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篇: 《玉楼春·春晚(蘼芜一翦城南路)》(曹贞吉

蘼芜一翦城南路,弱絮随风乱如雨。垂鞭常到日斜时,送客每逢肠断处。 
愔情门巷春将暮,树底嫣红愁不语。画梁燕子睡方浓,落尽香泥却飞去。

【翻译或鉴赏】
这是一首惜春词

上片首二句写暮春景色。“蘼芜”,草名,其茎叶靡弱而繁芜,故以名之。

此处泛指春草。“一翦”,一片。“弱絮”句,暗用张先“离愁更引千丝乱,更东陌飞絮濛濛”(《一丛花令》) 词意。芳草萋萋,柳絮飘零,为暮春常见之景,加一“乱”字,即将人的主观色彩点入客观景物之中。“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人间词话》) 写春景,正为写人情。接下两句加深一层。“垂鞭常到日斜时”,垂鞭立马路边,留连春意,不觉夕阳西下,写惜春;“送客每逢肠断处”,正值落花时节,朋友分别;春归已自难以割舍,友人竟也随春远去,怎不叫人柔肠寸断,写伤别。“常到”、“每逢”指明并不沾滞于一时一事,重在抒写一种芳菲缠绵、迷离惝恍的情绪、氛围,笔势灵动,自然蕴藉。

上片重在触景生情,情景交融,下片则转入以景写情,寓情于景。“愔愔门巷春将暮,树底嫣红愁不语。”落花本是无情物,自不能语,词人偏说是因愁春归去而不语,于无情之中见有情。“画梁燕子睡方浓,落尽香泥却飞去。”燕子浓睡,好似有情,而竟随春别巢而去,有情之中却又无情。前人咏物,常借花、鸟之有情映带人之多情,如“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晏殊《浣溪沙》),“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李璟《浣溪沙》) ,或用花、鸟之无情反衬人之有情,如“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冯延巳《鹊踏枝》),“明月不谙离别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晏殊《蝶恋花》) ,后来陈陈相因,渐成模式。曹贞吉却将两组意象糅杂一起,对比写出,暗示“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花鸟草木皆无情,有情的伤时惜春的人。这样写,蕴含就丰富了。

曹贞吉论词有云:“离而得合,乃为大家。若优孟衣冠,天壤间只生古人已足,何用有我?” (《珂雪词话》) 后人遂称其词宁为创,不为述,宁失之粗豪,不为闺檐靡曼之音。(见徐珂《清代词学概论》) 其实,作为清初词学大家,贞吉的词风是多样的,既有昂扬磊落、雄浑苍茫的一面,也有幽细绵丽、迷离哀怨的另一面,这与《珂雪词》在意境、句法上力图超越前人的追求并不矛盾。本篇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苗 洪)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2篇: 《蝶恋花·五月黄云全覆地》(曹贞吉

五月黄云全覆地。打麦场中,咿轧声齐起。野老讴歌天籁耳,那能略辨宫商字? 
屋角槐阴耽美睡,梦到华胥,蝴蝶翩翩矣。客至夕阳留薄醉,冷淘饦傅穷家计。

【翻译或鉴赏】
这是一首描写农民劳动与生活情景的作品。作者嫌欧阳修鼓子词过于富丽,认为自己语言也有“酸馅语”,即迂腐味。但这首词写自己“故乡风物”,生活气息浓厚,具有淳朴感人的艺术力量。清词中直接写劳动人民生活的作品较少,所以这首词颇为清新。

上片写打麦场上的欢乐气氛。“五月黄云全覆地”句,写五月麦熟,金黄如云,收割下来,置于地上。“黄云”一词,写麦子熟透,一片金黄,如天际金黄色的云彩,这里写出麦田广阔,无边无际。此为总写田野的景象。“打麦场中”二句,描绘打麦场上的紧张劳动场面。麦收季节,天气阴晴不定,龙口夺粮,脱粒、运输都要迅速。“咿轧”车声,概括了打麦场上的一片忙碌景象。

