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词_明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词-明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1篇: 《人月圆·绿珠不爱珊瑚树》(龚自珍

绿珠不爱珊瑚树,情愿故侯家。青门何有?几堆竹素,二顷梅花。急得料理,成都贳酒,阳羡栽茶。甘心费尽,三生慧业,万古才华。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情词,作于道光二十年(1840),是写给淮浦女郎灵箫的。自珍晚年得遢灵箫,纳之为妾,十分动情,写了大量诗词,这是有代表性的一篇。上片写灵箫对自己的倾心。绿珠为西晋富豪石崇的爱妾,以美艳贞烈着称。这里借指灵箫。“故侯”,秦东陵侯召平。秦亡,种瓜于长安城东青门附近,人称故侯瓜。这里用以自比。这时自珍已辞官南归,故自比召平。“竹素”,竹简与帛书。“几堆竹素,二顷梅花”,此言家境清寒,与击碎珊瑚之豪门相对,以赞美灵策为不羡权贵的斯文知己。

下片则表述了自己对灵箫的至爱深情,富有浓郁的浪漫式的旋律与激情。“急须”三句表示了双双偕隐湖山的急切愿望:或效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之临邛卖酒,或同去宜兴(即阳羡,作者有别业在此)种茶度日。结拍三句,愈唱愈高,极为亢奋。他决心将自己的一切一包括累世修来的慧性与辉映万古的才情,~古脑儿地献给自已的爱人。这种炽烈地追求与奉献的精神,使它区别于一般才人与艺妓的那种随缘听命的“理性”思考。

作为一个进步的思想家,它在爱情问题上似乎也泛出了启蒙主义的曙光。

从词艺上讲,此章除前后两结,纤悉入对而外,凡四字可对者,莫不成对。它是以工整的对仗,表现狂飙突进式的思想与情感。非大手笔,何能到此。 (周笃文张晔)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2篇: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杨慎

《廿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开场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翻译或鉴赏】

译文滚滚长江向东流,多少英雄像翻飞的浪花般消逝。不管是与非,还是成与败(古今英雄的功成名就),到现在都是一场空,都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消逝了。当年的青山(江山)依然存在,太阳依然日升日落。在江边的白发隐士,早已看惯了岁月的变化。和老友难得见了面,痛快地畅饮一杯酒,古往今来的多少事,都付诸于(人们的)谈笑之中。

注释①淘尽:荡涤一空。 ②渔樵:此处并非指渔翁、樵夫,联系前后文的语境而为动词:隐居。此处作名词,指隐居不问世事的人。③渚(zhǔ):原意为水中的小块陆地,此处意为江岸边。④蓦(mù):愿意为上马、超越,此处意为“突然”。⑤在廿一史弹词第三段《 说秦汉》中,原文共11句,因为受各影视、文学、音乐等作品(主要是三国演义)的影响,广为流传的是前四句。


【阅读答案】

1、词里的白发渔樵有哪些特征。寄托了诗人怎样的人生理想?(4分)

1、他远离尘嚣,看惯争斗;为人淡泊;博学旷达。(一点1分)他寄托着诗人鄙夷世俗的是非成败、淡看荣辱得失的人生理想。(意思对即可)(1分)

2、有人认为“空”是本词的词眼,结合诗句说说它成立的理由。(3分)

2、①诗人追溯历史,认为英雄再叱咤风云,也会如浪花般随历史消失,终为一场“空”,山河依旧。(2分)②英雄长眠后,其生前的是非成败不过是人们助酒的谈资罢了,依旧一场“空”。(1分)

【对比阅读】

临江仙  [宋]侯蒙

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

方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余时候夕阳红。几人平地上,看我碧宵中。

1、这首词体现了侯蒙什么样的人生态度?请结合词作予以简析。(4分)

1、(4分)①侯蒙幽默诙谐。如戏称画他形貌的人为“良匠”,机智地应对别人的嘲讽。②侯蒙乐观自信。别人把他的形貌画在风筝上送入天空,他不自卑,而是想像成去“蟾宫”折桂。③侯蒙志向高远。结句含意:等到我事业有成时,“看我”怎样在“碧霄中”自由驰骋吧!

