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篇: 《一剪梅·赵北口旅店题壁》(储祕书)

赵北燕南几度经,春雨来程,秋雨归程。等闲消尽少年情。枕上钟声,马上鸡声。 
此去重寻汐社盟,帆逐云轻,梦逐鸥轻。判将深隐谢浮名。花当倾城,书当专城。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历来旅舍题壁诗词,多抒写诗人身世遭际,客中牢落,惟各人所着眼的重点和着笔的侧面各自不同,风格亦各异,这首词亦属此类。

赵北口在河北任丘县北五十里,一名唐兴口。有桥七,通南北孔道。桥上题曰“燕南赵北”。“赵北燕南几度经”,说明词人长期在外,羁旅行役。“春雨来程,秋雨归程”,是互文见义。诗人在外春去秋来,风飘雨泊,这是常有的。但也不一定每次都是春去秋归,也不一定每次都正好下雨,只是以春秋代表长年。

长年累月,客中漂泊,风雨凄其,渲染了旅况凄凉的气氛。作为羁旅生活的写照,在意境创造上,更能增强词的艺术感染力。正是这种长期奔走风尘对生活的侵蚀,消尽了少年意气,流失了美好年华,他赢得了什么呢? 他的生活记录只是“枕上钟声,马上鸡声”。几杵疏钟,梦回枕上;数声鸡唱,马上奔驰。刚离枕上,又在马上;听罢钟声,又听鸡声。早起晚眠,冲寒冒雨。旅途的凄苦,心情的消沉,都流露于字里行间。

“此去重寻汐社盟”是此行的目的。汐社,宋谢翱会友之所。据《宋遗民录》载:“谢翱避地浙东,遂西至睦及杭,名会友之所曰汐社,期晚而信,盖取诸湘汐。”储祕书在这里只是借用来指他的诗朋词友。重寻旧盟,借酬唱以抒积郁。“帆逐云轻,梦逐鸥轻”,将“帆”与“云”联在一起,“梦”与“鸥”联在一起。相关意象的特殊组合,创造了特定的意境。云的特点是悠闲飘荡,不受拘束。和帆连在一起,可以联想到词人行踪闲散,无所羁绊。鸥的特点是自由自在,没有牵累。和梦连在一起,可以联想到思想轻,不再“以心为形役”。这和上片的“春雨来程,秋雨归程”相比,已大不相同。他大概已挣脱了名缰利锁,飘然物外,“判将深隐谢浮名”。其实,他也并非一开始就不要浮名,只是他多年来对“枕上钟声,马上鸡声”的生活已经厌倦。“向风尘闲过”,“客里暗消磨” (转引自《清词史》) 的漂泊生涯,使他“等闲消尽少年情”,依旧“浮名”无望。经过一番思想矛盾之后,他终于决定“判将深隐谢浮名”。拿现在的话说,叫做“看透了”,“想通了”。宋朝的柳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其实,柳永何尝心甘情愿地“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呢?但时代决定他只有“浅斟低唱”的份儿,他不“浅斟低唱”又怎么办? 储祕书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封建统治下,落魄知识分子的凄苦,大抵皆然。

既然决心深隐,解除了精神桎梏,他的生活就是“花当倾城,书当专城”了。那些“峨大冠、拖长绅者”(刘基卖柑者言》) 爱的是倾国倾城的美色,“美人充下陈”。储祕书却以“花当倾城”,颇有林逋梅妻鹤子的味道。“书当专城”,“专城”,指一城之主,如太守、刺史。《陌上桑》:“四十专城居。”“书当专城”,用《北史》典故。《北史·李谧传》:“每曰:丈夫拥书万卷,何假南面百城。”“南面百城”,谓管辖地广,等于拥有百城,意即“专城居”。后称藏书丰富为“南拥百城”,本此。清沈德潜自遣联》:“种树乐培佳子弟;拥书权拜小诸侯。”“拥书权拜小诸侯”,也就是“书当专城。”储祕书以拥书多当作“专城居”,不慕富贵权位,自有书中之乐,这正是“谢浮名”的“深隐”生活。他感到这是最大的安慰。这种怡然自得之乐,是那些“拥倾城”、“专城居”的人们无法理解的。如果说,“春雨来程,秋雨归程”、“枕上钟声,马上鸡声”反映了他前段的生活轨迹的话,那么,“帆逐云轻,梦逐鸥轻”、“花当倾城,书当专城”就是他后期生活的扫描。(王俨思)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2篇: 《采桑子·晚泊龙阳》(顾奎光)

晚就龙阳洲畔宿,放下疏帘,叠起诗笺。烛影炉香伴独眠。
橘村云压孤舟暝,微雨绵绵,暗水溅溅,何处湘灵十五弦?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表现湘西旅情的词作。

龙阳,地名,三国吴分汉寿县置龙阳县,历代至清均设置县,公元1912年改名汉寿,在湖南省。作者乾隆十年 (1745) 进士,官湖南沪溪知县,乾隆二十九年改知桑植县,卒于任上。这首词描写他一次旅途孤舟夜泊龙阳的情形。

