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诗_元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诗-元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1篇: 《被檄夜赴邓州幕府》(元好问

幕府文书鸟羽轻,敝裘赢马月三更。
未能免俗私自笑,岂不怀归官有程。
十里陂塘春鸭闹,一川桑柘晚烟平。
此生只合田间老,谁遣春官识姓名?

【翻译或鉴赏】
【翻译】

幕府中急送来征召文书,就好似飞鸟般快捷轻盈;披上那破裘呵骑上那瘦马,我急匆匆赶路趁着月照三更。脱不了俗例呵——私心里暗自好笑,怎不想回家呵——担心耽误赴官的期程!一路上,十里陂塘涟漪泛起,群群春鸭嬉戏闹腾;满川原,棵棵桑柘遍地铺翠,袅袅晚烟无风自平。只应在田野呵让此生安然老去,是谁叫春官呵知道了我的姓名?

【注释】

①幕府:古时军队出征,施用帐幕,因此把将帅办公的地方称为幕府。鸟羽轻:在这里一语双关,既是指征召文书上插有轻细的鸟羽,也是指文书传递迅速,如飞鸟展翅般的轻捷。古时的军事文书,凡上插鸟羽的,表示紧急,必须迅速传送,因此称为“羽书”、“羽檄”。

②裘:毛皮的衣服。赢(旧雷):瘦弱。

③未能免俗:据《世说新语·任诞》说,古时的习俗,在七月七日晒衣,富人都在庭院中晒满了绫罗绸缎。阮成家里贫穷,没有什么衣物可晒,便用竹竿把粗布短裤挂晒在院中,并自称是因为“未能免俗”。后来这句话成为一句常用熟语,意思是没能摆脱社会惯例,仍按习俗行事。元好问在诗中用这一熟语,大概是指他正迷沉于田园生活之时,一旦接到官府文书,便也同普通人一样,急急赴命如火,因此不禁自觉好笑,有自我嘲讽之意。

④岂不怀归:语出《诗经·小雅·出车》:“岂不怀归,畏此简书。”怀归,想回家。简书,书信,书简。诗人用此典来表示自己留恋家园,却又迫于羽书之命的心情,非常贴切自然。程:程限,期限。

⑤陂塘:池塘。

⑥桑柘:桑树和柘树。柘,就是黄桑,叶可喂蚕。在北方农村中多见。

合:应该。

春官:古代以春、夏、秋、冬四季设官。据叙述古代官制的《周礼》一书所说,春官是掌管国家典礼的,因此,后世便把春官作为礼部的通称。

【阅读答案】

1.下列对本诗的理解不正确的两项是(5分)

A.首句中“鸟羽轻”意义双关:征召文书上插有鸟羽,表示紧急;文书传送快,如同飞鸟一般的迅疾。

B.“敝裘赢马月三更”,紧承首句,“月三更”更是扣紧题目中的“夜赴”,写出了诗人连夜赶路的情景。

C.“未能免俗私自笑”,通过细节描写,传神地写出诗人被官府征召后不可抑制的满足与喜悦之态。

D.第二联中“官有程”三字,直接点明官府征召有期限要求,诗人接到文书后,不得不日夜兼程,向邓州进发。

E.本诗采用了比兴、虚实相生、用典等表现手法,收到了疏密有致、言简意丰、含蕴深厚、耐人寻思的艺术效果。

2.本诗流露出作者哪些情感?请结合诗句进行分析。(6分)

被檄夜赴邓州幕府阅读答案元好问

1.(5分)CEC“不可抑制的满足与喜悦之情”,错;E“比兴”,错

(对一个2分,全对5分)