2、《临江仙》上阕“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与侯蒙词一样,都运用了“夕阳红”意象,但其象征意义各不相同,请作简要的比较。(4分)

2、(4分)①侯词的“夕阳红”象征个人的时来运转,大器晚成。②《三国演义》开篇词的“夕阳红”象征历史的沧桑变化。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3篇: 《霜天晓角·背水临山》(陈继儒

背水临山,门在松荫里。茅屋数间而已,土泥墙,窗糊纸。曲床木几,四面摊书史。若问主人谁姓,灌园者,陈仲子。    
不衫不履,短发垂双耳。携得钓竿筐筥,九寸鲈,一尺鲤。菱香酒美,醉倒芙蓉底。旁有儿童大笑,唤先生,看月起。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是真名士,故能真风流。看陈继儒在这首《霜天晓角》里写的自己的住所(大约是他中年后隐居小昆山之所),便可悟到这一点。他的住所,“背水临山”,与山水为伴,确是雅人高致;“门在松荫里”,也没什么院门,松树的绿荫就是院,门就在绿荫里,如此以松为院,更可见主人的自然之趣和孤洁之志;“茅屋数间而已”,平平淡淡的几间茅屋,正是主人的平常之心的体现。

山、水、松、茅屋,其高雅已如上所说,但是,这还是古人(古之隐士名士)用过的道具,还算不得新鲜,新鲜的在茅屋里。古人虽也住草堂,但外面固然可以朴陋,堂内却须有些显示名士不凡身份与独特气质的物事,陶渊明再穷,不也有一张“素琴”吗?然而,陈继儒却没有。“土泥墙,窗糊纸,曲床木几,四面摊书史”,墙是用土泥(“泥”,涂)起来的,窗口是用纸糊上的,床是竹编的(“曲床”,竹床),桌是木制的,一切都是那么“土”,那么与普通农家民居无异,除了茅屋里到处摊着的书籍可证明主人是位读书士子外,全无一点“名士”痕迹。那么,作者为何要津津乐道地列数这些东西呢?他想藉此说明自己在此环境下悟到了什么呢?我们可看看他《晚香堂小品·花史题词》中的一段话:“吾家田舍在十字水外、数重花外,设土判(瓦锅)、竹床及三教书,除见道人外,皆无益也。”这些文字颇可助我们理解本词。原来,在这些普通而平朴的东西里,隐含着一种“道”;这个“道”虽然难以确诂,但大约是指一种返朴归真、寓真趣于平实中的生活哲理,亦即陶渊明《饮酒》诗“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真意”。千百年来,真正的山人、处士,都以追求和体悟此“道”为毕生幸事,一旦得之,更无所求。当然,在附庸风雅的“名士”们看来,这些土玩意儿是不值一哂的、“无益”的;只有名人书画题跋在壁、尊爵器物满架,才是有益的——有益于提高他们的“名士”身价。

作者自是对这种“风雅”已了如指掌、不屑一顾,于是,他便以“见道人”的口吻淡淡地自报家门了:“若问主人谁姓,灌园者,陈仲子。”陈仲子是战国齐的高士.楚王聘他为相,他却携妻逃去,为人灌园。看来,作者对这位同姓的先贤景仰已久,此时脱VI道出,已隐然以仲子后身自居了。既如此,那么与这位“陈仲子”为伴的,除了曲床木几,还能是什么呢?“灌园”之人,还要书画古器之类何用?

