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诗_明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诗-明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1篇: 《过长平作长平行》(王世贞

世间怪事那有此,四十万人同日死。白骨高于太行雪,血飞迸作汾流紫。
锐头竖子何足云,汝曹自死平原君。乌鸦饱宿鬼车哭,至今此地多愁云。
耕农往往夸遗迹,战镞千年土花碧。即今方朔浇岂散,总有巫咸招不得。
君不见,新安一夜秦人愁,二十万鬼声啾啾。郭开卖赵赵高出,秦玺忽送东诸侯。

【翻译或鉴赏】
这是一首咏古诗。长平是战国时期赵国地名。公元前260年,秦国名将白起在此大破赵军,将投降的赵国官兵四十万人尽皆杀害。这一旷古未有的惨案经过了近两千年,仍令路过这里的诗人激动不已。他的思绪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大幅度穿插跳跃,将一腔悲愤和理智思考诉之于笔端。

诗的第一层次是回忆长平惨案。诗的头两旬如石破天惊,突兀而来。“怪’’字,在此是令人惊骇之意。“白骨高于太行雪,血飞迸作汾流紫”两句,则是用夸张的笔法,极力渲染当时的惨状,因而有惊心动魄之效。“锐头竖子”两句,是作者对这一历史事件的评价。这两旬似乎天外飞来,一反上面惨烈凝重的气氛。作者似乎从对当时血肉横飞、鬼哭神嚎场面的回想中突然醒悟,以异常轻的口吻说道:“那自起算得了什么。你们这四十万人为平原君卖命,甘愿找死。”显然这是正话反说,孔衍《春秋后语》:“平原君对赵王日:渑池之会,臣察武安君(白起)为人也,小头而锐,敢断行也。”故诗中以“锐头竖子”呼白起。以下两句又回到惨烈的气氛中。“乌鸦饱宿鬼车哭”一句是写当时深夜,专啄腐肉的乌鸦食饱尸肉。心满意足地缩头栖息枝头;月明星稀,那传说中专收人魂的九头恶鸟(鬼车)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叫声。这是何等阴森恐怖的场景!“至今此地多愁云”一句是写现在。那四十万鬼魂不散,使近两千年后的此地,仍时时笼罩在鬼魂组成的阴云之下。此句承上启下,由历史过渡到现实。接下来的四句,又是一组轻松与凝重的对比。当地农夫们并不以为历史上的大悲剧有值得悲痛之处,而相反,以此为谈资。“即令方朔”两句,照应“此地多愁云”。“方朔”即东方朔。“巫咸”,古代传说中的神巫,他们都不能使死者安息,可见其怨毒之深。

第二层次写新安惨案。作者忽然宕开笔墨,记述了另一起惨绝人寰的大悲剧。公元前206年。楚霸王项羽将秦将章邯部下的降卒二十余万人在新安(属今河南省)城南全部诛杀。作者显然认为,这是长平惨案的再现。两事相隔仅仅半个世纪。

第三层次写了赵国与泰国的灭亡的相似。公元前229年,秦国派遣大将王翦攻伐赵国,赵国大将李牧和司马尚率兵抵抗。秦国私下用重金买通郭开,让他在赵王面前声言李牧和司马尚欲挟兵造反。赵王听信谗言,斩李牧,废司马尚。此后仅三个月,王翦便大破赵军,俘获赵王,赵国因此灭亡(《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赵高是秦始皇的重臣。始皇死后,他伙同丞相李斯矫诏,杀始皇长子扶苏和其他公子,以及一批大臣,立始皇次子胡亥为秦二世。

赵高因此当上丞相,后又诬杀李斯,弑二世,立子婴为皇,不久又欲弑子婴,事不秘,因而被斩,并夷三族。赵高指鹿为马,专权跋扈,是秦朝迅速灭亡的重要原因,所以作者认为,因“赵高出”而使“秦玺”易手。

