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清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清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篇: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有谁能了解我的重重心事?独自一人感受西风的凄凉。萧萧的黄叶一片片在陨落,以致遮住了那稀疏的秋窗。一抹残阳柒红了西边天际,伫立夕辉中我把往事回想。最难忘当年酒后那扬春睡,睡梦中无人搅扰何等酣畅I最难忘当年那赌书的欢乐,欢乐中茶倾衣怀缕缕清香。这些事今天看来多么珍贵,可当时却只道是琐屑寻常。

【注释】

①谁:此处指亡妻。

②萧萧:风吹叶落发出的声音。

③疏窗:刻有花纹的窗户。

④被酒:中酒、酒醉。

⑤春睡:醉困沉睡,脸上如春色。

⑥赌书:此处为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典故。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云:“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故虽处忧患困穷而志不屈。”此句以此典为喻说明往日与亡妻有着像李清照一样的美满的夫妻生活。

⑦消得:消受,享受。

【阅读答案】

1、词的上阕刻画了一个怎样的人物形象?是如何刻画的?请简要分析。(4分)

1、一个形单影只、陷入对亡妻无限哀思的词人的形象。(2分)既有直接描写,也有景物的烘托渲染。(1分)先以“西风”中独自悲伤奠定一种感伤的基调,继而以萧瑟的“黄叶”、紧闭的“疏窗”和即将坠落的“残阳”与之呼应,渲染怀念之苦。(1分,意思对即可)

2、你认为“当时只道是寻常”一句有何深意?请简要分析。(4分)

2、当时只是寻常情景,只有失去它之后才懂得珍惜。往日的幸福未能珍惜,今天却再也无法挽回,表现了作者的伤心与无奈。(2分)这一句字字含泪,深刻表现了亡妻之痛。(2分)

3、上片写“西风”“黄叶”“残阳”有什么作用?(3分)

3、描写萧瑟、凄清的秋景(1分),烘托人物凄凉、悲伤的情感(2分)。

4、结合全词,请简要赏析“当时只道是寻常”。(5分)

4、此句平淡如家常的话语道出了作者对早逝的妻子的无限思念和对往昔生活的深情怀想(1分)。词的上阕写诗人在秋风拂面的夕阳下,面对萧萧落叶,独守疏窗空室,不觉“沉思往事”,下阕诗人回忆起往昔自己与妻子的生活也如李清照与赵明诚的生活一样简单、朴实而充满深情厚意(2分)。这些日常生活情景,在当时的他看来不以为意,仅当平常事看待。如今回想起来,往事的回忆弥足珍贵。词句蕴含着作者无限的怀恋、追悔、怅惘、悲痛的伤心与无奈之情(2分)。

5、本词运用多种手法表现亡妻之痛,试选择一种手法结合诗句简要分析。(3分)

5、

①借景抒情(情景交融、融情与景也可)(1分)上半片写景,深秋时节,黄叶飘落,西风习习,残阳余晖。这深秋黄昏的迟暮凄清之景,正和作者沉思往事的心境相映衬,情景交融。(2分)

②虚实结合。(1分)上片实写秋风萧瑟,词人在残阳下孑立窗前,面对萧萧黄叶陷入无限哀思。下片虚写,追忆与妻子美好惬意的生活。(2分)

③对比。(1分)全词写了两种不同的生活图景,一是和妻子生活时的美好时光,一是眼前自己孤单的情形,两相对照,越发显出对妻子的思念。(2分)

④用典。(1分)赌书消得泼茶香借用宋代词人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的故事,含蓄而又活泼地表现了作者和卢氏情投意合,趣味相投,吟诗读书的文雅闲逸的生活图景。(2分) (以上手法答出一种即可,手法1分,分析2分)

6、请简要分析,词的上阕运用了哪些意象,作用是什么?(4分)

6、上阕三句,通过西风、黄叶、疏窗、残阳四个意象,(1分)奠定了哀伤的基调,但字里行间没有一个哀字。(1分)为我们刻画了作者孑立残阳、衣袂飘飘的孤单身影,(1分)烘托出词人内心的孤独凄凉。(1分)

7、请结合全词简要分析“当时只道是寻常”所蕴含的思想情感。(4分)

7、上、下阕今昔对比,把作者孤独寂寞的现状和往日与妻子情投意合、夫唱妇随的生活做对比。(2分)但是这些以前看起来极其平常的生活场景,如今一去不复返了。充满了当时不知珍惜、等失去时却再也无从追寻的感叹。(2分)