于是,在词的上片,我们便看到了一个人,他所住的环境,已泯灭了卖弄、矜持、标榜,一扫假名士的种种附庸风雅的酸气,纯然是一种平朴、古拙、自然的气象。接着,在词的下片,我们又看到这个人,他的衣食行迹,与这个环境是何等的妙合无垠。

“不衫不履”,他的衣衫是不整不齐的;“短发垂双耳”,他的头发剪得短短的,免了每日的洗沐之苦;这副模样,怎能与“衣冠中人”往来、怎能戴上头巾去干谒公卿呢?《虬髯客传》中以“不衫不履”形容李世民,是欲显其倜傥和豪放;而作者将其移来自拟,则透露出几分疏野清狂。

“携得钓竿筐笛(笛,圆竹筐)”,于是,这副模样他便只能去钓钓鱼、采采菱,过着自在、平常、“无益”的日子;但这正是他的所求,所以说来全无怨意,也看不到假名士在山中苦熬着等候征召的焦急相。他只是高高兴兴地烹好了钓来的“九寸鲈,一尺鲤”,煮好了采来的菱角,“菱香酒美”,在菱的清香中饮起酒来——只可惜,“予不饮酒,即饮未能胜一蕉叶”(陈继儒《媚幽阁文娱》),一会儿他就醉了,醉倒在芙蓉花下,菱的清香尚未去怀,莲的清香又悄然入怀了……“落日欲没岘山西,倒着接罱花下迷。襄阳d,JL齐拍手,拦街争唱《白铜疑》。旁人借问笑何事,笑杀山公醉似泥。”这是李白在《襄阳歌》

中自述的醉后情景。见了醉鬼又笑又叫,大约是儿童的天性吧?所以,相距千载的李白与作者,都在醉倒花下时给儿童尽情“大笑”了一番。作者只有一个儿童在旁,声势是不及李白的;但李白也有逊色于他的,因为他身边不是无知的“襄阳,'hJL”,却是个知他心意的可爱小童。这小童一副憨态,见了醉鬼不免“大笑”,可他又知道先生最爱皎洁的月色,因此先生天黑前醉着,他不去唤,等月亮上来了,他便忘不了“唤先生,看月起”。在此环境下,只一小儿是解人,悲哀乎?否也。

看作者在篇末这兴趣盎然的一笔,足见他全无悲哀,只有自得。也许,他也正是只愿让一儿童了解他的心意,因为儿童最具天趣,非成人俗物可比。

这首词,比起那些“要眇宜修”之作来,真是“不衫不履”的了,一无辞藻,二无隽语,“土”气扑人。然而,若使王国维来论此词,怕也不能不承认词中有“境界”——一种真名士胸中自然浑成的襟怀气象吧?  (沈维藩)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4篇: 《柳梢青·铁马嘶云》(孙承宗)

铁马嘶云,金戈挥日,人在芳皋。阅尽空华,英雄著眼,恨满绨袍。漫猜蜃海楼高。且听个松风海涛。试问东方,春华秋实,几个蟠桃。 

【翻译或鉴赏】
  英雄失路,也不免悲慨无奈。孙承宗在抗击清兵入侵的战斗中由于多方掣肘而出师不利,加上魏忠贤奸党的诬陷,不得不于天启五年力请罢官,十月得允,从此在家乡度过了四年的闲居生活。这首《柳梢青》词抒写了他在投闲置散中的愤懑和力求解脱的心情。

开头两句“铁马嘶云,金戈挥日”,追忆当年疆场鏖战的情景,有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词“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之概。“挥日”典出《淮南子·览冥》:“鲁阳公与韩搏难,战酣,日暮,援戈而搠(挥)之,日为之返三舍。”春秋时楚国的鲁阳公在作战时嫌天色已晚,竞挥戈使太阳倒退九十里。词人化用此典正切其奋战不休之意。但紧接在这一麈战场面之后的却是“人在芳皋”,这一反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心理落差,原本应该驰骋疆场的战将如今却徜徉于水边林下,那份无奈与怅恨尽在不言之中了。上片后半的词意即由此生发出来。词人回顾投身抗清以来的经历,不禁感叹“阅尽空华”。“空华”语出佛典,意谓虚幻之花,《圆觉经》云:“此无名者,非实有体,如梦中人,梦时非无,及至于醒,了无所得,如众空华,灭于虚空,不可言说。”在此国家的危急存亡之秋,词人曾在前方浴血奋战,全力撑持危局,而换来的却是敌人的长驱直入,难怪他要发出如此浩叹,竟至“恨满绨袍”。“绨”,一种丝织物名,比较粗厚,“绨袍”,在此指战袍。《诗经·秦风·无衣》云:“岂日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此袍本应披挂于驰骋疆场的将士身上,而如今却同主人一样被抛掷闲置,它当然只能勾起主人的满腔怨愤了。