全诗运用对比手法揭露了历史事件的惊人相似之处,发人深省。叙事详略得当,详写长平惨案而略写新安惨案,盖二事略类,不必重笔。“郭开卖赵赵高出”句巧妙运用顶针格,写出赵、秦痛史悲恨相续的意味,亦见意匠经营(贾三强)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2篇: 《送妻弟魏生还里》(王世贞

阿姊扶床泣,诸甥绕膝啼。
平安只两字,莫惜过江题。

【翻译或鉴赏】
这首诗用极质朴的文字记录了家庭生活中极其普通的一个离别场面。作者的妻弟魏生在姊夫家住了一段时间,就要离别,回自己老家去了,然而他已和姊夫一家处得非常融洽。这一走,简直牵动了全家人的心。姐姐扶着座椅垂泪,而外甥们则绕在他的膝前,哭的哭,嚷的嚷。可以看出,这魏生是个讨人喜欢的人。所以一家子都舍不得他走。诗中描写的这个场面没有直接出现王世贞本人,但他面对这场面不能平静的心情却跃然纸上。

“平安只两字,莫惜过江题!”前两句写一个场面,后诹旬则写一声叮咛。这一声也许是从姊夫口中道出的,却代表了全家人的心情:过了江,不要忘记写信来,报个“平安”啊!

从“只两字”、“莫惜”等语可会出,叮咛者是生怕对方会忽略忘记此事的。这就细腻地表现出亲人之间的深切关心。因为关心才不太放心,所以一定要对方捎个信,哪怕只短到“平安”两字,也满足了。事实上,“平安”二字,也是亲人最期盼的两个字啊。

这种建立在血缘关系上的亲情,是我们民族文化心理结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如此简练的文字,将其表现为这样一个具体生动的情景,则是此诗的成功之处。在历代送别诗中,它也算得是不落窠臼、别致的作品。所谓“俯拾即是,不取诸邻”,其在《诗品》属于“自然”一品。(周啸天)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3篇: 《书庚戌秋事》(王世贞

传闻胡马塞回中,候火甘泉极望同。
风雨雕戈秋入塞,云霄玉几昼还宫。
书生自抱终军愤,国士谁讥魏绛功。
北望苍然天一色,汉家高碣倚寒空 。

【翻译或鉴赏】
庚戌年(1550)八月中旬,曾在大同一带骚扰的俺答等部大举入寇,掠通州,驻白河,分掠畿甸州县,发生了史书上所称的“庚戌之变”。这件事对年仅二十五岁的王世贞触动很大。他写了许多诗文记叙、揭露此事,抒发自己忧国忧民的心情和报效祖国的壮志,《书庚戌秋事》就是其中较为有名的一篇。

诗的第一联极言贼势之盛,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忧心如焚的心情。“回中”,古地名,今在陕西陇县西北;而作者写此诗的时候正在京师。京师与“回中”,地隔千里之遥,但作者已经听说“胡马”入寇的消息,可见他始终对这件事是十分关心的。“候火甘泉极望同”——上一句中贼兵尚在“回中”,这句中已推进到“甘泉”,即离京师不远的地方,可见贼兵行进速度很快,指向也是很明确的。不仅如此,上一句中仅仅是“传闻”,这句中已见到了“候火”(古“候”通“堠”,即边境嘹望侦察的设置;此处可引申为烽火),而这“候火”从京师一直到甘泉几乎都可以被“望”到,可见贼兵势力已经相当大,而且作者的心情也是相当沉重的。

