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诗_南北朝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诗-南北朝的古诗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1篇: 《高句丽》(王褒

萧萧易水生波,燕赵佳人自多。

倾杯覆碗灌灌,垂手奋袖婆娑。

不惜黄金散尽,只畏白日蹉跎。

【翻译或鉴赏】
【赏析】

王褒原为南朝梁的宫廷诗人,艺术上有精深的造诣,后来人北周,离家失国,饱尝羁旅之苦,所以借北曲而写南情,艺术的感受格外真切、自然。

首句“萧萧易水生波”,用战国时燕太子丹易水边送别壮士荆轲的典故。王褒以荆轲自喻,感慨自己来到异国,竟不能再返故里。“燕赵佳人自多”,是借用《古诗十九首》之十二中“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的成句。燕、赵自古以出美女闻名。这里泛指北方美女。上两句言自己辞别故国,来到北地,尽管有着美好的生活享受,但内心却埋藏着无可奈何的痛楚。“倾杯覆碗,垂手奋袖婆娑。”一杯杯的美酒,本来可以畅怀欢饮,何况还有垂手、奋袖的舞姿是那么轻盈、婀娜。然而诗人心中始终不能“荷恩眄、忘羁旅”(《周书·王褒传》)。诗人既形容倾满杯酒而流泪不止的情态,又透露出作者客居塞北的内心深处的隐痛。宴饮歌舞不过是强颜欢笑。

他在《赠周处士》中写过“犹持汉使节,尚服楚臣冠”的诗句,以苏武、钟仪自比。苏武持汉节牧羊十九年不屈,终于回到汉朝;钟仪被俘于晋,仍戴着南冠,以示不忘为楚臣。而自己如今仍置身北周,作为贰臣,只能强作自宽。“不惜”两句,用一个否定、一个肯定句,进行强烈的对比,收结有力,而含意深远。黄金诚然贵重,但散尽后仍可取得,正如李白将进酒》所写:“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然而时光的流逝则一去不复返,岁月蹉跎是最令人伤感的。这是作者感情迸发的高潮,犹如繁弦促节,嘈嘈切切,气势愈升愈高,突然,琴弦崩断,声音戛然而止,情感抒发由最高峰跌人死一般寂静的渊底,荡人心魂。

萧涤非先生在《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中评论这首诗说:“颇极慷慨,按褒《渡河北》诗云:‘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此诗亦强作自宽语耳。”此论精当。从艺术表现上看,隔句押韵,对仗工整,抒情真切而气氛浓郁,带有南方的格调。由此可见,王褒以北曲唱南音,“有南方清秀柔婉之情调,而无淫艳妖冶之怪志;有北方雄浑豪放之气势,而无粗犷蛮野之习气”(见杨生枝《乐府诗史》)。融合了南北方化清绮、刚贞之气,对北周文人乐府诗的发展,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2篇: 《渡河北》(王褒

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
常山临代郡,亭障绕黄河。
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
薄暮临征马,失道北山阿。

【翻译或鉴赏】
【赏析】

本诗写作年代不详,从诗的内容看,应是王褒在北朝时的中期作品。

盖王褒在江陵被俘后,即直送长安,无须黄河,而他初仕北朝时,一则心腹难知,二则北朝皇帝爱其文才,所以大约不会被派到黄河以北去;但若是在晚期,其时北方齐、周二国东西对峙的局面已结束,黄河上也不宜有许多“亭障”(古代边塞上用以防守的堡垒)。王褒本是南朝宫体名家,入北后诗风大变,转为沉郁悲凉,这首《渡河北》便是体现这种风格的代表作。