如果说词的上片为抒愤,那么下片则表现为对这种心境的超越。“漫猜蜃海楼高”一句将蓬莱、方丈、瀛洲之类的海上仙境一笔扫倒,“且听个、风海涛”则以大自然的天籁作为心灵的慰藉与寄托。结拍化用东方朔的故事,从永恒宇宙的高度来俯视尘世的变迁,那么所有的变化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汉武故事》中曾记载侏儒在武帝面前指称东方朔:“西王母种桃,三千岁一为子。此儿不良也,已三过偷之矣。”(《艺文类聚》引)词人以对东方朔的诘问表达了人间的春华秋实相对于三千年一结果的蟠桃来说实在是太过渺小了。词人在此试图以此化解心中的愁闷怨愤,获得精神上的超越与解脱,而人们从中却能更深一层地感受到词人内心的不平。(黄宝华)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5篇: 《减字木兰花·春夜闻隔墙歌吹声》(项廷纪)

阑珊心绪,醉倚绿琴相伴住。一枕新愁,残夜花香月满楼。    
繁笙脆管,吹得锦屏春梦远。只有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个温馨美好而又感伤无奈的残夜。长夜静静地流逝,快要“流尽”了,此时,花香经过彻夜的酝酿,已到了最芳馨最浓郁的时候,而明月虽已西斜,但词人所居的楼头,却依然清辉洒遍,这难道不是最温馨美好的夜晚么?此时,若得良朋佳侣,携手楼头,同浴香氛,共赏月华,人生的赏一LL,乐事,又何以逾此?然而,景是如此之景,人却非如此之人。此时的词人,刚从春梦里醒来,他情绪低落,百无聊赖,一张绿绮琴倚在身边,却因醉意未消,无力拨弄,一枕的愁还氤氲于床头,那自然是一场春梦给他新添的愁云了。在如此美好的春夜里,他为何沉醉、为何心绪不快、为何愁恨萦梦,为何如此感伤无奈?

这首小词的上片,就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如此充满疑问的场景。

过片“繁笙脆管,吹得锦屏春梦远”,似乎是个答案。“锦屏春梦”,这当然是一场好梦,虽然我们暂且还不知梦的内容,但这四字中流露出来的风流富贵气息,还是可以感知到的。然而,结合词题可知,当春夜将尽、词人春梦正甜之际,从隔墙邻宅却传来一片歌吹(歌唱和吹打)声,那繁密的笙乐、清脆的管乐,便如一阵风似地,顿时将一场好梦吹得无影无踪了。

于是词人情绪低落了,于是好梦既被悟到难以成真,词人又添了一枕新愁了——这似乎是很顺理成章的答案。

然而,奇怪的是,词人为何不对这惊醒自己好梦的歌吹声作一番抱怨,却反而来到楼头,眺看歌吹声所来的邻宅,叹息一声“只有垂杨,不放秋千影过墙”呢?他非但不抱怨邻宅送来歌吹声,而且还希望邻宅送来的东西越多越好;他所抱怨的,只是邻宅墙边那枝条万千的垂杨太茂密了,以至将那后园的秋千影子(夜残月西,月光本可投送秋千影过来)阻住不放,不让它随着笙管声一起来到墙的这边。

这就是本词的妙味所在。虽然词人说得如此朦胧、含蓄、幽渺,使人不忍凿破混沌,但这层妙味不解开,词的鉴赏也不能完成。因此,笔者只能违背词人本愿,强作解人了——最后二句中,“秋千”二字最引人注目。秋千与笙管彻夜一样,都是富贵人家的象征,而作者做的是富贵风流的“锦屏春梦”,然则他的梦境,与现实中的富贵邻家,有无可联系之处呢?此其一。其二,秋千是闺中的游戏,晚上的秋千影虽然不曾过墙,但白天少女们蹴秋千时的轻快笑声、天真娇语,却极易传过墙来。闻其声而不睹其人,词人能不白日劳思、夜来成梦?笙管吹散好梦,固然可恼,但念及笙管与白天的笑语来自同一方向,又怎能不变恼为怅,怅恨笙管之外无他物同时传来?