词的上片写事,下片抒情。写事平实自然,按时间顺序记载事情:天黑了就将舟靠在龙阳洲的岸边过夜,先放下窗帘,再叠好诗笺,在烛影、炉香的陪伴下,便独自一人入睡了。下片寓情于景,先写天明后眼前所见,四周橘林一片,黑云压顶,细雨连绵不断,滴滴雨点,滴在水中溅起片片水花。一个“压”字、一个“暗”字突现阴沉的环境氛围。面对这样的环境,作者孤身一人客居异乡,将抒发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是像元好问那样“眼中了了见归途”(《客意》),抒写恋家思归的心绪吗? 不是;是如纳兰性德那样“聒碎乡心梦不成”(《长相思》),是想在睡梦中返回故乡吗? 不是;是如杨锐似的“衡阳雁断无乡信,岭徼猿啼独客愁”(《题家书后》),希望继续接到家书吗?也不是。他用“何处湘灵十五弦”,抒发了自己的感慨,同一般羁旅诗词相比,则略高一筹。

湘灵,即湘君、湘神,湘水之神。屈原九歌》中有《湘君》、《湘夫人》是姊妹篇。湘君是湘水男神、湘夫人是湘水女神。唐司马贞《史记索隐》以湘君为舜,其二妃娥皇、女英为湘夫人。这里指舜。十五弦,即舜弦。《孔子家语·辩乐解》:“昔者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其诗曰:‘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舜弹五弦琴,歌咏南风诗,希望百姓无忧无虑,生活富裕,天下被治理成太平盛世。后遂用舜弦、五弦、十五弦等称扬惠政,歌颂帝王为政圣明。李益《古琴怨》:“破瑟悲秋已减弦,湘灵沈怨不知年。”元稹《题翰林东阁前小》:“惟余入琴韵,终持舜弦张。”作者虽身处乾隆时期,一方面国势强盛,经济繁荣,人才辈出;另一方面却法网严酷,钳制思想,士才被压抑,“江山惨淡埋骚客”(黄仲则诗句),对一代才情富赡的知识分子来说,实为昏闷窒息之极的年代。“云压”、“舟暝”,“微雨绵绵”、“暗水溅溅”,正是这一政治情势的生动写照。于是,作者在词的末尾,发出了“何处湘灵十五弦”的呼喊。如天昏地暗处的闪电雷鸣,令读者心灵为之震颤!

一般羁旅诗词多为思乡、怀人,而这首词却于孤寂之中呼唤舜帝一样爱民抚民、治国为民的政治人物。这正是这首词所闪烁的进步光茫! 从艺术上讲,词作背景色彩鲜明,笔致清婉,叠字用得恰到好处,不滞不涩,有清新感,不失为一首羁旅词佳作。(蒲 仁)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3篇: 《齐天乐·吴山望隔江霁雪》(厉鹗

瘦筇如唤登临去,江平雪晴风小。湿粉楼台,酽寒城阙,不见春红吹到。微茫越峤,但半沍云根,半销沙草。为问鸥边,而今可有晋时棹?
清愁几番自遣,故人稀笑语,相忆多少? 寂寂寥寥,朝朝暮暮,吟得梅花俱恼。将花插帽,向第一峰头,倚空长啸。忽展斜阳,玉龙天际绕。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厉鹗词以伤春悲秋,抒写离愁别绪居多。一般都写得幽香冷艳,悱侧缠绵。

这首写雪景怀友人的词,却显露了一种疏狂豪放的风格,展示了词人性格的另一侧面。

词题中的“吴山”,俗名城隍山,又名胥山。在浙江杭州西湖东南,左带钱塘江,右眺西湖,为杭州名胜之一。本词写登临吴山,眺望钱塘江对岸雪后放晴的景观,并抒写了对友人的怀念之情。

上片主要写景。开头二句写登临的兴致和原因。“瘦筇如唤登临去”,“瘦筇”就是筇竹所制的手杖。“如唤”二字下得好,表现出了词人的逸兴豪情。

“江平雪晴风小”,说明正是登临观雪景的好时机。“湿粉”三句,写登临所见近景。近处楼台亭阁都披上了银装,笼罩在浓重的寒色之中,尚不见半点桃红柳绿的痕迹。据载,吴山有子胥祠,还有城隍庙,词中的“楼台”、“城阙”,可能即指这些祠庙。“微茫”三句,是登临所见远景。这一带峰峦相属,有瑞石山、宝月山、峨嵋山、浅山、金地山、竹山、七宝山等,这些远远近近的山峰,一半罩在云雾之中,一半被白雪覆盖,山上的草木也都不见了。“为问”二句,由景入情,忽然怀念起友人来了。《世说新语》载,王子猷 (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 居山阴(今浙江绍兴) ,夜大雪,一觉醒来,见屋外一片洁白,他兴致大作,一边饮酒,一边吟诗。忽然他想起朋友戴安道,当时戴安道住在剡溪,他便连夜乘船去访戴。“而今可有晋时棹”,恐怕就是化用了这个典故。王子猷访戴是因雪景兴之所之,又同在越地,因此词人化用这个典故,表达期待友人来访,或趁雪后去拜访友人,都很贴切。借用这一典故,一方面表现了对友人的思念之切,同时它又表现了词人登临观雪霁时的逸兴豪情,很有些疏狂豪放的意态。