2.(6分)情感:①希望终老田园;②心念国事;③不得不应召为国效力的矛盾、无奈之情。

(6分,每点2分)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2篇: 《己丑过鸡鸣山》(耶律楚材

三年四度过鸡鸣,我仆徘徊马倦登。
寂寞柴门空有舍,萧条山寺静无僧。
残花溅泪千程别,啼鸟伤心百感生。
今古兴亡都莫问,穹庐高卧醉腾腾。

【翻译或鉴赏】
  【赏析】

鸡鸣山又叫做摩笄山,在河北张家口市的东南面,古为燕辽间的一条要道。传说战国时赵襄子杀代王迎其夫人至此山,而夫人本是襄子的姐姐,她不堪其暴,乃摩笄于山而自杀。

代人为了凭吊这位刚烈的女子,遂立祠祭享,寄托哀思(参见《水经注》十三《漯水》)。己丑年(1229)冬天,忽必烈经过激烈的内部斗争确立了自己的绝对优势,眼看取得帝位已成定局。据《元史》耶律楚材本传记载,楚材甚得太祖铁木真的宠信,是亲自托付给忽必烈的重臣。那么,在这场上层权力再分配的斗争中,他自然要站在忽必烈一边。或许正是为了这类事情吧,奔走王事,君子于役,这一年四过鸡鸣,他已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中年人了。

粗粗一看,此诗相当感伤,流露出一种消极的人生态度。其实这是表面现象。它骨子里包含着对最高统治集团内部倾轧的强烈不满。诗人的心,与其说是消沉的,不如说是痛楚的。

此诗包含着四个层次。一是吊古。鸡鸣山作为特定事件的空间表征,身临其境,自然要想起那位权欲狂赵襄子来,此公六亲不认,而今安在?二是伤今。历史确实有其惊人的相似之处,今天的襄子们,不是又在扮演着“兴亡”之剧吗?不过在诗里,这两层意蕴都非常隐蔽,仅在“今古兴亡”句点了一下,这是意到笔不到的写法。三是描景。描景是正面用笔。

颔联写山寺的荒寂,从心境上透出对那些争权夺位争夺得那般“热闹”者的否定情绪。颈联借用“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杜甫春望》)的境界,坐实在“百感生”上。四是情绪。全诗于“倦”、“都莫问”、“醉腾腾”等处,把诗人那种拒斥性心态渗透到各个方面,流露出自身的酸苦。“腾腾”,迅疾刚健貌。唐罗隐有旬云:“不知何处是前程,合掌腾腾信马行。”(《途中寄怀》)这里是写酒后亢奋之状。已翻过鸡鸣山了,栖息在帐篷里,本欲借酒浇愁,偏偏酒不消愁,“醉腾腾”不正是心之所非却无可奈何的准确写照么?

他是不满的,但又不得不卷入残酷的内部斗争,痛苦于是从这里产生。

诗流转自然,内蕴丰富,于眼前景中含意不尽,耶律楚材所启示给我们的艺术境界就是这样。(蒲健夫)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3篇: 《石田山居》(马祖常

甲子人愁雨,河田麦已丹。
岁凶捐瘠众,天远祷祠难。
贾客还沽酒,王孙自饱餐。
更怜黎面黑,征戍出桑干。

【翻译或鉴赏】
【赏析】

马祖常原籍靖州天山,父润为潭州路总管府同知,遂家于光州(今河南潢川)。祖常延辜占初拜监察御史,与同列奏劾奸相铁木迭儿十罪,后权奸复相,被左迁开平县尹,为避其中伤,遂退居光州。石田是祖常所居地名,近山,所以他的书斋即名石田山房。这首诗即作于此间。此为八首录一。概括了在元朝统治下天灾人祸给劳苦大众造成的苦难,表达了诗人深厚的同情。一字字、一句句都饱含着血和泪。

首联二句“甲子人愁雨,河田麦已丹”,叙述了久旱不雨的严峻情况。前一句中的“甲子”,指元泰定元年(1324)甲子岁。这时权奸铁木迭儿复相已三年,适为祖常退居光州石田时期。这旬点明了“人愁雨”的具体时间。一个“愁”字,说明不雨既久,令人十分担忧。后一句,说麦子都已经枯死了,正面回答了前句“愁雨”的原因。“河田”是指靠河的田地(石田地近潢水),河边种麦便于灌溉。连这里的麦子都已枯黄,说明河水也已经于涸,那么离水源较远的庄稼就可想而知了。这两句诗,前句用一“愁”字,后句用“麦已丹”三字,构成呼应之势。