风雨雕戈秋入塞,云霄玉几昼还宫。”这两句话表面上写朝廷采取的对策,实际上隐隐透露着作者的讥讽和不满。早在“传闻”俺答等部在“回中”作乱时,似乎没有人过问此事;直到敌寇长驱直入,直逼京师时,明军才急急忙忙“入塞”勤王,这岂不是有些为时过晚了吗?这正如他在《送顾君序》中所沉痛揭露的“余念庚戌事,靡不怃然意自失也!士居平抗眉论古者,亡不见长者;卒遇事起,首鼠抱两端,何啻失其素哉!虏轻骑叩长安门,大司马而下,策惟有闭门固耳。”(《龛州山人正稿》卷五六)军队是这样风雨兼程地往京师赶,而皇帝似乎更是让人失望:他“云霄玉几昼还官”。据编纂《明诗别裁》的沈德潜所注,所谓“昼还宫”指的是“上自西苑还大内”。我们知道,“西苑”在明清时期特指北海、中海、南海,是皇帝平Et游览观赏的御花园。原来,在这样危急的时刻,身为一国之主的皇帝还满不在乎地赏花观景呢!这样,“昼还官”三字表面上看似乎只是在轻描淡写地叙述皇帝的行为举止,但其中隐含的意思确实是颇耐人寻味的。

正因为朝廷上下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都这样懈,所以更激发了作者要建功立业、报效国家的雄心。“书生自抱终军愤,国士谁讥魏绛功。”“终军”是汉武帝的人,他少年壮志,十八岁时选为博士弟子,二十余岁时“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后为人们所称许,“魏绛”是春秋时晋国大夫。悼公时,山戎无终子请和,绛因言和戎五利,晋侯乃使绛与诸戎盟。从此后晋无戎患,国势日振,九合诸侯,终成霸业。作者在这里以终军、魏绛自比,一方面足可以看出他对俺答等部作乱所采取的态度,同时也可以看出他渴望报效国家的心情是很迫切的。

诗的尾联含蓄挺拔,形成了鲜明的意境。“北望苍然天一色”,既是在写气魄雄伟、一望无际的苍天,又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希望尽快平息边乱的心情。而“汉家高碣倚寒空”句,则用汉武帝扫平匈奴的故事暗指现实,希望明朝君臣迅速振作起来,建立丰功伟绩让后人去歌颂。苍然一色的天穹下竖立着“汉家高碣”,而“汉家高碣”又使天苍然一色;“高碣”与“苍天”互相映衬,历史和现实遥相呼应,作者报国的壮志和必胜的信心不是很清楚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了吗?(许恒)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4篇: 《赠梁公实谢病归》(王世贞

汝谋结室罗浮顶,下饮仙人葛洪井。
桂树宛宛山日深,松花蒙蒙白云冷。
我亦欲买蜻蜓舟,归与少年为薄游。
采莲一曲杳然去,得醉即卧清溪头。

【翻译或鉴赏】
梁公实,名有誉,顺德(在今广东省)人,是明代嘉靖年间的著名诗人,与李攀龙王世贞并称后七子。登进士后。被授刑部主事之职。权奸严嵩欲招揽于门下,他深以为耻,便称病返回故里。这首诗便是为他送行而作。

头四句是对梁有誉归隐生活的悬想。“罗浮”是梁家乡附近一座山名。相传罗山之山有浮山,原是蓬莱仙境的丘陵,从海上浮来,与罗山并体相连,因而得名。传说中东晋著名的炼丹士曾在此得仙术。在那壁立千仞、刺破青天的罗浮山顶结庐而居,真可谓“自云深处有人家”。而所饮之水。也是葛洪当年赖以成仙的井水。作者巧妙地利用了神话传说,仅用十四字,创造了一个浓郁的神仙世界氛围,暗示了梁归隐后的生活状况。

接下来的两句,是对这种神仙生活的渲染。作者拈出了四个意象,可分成两组。一组是有生命的自然物桂树和花;一组是无生命的自然物山日与自云。桂树是“宛宛”,写其鲜丽,馥郁之气可闻,松花用“蒙蒙”,述其迷茫,缥缈之貌在目。言山日日“深”,状白云是“冷”。更写出梁所居之处距人世之遥。总之,这是个远离At[J:、不闻车马喧的神仙世界。在那里。人完全与自然融为一体,生命的自然之旨得到最完美的体现。