8、词的上阕选取了哪些典型意象?表达了词人怎样的思想感情?请结合具体词句简析之。(4分)

8、选取了“西风”、“黄叶”、“疏窗”、“残阳”等意象(1分),表达了词人丧妻后的孤单凄凉及对亡妻的深挚怀恋。(1分)

词句简析:首句从季节变换的感受落笔。西风渐紧,寒意侵人。值此深秋之际,若在往日,卢氏便会催促作者添加衣裳,但今年此时,妻子已逝,谁会对自己嘘寒问暖呢?词人丧妻后的孤单凄凉由此立现。(2分)或:次句描绘了在秋风劲吹之下,枯黄的树叶纷纷扬扬地通过窗户飘进屋内,给作者心头更添一层秋意。于是,他便关上窗户,把那触景神伤的黄叶挡在窗外。同时作者因此也同外界完全隔绝,因而处境更加孤独。(2分)或:末句中,孤寂的感受使作者触景生情。他独立在空荡荡的屋中,任夕阳斜照在身上,把身影拖得很长很长。这时,他的整个身心全部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凄凉的景物衬托着作者凄凉的回忆,自然流露出对亡妻的深挚怀恋。

9、词的下阕追忆了妻子在世时的生活的哪几个片断?它们与最后一句形成怎样的关联?试选取其中一个片断简析之。(4分)

9、追忆了“醉酒春睡”、“赌书泼茶”这两个生活片断(1分),最后一句概说了这两件往昔的寻常事,与现在的酸苦形成对比,表现了深沉的悲伤与惆怅。(1分)

词句简析:“醉酒春睡”写妻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体贴和关心,自己在春天里酒喝得多了,睡梦沉沉,妻子怕扰了他的好梦,动作说话都轻轻的,不敢惊动自己。当初越温馨,此时越凄凉。(2分)

“赌书泼茶” 写夫妻风雅生活的乐趣,夫妻以茶赌书,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书某页某行,谁说得准就举杯饮茶为乐,以至乐得茶泼了地,满室洋溢着茶香。当初越幸福,此时越悲伤。(2分)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2篇: 《浪淘沙·望海(蜃阙半模糊)》(纳兰性德

蜃阙半模糊,踏浪惊呼。任将蠡测笑江湖。沐日光华还浴月,我欲乘桴。
钓得六鳖无?竿拂珊瑚。桑田清浅问麻姑。水气浮天天接水,那是蓬壶?

【翻译或鉴赏】
望海之雄浑,方能有此遮天的恢宏手笔。

古人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然而能与上摩天的五千仞岳相比拟的,不是乏万里河,而是纳百川之海。海以其宽广能容劝慰失意人。激励青云子,古往今来不知引多少英雄竞折腰。唐孟浩然凌云壮志未酬,问沧洲何在,意欲沧海寄余生。海上云帆直挂,那是飘摇的凌云壮志。

康熙二十一年,纳兰随皇帝东巡,时年二月驻扎于跸山海关。登澄海楼面朝大海,见天之苍茫,海之茫茫,可见纳兰小心翼翼隐匿于胸的豪迈。纳兰作词,向来以明白如话。可当他面朝大海时,这些凝结于胸长长短短的诗句竟难抒胸臆。一首浪淘沙,短短五十四个字,六次用典,这在纳兰毕生的作品中也是并不多见的。

纳兰这首词,大约是东临碣石的新篇。建安十二年秋,曹操彻底消灭了袁绍残部班师途中,曾于此地作《观沧海》歌以咏志。千载白云悠然过尽,一千四百多年后的纳兰面对着难得一见的海市蜃楼,那若隐若现的繁华,像极了天上宫阙.似恍然一梦,误人仙境。

这便是海。波涛汹涌的狂暴过后有海市蜃楼的妩媚,水天无边的缥缈背后总惹人追寻流传千年却无人见过的仙人去处。“以管窥天,以蠡测海”,身后人仙境的东方朔不知在嘲讽武帝不识千里马,还是自讽一介书生妄测天威,都是管窥蠡测之事,终见笑于大方之家。《秋水》中的河伯观天上来的黄河之水自诩尽天下之美,行至北海才明白什么是大方之家。河伯望洋兴叹的感慨犹在耳畔,庄生在一片汪洋不见中闻道神语,转录如许仙人事于人间,方才有了纳兰笑江湖的想象。未免惋惜,本应在仙家击水三千的庄子,却囿于尘世结无情游,似又一谪仙屈生人世。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感叹,满溢踌躇壮志;纳兰也出英雄略同之语。如众生灵一般,大海“集日月之精华,会天地之灵气”,方能纳百川,生万物。“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孑L子的政治理想偏废后也想过散发弄扁舟的吧,连赌气之语都说得诗意盎然。“我欲乘桴”,纳兰以手写心时似也露出了“道不行”的隐痛吧。