颔联“岁凶捐瘠众,天远祷祠难”二句,紧承上联,诗人对劳苦大众荒年的悲惨遭遇表示深切同情。捐瘠,谓相弃捐而瘦病。饥馑之年亲人骨肉亦难互相照顾,以致彼此遗弃,饥饿使人形销骨立。如果说王粲七哀》“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是摄取荒年劳苦大众遭际的一个典型镜头,那么这里则是从更广视角概括了人们的普遍遭遇。人们在遭受灾难的时候往往要呼告上天,以求得解救。古人认为天是最仁慈博爱、聪明睿智、公正无私的,而如今虽然发生了如此严重的灾难,人们竭诚地进行祷告,上天却装聋作哑,不闻不问。诗人用“天远祷祠难”一句,指责上天的冥顽不灵,实际有批评朝廷执政不关心民瘼之意。“天远”二宇,可以看出作者是含有怨愤之情和指责之意的。

颈联二句一转,写出荒旱之年富人的生活。“贾客还沽酒,王孙自饱餐”是互文,沽酒者不只贾客还有王孙,饱餐者不仅王孙更有贾客。这些商人富豪在荒年凶岁还过着如此优裕的生活,与颔联“捐瘠”之众形成鲜明的对照。诗人难能可贵之处,在于真实地写出了社会贫富两个阶层在凶岁的不同生活状况,从而指控了阶级社会的严重不公。诗只轻轻拈出“还”、“自”二字,就明显地表露出对贾客、王孙的不满,真是驾驭文字的高手。

在阶级社会里,劳苦大众的灾难往往是多方面的,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诗尾联“更怜黎面黑,征戍出桑干”二句,就血淋淋地揭露了这种事实。元朝统治九十年间,在残酷的民族压迫和尖锐的阶级矛盾下,人民不断起义,元世祖虽然采取了一些缓和矛盾的措施,并力图恢复农业生产,但为了维护与巩固其长远统治,更加强了军事设置,在全国普遍驻军。世祖死后,戍役调遣有增无减。所以,劳苦大众虽然遭受旱魃的严重袭击,仍是甩不掉征戍徭役之苦。桑干是永定河上游,在今河北省西北部和山西省北部,在元属边徼地区,如果从地处淮水南岸的光州来看,亦算得上是天涯海角了。“黎面黑”,指劳动人民,因常年饱受风吹Et晒,而今又遭饥饿,所以颜面更显得漆黑。正是这些受苦受难的劳动者,如今又要被征调到极远的地方去戍守。真是悲苦之外更加悲苦,劫难之上又加劫难,怎能使具有良心的诗人不痛彻肺肝呢?诗结尾收得奇警有力。

《石田山居》八首非作于一时,其中可能有诗人十几年后最终致仕之作。诗人身为官员,而且致仕时竞至高位(御史中丞、枢密副使),与劳苦大众无论从思想上和生活上都存在着较大的距离。这从八首其他一些诗(如其三、其六、其七、其八)中亦可以看得出。但是诗人对待社会人生的态度毕竟是严肃的,又何况他的主观并不是没有缩短这种距离的祈求呢!(王锡荣)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4篇: 《闽中苦雨》(萨都剌

病客如僧懒,多寒拥毳裘。
三山一夜雨,四月满城秋。
海瘴连云起,江潮入市流。
钩竿如在手,便可上渔舟。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此诗作于至元二年(1336)福建为官期间。其时诗人久病,又逢春暮淫雨,感到百无聊赖。全诗所写即“不如意”三字。
  
  久病的人,感到浑身懒散,就像闲僧一样元所事事,所以有“病客如僧懒”之感。弱不禁风,则须穿得比常人更多,何况苦雨“多寒”,只好把毛皮袍子(毳裘)裹上,倒真像是一个和尚了。
  