后四句抒己志。作者虽然尚未割断与仕途的经济的联系,但也明显流露出返归自然的意旨。

“我亦欲买”两句,孤立起来看,显得平平,但与全诗头两句比照,便见妙处。“我亦”与“汝谋”遥相呼应,既使行文有回环之趣,又引出作者本人与梁不同的返归自然方式。梁过的是不食人间烟火、与世隔绝的神仙生活,而自己则是追求感官在自然生活中的享受。品尝世俗生活的乐趣。明是褒对方而贬自己,实则暗示两种归隐生活各有千秋。“蜻蜓舟”是一种小船。“薄游”是少有行装随从的旅行。

最后两句是对“薄游”的渲染。听着采荷少女的婉转动听的歌声飘然远去,喝着美酒,随着醉倒在清清的溪水旁边,真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即卧”两宇,强调了随缘自适的生活态度。这既有声色之好,又有口腹之欲,看似与梁有誉的神仙生活有天壤之别,但却用“采荷”与“清溪头”两个场景将两种生活情趣统一于返归自然的主旨上,彼此也就有了共同之处。(贾三强)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5篇: 《送张虞部伯启左迁常州别驾》(王世贞

把袂翻轻别,沾膺自感时。
主恩迁地近,吾道小臣宜。
月迥延陵剑,潮平太伯祠。
古人崇退让,今子莫凄其。

【翻译或鉴赏】
这首诗的选材是十分典型的。本来,与朋友分别,这已经足够令人黯然神伤的了;更何况朋友此时此刻又遭左迁(即受降职处分)之祸。在朋友最需要友情的时候写与朋友分别的诗,不仅能深刻地写出自己与朋友的生死情谊,而且也能更好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情

诗的第一句就写了一次情感的起伏。因为分别是为“左迁”所迫,所以“把袂”二宇才更加重了感情的力量——实在不忍心与朋友分开。然而,正当人们为他们真挚的情谊所感动时,作者忽又出人意料地把这次辞行“翻”为“轻别”。这个感情的起伏看起来似乎十分矛盾,实际上它不仅为后文安慰朋友埋下了伏笔,同时也更深刻地写出了自己与朋友分别时的那种无可奈何的复杂心情。紧接着,作者刚刚从“把袂”的沉重感情中解脱出来,立刻又“沾膺”,忍不住泪洒胸前。然而这次流泪,却不仅仅是为了朋友,而是为“感时”,究竟是感自己怀才不遇,还是感时政不明,作者并没有说得很清楚,但是感时二字却明显地把为朋友送别的感情推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从而加重了这首小诗的分量。

“主恩迁地近,吾道小臣宜。”既是劝慰朋友的解嘲之辞,又进一步透露出了他“感时”的内容。他的朋友张伯启不知为何触怒龙颜,身遭迁贬,而作者却以“迁地近”来谢主“隆恩”,真可谓对皇上忠心耿耿了!另外,“迁地近”一方面固然指的是迁地不远,更重要的恐怕还是指朋友的迁地离自己不远,以后他们还有相见的机会,所以劝慰之中又带出了朋友之间的真挚友谊。而“吾道小臣宜”一句,表面上看来似乎是说皇上圣明英武。给张伯启安排了他该去的地方,实际上结合作者“感时”的心情来看,恐怕其中是颇有微辞的。

诗的第三联表面上是写张伯启所迁之地的名胜古迹,实际上是在借古代先贤的事迹期望他在迁地不灰心,重新振作起来,有一番作为。所谓“延陵剑”,指的是吴国贤公子季札赠剑徐君的故事。季札的封地在延陵。一次,他“北过徐君。徐君好季札剑,口弗敢言。季札心知之,为使上国,未献。还至徐,徐君已死,于是乃解剑,系之徐君冢树而去。从者日:‘徐君已死,尚谁予乎?’季子日:‘不然,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吾心哉?”’(见《史记·吴太伯世家》)很明显,作者之所以在诗中写出这个典故,无非写出他们之间的友谊就像季札和徐君一样生死不渝。而“潮平太伯祠”句,指的是吴太伯为了让比自己贤能的弟弟季历当国君而避身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终于在荆蛮之地创家立业,“自去句吴”(见《史记·吴太伯世家》)的事。这里,作者拿他的好友与吴太伯相比,这不是很清楚地说明了他对朋友这次遭贬“左迁”的态度了吗?