“打”字,使人们想像到古时农民低下的生产能力,家家户户,一捆一捆打麦,再用笨重的牛车拉回家中,这里农民要付出多少辛勤劳动的汗水啊! 然而今年庄稼长势好,金黄的麦穗使农民忘了疲劳,一边打麦,一边哼着不成调的乡间小曲。“天籁”本指自然界的音响,这里形容农民自由自在地顺嘴唱出不协调的歌声,因此听的人一点也分辨不出唱的是什么曲调。“宫商字”指中国古代音乐上的音阶。唐代以来叫合、四、乙、尺、工。更古时候叫宫、商、角、徵(zhǐ止)、羽。这两句勾出了打麦场上的欢乐景象,歌声、笑声、车声连成一片。词的上片,用“黄云覆地”、“咿轧声起”、“野老讴歌”三个有层次的典型画面,把农村丰收时节的一片繁忙、热闹的场面,活灵活现地展示在读者面前。

下片写农民质朴贫寒的生活。“屋角槐阴耽美睡”三句,描写农民午间就地歇息,他们随意找一块阴凉地方躺下,便美美地睡上一觉;他们把劳动的喜悦带进了梦乡,梦中到了“华胥国”,在这奇异的国度里,繁花似锦,美丽的蝴蝶翩翩飞舞。农民在梦境中享受着极大的幸福与欢乐,追求他们在人间永远找不到的理想“乐土”。“华胥”传说中的国名。《列子·黄帝》:“(黄帝) 昼寐,而梦游于华胥氏之国。”后为梦境的代称。“客至夕阳留薄醉”两句,写农民收工后的傍晚生活:夕阳西下,邻里之间聚在一起饮酒叙谈。“留薄醉”说家中酒少,请客人喝酒难得畅饮。“冷淘饦博”是麦收时节的食品。“冷淘”如今日之凉粉。

“饦博”面类食物。《齐民要术》卷九:“饼法”饦博,挼如大指许,二寸一断,著水盆中浸,宜以手向盆旁援使极薄,皆急火逐沸熟煮。”犹如今日面片。这在作者眼中是“穷家”的饭食,但实际上农民在麦收时节吃到如此食品也是很不易的了。

这首词只有十句,却写出了农民在麦收时节一天的生活,概括性强,语言精练,颇具平淡韵味。(赵慧文)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3篇: 《南乡子·小小忆趋庭》(曹贞吉

小小忆趋庭,总角齐肩好弟兄。尝得熊丸心自苦,同听,夜雨连床十载声。 
有约待躬耕,白发慈亲望眼瞢。谁料而今成幻影,飘零,瘴雨蛮烟一带青。

【翻译或鉴赏】
《南乡子》共五首,内容主要是作者悼念、回忆其弟曹申吉、旧日“同游”、结发“老妻”等。其中最主要的便是这第二首。清康熙十二年 (1673)三藩之乱作,时为贵州巡抚的曹申吉即陷于乱中,生死不明。康熙定其为“逆臣”,在此前后时间,做为亲情至笃的同胞手足,心系万里之外,写了许多怀念之作,但鉴于当时的情形,多借咏物以写离思之苦,而这首《南乡子》则直抒思念手足之情。从副题来看,作者夏夜难以入眠,逝去的亲朋故友,引起无穷的思绪。这种纷至沓来的强烈情感,使他无法“求文也”,或者这便是其直写胸臆的主要原因吧。

词作上片回忆与其弟青少年时代,所受父母亲的教诲,及兄弟友爱之情。开首二句:“少小忆趋庭,总角齐肩好弟兄”,回忆童年时,与兄弟一起尊承父亲的教诲。这里用孔子教诲其子鲤的典故。《论语·季氏》:“ (孔子)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后因谓子承父教日趋庭。“总角”,古代男女未成年前束发为两结,形状如角,故称。借指童时。“齐肩”,个头差不多。兄弟俩年龄相近,身高相等,这也是他们特别亲近的原因吧。童年的这段回忆是温馨的,也是幸福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尝得熊丸心自苦,同听,夜雨连床十载声”,他们青年时代学习时,得到母亲的关怀与教导,兄弟间的友情更加笃厚。“熊丸”,药名。用熊胆和药为丸。唐柳仲郢少时好学,其母韩氏尝和熊胆丸,使夜咀咽以助勤。后用作贤母教子的典故。“夜雨连床”,用白居易《雨中招张司业宿》诗:“能来同宿否,听雨对床眠”,形容作者与其弟之间青年时十多年的友情之乐。词作上片叙写的是回忆,包括童年和青年时代。作者描绘出一幅父母仁慈、兄弟友爱,有优秀良好的教育传统,充溢着天伦之乐的美好家庭,其中特别强调了兄弟之间的手足情谊。