  “三山一夜雨,四月满城秋。”福州城内东有九仙山,西有乌石山,北有越王山。说‘‘三山一夜雨”,可见雨量之大。这“一夜”是又一夜,并非仅一夜,否则不成其为苦雨。正因为久雨,寒潮亦相伴而来,使四月的福州,有如萧瑟秋天,“秋风秋雨愁煞人”。对时令感觉的倒错,适见诗人心情的迷乱(柳宗元“春半如秋意转迷”可参)。这一联对仗,“三山”的“三”为数词,而“四月”的“四”为序数词;“一夜”的“一”有“整”义,而“满城”的“满”有“一”义。如此成对,不失佳句。
  
  虽然下了整夜的雨,天上阴云不开,海面蒸发的湿热之气袭来,令病人生畏:“海瘴连云起。”而水量过于充沛,使潮水超过正常的高度,漫入市街,大街小巷,都成了一条条溪流:“江潮入市流。”两句妙能写实。于是诗人情怀恶甚。“钩竿如在手,便可上渔舟。”二旬似乎突然生出闲情逸致,居然想到垂钓于水上。其实是正言欲反,说自己既无钓竿在手,也无渔舟可上,何况街市成河,也无鱼可钓。所以这是一种苦笑,一种自我调侃。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苏轼)久病苦雨,也是人生的一种况味。如果一味闷在心里犯愁,只能徒增病情;但诗人对之做一番自我观照,形诸吟咏,便有疏导积郁的作用。(周啸天)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5篇: 《昭君出塞图》(王思廉)

黄沙堆雪暗龙庭,马上琵琶掩泪听。
汉室御戎无上策,错教红粉怨丹青。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这首诗在描写人物方面,运用了什么表现手法?请结合本诗简要分析。
  
  答案:衬托。用“黄沙”“堆雪”营造气氛,衬托昭君愁苦的心境;用旁人“掩泪听”琵琶的悲伤情状衬托弹琵琶者王昭君的悲苦、哀怨。
  
  (2)与《西京杂记》的记述相比,这首诗在主题思想上具有怎样的进步性?
  
  答案:《西京杂记》将罪过推到画工身上,意在说明个人的不得志是小人嫉贤妒能造成的。而王思廉的这首诗将矛头指向汉朝统治者,表明由于国家民族的衰弱,因而使很多妇女成为牺牲品,所以,王昭君的悲剧便具有更深的历史意义。由此看来,王思廉的这首诗跳出了个人荣辱的圈子,以国家和民族的危亡为主题,深化了昭君出塞的意义。
  
  【赏析】
  
  本诗在描写上运用了衬托的手法。用“黄沙”“堆雪”营造气氛,衬托昭君愁苦的心境;用旁人“掩泪听”琵琶之悲伤衬托弹琵琶的昭君的悲苦、哀怨。《西京杂记》将罪过推到画工身上,意在说明个人的不得志,是小人嫉贤妒能造成的。而这首诗将矛头指向汉朝统治者,哀痛由于国家民族的衰亡,导致妇女成为牺牲品。这首诗以国家和民族危亡为主题,深化了昭君出塞的意义。
  
  【注释】
  
  ①王思廉:元朝初年诗人,历经宋、金灭亡等历史事件。
  
  ②龙庭:指匈奴集会祭天的地方。
  
  ③葛洪《西京杂记》中记载:“元帝后宫既多,不得常见,乃使画工图形,案图召幸之。诸宫人赂画工,多者十万,少者亦不减五万。独王嫱不肯,遂不得见。”将王昭君的悲剧归为画工之责,故有“怨丹青”的说法。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6篇: 《越溪曲·越溪春水清见底》(萨都剌

越溪春水清见底,石罅银鱼摇短尾。船头紫翠动清波,俯看云山溪水里。谁家越女木兰桡,髻云堕耳溪风高。采莲日暮露华重,手滴溪水成葡萄。盈盈隔水谁共语,家在越溪溪上住。蛾眉新月破黄昏,双橹如飞剪波去。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越溪,即今浙江绍兴东南若耶溪。相传为西施浣纱之处。《越女吟》、《浣纱溪》、《采莲曲》、《采菱歌》之类,大多描绘江南山水的秀美,江南少女的风姿。一般文笔纤巧清秀,意境优美。萨都刺本篇写江南女子采莲的风采,在历代诗人塑造的采莲女群像中,别具一格。全诗辞采艳丽,而流转如珠,最能体现萨都刺诗歌的流丽风格。
  