诗一起调即不同凡响。“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北国深秋,树木凋零,骤然间烈烈西风吹起,那满地落叶随即就着地而起,飘飓飞舞。半个天空,惟见黄叶在大风中翻滚、卷动,犹如洞庭的千顷湖水在奔腾着涌向长江、万层波浪在咆哮着扑向空中——这是何等壮观的景象!“帝子降兮北渚,目渺渺兮愁予。媚炳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这本是《九歌·湘夫人》中令人叹为观止的名旬,不料诗人居然将“洞庭波”与“木叶下”联想成一物,还能更翻出一层新意!诗人写秋风落叶,既不限以区区庭内、砌前,亦不限以寻常山边、水畔,而是置于首旬、劈头而来,令人一读上口,但感莽莽秋风,无所无之,翩翩落叶,弥望皆是,因而不觉悚然动容;即使“渡河北”之题可勉强为限,但大河上下,惟见秋叶波涌,惟觉秋意萧瑟,这番境界,也依然极为壮阔。古诗百%科贾岛的《忆江上吴处士》,虽全篇未佳,但得句“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便为千古传诵;本诗有句如此,焉可不谓之名作?连沈德潜老夫子,也在《古诗源》里欣然运笔,赞上了一句“起调甚高”。其实,这二句远远地从南方借来“洞庭”,则诗人故国之思,会心读者自可体味,措词既取自《湘夫人》,则虽不着“愁”字,诗人的一腔秋愁,已隐隐可见,而读者看到下文“心悲”二句,也不致顿觉突兀;至于那一去不回的落叶象征何者,更不待笔者赘言——首联之妙,又岂止一端?

“常山临代郡,亭障绕黄河。”读此二句,始知诗人此番渡河北上,乃往河东(今山西)——地点交代置于次联,用笔全不平铺。常山,即北岳恒山;代郡,今山西北部。恒山高,故下“临”代郡;大河上最多壁垒,故看起来直如一条长线,紧傍着黄河,一起伸向远方。常山、代郡与黄河,相去数百里,自非凡人目力所能遍及,然而诗人自有其恢恢胸襟,故不必登高望远而山河自小。区区二句十字之间,连出三地名,河东形胜,一举笼括,如在指点之中;且一个“临”字,现出高下之形,一个“绕”字,状出蜿蜒之势,虽是凝静的山川I,在诗人笔下却姿态生动、绝无凝滞。这是何等大气包举、举重若轻的笔力!二句所造境界的阔大程度,丝毫不逊于首联。

首联的秋风落叶,已透出气候、环境的肃杀了,次联的边塞、亭障,又透出了沙场、兵戎的杀气;诗蓄势至此,一个“悲”字呼之欲出。“心悲异方乐,肠断陇头歌。”《陇头歌》是梁代乐府曲名,但此处用来只是为了对仗,故理解上似不必太拘泥,可径视作北方边塞歌曲的代称。诗人直呼河东——其实也是整个北方——为“异方”(若考虑到前一句实化自李陵《答苏武书》的“异方之乐,祗令人悲”,考虑到北方正在鲜卑人统治之下,则这个“异方”,还含有夷狄之地的意思),闻其歌乐而悲哀至于肠断,于是诗的主题遂豁然明显,诗人有乡难归、客居异土的一腔悲怀,终于吐露了。

然而,诗人心虽然不甘归化异方,身却已经屈仕异邦,在那个时代,这便是一失足而成千古恨的“失节”。失节既已无可挽回,悲哀又何济于事?

况且失节也是自己的选择,如今的一切均是自作自受,又有什么理由悲哀?于是这悲哀才吐出VI,又只得赶紧咽回肚里。“薄暮临征马,失道北山阿。”字面上不再说“悲”了,似乎又转向叙事。失道,即迷路。黄昏了,该找归宿了,然而,在北方崇山乱冈之下,诗人却迷失了方向,他立马踟躇,四顾徘徊。一个异乡羁客在凄凉暮色映衬下举目茫然、莫知所适的背影,就这样留给了读者。诗似乎还没有完,那失道者结局如何?他能找到出路吗?还是终将被沉沉黑夜所吞没?诗人没有说,他自己也说不出。

这是山路上的迷路吗?当然不,这正是人生的迷路!诗就这么顿住了,可以想见,诗人的心情是多么悲凉,多么沉重。何谓沉郁?何谓顿挫?这样的诗思,这样的笔法,便是沉郁,便是顿挫!

