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诗_明代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诗-明代的古诗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1篇: 《浦口逢春忆禁苑旧游》(杨基

春冰消尽草生齐,细雨香融紫陌泥。
花里小楼双燕入,柳边深巷一莺啼。
坐临南浦弹流水,步逐东风唱大堤。
还忆当年看花伴,锦衣骢马玉门西。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游春诗,色彩明丽,旋律轻快,很能体现杨基诗作的特有风格。

“春冰消尽草生齐,细雨香融紫陌泥”,首联两旬紧扣“春”字入笔,冰雪已经消尽,春草长得十分茂盛,在绵绵细雨中,花瓣儿纷纷坠落,田埂的黄泥也染成了紫色,空气中充满了春之芳馨。

“花里小楼双燕入,柳边深巷一莺啼”,颈联进一步刻画春色,繁花丛中隐隐露出一幢小楼,营巢的双燕一掠而过,斜斜飞入;柳树边上是一条深深的小巷,一只黄莺正在树上轻快地歌唱。

以上四句着重写景,笔法十分细腻。无论是春草还是细雨,或者是陌上的泥土,都赋予了浓浓的色彩,写小楼用繁花烘托,写深巷用柳色映衬,燕子基动态,在细雨中双双飞过,黄莺呈静态,隐身子柳荫之中,只听得一声声娇啼。春色如此,诗人内心的愉悦之情当然就不言自明了。

“坐临南浦弹流水,步逐东风唱大堤”,颈联两句由景及人,诗人时而怀抱吉琴端坐水滨,奏一曲《高山流水》,时而迎着东风,在路上漫步,唱一段《大堤》古曲。此情此景,充满浪漫色彩,极有诗意。如果说前四句是景中有情,这两旬便是情中有景,主体与客体的界限已经泯灭,人与物都消解在一片融融春光之中。“流水”一句用伯牙和钟子期故事,在放浪形骸中又暗含知音难求的感慨,为下文的忆旧预作铺垫。

“还忆当年看花伴,锦衣骢马玉门西”,杨基作品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往往能在结尾处掀起波澜。面对醉人的春色,诗人突然想起当年在京城里一起踏青赏花的游伴。游伴为谁?诗人没有明言,只是提供了一幅极有韵味的人物写生——背景是巍巍宫阙,此人身穿华贵的锦衣,骑着青白色的骏马,气宇轩昂,倜傥风流。如果说美是生活的折射,那么,从诗人所塑造的这个高雅华贵的人物形象中,我们不难想像出他们当年在京时的种种浪漫,而“还∥两句所隐含的情趣也就尽在不言中了。

杨基的这首游春诗,宛如一曲美丽的春之舞,层次丰富,色彩斑斓,即使是怀旧,也充满了甜甜的温馨,不带丝毫愁怆味,读来真令人心摇神迷,情不自禁地想要与作者一起投入这节奏欢快的舞蹈中去。有人认为杨基的作品过于绮丽,不及高启冲雅,此说不无道理。然而,在这热情奔放绚丽夺目的旋律中,我们分明感觉到了一颗蓬勃向上,永不衰老的心灵,却也同样觉得可亲可爱。    (黄锦章)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2篇: 《保定途中偶成》(郭登)

白璧何从摘旧瑕,才开罗网向天涯。
寒窗儿女灯前泪,客路风霜梦里家。
岂有鸩人羊叔子,可怜忧国贾长沙。
独醒空和骚人咏,满耳斜阳噪晚鸦。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本诗颔联极为精妙,请赏析其主要表现手法。(5分)

1.主要运用虚实结合的手法。(1分)“客路风霜”是实写,“梦里家”和“寒窗儿女灯前泪”是想象, 是虚写。(2分)虚实结合,激发了读者的想象,开拓了诗歌意境,借儿女们正在为自己的不幸 贬官远行而流泪哭泣的想象之景,更加深了诗人内心的悲楚和怨愤之情。(2分)

2.有人说郭登此诗充满怨愤之情,其因何而怨?请结合全诗简要分析。(6分)