  首段着力刻画溪水之清。“清见底”,是正面陈述。以下三句,则采用旁衬。水边石窟石缝里,不但白色的鱼儿一清二楚,甚至连它小小尾巴的摇动都是那么清晰。溪水里,云山的倒影纤微毕呈。乃至看云看山,都不用抬头,一俯身即在眼底。小船儿触动荷叶,在水面荡起一轮轮涟漪。言外之意,如不是船头驶来荷叶微动的话,连清波也不会动一动。全段四句,集中力量刻画溪水的澄静清澈。一、四句写静景,清澈见底,云水倒影。可见碧波澄澈,纤微不动。二、三句写动景、银鱼摇尾,紫翠荡波,动静相生。春水的清静,也就刻画无遗了。除此之外,辞藻的华丽,色泽的鲜明,也十分突出。青色的“石罅”,洁白的“银鱼”,青翠带紫的荷叶荷干,碧绿的“清波”,再加上温柔的“春水”和变幻的“云山”,构成了越溪清丽的富艳的色彩。
  
  “越女天下白”(杜甫诗),“西施越溪女,明艳光云海”(李白诗)。越溪女子本来就以明艳着称。诗人以“木兰桡”刻画其芬芳,“露华重”刻画其滋润。“日暮采莲”,交代她此刻的活动。“髻云”一句,刻画其风姿。高高的发髻,干净利索地挽在两耳以上,纤细的秀项,越发衬出身段的苗条。溪风吹拂,裙裾飘逸,屹立船上的女子,是那么明媚秀美,却又那么灵动飞活,充满了少女青春的活力。“手滴溪水”,写少女此刻的嬉戏。她停下木桡,也不再采莲,而是双手捧起溪水,让碧绿的水珠,如葡萄,如珍珠般地从她指缝间流泻。少妇的活泼,少女的天真,一片天机,真是神到之笔。
  
  末段从“日暮”自然导出,写越女飞舟离去的镜头。“家在越溪溪上住”,点明采莲女的身份,也交代她此刻归家的去向。“谁共语”,揣测之词。如此迷人的少女,身边或许早已有了“白马王子”。“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古诗十九首》)诗人的诗思透露出内心的倾慕。末二句具体刻画采莲女归去的形象。新月如钩,朦胧如梦。如梦如幻的月色之中,采莲女驾起小舟,如飞而去。轻捷的小船,分开清澈的碧波,一个“剪”字,生动形象,神韵俱足。小船的轻灵,又进一步刻画出采莲女的矫健敏捷。在历代歌咏越女的作品中,如此明媚动人却又婀娜健美的女性形象,应该说是不多见的。类似的形象,南朝乐府中的《长干曲》,或许能够与之仿佛:“逆浪故相邀,菱舟不怕播。妾家扬子住,爱弄广陵潮。”(刘真伦)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7篇: 《早发黄河即事》(萨都剌

晨发大河上,曙光满船头。依依树林出,惨惨烟雾收。村虚杂鸡犬,门巷出羊牛。炊烟绕茅屋,秋稻上垅丘。尝新未及试,官租急征求。两河水平堤,夜有盗贼忧。长安里中儿,生长不识愁。朝驰五花马,暮脱千金裘。斗鸡五坊市,酣歌最高楼。绣被夜中酒,玉人坐更筹。岂知农家子,力穑望有秋。袒褐常不完,粝食常不周。丑妇有子女,鸣机事耕畴。上以充国税,下以祀松楸。去年筑河防,驱夫如驱囚。人家废耕织,嗷嗷齐东州。饥饿半欲死,驱之长河流。河源天上来,趋下性所由。古人有善备,鄙夫无良谋。我歌两河曲,庶达公与侯。凄风振枯槁,短发凉飕飕。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元顺帝至正四年(1344),黄河白茅堤、金堤(今河南兰考东北)溢决,沿河州郡水旱瘟疫成灾。至正九年(1349)诏修黄河金堤。
  