海上洪波涌起,似有仙山涌动,似闻踏浪高歌。现代人的思维浪漫早已被剥离,那些令古人充满遐思的潮起潮落被理智与科技分析后仅得一句简明而冰冷的“天体引潮力”。“六蘸骨已霜,三山流安在?”从来语出惊人的太白远望沧海时也不禁有问三山六鳖踪迹何觅。传说渤海之东的仙山竞以巨鳖为载。巨鳖迭三层,六万年轮岗一次,古人的时空观显然要放松缓慢许多。正如桃花源一般,仙人之所难免有凡人闯入。不知何处的龙伯人士不知以什么作饵,竟钓得修炼成神的六鳖。,自此岱舆、员峤两山无所依托,“流于北极,沉于大海”,便剩下传统意义上的蓬莱三山。千年前的《列子·汤问》某种意义上是正宗的中国神话,毫不逊于希腊引以为傲的奥林匹斯山。

斗柄转回,人间寒暑屈指可数的几遍,年华便悄悄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文人墨客常感慨岁月蹉跎,言沧海桑田却多为夸大之语。凡夫俗子怎敌得道仙人?古有麻姑亲见东海i为桑田。东汉时麻姑应王方平之邀作客人间,点米成珠,仙酒为乐,宴于蔡经家。麻姑言蓬莱之水已减半,“海中复扬尘”。莫不是沧海桑田之事再现?此问始于东汉,千百年来高悬于明月酒杯间没有答案,直到现在沧海依旧水澹澹。

白浪滔天,一片迷蒙中,哪得见蓬壶?纳兰在这万里一色中岂能仅仅赞叹海之壮阔,望而无思?非也,非也。纳兰那颗敏感的心早已澎湃,只是没有一个淋漓的出口释放那些心底隐着的言语吧。“挥手谢人境,吾将从此辞”,千年的穿越也不过一瞬,蓬壶杳然,人间轻换,还有什么值得久久留恋于这真真假假的尘世间?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3篇: 《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项鸿祚

阑珊心绪,醉倚绿琴相伴住。一枕新愁,残夜花香月满楼。
繁笙脆管,吹得锦屏春梦远。只有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

【翻译或鉴赏】
①阑珊:哀残。此处形容人物情绪。②残夜:夜将尽。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4篇: 《水龙吟·秋声(西风已是难听)》(项鸿祚

西风已是难听,如何又著芭蕉雨?泠泠暗起,澌澌渐紧,萧萧忽住。
候馆疏碪,高城断鼓,和成凄楚。想亭皋木落,洞庭波远,浑不见,愁来处。
此际频惊倦旅,夜初长,归程梦阻。砌蛩自叹,边鸿自唳,剪灯谁语?
莫更伤心,可怜秋到,无声更苦。满寒江剩有,黄芦万顷,卷离魂去。

【翻译或鉴赏】
若论起写秋来,历代文人着墨者甚多。像“秋宵月色胜春宵,万里霜天静寂寥。”“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这都是写秋色的美好。自然,写秋色之萧杀的,似乎更多些。如“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再如“孤村落日残霞,轻烟冬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等。这首“水龙吟"也是写的秋。但它不是如前所举的那样,着重描绘秋天的草木,寒鸦等,而是气候,开篇就是“西风已是难听”,使人一下就感到秋天的特点,金色的秋天就要过去,冬天就要来了,寒冷在遏近。…股冷峻的基调就这么定了下来。有趣儿的是,下旬作昔没有顺势而去,而是转了个弯子,来了个“如何又着芭蕉雨?”这个问旬,颇值得回味。本是不该下雨的时候,却下了,这是为什么?然而天意又不能为人力所为。这里,我们感觉到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这下,又在首句的冷峻之中,揉进了薪的成分,从而为后面做了铺垫。