词作下片转写作者目前对兄弟的思念。回忆是那么美好,可现实却是残酷的:“有约待躬耕,白发慈亲望眼瞢”,原与兄弟有约在先,要辞官回家奉养父母,以报答养育之恩。可是,白发苍苍的父母双眼早已昏花,却望不到儿子归来。言语之中隐约流露出对当时现状的不满之情。结末:“谁料而今成幻影,飘零,瘴雨蛮烟一带青”,用“谁料”加强语气,以反跌美好愿望终成泡影的绝望心情。日夜思念的亲兄弟,正只身飘泊在瘴雨蛮烟的南方,下落不明。词作下片叙写目前年迈双亲的盼儿,及作者对兄弟下落的挂念与不安。

词作上下片形成强烈对比,写美好的回忆,目的是为了突出冷酷的现实,在艺术上收到很好的效果。(文潜少鸣)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4篇: 《卖花声·秋夜》(曹贞吉

风紧纸窗鸣,秋气凄清。淡云笼月未分明。雨点疏如残夜漏,滴到三更。 
无计破愁城,梦断魂惊。一天黄叶雁纵横。不待成霜霜满鬓,短发星星。

【翻译或鉴赏】
《卖花声》即《浪淘沙》。这是一首情景兼具,情景兼悲的抒情佳构。

上片写秋景,景中融情。“风紧纸窗鸣,秋气凄清。”起拍从听觉和感觉的角度,写秋声和秋气。一提到秋声,很容易联想起宋代欧阳修的名作《秋声赋》,欧阳修云“ (秋) 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草拂之而色变,本遭之而叶落。”是作仅以“风鸣纸窗”便括尽秋声的内涵。试想,深夜无眠的哀哀游子,卧听一阵紧似一阵的北风,吹得纸窗作响,心中该是如何感受? 怕是“怎一个愁字了得”吧。用“凄清”摹写“秋气”,准确而贴切,既表现出秋气的自然本质,又反映出秋气给人的主观感受。下一韵“淡云笼月未分明”,从视觉的角度写秋夜,进一步渲染秋夜的凄清,心境的凄凉。“雨点疏如残夜漏,滴到三更”,又从听觉的角度极写初秋夜雨之稀疏,本不具体的“疏”字,经“残夜漏”的喻写,变得十分具体。古时以漏记时,漏容有限,其滴也微,用以描写稀疏的初秋夜雨,虽略嫌夸张,却颇能再现初秋夜雨点点滴滴的特点。试想,这位本来深夜难眠的哀哀愁子,其凄凉的心境可哀可悯,再加上这“滴到三更”的初秋夜雨折磨,愁云能不密布他的心中?

下片写愁情,情中有景。“无计破愁城,梦断魂惊。”紧承上阙,纯为情语。所谓“愁城”指愁苦的境地。陆游云:“狂吟烂醉君无笑,十丈愁城要解围。”(《山园》)作者的愁城究竟有几许丈,不得而知,但无计解围是肯定的,狂吟、烂醉、放歌,全无济于事,足见其愁城的坚牢。“梦断魂惊”,内涵更为丰富,但未明言具体内容,从而留下使人丰富想像的余地。“一天黄叶雁纵横”,这是一幅此秋风、秋雨更能骚扰愁怀的景象:由黄叶可引起人生苦短的悲愁,由归雁可引起思念故土的乡愁,叶落尚能归根,游子老来何时归故乡?这又是一团难解难分的浓愁,从而使作者“愁城”的内容得到更进一步的充实。“不待成霜霜满鬓,短发星星”,紧承前句,遥扣词题,点明时序虽已属秋,尚未到冬时,故有露无霜,但作者已经白发皤然了。句中两“霜”重现,甚妙。前霜为自然之霜;后“霜”为头上之霜。这后霜更有两重意思:头上染霜,心里也有霜;心上的霜,雪白了头发,心里的霜,凄凉了心情。“星星”,鬓发花白的样子。晋代左思白发赋》:“星星白发,生于鬓垂。”这煞尾表面看是为作者自己画像,实际上却是把不尽的愁情凝聚在作者日见衰老的形象上。