下片主要抒情。“清愁”三句,承接上片,写对友人的忆念。“清愁几番自遣,故人稀笑语,相忆多少?”因听不到朋友亲切的笑语,惆怅之情萦绕于怀,竟至难以排遣,可见情谊多么深厚。接着“寂寂寥寥,朝朝暮暮,吟得梅花俱恼”三句,进一步写思念之苦。梅花常于雪天开放,它是春天的使者。古代文人赞赏梅花的气节风骨,常常相携赏梅、咏梅。因此梅花又是友谊的媒介和见证。文人常以梅花为题寄托友情或离愁。南朝陆凯寄范哗诗云:“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南宋姜夔《暗香》词云:“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吟得梅花俱恼”可能是从姜夔词境化出的。“俱恼”者,人与梅皆烦恼也。无知的梅花与人一样,也为离别而愁绪满怀,这同“红萼 (指梅花)无言耿相忆”不是如出一辙吗?“将花插帽,向第一峰头,倚空长啸。”词人故作豪情,登高呼啸,以排遣因离愁所造成的郁闷。宋代朱敦儒《鹧鸪天》(西都作) 词云:“玉楼金阙慵归去,且插梅花醉洛阳。”“将花插帽”盖脱胎于此。它紧承“吟得梅花俱恼”句,突然宕开一笔,由抑郁转向疏犴,拓展了词境。南宋初,金主亮南侵,声称欲“立马吴山第一峰”。“第一峰”之名由此而得。词人登临吴山,便是身在第一峰头,正是金主亮当年望尘莫及之处。这里特地点出“第一峰头”含有自夸豪壮的意味。这“将花插帽,向第一峰头,倚空长啸”三句,将词人疏狂的意态刻画得淋漓尽致,情貌毕现。结尾二句,“忽展斜阳,玉龙天际绕。”“玉龙”,此处指雪山。

宋代俞文豹《清夜录》载张元《雪诗》:“战罢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

诗中“玉龙”喻雪神。后人常以玉龙喻雪,也借喻雪山。清代张四科 [淡黄柳]《大雪宿盘豆驿》词云:“天际玉龙夭矫,一片荆山弄寒色。”即把玉龙比作雪山。“忽展斜阳,玉龙天际绕”,点明了“望隔江霁雪”的词题。词人忽见斜阳穿破云层,洒下一片霞光,把远处的雪山映照得那么明丽动人!这幅雪山夕照图,境界阔大,色泽艳丽,气韵生动,恰又衬托了词人的逸兴豪情。以景语作结,词境更为蕴藉。

总观全篇,由景入情,再由情入景。词以登临观雪景起笔,以雪山夕照收结,首尾一体,紧扣词题。上片主要写景,下片着重抒情,而景与情的转换过渡自然,又互相映照渗透,熔景与情于一炉。尤其下片“将花插帽”数句刻画词人疏狂豪放的形象,虎虎有生气,简直呼之欲出,更为词篇增色。较之一般触景伤怀的吟唱,风格意境迥然有别。(李春芳)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4篇: 《如梦令·庭下丁香初结》(李调元)

庭下丁香初结,已是半年离别。最怕是黄昏,一点孤灯明灭。呜咽,呜咽,窗外子规啼月。

【翻译或鉴赏】
这首小令,写的是一个独处孤室的妇女思念离人、凄凉难耐的愁绪,情景交融,境界寂寥。

首句写景,描画堂前丁香刚结花蕾的春色,自然而然勾起不解的愁思。

唐人李商隐《代赠》诗:“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五代牛峤《感恩多》词:“自从南浦别,愁见丁香结。”李璟《浣溪沙》词更有“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之句。看来在有唐以降的诗人笔下,“丁香结”已与“愁”字结下不解之缘。作者在此用“丁香初结”起兴,巧妙暗示抒情女主人公触景生情,愁思难解,就势生发其不禁想到“已是半年离别”的心理活动。从秋至春,半年空度,屈指算来,离愁满怀。这两句是从一天白昼的角度,概括描写“半年离别”的离情别绪,写景叙事,点面结合,情因景生,愁含其中。

三四两句,从白昼折入黄昏,由大处落笔转为细致描写,刻画其傍晚对灯独坐的凄凉景象和孤寂心境。“最怕”二字,表明白天已怕离愁扰心、一到黄昏更加难熬的心态。为什么呢? “一点孤灯明灭。”这里用的是逆写法,先情后景,先果后因,突出“最怕”所蕴含的极度愁情。“灯”仅“一点”,足见其光亮之小;“孤”则表明寂寞无伴;“明灭”更以灯光的忽闪隐现烘托心情的幽暗凄伤。