2.①为自己无辜获罪贬官远戍而怨。首联诗人以白璧自喻,写自己没有过错却被远谪天涯。 ②为远离家人、境遇孤苦而怨。颔联借客路风霜、儿女念己、梦中思乡来表达这种情感。③ 为自己对国家一片忠诚却遭误解而怨。颈联用典,以羊叔子、贾谊白比,表明白己像古人一 样忠心为国,却因莫须有的罪名而横遭迫害。④为社会黑暗,前途未卜而怨。尾联借悲凉可 怕的环境,写自己对现实的不满和未来的担心。(每点2分,答出三点即得满分。)

1.诗人在颔联、颈联各用了什么手法来表达情感的?请简要分析。(6分)

1.颔联运用了虚实结合的手法,“客路风霜”是实写,而“梦里家”中的“寒窗儿女灯前泪”是想象之中的描写,是虚写。借儿女对自己的不幸、远行伤心流泪,写自己内心的悲楚。(从移情角度答也可)(3分)颈联引典明志,借古人被误解、排斥,委婉地写自己忠诚与被贬谪的怨愤,耐人寻味的效果,增强作品的表现力和感染力。(3分)

2.尾句“满耳斜阳噪晚鸦”有什么作用?请简要分析。(5分)

2.该句运用视听结合的手法描写了夕阳西下、光线暗淡,乌鸦聒噪、混乱不堪的场景。内容上,情景交融,渲染了悲凉的气氛,表达了诗人的愁苦哀怨之情,暗示了作者多舛的命运。(3分)在结构上,照应诗题“途中”二字,点出途中之景,以场景描写的方式结尾,使音韵更加丰富,耐人寻味。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3篇: 《立春日感怀》(于谦

年去年来白发新,匆匆马上又逢春。
关河底事空留客?岁月无情不贷人。
一寸丹心图报国,两行清泪为思亲。
孤怀激烈难消遣,漫把金盘簇五辛。

【翻译或鉴赏】

译文一年年过去,白头发不断添新,戎马匆匆里,又一个春天来临。为了什么事长久留我在边塞?岁月太无情,年纪从来不饶人。念念不忘是一片忠心报祖国,想起尊亲来便不禁双泪直淋。孤独的情怀激动得难以排遣,就凑个五辛盘,聊应新春节景。?

注释①马上——指在征途或在军队里。②关河——关山河川,这里指边塞上。③簇五辛——蔟,攒聚的意思。五辛,指五种辛味的菜;《本草纲目》:“元旦、立春,以葱、蒜、韭、蓼蒿、芥辛嫩之叶杂和食之,取迎新之意,谓之五辛盘。”


【阅读答案】

1.人们评论说诗人“漫把金盘簇五辛”一句极为巧妙,请分析诗人运用了什么表现手法。(5分)

1.此处运用了比喻、双关的手法。诗人表面写在新春到来之际,按照传统习俗凑个“五辛盘”,取迎新之意,聊应新春节景;实际写诗人军务繁忙,有家难回的孤寂无奈。立春之日诗人内心五味杂陈,孤独的情怀激动得难以排遣,种种情感交织,内心矛盾重重,百感交集.其状正如盘中五辛。

解析:此题考查鉴赏诗歌表达技巧的能力。由注释可知,“五辛”与诗人心中复杂的情感有相通之处,用菜之“五辛”喻心之“五味”,一语双关。解答此题,首先点明诗中所用的手法,即比喻和双关;然后结合诗句“漫把金盘簇五辛”进行具体分析;最 后可点明作者“孤怀激烈”的情感。

2.人们评论说这首诗歌“语言质朴无华,感情真挚动人”,请结合全诗具体阐述。(6分)