诗的最后一联看似十分平淡,但内在的感情是很深的。作者的朋友明明被贬了职,可作者却用退让二字来安慰他。同时也明确地指出自古以来,所谓的“小臣”是从来不被重用的,字里行间对朋友的同情和安慰是不言自明的。另外,诗的一开始,作者就用了··把袂”、“沾膺”等那么沉重的字眼来表达他和朋友的感情,而到了诗的结尾。仅仅用了t·今子莫凄其”的语来安慰朋友,这一轻一重,形成了强烈的感情对比,似乎让人能够更强烈地感到相对无言的分别场面,说它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恐怕并不过分吧?(许恒)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6篇: 《梦游庐山》(胡奎

我有紫霞想,梦游匡庐峰。
仙人凌绝顶,手掉金芙蓉。
亭亭九天上,叠嶂崩腾涌波浪。
五色云中白鹿鸣,三更海底金鸡唱。
悬崖瀑布从天来,疋练倒界青天开。
高人自是陆修静,邀我石磴行莓苔。
九江秀色可揽结,欲跨长鲸捉明月。
望断蓬莱青鸟书,琪花落尽无人折。
飞身上挹香炉烟,坐卧九叠屏风前。
翻然拜手招五老,一笑仿佛三千年。
松风泠泠吹梦觉,鹤背高寒露华落。
早知此境隔尘凡,只合栖神向丘壑。
何人写此江上山,云山与我心俱闲。
明当会碾飚轮去,长谢时人竟不还。

【翻译或鉴赏】
【赏析】

在历代吟咏庐山的诗中,这首《梦游庐山》颇具特色。因是梦游,故真真幻幻、虚虚实实,想象奇特瑰丽,富于浪漫主义色彩。  全诗二十八句,分三部分。第一部分为开头两句,“我有紫霞想,梦游匡庐峰。”言抒情主人公有成仙之念,因而梦游庐山。点题发端,为一篇纲领。

第二部分,中间二十句,具体描绘梦游庐山情景,又可分两层。第一层,从。仙人凌绝顶”至。邀我石磴行莓苔。”上天人海,竭尽奇幻之状,以表现庐山景致之雄伟壮观。仙人登上庐山最高峰,手里摆弄着金芙蓉,芙蓉亭亭玉立,直上九天,重峦叠嶂,接连不断,如波浪翻滚。在五色的云朵中自鹿在呜叫,三更时,海底金鸡高唱,悬崖瀑布从天外飞来,雪亮的白练倒挂着,青天被它打开了。仙人名叫陆修静,他邀请我行走于长满青苔的石阶上。这十句完全是幻想之景。。仙人凌绝顶”,已明示这是写登仙。“五色云中自鹿鸣,三更海底金鸡唱”上穷青冥,下临沧海,空间极其阔大,白鹿鸣、金鸡唱,宛若仙乐飘荡。这是。虚”。但突出了庐山高峻的特点,这是“实”。而叠嶂崩腾,瀑布倒悬,乃庐山的真实面貌,又是“实”。如此虚实相生,摹尽庐山景色的雄奇壮丽。第二层,从“九江秀色可揽结”至4鹤背高寒露华落”,塑造了抒情主人公巨人般的形象。他忽儿揽九江之秀色,跨长鲸捉明月,忽儿望断蓬莱仙境,飞身上挹香炉峰的青烟。忽儿坐卧于九叠屏风前,翻然拜手向五老峰打招呼,他兴高采烈发出大声的欢笑,而一笑竞仿佛长达三千年。他心雄、胆壮、臂长、眼亮,无所不能.这个巨人的存在,仅仅为了衬托庐山胜景。“风冷冷吹梦觉,鹤背高寒露华落。”交代梦醒,梦游庐山结束。