这种独守空闺、惟灯是伴的环境气氛,苦煎苦熬、无可解脱的孤寂心情,只借对“孤灯”这一典型事物的描写,已经表达了出来。比之李清照词“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就在此情此境之下,窗外又传来了“子规啼月”的“呜咽”声,女主人公孤极而悲,不禁也呜咽低泣起来了。“呜咽,呜咽”,加以重叠,不仅切合这个词牌格律的规定,而且特别强调了子规啼鸣的凄切,双关着女主人公为之引发而低声哭泣的语意。“子规”,即杜鹃鸟,又名催归,相传为古蜀帝杜宇死后所化,叫声悲哀。李白曾咏“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词人在此用子规在月下悲啼的景语,来写思妇灯下独坐忽闻窗外子规啼鸣的愁情,其盼离人速归却又无可如何的悲泣神态真可呼之欲出。以此作结,情味悠悠。(李德身)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5篇: 《水龙吟·芦花(楚江漠漠连天)》(姚鼐

楚江漠漠连天,荻梢满缀摇秋气。寒云影外,暮山低处,淡烟丛里。一色迷空,短篷垂钓,雪时仍记。却萧萧挂冷,离离绕岸,正船傍,西风舣。 
最是天涯倦倚,忆湖村,霜零洲背。几番梦到,波生叶下,月明千里。料得良宵,江妃应折,一枝谁寄。只送将去雁,凄迷遥宿,向寒塘水。

【翻译或鉴赏】
这首咏芦花的词,其实是借物写人,抒写“天涯倦倚”时的凄迷情绪。

词的上片,是用以芦花为主体的背景,来引出在天地一色、雪霰迷空中短篷垂钓的人。这是一幅意境极为美妙合谐的画,虽然它的格调并不是激扬高昂。这里的“楚江漠漠连天”即抹画出一种迷濛阔大的背景和境界,又特别以“漠漠”二字写出笼罩全词的感情基调。然后,突兀出在“漠漠”天地之间,摇荡着悲凉“秋气”的“荻梢”,把人的所有情绪先集中在这最见哀意的景物之上,再徐徐摇出“短篷垂钓”的所在:“寒云影外,暮山低处,澹烟丛里”。寒云之影,郁郁垂空;暮山之形,低远凝神;烟雾澹荡,无所不在。既同前边的“漠漠”二字相承,进一步渲染冷清幽远的境界,又以三组表示方位的词“外”、“处”、“里”,暗写芦花的无所不在,指示人的所在。人在于何处呢?就在前边一系列句子所描写的这种“一色迷空”的境界之中,坐于孤舟之上,“短篷垂钓”。这“短篷垂钓”的人的形象已经托出,也正同“楚江”、“荻梢”、“寒云”、“暮山”、“淡烟”融合成一种含义深远的画面,就像柳宗元江雪》一样,既是冷清孤寂的人生处境的寓托,又是高远不屈的人格的写照。不过,由于这里还有“雪时仍记”一句,“仍记”提倡我们以上情景是记忆中以前所遇。“雪时”又告诉我们“短篷垂钓”并不与“楚江”“秋气”同时,而是眼前景物所引起的雪江孤钓的追忆。眼前景物再由下句的“却”字勾联,勾联出在“楚江”“秋气”里,“荻梢”“萧萧挂冷,离离绕岸”的情景。“挂冷”二字极佳,将惟能感觉到的“冷”变转成有形可视之物“挂”于摇荡的“荻梢”,再加以“萧萧”“离离”两对叠音词,眼前的孤寂之情就尽含于这芦花之中。而此时此境,“正船傍,西风舣。”“舣”即着船附岸。作者正在西风之中傍船于江岸芦荡,天地之“漠漠”,心情之“漠漠”都不言而喻。

词到下片,江岸芦花,短篷垂钓,西风船舣的情景全都隐去,却触发出“最是天涯倦倚,忆湖村,霜零洲背”的叹今忆昔的复杂情绪。作者叹息自己已经厌倦了“天涯”飘荡的生活,深情地回忆起“湖村”。“湖村”似指作者家乡桐城。因而,“几番梦到”背依洲渚、秋霜零落的“湖村”。在那里的秋夜,是“波生叶下,月明千里”的情景,也可以“料得”,“良宵”之时,有“江妃”折得“一枝”来,却茫然不知“谁寄”。这里,用了屈原九歌·湘夫人》的句意。《九歌·湘夫人》中有:“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和“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几句。“江妃”便指洞庭或者江上女神。作者梦到,那女神在波澜荡漾,木叶纷落,月明千里的时候,折下一枝“杜若”一类的香草,想寄给远方的人,却茫然不知远人的踪迹。如果说“湖村”是指家乡,那么,他梦念的应是妻子或情人。可是,又以神话写之,似乎又不是对妻子或情人的实指。词就在这似实非实、迷离惝恍之间,借梦境中远人怀念自己的茫然,表现自己对远人茫然的怀念。如果说,这不仅是怀念,而且有所寄托的话,我们当然也可以把这梦境看作知音难觅、衷情难喻的含蓄。这里的表现极为隐晦,这里包含的意绪又极复杂,我们也不必拘之一端,只是随着作者的笔再目注末尾几句的“去雁”。“只送将去雁”,又将“天涯倦倚”于西风江岸时的回忆拉回到眼前的实景。在眼前那一派“凄迷”的画面之中,有一只“去雁”遥遥飞向“寒塘”,将要在那里栖息。这雁便成了作者和作者意绪的化身,寄托了过去只是凄凉,眼下也是凄凉,日后仍然凄凉的生命忧虑。(裴亚莉)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6篇: 《台城路·秋蝶(粉墙翅底寻芳处)》(姚鼐

