泰来、钱大昕、赵文哲、曹红虎、黄文莲合称“吴中七子”。但是,他的词作,援入诗坛格调派倾向,变“浙派”通常表现的幽淡为雍容尔雅,鼓吹“盛世”元音。即如描述农家生涯的《行香子·西陵道中》、《渔家傲·莎村观刈》等,也是“江村处处垂香稻”、“山农笑,红莲今岁收成早”或“几番微雨湿征衣,喜见青青麦”之类,一派升平丰收景象。因此,即使本词所述“愁绝”的旅情抒怀,也表现得温柔敦厚。可以说,这首词是作者创作风格的代表。(蒲 仁)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