于是诗境转入第三部分,最后六句,抒写隐居庐山,与世隔绝的心愿。抒情主人公经历了这一场梦境,因庐山壮美和它的隔绝尘凡而动心,产生早知如此,只当处身丘壑之间的念头。抒情主人公的心情与云山一样清闲舒适,他决意乘飞轮而去,离开尘世,不再归来。他已为庐山所净化.从而进一步衬托了庐山的美。

这是首记梦诗,也是首游仙诗。它在写法上,显然受到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的影响。诗境惝恍变幻,雄浑奇放,形象缤纷多采,瑰奇流丽。浪漫主义色调浓郁,结末的超尘出世,有一定的消极性,但尚未堕入颓废之途。(游友基)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7篇: 《送人之巴蜀》(吴文泰)

烟波迢递古荆州,君去应为万里游。
倚棹遥看湘浦月,听猿初泊渚宫秋。
云开巫峡千峰出,路转巴江一字流。
若见东风杨柳色,便乘春水泛归舟。

【翻译或鉴赏】
这首送人远游巴蜀的诗,写得颇有特色。李白曾作《送友人人蜀》,叮嘱友人,蜀道“崎岖不易行”,不要沉迷功名利禄,入蜀求取。另一方面,也描摹了蜀道的瑰丽奇美。芳树笼秦栈,春流绕蜀城。”李白另一名篇《蜀道难》极度夸张蜀道的奇崛艰险,惊呼“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劝告友人。不如早还家”。吴文泰《送人之巴蜀》在内容写法上都不同于李白的这两首诗。它写通往巴蜀路途上的地名与景色,劝友人明春归来。没有李白诗中那样的极度夸张和丰富奇特的想象,也不带上浪漫主义色彩。只是平实流畅地描述着,情感不强烈,也不外露……诗的开头说:。烟波迢递古荆州,君去应为万里游。”荆州。早在汉武帝时就在此设置了刺史部,三国时,州境在魏、吴、蜀接壤地栽兵争甚烈.东晋、南朝时是长江中游的政治军事重镇,唐时升为江陵府,朱元璋时改中兴路置,治所在江陵(今湖北江陵).荆州历史悠久,故在前加一。古”字。诗人对友人娓娓而谈:荆州烟波遥远,您这次前往巴蜀,应是作万里之游。交代了友人人蜀,暗点题意。两句节奏不紧不慢,语气十分亲切。

万里之行取的是水路。诗篇择取有代表性的四个地名,来概括整个旅程:一是湘浦。二是渚宫。它是春秋时楚成王所建,为楚的别宫,故址在今湖北江陵城口。后世以之作为江陵的别称。这里指江陵。三是巫峡。四是巴江,即今嘉陵江。旅程始于湘水,这是出发点,终于巴江,这是目的地。中间经江陵、巫峡。江陵,乃长江中游重镇。巫峡险要,为人蜀必经峡谷。可见,诗人所选择的四个地名都具有典型性。诗人还能抓住这四个地方的特点来写。倚着船,远望湘浦的月亮。月光映照水波,那情景十分迷人。停船江陵,听两岸猿声不住啼。云开口出,巫峡千峰露出脸,船到巴江大转弯,然后就直直地往前漂流了。湘水清且深,所以望月要在湘浦;江陵啼猿,十分著名,故昕猿啼当在此地;巫峡时常云雾缭绕,偶尔阳光驱散迷雾,千峰万壑便于苍茫中露出本相。这是巫峡奇景,诗人一笔把它勾画了出来。从三峡入蜀,水路十分曲折艰难,到了嘉陵江,水势始得平缓,故言“路转巴江一字流。”从句式看,“倚棹”、“听猿”二句,句式相同,各用两个动词表现船行情况和友人的活动。。云开”、“路转”二句,句式亦相同,亦各用两个动词刻画两地的风光。这四句,每句都用两个动词,意在突出航程,突出景物的特征,突出人的活动,容纳更丰富的内含。