接着下面三句是对这场雨的描写。三旬连用三个叠字,  “冷冷”“澌澌’’“萧萧"从“暗起”“渐紧”到“忽住’’,三个阶段,各不相同层次分明,你听这雨,在清越的声音中,伴有阵阵凉气悄悄落下,随即又“澌澌"地下紧了,然而正当紧下之时,忽然又止。这雨既不似夏日里的阵雨忽来忽住。又不似秋天中的阴雨绵绵。一场颇具特色的雨,只十二个字,便写了个有声有色。写罢风声雨声,便写客馆内,萧疏的砧石声不时响着;馆外,高高的城墙那边传来断断续续的更鼓之声。这砧声、鼓声又奏起了另一支秋曲。通过声音写秋,并不是项鸿祚的首创,早在宋代的着名文学家欧阳修就有一篇散文《秋声赋)),那当中的描写是“初浙沥以潇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初至。其触予物也,纵{从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欧文中以“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和“赴敌之兵衔枚疾走”的声音来织成一幅肃杀之秋图:而这首“水龙岭,,以“西风",“芭蕉雨”,“疏堪”以及“断鼓"等多种声音织成一曲凄楚的秋曲。虽然描写对象和所用手法不尽相同,但所奏出的秋声同样是楚楚动人,可谓是异曲同工之妙。

秋声弓l起了阵阵的凄凉酸楚,又使人不由得想到了水边树木的叶枝已零落,远望洞庭湖水浑浊不清,这另一番秋色,另一番凄凉,又一个愁绪涌上心头。这里,词人用了“想亭皋木落,洞庭波远。”二旬。

((南史·柳恽传》中有诗“亭皋木叶落,陇首秋云飞。’((九歌·湘夫人>)中有“溺溺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可见那八字秋色由这两处所来如同一幅大写意的图施,把个秋色一句托出。

总览上片,从层次看出由风写雨,由雨写砧和鼓,又由声想到景,由景至情;从大义上可分为从听(风、雨、砧、鼓)到想(树,波)

引出“愁”。层次清晰,意境一层深似一层,转折自然,情感真切。

下片写的是,风雨和更鼓,砧等声频频不断地惊扰着疲倦不堪的旅客。秋来冬初,正是夜长昼短开始之时,但在这个长长的黑夜里,尽管受到不断的惊扰,还是没有从梦中清醒过来。这似乎是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既睡着,’又能听到外界声响l由于太疲倦,实在醒不了,所以是“归程梦阻一。就在这么一种极不舒服的情况下,又听见屋外台阶上蟋蟀在叫,水边的鸿雁在鸣。这本是自然界中两种动物平常的叫声,但在作者听来,蟋蟀的叫是“叹’’,鸿雁的鸣为“唳’’。叹者,叹息也;唳者,高亢地叫也。试想,凄凉的秋夜中,栅上这么几声叫,会是种什么样的感觉。除了添上几分愁绪还有什么呢?而且,作者在达两种叫声中都用了“自”宇。难道自然界中只有一只蟋蟀,一只鸿雁吗?显然不是,这是作者主观的一种孤独感在起作用。这同下旬的“剪灯谁语,,是一脉相承的。有谁能来为自己剪修灯盏,又有谁能来劲身边与自己说上几旬知心话,给一点安慰呢?设有,有的只是孤独。这下片中的四五六三个句子,完全是借景托情。“砌蛩自叹,边鸿自唳”

是借虫鸟而言情,下旬接着便是自比。‘蛩”与“鸿”是那么孤獐凄凉地叫着,自己也没有第二个人来诉说一番苦楚啊!我号虫鸟有何异?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5篇: 《沁园春·十万琼枝》(陈维崧

题徐渭文《钟山梅花图》,同云臣、南耕、京少赋。

十万琼枝,矫若银虬,翩如玉鲸。正困不胜烟,香浮南内;娇偏怯雨,影落西清。夹岸亭台,接天歌管,十四楼中乐太平。谁争赏?有珠珰贵戚,玉佩公卿。  
如今潮打孤城,只商女船头月自明。叹一夜啼乌,落花有恨;五陵石马,流水无声。寻去疑无,看来似梦,一幅生绡泪写成。携此卷,伴水天闲话,江海余生。