近时作小说有意识流者,根据构思,把一些看似无关而实际相关的景、事、人,东一榔头西一棒锤地编排,构成统一的艺术整体。这首词似乎也是意识流的产物,“风”、“云”、“月”、“雨”、“黄叶”和“雁”并不是按情节或时序安排的。而是根据写愁的需要,组成一个个愁情翻涌的场面,从而使人感知到作者浓重难解的愁情,如是而已。(王成纲)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5篇: 《杜江云·海门空阔处》(江开

海门空阔处,浮青一点,关锁六朝秋。大江淘日夜,烟飞云敛,砥柱在中流。芳树里楼台金碧,列圣旧曾游。
新愁。云颓铁瓮,月涌戈船,竟扬帆直走。最苦是,中泠泉水,浪饮夷酋。当年瘗鹤今如在,恐仙禽、哀唳难收。东望去,高歌与子同仇。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首词,如小序所言,是一首题画词,写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镇江失守之后。词作抒写了作者抗英救国的凌云壮志

上片题写画中内容。焦山,在镇江附近海门的“空阔处”,远远望去,“浮青一点”,屹立于长江之中,是“中流砥柱”。山头“楼台金碧”,山外“烟飞云敛”。焦山不仅风景秀美,而且地势重要:“关锁六朝秋”,又是一处圣境:“列圣旧曾游”。但是,如今竟沦入英夷之手,不能不令人悲愤。于是,遂转入下片抒情

“新愁”,换头二字,凝聚着词人的无限感慨。“云颓铁瓮,月涌戈船,竟扬帆直走。”铁瓮,镇江子城,这里代指镇江。镇江失陷,敌舰在中国的大江中肆无忌惮地“扬帆直走”。一个“竟”字崩发出诗入心中的忿怒。以下三层各句,均围绕这一“竟”字生发开去:一是泠泉为夷酋浪饮。泠泉,在长江之中,冬季枯水期,可汲竿取水,有“天下第一泉”之称。如今宝泉为英军所饮,岂不令人痛心? 所以说“最苦是”。二是《瘗鹤铭》落入敌手。这一碑刻原在焦山崖石上,曾陷落江中,康熙时陈鹏年募工打捞出来,共存五石。如今这一千年古迹落入敌手,那仙鹤望见岂能不“哀唳难收”? 三是直接抒情,高声唱道:“东望去,高歌与子同仇。”词人誓与一切抗英志士一道,同仇敌忾,打击侵略者。

这是一首较早地反映我国人民反帝反侵略的爱国词篇。正当腐朽的清王朝加紧准备投降,同英国签订可耻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中英南京条约》时,词人却写出了充满爱国激情的词章,诚属难能可贵!(郝闻毅)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6篇: 《浪淘沙·秋意入芭蕉》(黄燮清

秋意入芭蕉,不雨潇潇。闲庭如此好凉宵。月自缠绵花自媚,人自无聊。 
别恨几时销。认取红绡。凤筝音苦雁书遥。醒着欲眠眠着醒,灯也心焦。

【翻译或鉴赏】
这是一首描述别绪的词作。未明说是离井背乡远别亲人,故与《苏幕遮》的明确描述游子思乡略有小异,而在某些方面,这两词是颇多相似之处的。

首句首字即点出了节令,这倒不足为奇,很多诗词都如此,而这首句云“秋意入芭蕉”,倒是有些别致的。不言秋色,更不言秋风或秋雨,而只著一空灵的字眼“意”,貌似虚写,却十分地质实,它既概括了诸般秋景,还将之升华了,成为一种综合了的更高层次的东西,但还是能感觉到的,不是抽象的,不但有形象,而且还会动,它已沁入了芭蕉之内。这一“入”,便把芭蕉的形象也交代了,它已绝不是嫩叶,虽不一定已枯黄,至少亦已成老叶,开始发硬,甚至已发脆,要不它怎么就会“不雨潇潇”呢?芭蕉一般是栽植在庭院之中的,一入夜刻,秋天的凉气自然加重,而不雨潇潇的芭蕉所增添的天籁声响,给人的感受自然是偏向于哀愁方面的。此时被芭蕉声导引,觉得世间很多东西都是在那里自生自息,本不与人有关。进一步想到人,不也是自然界的产物之一,也在那里自生自息吗?! 由此不免伤感起来,觉得人生也本是极为无聊的啊!这上半阙末两句,连用了三个“自”字,用得十分贴切而动人,还省却了许多笔墨,非高手,莫能也。