如此说来,“只有垂杨”二句,是景语,亦是情语,只不过它不像“多情却被无情恼”那么说得露骨,而是含蓄、沉着,但一旦被人悟出,其滋味倍觉深长。

这二句的妙味如能品到,则上片的种种,回顾起来也都非闲笔了。词人何以“醉”?自是渴欲见人而不能,只能为徒闻娇音而烦闷、而借酒浇愁。词人何以“倚绿琴”?自是有一片琴心而未敢唐突表露。词人何以言“花香月满楼”?当然是为如此良宵佳侣却咫尺天涯而惋恨。种种草蛇灰线,亦可证明此词在布局谨严的同时,并处处体现出含蓄的特征,非止后二句为然。含蓄不尽,乃是本词的风格特征。

对“秋千”的解说,自是笔者的猜测,并无实据,但有一个旁证,可为笔者一助。“只有”二句,显然是脱胎于北宋张先那有名的“三影”中的一影,即“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青门引》)。虽然作者是为不睹秋千影而伤神,张先是为睹影而伤神,但他们都实在是为秋千上的人不得而见伤神,这一点却是共同的。    (沈维藩)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6篇: 《临江仙·钱塘怀古》(魏大中)

埋没钱塘歌吹里,当年却是皇都。赵家轻掷与强胡。江山如许大,不用一钱沽。
只有岳王泉下血,至今泛作西湖。可怜故事眼中无。但供侬醉后,囊句付奚奴。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江山如许大,不用一钱沽”中“沽”字语意丰富,请联系全词简要分析。(5分)

1.①“沽”,即“买”。“沽”字极言“强胡”获得赵家江山之易。(2分)②“沽”字讽刺了无能南宋统治者不爱江山爱歌舞的“轻掷”之状。③表达了词人对南宋朝廷之腐朽荒淫、不恤民情的愤怒与刻批判。④表达了对明朝时局的担忧。

2.这首词运用了哪些表达技巧,请简要分析。(6分)

2.①对比。“埋没钱塘歌吹里,当年却是皇都”由眼前沸腾的西湖歌吹声,想到南宋小朝廷沉湎于歌舞的往昔,如此今昔比照,不仅起势夺人,掷地有声,而且为全词的怀古慨今奠定了基调。②比喻。“只有岳王泉下血,至今泛作西湖”在作者眼中,西湖的碧波仿佛是英雄的鲜血所化成,它似乎正满含悲愤,映照着纷乱喧闹的人间百态。③用典。“但供侬醉后,囊句付奚奴”化用典故,既然忧国忧民之策无处可施,那么,满腔的热忱只好化为醉后的词句,聊以抒发情怀而已,无奈之意溢于言表。(答出其中两种即可。每点3分。如有其他答案,只要言之成理,亦可酌情给分)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7篇: 《满江红·大风泊黄巢矶下》(金堡

激浪输风,偏绝分、乘风破浪。滩声战、冰霜竞冷,雷霆失壮。鹿角狼头休地险,龙蟠虎踞无天相。问何人唤汝作黄巢?真还谤。
雨欲退,云不放。海欲进,江不让。早堆垝一笑,万机俱丧。老去已忘行止计,病来莫算安危帐。是铁衣着尽着僧衣,堪相傍。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本词上片“滩声战、冰霜竟冷,雷霆失壮”这儿句是如何写景的?(6分)