  这首诗作于元顺帝至正十年(1350)丞相脱脱与贾鲁治理黄河时。诗中用贫富对比的手1法,对人民所受苦难,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对治理黄河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从“晨发大河上”至“夜有盗贼忧”十二句,写作者早发黄河看到的农家景色,和由此引起的悯农之情。是全诗的舒缓的引入。东方霞光照亮河上,两岸烟雾渐散,次第出现了村落,羊牛,鸡犬之声……这似乎是古人笔下的田园生活图画。然而诗人是了解民情的,所以他无法赞叹“真是农家乐啊”。紧接着倒写出了田舍忧:“尝新未及试,官租急征求。两河水平堤,夜有盗贼忧。”租税、水患、盗贼……农家苦得什么似的,哪还有田园乐呢?
  
  从“长安里中儿”到“玉人坐更筹”八句,诗人暂时撇开民情不表,转写都市富贵子弟骄奢淫逸的生活,是全诗的反衬之笔。这里以“长安”代指豪华都市。诗中长安少年实指当时蒙古贵族子弟。“五花马”、“千金裘”、“斗鸡五坊市”等,都从唐诗借字面,其目的不外稍隐其批判现实的锋芒而已。这帮纨祷子弟,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围绕着他们的是名马、美酒、玉人……他们能体察人民的疾苦吗?
  
  从“岂知农家子”到“驱之长河流”十四句,诗人着重写当时民间疾苦,尤其是两河人民的疾苦。又分两层,前八旬是写一般农民的疾苦,以“岂知”领起,文气紧接上段,形成鲜明对照:富家子弟是“朝驰五花马,暮脱千金裘”;他们则是“桓褐常不完,粝食常不周”。富家子弟拥尽美女,从不识愁;他们则只能与“丑妇”织作,共输国课。富家子弟成日斗鸡酣歌,他们则天天力穑望成。后六旬则专写黄河流域人民遭受的徭役之苦,因为水患缘故,他们被官家征集筑防,受到非人待遇(“驱夫如驱囚”),荒废了农业生产,还不免于饥饿。饿得半死,还要浚河筑堤。“去年”云云,《元史·顺帝纪》:“(九年)三月丁酉,坝河浅涩,以军士、民夫各一万浚之。一…·五月,诏修黄河金堤。”诗中叙述的便是此事。
  
  最后六句是诗人的感慨和自叙作诗目的。“河源天上来,趋下性所由”,系针对丞相脱脱设想开凿新河道,诗人怀疑违背了流水的自然趋势。他希望能吸取古人治黄的经验,反用“肉食者鄙,未能远谋”的话委婉地批评当事者,不赞成劳民伤财。他自叙作歌目的是希望民情得以上闻。歌罢他并不能轻,久久地沉浸在忧思之中,但觉悲风振晌林木,头皮一阵阵发冷。“凄风振枯槁,短发凉飕飕”二句,凸现出一个忧国忧民的诗人自我形象。顺便说,诗写成的次年(1351),贾鲁为总治河防使,发沿河州郡近二十万人开凿新河道通淮,直接引发了元末农民起义(即红巾军起义)。
  
  这首五古是现实主义的诗作,它上承国风、汉乐府的传统,真实地描绘当时的民情,为的是“明乎得失之迹,伤人伦之废,哀刑政之苛,吟咏情性,以风其上”(《毛诗序》),就其“辞质而径”、“言直而切”、“事核而实”而言,又与唐人新乐府毫无二致。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8篇: 《送客洞庭西》(杨维桢