本诗句式极平易,措词极常见,不用丹铅争妍,纯以气象取胜。首四句尤佳。一篇之中,既有雄浑壮阔之美,又具沉郁顿挫之致,而且道劲之气贯串全诗,略不少减或中顿。如首四句“洞庭”、“常山”、“代郡”、“黄河”,或浩渺、或高耸、或险峻、或悠长,而都有壮伟之势;至后四句“异方”、“北山”,进而用虚笔,感觉上更为开阔:即使是地名方位的用词,也都能暗合诗的气象、境界,自余更不必论矣。全诗有如许佳处,看来,沈老夫子但赏识其起句,是远远不足尽本诗之美的。    (沈维藩)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3篇: 《送别·东风柳线长》(范云

东风柳线长,送郎上河梁。
未尽樽前酒,妾泪已千行。
不愁书难寄,但恐鬓将霜。
望怀白首约,江上早归航。

【翻译或鉴赏】
【译文】

东风和煦的春天,本来是咱们牵手旅游的好时光,可是你偏偏要去远方,我不得不折柳送郎哟!送郎送到河桥,饯别的酒还没有饮尽,痛苦的泪水已经流出千行。虽然分别后,我俩还可以书信往来,只怕由于分别,咱们都衰老得太快,两鬓将变白了。希望你心中存有白头到老的约定,早日扬帆江上归家团圆。

【注释】

①柳线:柳丝。

②河梁:河桥或桥梁。

③未尽:指没有喝完。樽前酒:指杯里的酒。樽,酒杯。这句是说,还没有喝完一杯酒。

④书:指书信。

⑤“但恐”句:意思是由于分别,老得快。但恐,只恐。鬓将霜,两鬓将变白。霜,借喻白色。

⑥白首:指白头到老。约:盟约,誓言。结婚时夫妇相约自头偕老。

⑦归航:乘船回来。以上两句是说,请你记住我们白头到老的誓言,还是早一点乘船回来吧。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4篇: 《古离别·远与君别者》(江淹

远与君别者,乃至雁门关。

黄云蔽千里,游子何时还。

送君如昨日,檐前露已团。

不惜蕙草晚,所悲道里寒。

君在天一涯,妾身长别离。

愿一见颜色,不异琼树枝。

菟丝及水萍,所寄终不移。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咱俩分别已经很久,你远至北边荒寒的要塞雁门关。茫茫沙尘无边,黄云遮天蔽日,遥隔千里何时还?送别一幕宛如发生在昨日,屋檐前的秋霜结成团。芳草凋残不足惜,只担心你征程中挨冻受寒。你在边关天涯,我在海角一隅,痛苦的别离遥遥无边。若能见上一眼你的容颜,也胜过得到玉树琼枝万千。菟丝傍树生,浮萍依水面,我既然已经托身于你了,必将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注释】

①雁门关:在今山西省代县北部。为古代军事防御重地,与宁武关、偏关合称三关。古人云:“三关冲要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这里系泛指。

②“黄云”句:这句写边塞景象。黄云,指尘埃与白云相连而呈灰黄色。

③团:凝聚。

④蕙草:香草。这里代指女子的青春年华。

⑤道里:路程、途中。以上二句是说,所悲伤的不是因为看见蕙草花开,因秋而悲,而是因为怀念远出之人,担心其道中饥寒。

⑥颜色:容貌。见颜色,指见上丈夫一面。(古诗文网:http://www.skyjiao.com/shici/)