1.①着力“绘声”,滩声、雷霆皆状写声音;  ②运用比拟,用冰霜互相竞赛来突出寒冷;③夸张衬托,以“雷霆失壮”衬托浪涛之响,夸张至极;  ④把风浪想象成战争

2.这首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5分)

2.①反清复明的豪情壮志。  ②奋力拼杀,但时运不济、无力回天的悲叹。③看似超脱,实则不甘,孤独中只有与命运相似的古人为伴的无奈。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8篇: 《如梦令·草际斜阳红委》(刘基

草际斜阳红委,林表晴岚绿靡。何许一渔舟?摇动半江秋水,风起,风起,擢入白蘋花里。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题画小令。题画诗词一般容易受到所题之画内容的拘囿,但由于作者才性不同,在品画之时往往融入自己的审美情趣,从而使静态的画经过词人的再创作变得鲜活灵动,并获得感人至深的魅力。刘基这首词的佳处,正在于此;“草际斜阳红委,林表晴岚绿靡”,这是一副对仗极工稳的对偶句,一开头就展现出一幅草衰木枯、红绿已逝、雾气飘浮、斜阳西下的苍凉秋色图,把读者带入了一个黯淡凄清的画境。而这个画境虽苍凉冷寂,在“草际”、“林表”二词的点染之下,却显得极空阔疏朗。

接下来的“何许一渔舟?摇动半江秋水”,用一个疑问句,使小小的渔舟,在空阔苍茫的画面里凸现出来,并牢牢地吸引了读者的视线。小小渔舟,摇动着半江秋水,使得原本凄清的画面变得有几分灵动,几分生机。

如此一静一动的相互映衬,使画中表现的内容更丰富多彩,在动与静的辩证有机组合中,使人对画家的绝妙构图不禁折服,同时我们也不难从刘基的这一题画词中,深刻感受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中国古代文学艺术相融相通的美妙情境。

结拍“风起,风起,棹人白藏花里”,顺承前二句,继续描写渔舟的行程所至。随着阵阵秋风,船桨划进开满白色蓣花的水中,掀起的秋水涟漪在颜花覆盖下应是别有一番风韵。正如唐代徐彦伯《采莲曲》诗“春歌弄明月,归棹落花前”一样,此处词笔点染出的情景虽有萧萧秋风,却显得颇为淡雅而恬静。身处这种情境,足可以将人间的荣辱淡忘。这样的结尾,给人留下了无限的想像空间。

全词虽寥寥七句,词境却由带入动,再由动人静,变化自如。此词所题之画是一幅秋色图。悲秋伤春,是中国古典文学中不衰的主题,然而在刘基笔下,这幅秋色图虽不乏苍凉凄清之意,却无悲哀愁苦之绪,在秋水涟漪的衬托下,这幅画的意境显得极为疏朗闲适,尽管最终归于宁静,却掩饰不住词人和画家高拔豁朗的气度。

“文以气为主”,诗词亦如此。透过这首短词,读者不难窥见一代开国功臣刘基的宽广胸臆,在他雄浑的词笔下,本应悲愁凄苦的秋景变得一派清朗而闲雅。应特别指出的是,刘基在明太祖洪武四年(1371)告老辞官还乡,因有感于自己疾恶太甚,未免会招致怨恨,而明太祖对开国功臣又颇多猜忌,所以他还乡后惟饮酒弈棋,口不言功,力求心境平和。这首题画小令对秋景的选择,大致也透露了他此时的心绪及审美情趣。(龙文玲农作丰)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9篇: 《眼儿媚·烟草萋萋小楼西》(刘基

烟草萋萋小楼西,云压雁声低。两行疏柳,一丝残照,数点鸦栖。

春山碧树秋重绿,人在武陵溪。无情明月,有情归梦,同到幽闺。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有词以来,春愁秋怨,以出自闺中女性口吻居多,要想跳出于众作,实在不是一件易事。这首《眼儿媚》立意并无新颖,是一首秋晚曲,也是一首闺怨曲,但它的落笔角度与方式却有些特别,犹如铺纸濡笔而作画,全词是以秋草秋树的深绿作底色渲染背景的。