粉墙翅底寻芳处,栩栩梦回情老。冷露垂干,微阳烘暖,一径西园重到。寒枝自抱,恍穿入深深,压帘春晓。甚又惊飘,却和青叶坠烟草。 
流年偷换漫道。双飞经几度? 而今黄了。砌暗兰衰,篱荒菊瘦,故侣相逢应少。楼阴静俏,正欲向东家,又依残照。倚槛谁看,满庭风袅袅。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此词咏蝶,咏的却是秋日之蝶。春已远,夏也去,一切风光的日子都已杳杳,在令人悲伤的秋的氛围里,那蝶竟是作者人生情感的一种寓托。

所以,词的开头就用了庄周化蝶的故事。《庄子·齐物论》云:“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 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

这是讲所谓的“物化”,所谓“万物齐同”的哲学观。然而,意识的深层是人生若梦的生命体验。词中写到秋蝶再次越过“粉墙”,寻找昔日的芳华,却如一梦方醒,顿感人情已老,自然也是作者对华年流逝、芳景已去的深深叹息。而这里的“寻芳处”,既暗示出对往事流年的追忆,又关联以下再寻旧景的具体描写和人生情感的含蓄表达。

下边三句,“一径西园重到”承接首句的“寻”字,写秋蝶一直地来到当时芳花烂漫的“西园”,看到的却是“冷露垂干,微阳烘暖”的景象。秋日的阳光送来一些暖意,夜露已经渐渐干去。然而,“露”是“冷露”,“阳”是“微阳”,正是一种连最具生命威力的太阳都已渐渐衰微的时节,寄寓了生命流逝的深层忧伤。

再接着,“寒枝自抱”一句,取苏轼《卜算子》词中“拣尽寒枝不肯栖”句意反用之,表面是说,秋蝶重到西园,已无花可寻,只有栖于寒枝之上。其实,也是作者晚来清寒处境和高洁人品的写照。亦蝶亦人,蝶与人进入一种“栩栩然”同化的境界。就在这种境界里,出现了梦幻与现实相交错的两种情形。“恍穿入深深,压帘春晓”,一个“恍”字,写出梦幻一般的感觉,是说恍然如同在“春晓”花影层叠“压帘”的时候,“穿入深深”庭院之间;“甚又惊飘,却和青叶坠烟草”,一个“甚”字,又是面对现实清醒的发问,惊问为什么却与残留的“青叶”一起飘坠入秋日的“烟草”之中。“春晓”暗对秋景,“青叶”、“烟草”则是秋景的直接描写,再加上“惊”字、“飘”字、“坠”字,都表现了好景已去、流年暗换、自坠衰境的人生惊叹。

这种痛苦的情感,在眼下被“秋蝶”寻芳的物象唤起,作者已难以从情绪的沉溺中开解,却在下片开头用了一句“流年偷换漫道”。“漫道”是杜然说道,是不想再说道,把浓浓的情感抒写强制为一种表面轻的抛开,而强制本身又说明痛苦的难以言喻。难以言喻的痛苦是“流年偷换”,但更深一层的却是“流年偷换”中知音已逝,“故侣应少”。于是,作者又诉说着:“双飞经几度?而今黄了。”表面是代蝶自叹,才有过“几度”双双而飞的经历,就倏然到了这秋叶飘黄的时节,眼前只见“砌暗兰衰,篱荒菊瘦”,却再也难以见到那曾经比翼双飞的“故侣”,其实是借蝶抒发自己生命的失落感,人世的孤独感,也引起人对这种失落、孤独的深层原因的延伸思考。

到了下片的后几句,“楼阴静俏”,更是借蝶写自身处境。我们可以从中想到,此刻的作者正孤独地看着傍晚时楼房的阴影渐渐布满庭院之间,一只秋蝶在寂寞中欲飞欲坠的情形。那“静俏”是一种很有审美意味的境界,却渗入了太深太深的孤独寂寞情绪。而这时的那只秋蝶,“正欲向东家,又依残照”,要飞向邻家去寻觅那残余的阳光,作者的悲哀就更难自抑了。作者留恋秋蝶与自己共度了一段寂寞时光,叹息秋蝶一去,连这惟一可视为知己的小动物都将消失。“倚槛谁看,满庭风袅袅”,形只影单,惟有萧瑟秋风为伴的情形,便含蓄了无尽的凄凉之意。全词借蝶抒情,亦蝶亦人,精采的艺术表现便深深打动着读者。(苏 涵)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7篇: 《满庭芳·秋江夜怨》(丁裔沆)

烟接平冈,帆沉远浦,斜阳红树萧萧。啼鸦影里,秋迥雁声高。惆怅江南词客,青衫泪,又洒河桥。芜城远,寒灯斗酒,蛩语伴《离骚》。    
迢遥。思往事,云迷汉垒,月照秦壕。叹五陵裘马,空满蓬蒿。多少古今幽怨,羊肠路、九折停镳。琴心悄,移情海上,落叶待归潮。