造成这般百无聊赖的主观方面原因,在上片并没交代,而在下片之开头轻轻一点,即将主客观两方面沟通了起来。所以诸般景物都能导致词人的“人自无聊”,原因非它,这在这个“别恨”上。正因为作者的离愁别绪,眼里看的,耳朵听的,便都成了令人怅惘的,因此归结起来要恨这离别,称之为别恨。但别恨何时才能结束呢?红绡是红色的薄绸,多用作手帕、头巾等,并多为妇人所用。

白居易诗中常用此词,如“泪痕裛损燕支脸,剪刀裁破红绡中”(《山石枢》) ,“红绡信手舞,紫绡随意歌”(《小底亦有月》),等等,当然最著名的自然还是《琵琶行》中的“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可见红绡还每作馈赠女子的礼品。这句“认取红绡”或还兼有《昆仑奴》中崔生恋爱歌舞妓红绡,昆仑奴磨勒为之促成因缘这一层含义在内,犹言即使在离别亲友时有声色之娱,亦难销别恨也。“风筝音苦雁书遥”,犹言听到风筝之声也是苦的,联想到书信也像大雁、风筝一般,越飞越遥远。“醒着欲眠眠着醒”一句中、重复用了两个醒字两个眠字,说的又都是大白话,却把别绪写得生动而贴切。百无聊赖的境况就是如此,醒着无所事事,只能坐等犯困;一旦躺下,倒又真的睡不着了。此时词人的心情会是怎样的呢? 只能是心焦如焚,犹如灯心之燃烧,正焦在心里。(王 湜华)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7篇: 《清平乐·当湖秋泛》(黄燮清

旧游在否? 零落双红袖。水阁疏廊仍种柳。柳是十年前有。
一枝枝橹横塘,一声声笛邻墙。一点点蘋秋意,一丝丝蓼斜阳。

【翻译或鉴赏】
这是一首思想跳跃活泼的抒情写景之作。标题为《当湖秋泛》,写的当然是秋天泛舟当湖之上的所见所想。而写到的所见所思看来好像彼此根本无涉,而细一品味,其间每一步跳跃都有一定的有机联系。当湖在浙江省平湖县东门外,周四十余里,亦名华亭枯湖。作者为海盐人,海盐、平湖两县接壤,曾均属浙江嘉兴府。

起首第一句即问“旧游在否?”旧地重游,总会有一种忆念旧日情景与当今所见作对比的要求,这“旧游”二字当包括人与物两大方面。第二句“零落双红袖”,则明确是忆故人。红袖,本指妇女之衫袖,往往以之代指女子。既问到“旧游在否?”当然含有一种胆怯的心情,深怕旧游已不在。这“双红袖”近来又如何呢?想必甚为孤独可怜吧! 是否已早凋零了呢?还是已流落他乡了呢?……稍可告慰人心的是当湖边之景物基本不变,临水之阁,扶疏游廊,不但还在,就是其旁之岸柳也还在,只是已长高长大了许多。写到这里,作者才交代,前度游当湖,至今屈指算来,原来已是十年前的事了。如相隔一两年就旧地重游,自然也要追念旧情,但现在却是隔了十年之久啊! 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 追念旧情不免伤感,甚至产生恐惧感,不都是极为自然而合情理的吗!

下半阙的四句读来十分淡泊宁静,好像是信手拈来的四类不相干的事物,写到了船舻,写到了笛声,写到了秋蘋,还写到了水边的蓼草。如若只是随便堆砌这些东西,将会空空洞洞,言之无物,而经词人妙笔之组织安排,却都成了带有感情色彩的东西了。这四句表面看来是同一句型,都以“一”字打头,都紧跟叠字两个,这样不但读起来增添了韵味,而且造成一个步步紧逼的气势。四句的安排,实质上有着起承转合的关系。一枝枝橹横斜在水塘之中,倒是不无诗情画意;隔墙有阵阵悠扬的笛声传来,其情趣亦自不恶,而且颇可陶冶心性,闲情自得。而这两者正说明作者的孤独,静得出奇,势必要产生种种遐想。水面飘着片片浮萍,本是司空见惯的最普通的东西,而一着“秋意”二字,却给人凄凉之感,人生本来飘泊若寄,多有类似萍与水之相逢。这句“一点点蘋秋意”,自然便与这首词开头的“旧游在否”有机地联系了起来。而今这感人身世的萍,又正遭秋风秋霜之侵袭,又将是什么滋味呢? 蓼草是多生于水边的常见植物,种类颇多,其中红色的一种,称红蓼,多入诗,亦称游龙,是多带感情色彩的东西。舟中之人观赏岸边一丝丝的蓼草,而其衬景却是黄昏的斜阳,这时词人的心情会怎样呢?该不必多费言词了吧!(王湜华)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8篇: 《苏幕遮·客衣单》(黄燮清