2.这首诗通俗易懂,作者自叙心事,娓娓道来。诗人感 叹一年年过去,白头发不断添新,戎马匆匆里,春天来临,写出了岁月无情、人生易老的感慨;诗人自问为了什么事长久留我在边塞,写出了军事      烦扰、不得抽身的无奈;诗人念念不忘的是一片忠心报效祖国,但想起尊亲来便不禁双泪直流,写出了诗     人心怀报国之志又思念家乡亲人的内心纠结。作者通过这首诗淋漓尽致地表达了新春到来时内心的孤寂和矛盾,语言平实但情感真挚。

解析:此题考查赏析语言风格和分析作者情感的能力。解答此题应通读全诗,品味诗的语言,判定其质朴通俗的风格,然后结合诗句来具体分析作者的情感,如由“匆匆马上又逢春”和“关河底事空留客”来揣摩作者的感慨,由“两行清泪为思亲”和“孤怀激烈难消遣”来分析作者的思亲和报国之情。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4篇: 《重赠吴国宾》(边贡

汉江明月照归人,万里秋风一叶身。
休把客衣轻浣濯,此中犹有帝京尘。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是一首友人间的赠言之诗。古来赠言诗中,有出之真情的佳作,但更多的是纯然应景凑趣的趁韵之作。边贡此诗,当属前一类。

全诗四句一意,写自己与久别归来的故人的友情,其思念之意、关切之情,充溢于字里行间。诗的前二旬想像吴国宾回乡时的情景,汉江明月拂洒在归人身上,这经过千里孤身漂泊和千般万种思乡之苦的旅人,终于在秋夜里归来了。诗的一开头,作者将依正常顺序本该是第二句的“汉江明月照归人”,放在首句,是有其用意的。这种安排既符合古人作诗先以气氛渲染作起,再继以细写详状的惯例,同时,也将游子对故土风月的渴念,写了出来。

此外,汉江明月如人之有情,故似急于把自己清和的柔光洒遍行囊未卸、尘衣未脱的游子这层意思,也在其间隐隐露出。所以开首两旬,用语虽极平稳,其蕴情却是极尽委曲之能事。后两旬是诗人对故友的叮嘱之辞,写得尤为出色。它不写因长途跋涉、风餐露宿,友人素衣为缁的旅途艰辛,而是说:不要随意把这一身客衣洗掉,那上面还{占染着京都带来的风尘呢。按理,一路风尘,返回故乡,该劝其卸去行装,沐浴更衣,可作者却不如此,他似乎更关切那客衣所沾染的帝京风尘,因为,这帝京之尘,能够令归者想起京中许多朋友(自然包括诗人自己)。在这二句中,诗人不是明说要吴国宾回乡后勿忘故友,而是将此意寄托在“帝京尘”中,语言令人看上去无理,细想之有味,而由此一细想,益觉诗人与友人之间的情谊深长。其送人的立意着想,是很高妙的.边贡是明代“前七子”之一,其诗风格婉约,不少作品颇涉矫情,此诗却能以真情贯穿全篇,再辅之以一贯的婉约风格,从而使作品显得别有风致。

清人沈德潜编《明诗别裁集》,称此诗“婉而挚”,正是道出了此诗的特点。(江涌豪)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5篇: 《人日有怀乔白岩》(边贡

去年人日题诗处,郑氏茅堂春可怜。
出谷早莺啼恰恰,映风寒竹倚娟娟。
随銮并入青云上,解珮同归素雪前。
此日寂寥惊旅食,坐看庭月怃流年。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边贡这首诗中所写的“人日”,又称“人胜节”。时同在农历正月初七。据《北齐书·魏收传》引董勋《答问礼俗》云:“正月初一是鸡,初二是狗,初三是猪,初四为羊,初五为牛,初六为马,七日为人。”每逢人日,人们为了祈福、避邪、祛病,常以七种菜作羹,甩彩布剪成人形,或镂刻金箔为人形,贴在屏风上,戴在头上,象征吉祥。并隆重举行庆祝活动,诗人则感时抒怀,多有题诗。边贡于人臼所写的这首怀人诗,所怀念的是“乔自岩”。“乔白岩”,即乔宇,字希大,号白岩。成化二十年(14钒)进士,官至吏部尚书。他敢于与权奸和佞幸作斗争,每遇朝廷大事,往往仗义执吉。后被罢官,“家居澹泊,服御若寒士。”(《明史·乔宇传》)