送客洞庭西,雷堆青两两。
陈殿出空明,吴城连苍莽。
春随湖色深,风将潮声长。
杨柳读书堂,芙蓉采菱桨。
怀人故未休,望望欲成往。

【翻译或鉴赏】
【赏析】
  
  送别是历代文人经常歌咏的主题,作品汗牛充栋。而这首诗仍能写出自己的特色,显出诗人的创造才华。诗总共十句,分两部分。
  
  前八句为第一部分,写洞庭湖西岸送客。从描写的城市看,当即元代岳州府首府,今湖南省岳阳县。第一句笼括全诗,点明诗的内容、送客的地点,所以诗就以此句为题。二至八句对送客地点的风光进行详细描绘。两两,成双相对。空明,天空。苍莽,广阔元边。采菱桨,采菱的船,用桨指船。这七句诗大意说:苍翠的雷堆两两相对矗立着,六朝陈代建筑的大殿高耸云霄,三国时期吴国建的城郭连着辽阔山水。春到湖中,湖水碧得更可爱。风吹波涛,涛声更长更响亮。读书堂边,杨柳依依。芙蓉丛中,荡过采菱之桨。七个句子,一句一景,频频变换。透过景物变换,仿佛看到诗人在送客,送了一程又一程。而景物字面并不含情,好像纯粹写景,而实际上诗人运用比兴手法,用景物对感情进行了细腻的渲染,看似无情却有情,看似有情又无情,使情处于似有似无之间,读来很是有味。
  
  后二句为第二部分,抒发诗人对朋友的深厚感情。诗大意说:想到别后无休止的思念,望着朋友远去的背影,我真想和他一起去。诗人到底和朋友一起去没有呢?没有,这是想象之辞,他只是想和朋友一道去。诗又带有说理的意味,诗人为什么想和朋友一道去呢?他想,与其受离别思念的感情折磨,还不如和他同去的好。本是送别,却想同去,这是从反面立意。然而诗人又没有真去,因而它实际的含义又从反面转到了正面。既然诗人没有和朋友一起去,那么,他也就只有“怀人故未休”,只有无休止地怀念自己的朋友了。本是送人,却想与人同去,想象奇特。
  
  诗前八句写景,繁富而简洁,暗用比兴。后两句直写情愫,感情强烈而表达奇巧。含蓄与直白互相辉映,简洁与奇巧宛若合璧。虽然诗人没有写他送的友人是谁,没有写他们之间如何情深意笃,而诗人那炽烈的感情,像火一样炙热着人睁凸。(刘文刚)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9篇: 《传舍吏》(杨维桢

传舍吏,当封侯,晋鄙救兵邺中留。邯郸急击危缀旒,传舍吏儿当国忧:“散君帑藏大飨士,编君妻妾列兵俦。”传舍吏儿率死士,踺胸赤手科鍪头。救兵至,邯郸危复瘳,传舍儿死父封侯。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鲁迅)此诗所歌颂的传舍吏之子,就是这样一个为民请命而又拼命硬干的英雄。
  
  他的事迹,见于《史记·平原君列传》:“秦急围邯郸,邯郸急且降,平原君甚患之。邯郸传舍吏子李同说平原君日:‘邯郸之民,炊骨易子而食,可谓急矣,而君之后宫以百数。婢妾被绮觳,余梁肉,而民褐衣不完,糟糠不厌。民困兵尽,或剡木为矛矢,而君器物钟磬自若。使秦破赵,君安得有此?使赵得全,君何患无有?今君诚能令夫人以下编于士卒之间,分功而作。家之所有,尽散以饷士,士方其危苦之时,易德耳。’于是平原君从之,得敢死之士三千人,李同遂与三千人赴秦军,秦军为之却三十里。亦会楚魏救至,秦兵遂罢,邯郸复存。李同战死,封其父为李侯。”
  
  传舍即旅舍。“传舍吏”是古代的驿站长,职位相当卑微,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任这种职位的人和封侯根本不可能发生关系。诗句一开始就是:“传舍吏,当封侯!”便足以令人惊诧奠名。然后再叙事,便有吸引读者的效果。秦军侵赵,邯郸告急之初,魏安僖王曾使晋鄙将十万兵救赵。因受秦胁迫,“魏王恐,使人止晋鄙,留军壁邺,名为救赵,实持两端以观望”。(《史记·信陵君列传》)“晋鄙救兵邺中留”,则邯郸之急,危如累卵矣。“缀旒”系冠上垂珠,摇摇欲坠,故形其危(语出《文选·诸渊碑文》)。这时,传舍吏之子李同挺身而出,直说平原君以救急之策。“传舍吏儿当国忧”,实有“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匹夫忧国,当仁不让的气魄。“散君帑藏(国库)大飨士,编君妻妾列兵俦”二句,概括李同说辞,斩钉截铁,直如耳提面命,虽是为平原君划策,却也是为围城人民着想。至于传舍吏子自己,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传舍吏儿率死士,踺趵(跳跃)赤手科鍪头(指不戴头盔入敌)”,终于使秦军退兵三十里,邯郸旋亦围解。“救兵至,邯郸危复瘳。”然而,传舍吏子李同却永别了邯郸人,后代读者须感谢司马迁记下了他的英名。英雄的父亲受到了奖赏,传舍吏受封李侯,烈士李同可以含笑九泉了。
  