首句即从草色落笔,将心伤神惘、低徊不已的相思幽怨揉入一派如烟似絮、粘连暮云的草色中,而“两行疏柳,一丝残照,数点鸦栖”,与烟草围绕中的小楼一角,都不过是这大块苍凉暗绿背景里的点缀与衬托。画面虽无人物,情绪已酝酿充分,人物亦呼之欲出。

下片仍然就绿色进一层渲染。王维诗云:“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山中送别》)——如今秋草也绿了,远行的人会不会归来呢?与这种痛苦难言、形影孑然的单相思对照,下面紧接的“人在武陵溪”一句是那样的冷酷无情:远行的人正如刘晨、阮肇那样沉湎在桃源仙境中(宋元词曲,文人往往借陶潜《桃花源记》武陵渔人的字面来表示刘、阮二人在天台的艳遇),怎记得归来!正是这一句透露出思妇的深长幽怨,漫长的相思岁月里音讯皆无,怎不教人思而生疑,疑而转怨呢?空闺独守的苦闷,倚楼而望的惆怅,以及对冶游忘归的荡子爱恨并集的感情,都被这一句点破。可是,怨语也仅此一句,戛然而止,下面并没有继续数落。一般说来,封建时代的深闺妇女长期受“温柔敦厚”的礼教熏陶与束缚,表达情感的方式多是婉约而委曲的,不太可能作汹涌澎湃状,也很少一泻无余。她要诉说对薄幸人的嗔怪,却怨恨照人无寐、窥人相思的明月的“无情”;她要表白对对方的执着系念牵想,却不元羞涩地借指虚幻美好、堪慰相思的归梦的一有情,,。这是一颗多么善良敏感的心灵,多么令人同情的柔弱美丽的形象。词中并没有出现人物的外貌描写,甚至没有直接抒情,而怨怀幽恨,盘寓其中,况周颐所谓“取神题外,设境意中”(《蕙风词话》),约略近之。

明陈霆评曰:“‘云压雁声低’与!眷山碧树秋重绿’二语动人,或谓未经前人道破,以予
所见,亦转换‘云开雁路长’与‘春草秋更绿’耳。”(《渚山堂词话》)陈氏拿来比较的“云路雁声长”是隋代王胄的名句,吟咏天高云淡,雁路悠长的秋景,情绪与声调都是疏阔开朗的;刘基虽然也是攫取“云”和“雁”二种事物入词,但着意刻画的是迷惘难排的情绪与氛围。,声调低徊沉郁,与王胄之句字语虽近,用意则大不相同。至于“春草”云云,则是谢眺《酬王晋安》诗中之句:“春革秋更绿,王孙西未归。谁能久京洛,缁尘染素衣。”显然,谢彤E也是向前人取来,“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楚辞·招隐士》),不就说的是远游与思归么!其实,“春山碧树秋重绿”是否从“春草秋更绿”转换而来,并不要紧,春草这一意象,经过历代无数诗人的运用,已较为固定地象喻为离情的缠绵和思归未归的隐痛。“更绿”和‘‘重绿',_字之差,当不可等闲视之。更绿,强调的是秋有甚于春,时光不我待,必得回去;重绿,又绿也,突出的是时间之流逝,过程之重复,细微之处,正有_丝伫盼中的无奈,空守小楼的女子心中并不敢有更多的奢望呀!转换一字,情绪境界便有刚柔幽显之分。

词的上片侧重于写景,下片侧重于达情,而从手法上说,这首词几乎全用写实白描,择字下语妥帖,画面犹如清婉无比的工笔小幅,情境尤见匀和,而浅易自然的表现风格更能使读者体味出词中的真挚深曲的感情。