诗的结尾,来了个大转弯,从。往”至。归”。但用了。若见……,便乘……”的句式,使得意念上的转折不露痕迹,显得流转自然。诗人对友人说:如果看到东风吹绿了杨柳,那就请乘着春天水涨,泛舟归来吧。结句的。归”与开头的“去”遥相呼应,显出结构的完整、绵密。全诗重点放在“去”.诗人投有以蜀道之难、蜀地之险,劝告友人止步或速归,而是出示一张导游图,列出沿途风景点,向友人指点、评说赴蜀路上的自然景观,在立意和构思上独辟蹊径。    (游友基)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8篇: 《梅花落》(杨荣)

檐外双梅树,庭前昨夜风。
不知何处笛,并起一声中。

【翻译或鉴赏】
梅花落》本为笛曲。此诗咏笛,兼写春风落梅,其佳处全在巧心浚发。诗的首二句是两个对仗的名词性的词组:“檐外双梅树,庭前昨夜风”,用文法来读这样的诗句是读不通的,因为它只说了“什么”,没有说“怎么样”。但用诗法来读则绝无窒碍。“庭前”“檐外”是同一地方,“双梅树”与“昨夜风”并置,则大是梅花落的意味了。这里的风是春风,梅花较百花开放得早,凌寒先放,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它倒先落了,此所谓“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毛泽东)。

三、四两旬忽引出笛声,诗中并未明言此笛所奏何曲。但“梅花落”这个诗题,和末旬“并起一声中”,告诉读者,它吹奏的正是《梅花落》。所谓“并起”便不止“一声”,至少有两声。很清楚,这两声便是使得“梅花落”的风声,和吹奏《梅花落》的笛声。说它们都为一声,是就其统一于“梅花落”而言。所以这一句实为独到的佳旬。“不知何处笛”云云,表面是说不知笛声之所至,而语气上则是颇具怨意的。似乎有些责怪笛声不该来凑这趣儿,以致加速了梅花的飘落。事实上这没有道理。那吹笛的人,或许正是有感春惜花之心,才对着落梅风吹起应景的笛曲呢。所以这两旬很耐人回味。五言绝句虽小却好,虽好却小,有时就靠那么一点巧思取胜。(周啸天)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9篇: 《送人之荆门》(浦源)

长江风飏布帆轻,西入荆门感客情。
三国已亡遗旧垒,几家犹在住荒城。
云边路绕巴山色,树里河流汉水声。
若过旗亭多买醉,不须吊古漫题名。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荆门,古代军、府、州名。早在五代,便在此置县,元时升为府,随之降为州。其州治与辖境也屡有变动。今属湖北省,是个历史名城。作者送友人赴荆门,在送别之意外,更有怀古之幽情滋生。

古人作诗,讲究起承转合,尤重开头、结尾。宋代的严羽说:“对句好可得,结句好难得,发句好尤难得。”(《沧浪诗话》)强调发句最不易写。明代王世贞说:。七言律不难中二联,难在发端与结句耳。”(《艺苑卮言》)认为七律难在发端与结尾。浦源《送人之荆门》颇得诗家作法。

长江风飚布帆轻,西入荆门感客情。r发端从长江落毫,饶有气势,长江浩荡,境界开阔。诗人不言此,而言长风千里,惬快人意。“布帆轻”,谓虽为上水船,却行走较快,“轻”字已揉进作者的主观感觉,衬托出心情的轻快。两句交代赴荆门走的是水路。。西入荆门”,点出船行目的地。起句合题。“感客情”,直抒心情,毫无掩饰,透露全诗明快的特色。

三国已亡逖旧垒,几家犹在住荒城。”紧承首联,抚今追昔,从荆门历史写弱现状,概括荆门之兴衰演变。三国时荆门为兵家必争之地,颇为热闹,而今,三国早已灭亡,只留下旧时的城垒,荆门也成了一座荒城,三国时的遗民还有几家住在这里?诗人于此流露出对朝代更迭,城池兴衰的感慨,产生一种凭吊历史的心情。抓住荆门作为历史名城的特点,写出其不同于其他城帝之处。