  诗人几乎是用朴拙的笔墨,十分概略地复述了太史公书中的一个故事。诗人的出众之处首先表现在他的眼力,他从史传发现了这个不甚为人注意的人物及其事迹,从中看到了光耀。正史中充斥着帝王将相,然而他们丝毫掩不住这位布衣之士的光芒。李同的事迹,足以与侯赢、朱亥相辉映,而此诗也可以与王维夷门歌》相媲美。诗中不书李同的名字,而反反复复强调“传舍吏儿”的身份,便是这理直气壮地宣称:贱者虽自贱,重之若干钧。
taobao1.png

诗-元代的古诗第10篇: 《寄卫叔刚》(杨维桢

二月春花如酒浓,好怀每与故人同。
杏花城郭青旗雨,燕子楼台玉蘧风。
锦帐将军烽火外,凤池仙客碧云中。
凭谁解释春风恨,只有江南盛小丛。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诗是寄给朋友卫叔刚的。诗表达了对友人的思念,对友谊的赞美。
  
  二月的江南,春光明媚,诗人用酒色喻春意,不仅写出了春光的丽,而且富有意趣,读着令人陶醉。在这美好的春光里,诗人与友人大都怀着美好的心情。古人常说,人生难得三全:好景致,好心情,好朋友。而诗人与卫叔刚在一起,就得到过三全。所以,他写了美好的回忆,寄予对方,以表思念。
  
  第二联回忆他们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杏花吐蕊的时节,他们冒着雨,在城外的燕子楼相聚,春风习习,青色的酒旗斜矗,笛声婉转悠扬,他们开怀痛饮。遂(di笛),即笛。玉遂,言笛子之美。读这一联诗,让人联想到杜牧的《清明》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杏花、雨、酒同时出现在这一联诗中。这联诗大约受到杜牧的启发,但意境又有所不同,能自出机杼。
  
  第三联写其他友人都不在身边。将军朋友远在边疆,道士朋友又在京城。友人星散,只剩下诗人只身一人。古代军队扎营用帐篷。锦帐,锦做的帐篷,极言帐篷之好。风池,皇帝禁苑中的池沼,这里代指皇宫。仙客,对道士的尊称。“风池仙客碧云中”,说皇帝宠信的道士朋友在远离人间的仙境中。诗含蓄地写没有朋友的孤独,也含蓄地表现对朋友的怀念。
  
  第四联说:朋友不在,谁能消除我的春愁,消除我心中的烦闷呢?没有人。没有办法,我只有沉湎在声妓中。解释,消除、消释。盛小丛,唐代越地歌妓。李讷为浙东使,夜登城楼,听见歌声激越,派人把歌唱者召来,原来是歌妓盛小丛。诗人居南方,故用越地歌妓盛小丛代指歌妓。杨维桢有声色之好,据说他曾经把酒杯放在妓女的鞋中,称作鞋杯,传着让朋友喝酒。朋友不在,他和妓女搅在一起是很自然的。但我们不能因此否定他的为人。因为声色之好在古代官吏与文人中相当普遍。第四联写友人不在,生活索然无味。
  
  这首诗写与友人在一起的欢乐,以及与朋友离别的痛苦,用对比的手法谱写了一曲友谊的颂歌。诗首尾两联直抒胸臆,中间两联感情表达含蓄,加上全诗造语新鲜,耐人诵读,是一首很有特色的寄赠之作。(刘文刚)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