⑦不异:相同。琼树枝:这里指珍贵难得之物。琼树,传说中仙山上的玉树,据说可以疗忧。苏武李陵《别诗》:“思得琼树枝,以解长渴饥。”另一说,喻人资质美好。琼,美玉。

⑧菟丝:一年生草本植物,常附树生长。水萍:即浮萍。此指依水而生的水草。

⑨所寄:萍寄托于水,菟丝寄托于树。以上二句是说,思妇要像菟丝寄树,浮萍寄水一样,永远忠贞于丈夫,矢志不移。

10、离别,亦有作“古别离”。原是关于亲友,特别是夫妻离别相送,或别后相思一类诗的总题目。其来源是根据《楚辞》“悲莫悲兮生别离”,《古诗十九首》“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以及李陵赠苏武“良时不可再,离别在须臾”等诗意拟订的一个题目。又有人作《生别离》、《长别离》、《远别离》,都是相同的意思。江淹有《杂体三十首》,拟汉、魏、晋、宋诸家五言诗。本篇原列第一首,是拟《古诗十九首》的,内容是描写思妇怀念征夫。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5篇: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佚名)

华山畿!君既为侬死,独生为谁施!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

【翻译或鉴赏】
【译文】

就在这华山附近,你已为我抛弃了年轻的生命,我独个儿活在这世上如何能安心?你要是爱怜我,请为我打开棺木,让我们生死同命运。

【注释】

1、华山畿,乐府歌名,歌唱男女生死相恋。是《懊恼歌》的变曲,南朝的《吴声歌曲》之一,《乐府诗集》所收共二十五首。本诗原列为一首。据《古今乐录》载,南朝宋时有一士人,路经华山(在今江苏句容),因恋容舍中少女,无缘接近而死。后柩车经女家门前,女因感动,闻讯奔出,唱歌《华山畿》一曲,棺木应声而开,女遂纵身入棺,家人叩打,无可奈何,乃将二人合葬,名“神女冢”。后人遂以女子所唱歌曲的第一句为题,作为《吴声歌曲》的曲名。据说这首就是那位农家少女所唱的歌。

2、华山:在今江苏省西北部。畿:垠,山边,周围地区或附近一带。

3、独生:单独活下来。施:用,指姿容的装饰等。

4、欢:情郎。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6篇: 《读曲歌·种莲长江边》(佚名)

种莲长江边,藕生黄蘖浦。
必得莲子实,流离经辛苦。

【翻译或鉴赏】
【译文】

莲花栽种在长江边,莲藕生长在黄柏水浦。倘若莲子和爱情一起成熟,艰难的路途要经历干辛万苦。

【注释】

①黄蘖:即黄柏,味苦,可做药用。

②莲子:莲的种子、果实。谐音“怜子”。实:名词作动词用,长出果实。

③流离:指路途艰难。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7篇: 《子夜歌·其一(宿昔不梳头)》(佚名)

宿昔不梳头,丝发被两肩。
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翻译或鉴赏】
【译文】

昨晚我不把头梳成发髻,让那青丝一般的秀发散披在两肩。丝发弯曲伸展在情郎的膝盖上,什么地方不让人爱怜?

【注释】

①宿昔:昨夜。昔,通“夕”,即旦夕,晚间。

②被:通“披”。

③婉伸:弯弯曲曲地伸展。指长发

④可怜:可爱。

taobao1.png

诗-南北朝的古诗第8篇: 《折杨柳歌辞·腹中愁不乐》(佚名)

腹中愁不乐,愿作郎马鞭。
出入擐郎臂,蹀座郎膝边。

【翻译或鉴赏】
【译文】

闷闷不乐为情郎送行,我心中烦恼愁绪万端。为了和你永远不分离,宁愿做你手中的马鞭。相依相偎伴你左右,进出挽在情郎的臂上。时时刻刻环绕你跟前,行动都在情郎的身旁。

【注释】

①“出入”句:指出门入门。擐,系,搭,挎或套,穿,挂。

②“蹀座”句:指马鞭无论郎行坐都不离其膝边。蹀,小步走动。座,同“坐”,此处指坐着。


taobao1.png
共8篇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