唐司空图《诗品·自然》所谓“俯拾即是,不取诸邻”,此词有之。(熊盛无)

taobao1.png

词-明代的古诗第10篇: 《水龙吟·鸡鸣风雨潇潇》(刘基

鸡鸣风雨潇潇,侧身天地无刘表。啼鹃迸泪,落花飘恨,断魂飞绕。月暗云霄,星沈烟水,角声清袅。问登楼王粲,镜中白发,今宵又添多少。

极目乡关何处,渺青山髻螺低小。几回好梦,随风归去,被渠遮了。宝瑟弦僵,玉笙指冷,冥鸿天杪。但侵阶莎草,满庭绿树,不知昏晓。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潇潇风雨又至,鸡鸣不已。天气阴暗,愁云惨淡,最易惹人愁思,感时伤物。他是堂堂七尺男儿,生在这风雨飘摇的乱世,有志投笔从戎无奈却无处报国,不禁感慨,天地之大,再无像刘表那样的贤人能士庇一处安宁,得一方才智,没有一个可以依附的人来施展作为。哀哉!

杜鹃啼血,昼夜悲鸣,眼泪迸溅;落花纷飞,零落满地,空留遗恨。那些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的冤魂,何时才能飞回故里?他心中悲愤,抑郁难抒,只觉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无关的风景在他眼里都生出了宿命的悲伤,日月星辰也失了光彩。

最美莫过逢迎多司心。无关的风景在他眼里都生出了宿命的悲伤,日月星辰也失了光彩。

风雨如晦的傍晚,月暗星沉,整个世界没有一丝光亮。冷寂的黑暗中,只听闻军营中传来阵阵的号角声,清冷幽怨,如同哽咽,听得伤心人肝肠寸断。“风萧瑟而并兴兮,天惨惨而无色”,试问当初书写《登楼赋》的王粲是否也如他此时心境,因怀才不遇,于是望天地无色?

只可惜,王粲依附了刘表那样的贤主却依然不被重用,自己感叹这世间不再有如刘表般的贤人又有何用。即使有,也不见得最终不会落一个登楼“心凄怆以感发兮,气交愤于胸臆”的结局。此生想要施展才智抱负,谈何容易!叹年华易逝,明朝对镜,不知这一夜又添多少白发。

天亮登楼极目远眺,家乡在哪一处呢?连绵不绝的青山如髻螺般横亘千里,一重又一重,直到视野尽头消失天边,又如何望得见家乡?多少次在梦中,魂魄随风归向故里,却被这无数的山峰阻挡难行,连梦里都不能如愿,何其悲惨!欲使宝瑟奏一曲哀思,久不弹奏,弦已僵硬;将执玉笙吹一段忧伤,指冷难成调;写下满纸相思言,鸿雁却远在天边无法传书。什么都做不了,什么也无法抚慰,只能空自嗟叹:天意弄人。

如今看得到触得到的,只有满园丛生的莎草和遮天蔽日的绿树,阻隔了阳光天色,使人晨昏难辨。就像这失意的人生,看不到一丝希望。

此词作于刘伯温遇见朱元璋开创一番霸业之前。“啼鹃”、“落花”、“宝瑟”、“玉笙”的婉约之景与“侧身天地无刘表”、“登楼王粲”的豪放之情结合在一起,将他不得志的抑郁、愤懑、悲伤、无措表现得淋漓尽致。起句“鸡鸣风雨潇潇”即暗示出飘摇昏暗的社会,居于此间的作者将各种“迸泪”、“飘恨”、“断魂”、“暗”、“沉”、“僵”、“冷”的情感蕴藉在一连串密集的意象中,形象而生动地罗列出复杂难抒的情绪;借“刘表”和“王粲”点出了这些情绪的缘起:报国无门,怀才不遇,英雄气短,再多苦闷,再多纠结,最后还是“不知昏晓”,社会动荡不安,人心难测,前路茫茫,谁人能料?

作为一个通晓天文、地理、兵法、谋略的博学者,刘伯温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和政治作为而闻名青史,他更是明王朝的开国功臣,同时,他在文学上的建树亦不容小觑。陈廷焯评价道:“伯温词秀炼入神,永乐以后诸家远不能及。”今未老,莫把清泪抛——念奴娇(策勋万里)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