【翻译或鉴赏】
徐渭文:名元琜,渭文其字,又作文清,阳羡名画家,亦工诗文词,名词人徐喈凤的堂弟。有选本作“徐渭”,误。钟山:名紫金山,在今南京市东郊。云臣:史惟圆字。惟圆号蝶庵,别署荆水钓客,有《蝶庵词》。 南耕:曹亮武(1637-未知)号。亮武字渭公,维崧表弟,有《南耕词》。京少:蒋景祁(1646-1695)字。有《梧月词》、《罨画溪词》。以上三人皆宜兴人,阳羡词派重要成员。这段话为短序。⑵琼枝:指梅花。⑶矫:形容梅花盘曲昂健的姿态。 银虬:白色的蛟龙。⑷翩:形容梅花轻盈铺张的姿态。⑸困:倦怠状。胜(shēng):承受。 南内:南宫。朱元璋定都南京,此处指明皇城。⑹西清:皇宫中游宴处。⑺十四楼:明南京官伎所居,有“来宾”、“清江”等名,太祖时所建。⑻珠珰(dāng):耳装饰以明珠曰珰。⑼潮打孤城:用刘禹锡《石头城》“潮打空城寂寞回”诗意。⑽“商女”句:用杜牧泊秦淮》“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诗意。以上二诗皆吟咏南京之事。⑾五陵:指西汉五位皇帝的陵墓,此指明太祖孝陵。石马:贵族陵墓前以石雕成动物形状,以为饰物。⑿生绡:生丝织成之薄绸。此处指代画幅。⒀水天闲话:李商隐有《水天闲话旧事》。 江海余生:用苏轼《临江仙》“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词意。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6篇: 《高山流水·次夫子清风阁落成韵》(顾太清

群山万壑引长风,透林皋、晓日玲珑。
楼外绿阴深,凭栏指点偏东。
浑河水、一线如虹。
清凉极,满谷幽禽啼啸,冷雾溟濛。
任海天寥阔,飞跃此身中。
云容。
看白云苍狗,无心者、变化虚空。
细草络危岩,岩花秀媚日承红。
清风阁,高凌霄汉,列岫如童。
待何年归去,谈笑各争雄。

【翻译或鉴赏】
清风阁:是奕绘营造的西山大南谷别墅的一处楼阁。1834年(道光十四年)初施工,于1835年(道光十五年)落成。奕绘有《高山流水·南谷清风阁落成》一词庆贺。顾太清作此为唱和之作。壑:两山之间的谷地。林皋(gāo):高处的森林地带。玲珑:空明。形容晓日,因此时日光尚不强烈。偏东:东方尽头。浑河:即永定河。原名浑河,康熙时更名。源出山西,称桑干河。溟濛:幽暗迷蒙。白衣苍狗:亦作白云苍狗,风云变幻之谓也。苍狗,原指黑色的狗。无心者、变化虚空:也是形容变化无穷的云。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日承红:在阳光照耀下呈现红色。高凌霄汉:形容清风阁建在高处。霄,云。汉,银汉、银河。列岫如童:意为从清风阁上望去,众山像一个个童子。“待何年归去”二句:奕绘经营南谷别墅,有死后归葬于此的打算,所以说“归去”。意为二人辞世以后,夫妇还要在此谈笑争雄,各论雄长。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7篇: 《浣溪沙·春闺(几日东风倚画楼)》(叶小鸾

几日东风倚画楼。碧天清霭半空浮。韶光多半杏梢头。
垂柳有情留夕照,飞花无计却春愁。但凭天气困人休。

【翻译或鉴赏】
  【鉴赏】

本篇选自《返生香》。这酋词写作者的惜花之春愁。这首词上片酋旬“几目东风倚画楼”,写作者对春天的喜爱。警春风来蓟的时候,作者一连几目倚着画楼在观赏楼外的大好春光。画_楼:雕镂绘饰的华丽楼房。.二旬“碧天晴霭半云浮”,写作者向高处望、远处望,只见天气晴朗,在都碧空之中飘浮着半天的云气。“韶光多半杏梢头”旬,走向近处看,只见红杏枝头花儿开得十分璀璨,竞使人怀疑,好像大的春光多半数都在这红杏榴头一样。觏光:美好的时光,常指舂光。“韶光多半杏梢头”旬量不及宋祁的“红杏枝头春意阉”精彩飞动,但用在遗首词中,也颇为清新。

下片“垂柳有情留夕照,飞花无计却褰愁”两句,写作者倚着画楼,一连看了几天(首句“几日东风倚画楼”)。她从杏花初开看到杏花盛开,又从杏花盛开看到杏花飞落。就一天来说,她从早看到晚,看到垂柳好像是个多情之人,他似乎知道自己的心情似的,特意留住夕照,不让它匆匆落下二但是,那凋落的杏花却追逐着东风蓟处飘飞,这不禁撩起了作者的春愁。而“飞花”却“无计”除去作者心中的春愁。