【翻译或鉴赏】
【赏析】

“秋江夜怨”四个字点明了时间、地点和题旨。全词通过对秋日江边晚景的描绘和对历史的回顾,紧扣题旨,突出表达一种哀怨之情。上片从写景着笔,描绘秋江傍晚凄清环境。“烟接平冈,帆沉远浦,斜阳红树萧萧。啼鸦影里,秋迥雁声高。”暮霭笼罩着平冈,帆影消失在远浦,残阳映红了江边的树木,树木在晚风中发出的瑟瑟响声、乌鸦的啼叫应和着鸿雁的长鸣,一派凋零、败落、凄楚的景象。

“惆怅江南词客,青衫泪,又洒河桥。”在这凄清败落的景象中,抒情词人,迁客骚人的自我形象呈现眼前,“惆怅”二字概括了他的心境,他不但“泪湿青衫”,还泪洒河桥。“青衫”二字,见其官职卑微,宋欧阳修《文忠集·圣俞会饮》:“嗟余身贱不敢荐,四十白发犹青衫。”“又洒”二字表明他不止一次泪洒溪桥。

“芜城远,寒灯斗酒,蛩语伴离骚。”‘芜城”,荒芜的城,指广陵,即扬州,故址在今江苏江都县东北,南朝宋时,曾因兵马荒芜,鲍照作《芜城赋》讽之,故名。这三句进一步写词人的处境和心情。在这兵马荒城,在这悲凉秋夜,词人飘泊、江城寒苦,对着寒灯,擎着酒杯,只有唧唧蟋蟀之声伴随词人吟咏屈子的《离骚》。借酒浇心中的块垒,借诗消心中的忧愁。秋江之夜的骚人形象跃然纸上。

下片转入对悠悠往迹、茫茫兴衰、坎坷道路、失意人生的追忆和叹惋。

“迢遥。思往事,云迷汉垒,月照秦壕,叹五陵裘马,空满蓬蒿。”“迢遥”指的是往事,也是情思,领起下片。汉垒、秦壕被沧桑岁月浸蚀,在雾霭朦胧的清晨,明月高照的夜晚,都激发词人多少怀古幽情!而最叫词人为之叹惋的是那古代繁华一时的豪富之家,现在已化为乌有,长满了蓬蒿,确实有“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的今昔之感。“五陵”,汉朝皇帝每立陵墓,都把四方豪富和外戚迁至陵墓附近居住,最著名的为五陵,即长陵、安陵、阳陵、茂陵、平陵。后来诗文中常以“五陵”为豪门贵族聚居之地。唐李白《少年行》:“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唐杜甫《秋兴》:“同学少年多不贱,五陵衣马自轻肥。”唐自居易《琵琶行》:“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

“多少古今幽怨,羊肠路,九折停镳。琴声悄,移情海上,落叶待归潮。”用“多少古今幽怨”收束对往事的缅怀,加以叹息。由吊古转入伤今。“九折”,九折坂,在今四川荥经县西邛崃山,山路险阻回曲,浜九折乃得上,故名。相传汉朝王阳为益州刺史,路过此地,怕出意外,托病辞官,后诗文中常用来比喻曲折多变。明童冀《尚纲斋集·次李存客居感时韵》:“人情蜀道九折坂,世事黄台三摘瓜。”镰,马嚼子,此代乘骑。停镰,谓勒马不前。

下面落到词人此时的遭际:词人和古代多少迁客骚人、才子志士一样,徘徊于千回百折的羊肠歧路。将愁结的心情寄托给忧郁的琴声,与篇首遥相呼应。面对无边大海,面对萧萧落叶,将个人的哀怨汇人滚滚归潮。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8篇: 《浣溪沙·地僻村深竹影斜》(陈闻)

地僻村深竹影斜,小池新雨涨春沙。散分泉石到邻家。
一曲晚风情绪柳,半溪残月杜陵花,晓莺啼梦破窗纱。

【翻译或鉴赏】
【赏析】

闻此词咏山居闲适。

首句由三个小句组成:地僻、村深、竹影斜。铺写环境景物从地点着笔。

“地僻”,对朝市而言,僻在没有尘嚣。陶诗云:“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僻,偏也。再加上“村深”,其脱俗离尘、十分幽静,得到加倍表现。“竹影斜”三字,表明这幽静的村庄坐落在竹林之中。晋张蔫家有苦竹数十顷,在竹中为屋,常居其中。王羲之闻而往访,蔫逃避竹中,不与相见,都人称之为竹林高士。竹,挺拔、正直、有节、虚心,往往被视作高士的象征,“竹林七贤”,君子之交也。东坡云:“可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甚至认为“不可一日无此君”。故从环境景物静态描摹,便已知主人公乃隐居其中的高雅之士。江为诗有“竹影横斜水清浅”句,“竹影斜”,即竹影横斜。