清客衣单,人影悄。越是天涯,越是秋来早。雨雨风风增懊恼。越是黄昏,越是虫声闹。 
别情浓,归梦渺。越是思家,越是乡书少。一幅疏帘寒料峭。越是销魂,越是灯残了。

【翻译或鉴赏】
自古以来,客梦乡思就是文学创作的热门题材之一,这首词正属这一老题材,而绝无陈词滥调之感。

近千年来一直脍炙人口的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黄叶地,……”就是以客梦乡思为题材的不朽之作,它是以层层进逼的手法,把读者的心牵住,随着词人的妙句,引起层层遐思,而直诀文心的。黄燮清这首《苏幕遮》的题材与构思,和范词一样,都是以说大白话取胜的。整首并没有什么精深的词语与典故,却把一位萦绕乡思的游子,刻画得既十分真实自然而贴切,同时还感人肺腑,催人兴叹。

《苏幕遮》的上下片中各有两个九字句,也可说是两个四言五言连缀句,而四言五言的开头两字都应是仄声字。本词的作者别开生面,将这八处,都用了“越是”两个仄声字。“越是……越是……”的用法本来十分普通而口语化,它表示恰巧、偏偏等意,本来不是什么新鲜词儿,但在这里连用八个,却把游子思乡的方方面面都刻画到了,堪称匠心独运。

一开头的“客衣单,人影悄”两句六个字,就已把游子孤独无人怜爱的基本场景已交代清楚了,单刀直入,头开得好。紧接着两句除更加强这一气氛之外,还交代了节令,这正是一个宋玉悲秋的季节。一个人远离故乡亲人,到了该添寒衣的时候了,但身上的衣著还十分单薄,所以本来节气更迭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对客衣单的游子来说,便难免感叹秋风起得太早了些。远在天涯的孤身孑影,最好天始终不冷,即使非冷不可,也最好冷得晚一点,但偏偏就冷了,本来不一定早,但游子的感觉却是偏偏就早早地冷了起来。再加上雨雨风风,自然就更增添了不少客愁,以至懊恼倍增。一到黄昏,四壁蛩声渐起,吵得人更是心烦意乱,客子度黄昏本已愁烦,所以秋虫之鸣,便有成心与人作对之感。

单叙述白天黑夜的乡思,犹嫌不足,必须要写到客梦。这不能算是老套子,因为这是符合客观规律的,要知游子的黑夜是更不好过的。但有时倒也不无乐趣,即在黑甜乡里或许可与家人“团聚”,岂不快哉!而一旦梦醒,更觉惆怅尔今越是别情浓,归梦倒反而越来越渺茫了,连梦中也绝少回家了。这时思家自然就更切,更希望多收到些家信以慰愁绪,偏偏家书抵万金,越来越少。夏去秋来,帘子未收,寒气倒已袭人衣裾。夜坐思家难以入眠,又不敢早早入无梦之眠乃至失眠的时候,偏偏灯烛又快燃尽了,……这一系列的思乡 ,从节令的由暖转寒,日晷之西移,蛩声之四起,梦难成而书不至,直到灯残催人失眠而卧,……这样的步步紧逼,本已暗自销魂的客子,愁苦又有什么药方可以来医治呢?!(王湜华)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9篇: 《念奴娇·马伏波庙》(吴镇

楚江南上,眼倦看,随处神郎鬼妾。矍铄将军原不死,庙貌轰轰烈烈。薏苡今灰,云台何在? 铜柱终难折。晚成器大,岂惭诸将功业? 
遥想新息当年,据鞍顾盼,马革心长热。床下梁松谗佞口,却胜蛮烟瘴雪。井底蛙枯,壶头蛇退,浪泊虫沙歇。老当益壮,英风堪励豪杰。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咏史词。咏史诗由来已久,大体说不外咏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