这更使她愁上加愁。这两句对仗工整,出语清新,堪称佳对。结旬“但凭天气困人体”,说作者对于花落春好也是毫无办法,只能昕凭自然了。天气困人。指春目天气。苏轼。《浣溪沙》词云:“困人天气近清明。”晏殊《浣溪抄》词云:“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如果把叶小鸾这首词的下片次序颠倒一下,结构便和晏殊词的下片基本一样:“飞花元计却春愁,垂柳有情留夕照。但凭天气困人休。”但叶小鸾此词着意于抒写愁,所以结束句总上收柬,正切词意。(王元嘎)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8篇: 《水龙吟·吊陈莲峰提督化成阵殁吴淞口》(黄仁

海天独障狂澜,鸢飞欲堕愁无际。鼍梁乍驾,鹤轩何处? 沙虫争避。大树思公,长城坏我,石衔填未? 把纯钩欲试,唾壶频击,挥难尽,英雄泪。 
毕竟将军不死,跨长鲸、敌魂犹悸。金戈铁甲,云车风马,雷霆精锐。豹苦留皮,鸡羞断尾,有如江水。报馨香俎豆,泖峰同寿,壮乾坤气。

【翻译或鉴赏】
这是一首悼念陈化成阵亡的词,表现了词人对这位烈士的无限悲痛,赞颂他的英雄业绩,浩气长存,精神不死。陈化成,福建同安人,行伍出身,历任总兵、提督。1840年 (清道光二十年),鸦片战争爆发,他由福建调任江南提督,在两江总督裕谦支持下,铸铜炮,修炮台,制火药,练士卒,加强吴淞口的防御。1842 年6月,英舰进犯吴淞口,他积极设防,反对两江总督牛鉴向英军乞和。16 日,英军向吴淞口进攻,他率领士兵坚决还击,猛烈炮击,打伤英舰多艘。牛鉴在英军登陆时,从宝山溃逃,陈化成英勇奋战。但因孤军作战,寡不敌众,终于与所属官兵光荣阵亡。对于这样一位忠于职守,捍卫祖国安全的英雄人物,词人当然要悼念他、歌颂他了。

上片十二句,写陈化成阵殁,深表悼念。开头两句:“海天独障狂澜,鸢飞欲堕愁无际。”词人以满腔激情,高度评价陈公抗击帝国主义侵略,捍卫祖国安全的功绩,并对陈公壮志未酬深表痛惜。陈化成英勇抗击英舰进犯,就是“独障狂澜”的行为。“鸢飞”出自《诗·大雅·旱麓》:“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说鸢鸟能飞至高空遨翔,鱼跳跃在深渊中喜乐,但陈化成壮志未酬,不幸牺牲,殊为痛惜,词人为祖国前途担忧,忧愁无边无际。

三、四两句:“鼍梁乍驾,鹤轩何处?”用古代神话典故。前句用周穆王大起九师,东至于九江,叱鼋鼍以为桥梁,遂伐越事。梁江淹恨赋》:“雄图既溢,武力未毕,方架鼋鼍以为梁,巡海右以送日。”后句用《左传》二年事:“狄人伐卫。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将战,国人受甲者皆曰:‘使鹤,鹤实有禄位。余焉能战?’”后“鹤轩”指幸得禄位。这两句暗指在外敌入侵的情势下,牛鉴之流的求和派,不战而溃逃。意思说鼋鼍刚刚把自己架作桥梁,战事方开,但牛鉴就从前线逃跑,无影无踪。词人对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的求和派含有辛辣的讽刺。第五句“沙虫争避”,明确指出牛鉴之流为“沙虫”,含无限蔑视之意。“沙虫”,即沙# ,水草边小虫,能入皮肤害人。牛鉴在英舰登陆时,不战而逃,胆小如鼠,致使抗英大业毁于其手,陈公无援而败。六、七、八三句:“大树思公,长城坏我,石衔填未?”连用三个典故,说明陈化成功绩卓著,人民怀念他;他的牺牲,对我是重大损失;他未竟的抗敌御外的大业,将由后人继承。“大树”句用东汉冯异典故。

冯异佐刘秀 (汉光武帝) 争天下,诸将并坐论功,冯异常独坐大树下,军中就称他为大树将军。说明陈化成有功而不与闻的高风亮节。“长城”句用檀道济典故。《南史·檀道济传》:“道济见收,愤怒气盛……乃脱帻投地曰:‘乃坏汝万里长城!’”谓可倚重。陈化成忠勇保国,是栋梁之材,可依靠,他的牺牲,就使国家失去了可依托之将领。“石衔”句用神话精卫衔木(石) 填沧海典故,说明陈化成事业未竞而死,实为可惜,后人应继承遗志,为之奋斗不懈。此三句,意味深长,既有痛悼,亦有激励,而语极精练。上片最后四句,以无限沉痛的感情,抒发对陈公阵亡的悲痛。词人用举起利剑,上前线杀敌,誓为陈公报仇雪恨;用铁器频击痰盂,长歌以忘忧;用难挥尽悲痛之泪等具体动作,抒写内心极度的悲痛,显得感情真切饱满,形象鲜明生动,颇为感人。“纯钩”,剑名。“唾壶”,痰盂。裴启《语林》:“王大将军(敦) 每酒后,辄咏魏武帝《乐府歌》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未已。’以铁如意击唾壶为节,壶尽缺。”此处词人用“唾壶频击”来表现慷慨激昂的豪情,十分妥切。