次句,进一步描写舍旁景物:“小池新雨涨春沙。”新雨过后,池水乍涨漫过池边沙地。一个“春”字点明节序。偏远幽静的村庄,顿时充满春天活力。

氛围静谧,却又生意盎然。

由于刚下了春雨泉水流量增加,故接着描绘“散分泉石到邻家”。村居虽然僻远,处境却并不孤单。王维《山居秋瞑》有“清泉石上流”名句,词中“散分泉石”,言邻舍门前均有泉石,邻家亦是素心之人可知。正如陶诗所云“昔与居南村,非为卜其宅。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

以上上片,三句全写景物环境,其高雅兴致、愉悦心情,溢于字里行间,有王维诗中画意和陶诗风味。

下片继续铺陈,明写景物,暗表时间推移。

“一曲晚风情绪柳,半溪残月杜陵花。”一付工整的联对,将村居春夜之美妙作形象实现。“晚风”乃东风,“一曲”二字,将春风吹拂之和暖温馨有如王维诗中画意和陶诗风味。

下片继续铺陈,明写景物,暗表时间推移。

“一曲晚风情绪柳,半溪残月杜陵花。”一付工整的联对,将村居春夜之美妙作形象实现。“晚风”乃东风,“一曲”二字,将春风吹拂之和暖温馨有如优美乐曲的感受传出。张绪,南朝齐吴人,字思曼,美风姿,清简寡欲,齐武帝植蜀柳于灵和殿前,尝赞日:“此杨柳风流可爱,似情绪当年时”(见《南史本传>)。故有“情绪柳”之称。“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晚风吹拂着袅娜多姿的垂杨,词人赏其景物风流可爱,因以大拟物,饱含喜悦赞赏之情。

杜陵,在长安市东南,是全城仕女游乐之地。杜陵花,言花之美好。半溪残月,这春溪花月之夜,词人正作春眠。

“晓莺啼梦破窗纱”句,“晓”字由“残月”推移而来,黄莺鸟婉转的啼叫,惊醒了词人在风月花柳之中的晓梦。“破窗纱”的破字,是穿破、透过的意思。

此情此境,绝不是金昌绪“打起黄莺儿,莫叫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的意境,而是“草堂春睡足”与“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的情景。

全词写村居闲适,幽深静谧,春意盎然,词人远离朝市尘嚣,酷爱自然风物。淡远虽不及陶、孟,却别具清丽,亦自可喜。有人认为旨在相思惊梦,似嫌过于穿凿附会。(陶先淮)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9篇: 《江城子·客当湖枕上偶成》(戴锜)

日移花影两三重,淡和浓,上帘栊。争闹园林,紫蝶并黄蜂。有个人儿心上事,无处说,怨春风。 
青山坐在可怜中,水溶溶,草茸茸。都是无情,不比别时同。一寸柔肠千万恨,春去也,锁眉峰。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伤春伤别的抒情之作。上片由喧妍旖旎之春光,引起孤独相思,而生怨情;下片用春光反衬离别,唤起对春华流逝的惋惜,倍增伤感。

“日移花影两三重,淡和浓,上帘栊。”首用张三影笔法,从花影着笔。

太阳已经冉冉而上,主人公在室内,也许仍在“枕上”,看到窗棂和帘幕上花影重迭,浓淡浅深。由花影之重迭,光影之参差,则远近高低、疏密可见。想像枝头堆积,百花盛开,春意盎然。比起张先的“帘押卷花影”来,多了层次之感,比起那“云破月来花弄影”来,不仅虚实相生,更觉动静两宜。从时间推移看来,正是春和日丽的清晨。以上从视觉效应写景,侧重光影和静态。

“争闹园林,紫蝶并黄蜂”两旬,侧重写听觉效应,突出动态。一个“闹”字,已觉紫蝶翻飞,黄蜂嗡叫,加上一个“争”字,分外喧妍。“紫蝶”、“黄蜂”增添了色彩的绚丽。姹紫嫣红,良辰美景,本该赏心悦目,可这百般美好勾引起主人公的,却是另一番思量。“有个人JLZ,,上事,无处说,怨春风。”通过揭示心态,突现主人公“这个人儿”的形象。大自然的青春节律触发了主人公的春心,“心上事”,自是相思,“无处说”倍感孤独。羡万物之得时,觉自身之有憾,不由得“怨”从中来。故言“怨春风”。这个“怨”字,极微妙地揭示了主人公这隐曲难言的心理。辛弃疾《摸鱼JL)“怨春不语”,文天祥《酹江月》

“恨东风,不借世间英物”,这些怨恨均属无理有情之言。词中这个“怨”字实际包含了深厚的怨慕和嫉羡。以上为上片。

下片,进一步将美景反衬离情,伸发这股怨恨。“青山坐在可怜中,水溶溶,草茸茸。”由近而遥,由园里伸向远方。“青山坐在可怜中”,则山、水、草、木,都可在可怜。万物之可怜,实乃主人公之怜爱,均是赞颂之词。可是下面突然转折翻腾。

“都是无情,不比别时同”。虽是良辰美景,由于处境孤独,顿觉客观一切“都是无情”。“不比别时同”,表明离别之前,这青山、绿水、丰草、花木全是有情之物。这里大约正像王勃《采莲曲》所言“佳人不在兹,怅望别离时……故情无处所,新物徒华滋”。