“云边路绕巴山色,树里河流汉水声。”由凭吊历史转为歌咏山水。诗人突出荆门为楚蜀接壤的地方色彩,描绘云边小路缭绕巴山,树林里却流动着汉水的奇特景象。使人恍若置身于楚蜀交界之地。四句对仗工整,却又相当顺畅,令读者忘却其为对仗。诗人从历史兴亡、山水奇丽两个方面盛赞荆门值得一游。包含安慰友人的意思。

此去郢中应有赋,千秋《自雪》待君赓。”把全诗归结为应吟诗作赋记此一行上。诗人对朋友说:。您这次到楚地中部去,应当写诗、流传千年的《白雪》还等待您续写呢。”此行心情既轻,荆门既有史迹可游览,自然景观又兼有楚蜀之特色,故作诗纪行乃顺理成章,全诗归结于此,实乃必然。

可见,此诗起承转合,切合诗律。起句、结句亦较精采。全诗意象,具体而概括。具体者,如船行江上,风吹布帆,小路绕山,天边萦云、树中流水,潺潺作响……这些意象俱可见可感。所谓概括,指不描写细节,只择其重要者,言之。如。三国”二句概今贯古,荆门风光,也仅选取山与水予以概述。至于。巴山色”、。汉水声”具体如何,则不予展开,且留待读者去想象。    (游友基)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10篇: 《过鹿门山》(薛瑄

西来汉水浸山根,舟人云此是鹿门。
峭壁苍苍石色古,曲径杳杳藤罗昏。
乱峰幽谷不知数,底是庞公栖隐处?
含情一笑江风清,双橹急摇下滩去。

【翻译或鉴赏】
【赏析】

人们无论沿着中国的哪一条较大的江河旅行,恐怕都得经过几处名胜,从而引起一番怀古的幽情。这种匆匆路过式的怀古,与登临怀古,况味是很不相同的。这首诗好就好在写出了这转瞬即逝,如过眼云烟式的情思。

这里,作者沿着汉水顺流而下,船走得很快。不觉便来了一山,临江耸峙,如浸泡在汉水中。“西来汉水浸山根”,“浸”字与“山根”的“根”字皆妙。意言那山仿佛是从水里长出来的,自然吸引了旅人的注意。这句并未说出山名,因为他并不像舟子那样熟悉航道;“鹿门”这山名在下旬由舟子口中道出,实事实写。但对“鹿门山”作为名胜古迹的内涵,诗人显然比舟子又了然得多。舟子是见惯不惊,说过照常推舟;而文质彬彬的诗人却饶有兴致地打量起那山形来了,中间四句便写“鹿门山”的观感。按:“鹿门山”在今湖北襄樊东南四十里汉江北岸,汉末隐士庞德公,为逃避刘表的征召,携妇将雏,登山采药,隐居不出。唐代大诗人孟浩然也在此隐居过。作者在江中看到的果然好一座深山:“峭壁苍苍石色古,曲径杳杳藤罗昏。乱峰幽谷不知数”,他自然会想“底是庞公栖隐处?”似乎要大发思古之幽情了。

如果他是在登山览胜,自然可以慢慢去寻访,去考查。可江行却容不得他低回迟延。对不起,下滩了。诗人只好站稳一点,任那“双橹急摇下滩去”。于是“含情一笑江风清”这句,不仅是一种向古人致意的自作多情,而且也是无可奈何的一笑,是颇能传达当时神情的一笔。

读者一定会联想起孟浩然那首篇幅与此诗相当的名作《夜归鹿门歌》:“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这是多么深刻之作呀,诗人简直已经进入境界,进入角色,那“幽人”不就是庞德公和诗人自个儿的合一吗?相形之下,这首《过鹿门山》不是太浮光掠影了么?诗人连“庞公栖隐处”都没找着,更不用说进入角色了。但这是江行,江行览胜的特点就是“放电影”式的,容不得你慢慢咀嚼或回环往复。“浮光掠影”式地感怀,酷肖江行之风神,道出了这种特殊的生活况味。(周啸天)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