下片转而歌颂陈化成将军人虽殁而精神不死,他的威名使敌人闻风丧胆,他的英武气概和功绩,将与天地长存。第一、二两句:“毕竟将军不死,跨长鲸敌魂犹悸。”说明陈化成虽死犹生,他骑上鲸鱼,奔赴敌阵,与敌人血战的无畏精神,至今仍使敌人心有余悸。“跨长鲸”,是一种浪漫主义的想像,意为驾着战舰。接着三句:“金戈铁甲,云车风马,雷霆精锐。”描写陈化成将军部属的英姿勃勃,威武雄壮,具有雷霆万钧,所向披靡,锐不可当的力量。再接着三句,“豹苦留皮,鸡羞断尾,有如江水。”又用三个典故,语言精练,含义丰富。“豹苦”句说明“豹留皮,人留名,死无所留,不如无生。”(顾陈垿《豹留皮》)意为人生要留美名于世。“鸡羞”句出于《左传》:“宾孟适郊,见雄鸡自断其尾,问之侍者,曰:‘惮为牺也。’”意为为保卫祖国,就要不怕牺牲。贪生怕死,为人所羞耻。“有如江水”句,用祖逖击楫典故,表示收复失地的决心。祖逖率部渡江,中流击楫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晋书·祖逖传》) 最后三句,歌颂陈化成的美德将受到后人的崇敬,将与山川同存,气壮乾坤。“馨香”,香美,形容美好的品德。“俎豆”,祭祀用的祭器。“泖”,湖名,在上海江。

这是一首充满爱国主义激情的词,歌颂陈化成英勇牺牲,精神不死,而对贪生怕死的投降派则加以无情的鞭挞和讽刺,主题鲜明,气贯长虹,慷慨激越,很有感染力。(余 文任菊芬)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9篇: 《六么令·夜泊袁江闻笛》(江藩)

梦回孤枕,惊起关山笛。篷窗雨丝才住,渔火昏烟夕。多事梅花三弄,恼杀江湖客。酒肠扁窄,消愁无计,怎不教人头早白? 
忽按商音侧犯,吹得苍崖裂。看取九折黄流,夜静鱼龙寂。听到更残漏转,蓦地伤离别。天边明月,凄凉如此,千里相思谁说?

【翻译或鉴赏】
此词抒写旅愁与别情。上片侧重羁旅孤栖之愁,下片侧重离别相思之苦,袁江,一名秀江,源出江西罗霄山,东流入赣江。

起写惊梦,点题中“闻笛”二字。词人夜泊袁江,吹奏关山月乐曲的笛声,把他从梦中惊醒,“孤”字,给全词定下基调。“关山笛”,吹奏《关山月》曲调的笛声。“关山月”,汉乐府横吹曲名,多写边塞不归,和家人互伤离别之情。

此情调同词人之漂泊孤独形成共振。

接着二句“篷窗雨丝才住,渔火昏烟夕。”景物变换,时间推移,已是黄昏时候,云烟迷漫,天色一派昏沉,船上燃起一星渔火,增添凄清惨淡氛围。此情此景之中,笛里传来“梅花三弄”的乐曲声。“梅花”,“梅花落”,汉横吹曲名。

李白《听黄鹤楼上吹笛》云:“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弄”,本指奏乐,此处“梅花三弄”,亦乐曲名。忧愁人听忧愁曲,“多事”二字,有怨怒之情。“恼杀江湖客”,直言听乐后的恼怒。杀,极甚之词。“江湖客”,流落江湖、奔走四方的人,表明词人境遇和身份。

“酒肠扁窄,消愁无计,怎不教人头早白?”酒肠,酒兴,韩昌黎《同宿联句》云:“为君开酒肠,颠倒舞相欢。”李觏《秋怀》有“自笑酒肠空半在”句。此二句承接愁情而来,想在酣畅的酒兴中忘却自我,可是自己酒量不大,酒兴不多,故云“消愁无计。”愁之无法解释,以至“叫人头白”,“怎不”二字,反诘语气表肯定意思。把一个愁字写到了极点。