在词中专咏某一历史人物的并不多。而此词咏马援从内容到文字几乎完全采撷自《后汉书》卷二十四《马援传》。马援早年在篡汉的新莽朝任新城大尹 (汉中太守) ,继依附割据陇西的隗嚣,以后归东汉光武帝刘秀,参加攻灭隗嚣的战争。建武十一年任陇西太守,建武十七年任伏波将军,封新息侯,词人在旅途中拜伏波庙。词前三句写沿“楚江南上”,随处皆见巫蛊左道的民间迷信活动。“眼倦看”,一因其多,更因厌恶、不感兴趣。从词的构思说是为了映衬凸现下句:“矍铄将军原不死,庙貌轰轰烈烈”。“矍铄将军”指马援。《传》载:建武二十四年,武威将军刘尚击“武陵蛮”,“军没,援因复请行。时年六十二,帝愍其老,未许之。援自请曰:‘臣尚能被甲上马。’帝令试之。援据鞍顾眄,以示可用。帝笑曰:‘矍铄哉是翁也’”。李贤注:“矍铄,勇貌也”。与开头三句相照应,尤见笔势奔肆,挺拔有力。接二句意稍缓:“薏苡今灰,云台何在?”《传载》:援征交阯(今通作址) 时,经常吃当地出产的薏苡 (俗称“药玉米”、“回回米”),可医湿气,并强身防病。“南方薏苡实大,援欲以为种,军还,载之一车。时人以为南土珍怪,权贵皆望之。援时方有宠,莫敢以闻。及卒后,有上书谮之者,以为前所载还,皆明珠文犀。”援因此被谤蒙冤。

“云台”,用《后汉书》卷二十二《马武传论》:“永平中,显宗追感前世功臣,乃图画二十八将于南宫云台。”又称“中兴二十八将”。因薏苡而遭谗,奖功臣而无名,这两句是为马援鸣不平,“今灰”、“何在”?于感叹中藏有哀思。但一接笔势复振:“铜柱终难折”! 《传》载:“自无功至居风,斩获五千余人,峤南悉平。”李贤注引《广州记》曰:“援到交址,立铜柱,为汉之极界也”。

词意极显:“马援功不可没也。于是终于禁不住呼出:“晚成器大,岂惭诸将功业”?《马援传》附前云阳令朱勃诣阙上书有云:“惟援得事朝廷二十二年,北出塞漠,南度江海,独冒害气,僵死军事,名灭爵绝,国土不传。海内不知其过,众庶未闻其毁,卒遇三夫之言,横被诬罔之谗”。这番话可作词前结二句的注脚。

下阕换头意脉不断紧承上意赞马援之功业。“遥想新息当年”(袭苏轼“遥想公瑾当年”句),神驰意远,一位丰神奕奕的勇武大将形象展现眼前:“据鞍顾盼”即上引“据鞍顾眄”。“马革心长热”亦见《传》:“援日:‘方今匈奴、鸟桓尚扰北边,欲自请击之,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邪’?”接一转述其遭谗。据《传》记载:一次马援有疾,“梁来候之,独拜床下,援不答。……松由是恨之。”后,‘会援病卒,松宿怀不平(李贤注:“以援往受其拜”),遂因事陷之”。词人说“却胜蛮烟瘴雪”,即蛮烟瘴雪对一位愿马革裹尸的将军说,并不可怕,而谗佞之言却害了他。陆龟蒙感事》诗:“将军被鲛函(用鲛鱼皮制成的铠甲),只畏金矢镞;岂知谗箭利,一中成赤族”。总之“床下”二句极言谗言之可畏。但接下三句“井底蛙枯,壶头蛇退,浪泊虫沙歇”,气势复振。<传》载:当时公孙述(字子阳)称帝于蜀,隗嚣使马援往观之。后援谓嚣日:“子阳井底蛙耳,而妄自尊大”。“壶头”,山名。在今湖南沅陵县东。