结句云“一寸柔肠千万恨,春去也,锁眉峰”。上面“心上事”,“怨春风”,伤离别,均属“柔肠”,即无比缠绵的情意。欧阳修《踏莎行》言“寸寸柔肠,盈盈粉泪”。“千万恨”极言其怨恨之深广。“一寸柔肠”和“千万恨”句内自成反衬,正如易安词《点绛唇》“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春去也”指大自然的春光流逝,更蕴藉华年空过的痛惜之情。“锁眉峰”三字,把伤春伤别之情凝聚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眉峰”即眉山,指女子的眉之美好。黄山谷《归田乐引》:“又是尊前眉峰皱”。“锁眉峰”,愁苦之态。全词描摹主人公外貌的惟一笔墨。以意态驻愁情。完成人物塑造与写景抒情。

全词抒写春光,反衬离别,眼前景,意中人。写景处,虚实相生,浓淡有别,声色喧妍,新生流畅。上片写景抒情之间,承转不露痕迹,下片则徒转翻腾,愈转愈深,笔触灵活多变。词人自身和女主人公意象难以截然分割。(陶先泽)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0篇: 《满江红·渡黄河》(孙朝庆)

怒浪如山,正急桨、黄流争渡。看滚滚、来从天上,建瓴东注。手挽狂澜原不易,石填大海终何补。最堪怜、断岸泣遗黎,悲难诉。 
待议浚,茫无路;待议塞,浑无绪。问年来谁是、济川才具?细雨绨袍全湿透,斜风破帽惊吹去。恁艰辛、犹自喜身闲,同鸥鹭。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此词是作者舟过黄河时所作。作者目睹了河堤崩陷,赤地千里的惨象、耳闻了幸存者的哭诉,不禁悲从中来,忧心如焚,因而写下了这首感情激忿,气概苍凉的忧国忧民之作。

词的开头,作者就以雄劲的笔力,形象地描绘了黄河水流湍急、奔腾怒吼的气势:“怒浪如山,正急桨、黄流争渡。”一个“怒”字,赋予河水以人的禀性,写尽了黄河那桀骜不驯的性格。与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里的“波涛如怒”一句,可谓异曲同工。作者在正面写出黄河的“怒浪如山”之后,又用一个“急”字,写出渡河之难,从侧面烘托出黄河水势的迅急。全词至此,犹如一幅大笔挥洒的泼墨写意画,展现出了一个雄浑阔大的境界。“看滚滚、来从天上,建瓴东注”几句,进一步写出黄河的气势浩大。李白的《将进酒》里有“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名句,词中“来从天上”句即本此。“建瓴东注”谓黄河以高屋建瓴之势,滚滚东流。此二句写黄河,尤其场面阔大,气势夺人。面对气势雄伟却常给人民带来灾难的黄河,作者不得不发出“手挽狂澜原不易,石填大海终何补”的慨叹。至此,词之内容骤然一变,给人以破空而来的突兀之感。“手挽狂澜”,韩愈进学解》有“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然而,要“手挽狂澜”,谈何容易?词人顺势引用《山海经》上的故事:“发鸠之山有鸟焉,名曰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可是即便果有其实,恐怕亦于事无补。千百年来,东海不是依然如故吗?黄河水势是这样的凶猛,要治黄是非常不易的,以至于黄河水患频仍,百姓遭殃。“最堪怜、断岸泣遗黎,悲难诉”,正是这种灾难的真实写照。词人目睹崩陷的堤岸和那些无家可归的黎庶,怎能不感慨万千,无恨悲伤呢?

词的下片,作者笔锋陡转,愤然指责朝廷的治河无术。“待议浚,茫无路;待义塞,浑无绪”这几句,通过对治黄方案争持不下的描写,揭露了统治者懦弱无能、束手无策。“问年来谁是、济川才具”这一反问,进一步表现了作者对朝中无人的愤懑。造语委婉含蓄而寓意实深。“细雨绨袍全湿透,斜风破帽惊吹去”,复写作者的“渡黄河”。“绨袍”、“破帽”,表明作者的身份和地位。作者渡河时,由于天空中下起了细雨,以至绨袍湿透,破帽也被风吹去。但作者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悲难诉”的“遗黎”,试想这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而从作者在词最后几句发的牢骚来看,作者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恁艰辛、犹自喜身闲,同鸥鹭”,这只是诗人托足无门、难申抱负的感叹。作者本有济世安民之志,无奈不在其位,有志难酬。“喜”字实是万般无奈的叹息。作者聊以自慰的是,自己“身闲同鸥鹭”,没有空糜太仓粟,没有尸位素餐,就这一点来说,作者是足堪自尉的。但作者是不甘沦落的,这几句话实际上是作者无法施展抱负的悲叹和伤感。

此词题为“渡黄河”,实则系写渡河时的感慨。作者先大笔挥洒,极状黄河之气势磅礴、夺人心魄,接着写出黄河危害之大、百姓受灾之剧。从而揭露了满清统治者治黄乏术的懦弱无能,抒发了自己有志难酬的愤懑之情。全词从大处落笔,沉郁悲愤。虽用词颇为委婉含蓄,而感染力却极强,是一篇成功的作品。(曹霞希)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