以上上片,从孤苦漂泊处境与短笛声中,生发无穷愁思。下片,仍扣住笛声,展开伤别相思之情。 “忽按商音侧犯”,商音,宫商角徵羽五音,以商声悲凉低沉,商歌凄怆。阮籍《咏怀》诗云:“素质游商声,凄怆伤我心。”“侧犯”,沈约梦溪笔谈》称“五音,宫商角为从声,徵羽为变声。随后又有犯声,侧声。”唐人以宫犯羽者为侧犯,侧犯是变调。“按”,演奏。“吹得苍崖裂”,指商音侧犯之怆凉凄厉,听起来似乎岸边苍崖都要为之断裂一般。可想见听笛声之人何以堪?

“看取九折黄流,夜静鱼龙寂”。回到景物描写。黄流,泥浊水流,张仲深《久雨感怀》诗云:“闭门十日黄梅雨,门外黄流数尺强。”因“篷窗雨丝才住”,恰是久雨之后,船泊袁江上时,只见黄流滚滚。九折,言横溢之状。张元干贺新郎》有“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借天灾言人祸。词中眼前景物,是视觉感受。“夜静鱼龙寂”,写听觉感受,杜诗《秋兴》云“鱼龙寂寞秋江冷,故国平居有所思”。黄流滚滚,心思烦恼可知;夜静鱼龙寂,则凄凉寂寞已甚。

“听到更残漏转”,更、漏,古时视刻漏以报更,更漏常用以指夜晚时间,更残漏转,夜将尽时,表时间推移,见词人无寐。“蓦地伤离别”,压积心头蕴酿已久的悲怀,猛地暴发出来。

末再写景物,归结相思之情。“天边明月”照着漂泊之人,境界凄苦悲凉,故用“凄凉”二字收束写景。“千里相思向谁说”,收束抒情。“千里”,见漂泊别离之远,“相思”,承“伤离别”而来,“向谁说”,申足孤独难堪,用反诘句,折拗有力,“向谁说”三字,照应篇首之“孤”字。

全词紧扣夜泊袁江闻笛之题,在景物变化、时间推移之中展开漂泊江湖的凄凉孤独与怨怒悲哀。时间由昏烟夕至更残漏转,景物由雨丝才住、渔火昏烟、九折黄流、夜静鱼龙寂,以至天边明月。情思由一个孤字起,继写惊起之后的恼怒忧愁,悲苦凄凉。“千里相思无人说”又照应“梦回孤枕”,往复回环,波澜起伏,词人在无眠之中煎熬度夜,全词气势贯通。(陶 剑)

taobao1.png

词-清代的古诗第10篇: 《临江仙·寒柳(飞絮飞花何处是)》(纳兰性德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翻译或鉴赏】
【翻译】

柳絮杨花随风飘到哪里去了呢?原来世被厚厚的冰雪摧残了。五更时分夜阑风寒,这株柳树也显得凄冷萧疏。皎洁的明月五私普照,不论柳树是繁茂还是萧疏,都一般关怀。

最是在繁茂的柳丝摇落的时候,我更免不了回忆起当年的那个女子。梦里又见当年和她幽会的情景,但是好梦易断,断梦难续。遂将愁思寄给西风,可是,再强劲的西风也吹不散我眉间紧锁的不尽忧愁。[

【注释】

(1)临江仙:双调小令,唐教坊曲。《乐章集》入“仙吕调”,《张子野词》入“高平调”。

(2)层冰:厚厚之冰。

(3)憔悴:瘦弱无力脸色难看的样子: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4)关:这里是关切、关怀之意。

(5)最是:特别是。

(6)繁丝:指柳丝的繁茂。这两句里的“柳丝”和“春山”,都暗喻女子的眉毛。

(7)春山:春日之山。又,春山山色如黛,故借喻女子之眉毛,或代指女子。这里指代亡妻。

(8)湔(jiān)裙梦断:意思是涉水相会的梦断了。湔裙,溅湿了衣裙。见《淡黄柳·咏柳》,此谓亡妻已逝,即使梦里相见,可慰相思,但好梦易断,断梦难续。李商隐在《柳枝词序》中说:一男子偶遇柳枝姑娘,柳枝表示三天后将涉水湔裙来会。此词咏柳,故用此典故。

(9)西风:从西方吹来的风。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