马援南征,曾驻军于此。《传》云:建武二十四年“三月,进营壶头,贼乘高守隘,水疾,船不得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遂困,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帝乃使虎贲中郎将梁松乘驿责问援,因代监军”。“虫沙”,亦作“虫沙猿鹤”,又作“猿鹤虫沙”。源于《太平御览》卷九一六引《抱朴子》:“周穆王南征,一朝尽化,君子为猿为鹤,小人为虫为沙”。韩愈《送区弘南归》诗:“穆昔南征军不归,虫沙猿鹤伏以飞”。后用以比喻战死的将士。蛙枯、蛇退、虫沙歇,谓谗言毁谤,军权被夺,将士战死,一切一切的事情都成过去,而今呢?“老当益壮,英风堪励豪杰”。《传》载:援幼年尝谓宾客日:“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正是:死者已矣,马援老当益壮的英风。激励鼓舞了多少骁勇奋发的英雄豪杰啊!

正如《清词史》著者严迪昌指出的“此词将当年建功立业,不畏艰险的新息侯马援的神威抉示尽出,句平易而无赘词”。而“抉示尽出”又全用《马援传》:有的变史学语言为文学语言,却更为概括精练而形象化;有的引其意;有的袭其文。不过词在艺术上最大的特点是:抑扬伏起,由始至终。如开篇前三句抑(伏),接“矍铄”二句扬(超);“薏苡”二句抑(伏),接以“铜柱”句骤扬(起),绵延至“晚成”二句收束上阕。下阕遥想“据鞍”时的壮语豪言,何其雄姿英发。接“床下”二句抑(伏),此后一片疏荡畅朗气氛终至达到后结(“老当”二句)的高潮。一张一弛在这里达到巧妙的运用。如谓词之豪放,不妨说在苏轼《念奴桥·赤壁怀古》之上,哪里有什么“人生如梦”呢?所以它在从唐五代至清中叶的咏史词中,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 (艾治平)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0篇: 《卖花声·过尧峰女真院》(朱芳霭)

芳草满平沙,路绕峰遮。前途遥指石梁斜。一夜雨余春水足,流出桃花。
门外结篱笆,鸾鹤人家。经床丹鼎送年华。料得绿窗尘梦断,常伴烟霞。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尧峰,是今江苏省苏州市吴县西南的一座高山,道姑修行的女真院座落其间。词先写景:“芳草平沙,路绕峰遮。”绿草如茵铺满平整的沙地,小路曲曲弯弯,时时被山峰遮掩。开头两句,便在读者面前展现出一幅秀美淡雅充满诗情画意的图画。“前途遥指石梁斜”,一个“指”字,说明作者正走在去尧峰女真院的路上,他向人问“前途”路径,别人便指给他看那“石梁斜”的地方。可以想像,一路上的美景是很多的,作者抓住最富特征的景物:“一夜雨余春水足,流出桃花。”概括写出山地景物的特色。雨水使桃花瓣纷纷坠落,雨水涨满山涧小溪,花随水流出来了。落花、流水在诗词作品中司空见惯,本词却能另辟蹊径,用“流出桃花”来表现,四字形象真切,于平易中见新奇。上片勾勒景物,俯仰用笔,远近泼墨,写出深春、雨后、山路的特色,虽然写的东西不过是极平常的山、水、花、草,但红的、绿的、高的、低的、动的、静的皆在其中,组成一幅生趣盎然,色彩绚丽的春意图。

下片集中描写尧峰女真院。“门外结篱笆,鸾鹤人家。”鸾是传说中的仙鸟,鹤也是与仙相伴的鸟,那么,这两句就等于说,那门外结着篱笆的房舍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写出了这里的女道士超然世外,悠然自得的生活。“经床丹鼎送年华”句说的是“仙人”们,实际上就是道人们的日常起居生活,他们以经床打坐、香炉焚香炼丹来度岁月。“料得绿窗尘梦断,常伴烟霞。”

这两句是前句内容的诠释和继续,“料得”,有估计、推测之意,作者料想这些女道士与荣华尘缘已经断绝,才过着这与世隔绝,和“烟霞”相伴的生活。

本词语言平易,不加修饰,读来给人以清丽明快之感,朱芳霭的词写得玲珑剔透、清新俊雅,由这首《卖花声》可以略见一斑。本词似无深远的意境,词中对“过尧峰女真院”所见事物,特别是对那些“尘梦”已断,惟以烧香念经为事的人们的生活,只是客观叙述,并无溢美艳羡之语,因此也不能说作者有消极避世的思想,词的内容也是健康可取的。(王方俊)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