全诗以“去年”领起,前六旬紧扣题旨“怀”字。此处中的“怀”字,兼有怀友与怀旧之意。

首联单刀直入,直叙其事:“去年人日题诗处,郑氏茅堂春可怜。”古人多以为人日晴则吉祥,阴则有灾。杜甫《人日》诗:“元日到人日,未有不阴时。”

老杜因气象阴惨而触景生忧.而边贡所怀念的“去年人日”,则有吉祥的气象:“春可怜”.“可怜”者,可爱也。杜牧《睦州四韵》:“州在钓台边,溪山实可怜.”边诗与小杜诗中的“可怜”二字,用意大致相同.领联是“春可怜一二字的具体描绘:“出谷早莺啼恰洽,映风寒竹倚娟娟。“‘恰恰”,形容鸟声的和谐。杜甫《江畔独步寻花七绝》:“自在娇莺恰恰啼”。“出谷”旬是说早春时节,出谷娇莺犹如大自然的歌手一样送来了和谐悦耳的声音.出句侧重从听觉形象上表现音乐美,对旬侧重于视觉形象上展示图画美,由此构成了一幅有声有色的早春胜景图。“娟娟”:美好的样子。杜甫《狂夫》诗:“风含翠禁娟娟静”。边诗借鉴杜诗而有变化,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人们常称、竹、梅为“岁寒三友”,边贡则在《四友亭诗序》中称松、竹、梅、柏为“四友”:“松友伯焉、竹友仲焉,梅友叔焉,柏友季焉。是盖齐坚并贞,异体一情者焉。”可见,“娟娟寒竹”的形象,既是边、乔二人友情的象征,也是他们“齐坚并贞”的人格的象征。颈联进一步写他们仕途进退,齐坚并贞:“随銮并入青云上,解佩同归素雪前。“銮”:銮驾,皇帝的车驾,用作帝王的代称。“随銮”,是指边、乔二人随从皇帝,身为朝官.“青云”:一语双关,既指离官显爵,又比喻人品清高.前者用意如《史记·范雎蔡泽列传》:“不意君能自致于青云之上”;后者用意如李白《送韩准裴政孔巢父还山》诗:“所以青云人,离歌在岩户。p边、乔二人曾在朝廷身居要职,但能坚持气节,品行高洁,与刘瑾等宦官或江彬等幸臣作斗争。“解飘”:碾是古代文官朝服上的饰物,因而说脱去朝服辞官为“解飘”。“素雪”:白雪。既是写实,又是象征,象征其高洁的人格。“随銮”旬为在朝,“解跟”句为在野,一个“并”字,一个“同”字,将边、乔二人的遭遇与品格都联结在一起。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但都是“一片冰心在玉壶”,都具有冰清玉洁、坚持操守的信念。尾联一跌,顿起波澜,以“此日”作收,结出无限凄凉:“此日寂寥惊旅食,坐看庭月怃流年.”寂寥”:寂静。“旅食”:寄食他乡。杜甫《奉赠韦左丞丈》诗:“骑驴三十载,旅食京华春。”流年”:年华,是说年华女Ⅱ流水一样容易消逝。诗人与乔字天各一方,寄食他乡,望月长叹,催人泪下.其情其景,颇似隋代薛道衡的《人日思归》:“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边诗的结句中说“坐看庭月”,似乎颇有闲情逸致,其实言外之意则是“闲来愤世心如火”(边贡《自述》),愤世嫉俗之情在寂静凄凉之中曲曲传出。

诫然,七子派倡言“诗必盛唐”。然而,他们的诗歌创作与理论批评并非完全如此。边贡这首诗便突破了“诗必盛唐”的樊篱,在章法上借鉴晚唐韦庄的《亿者》诗:昔年曾向五陵游,子夜歌清月满楼.银烛树前长似昼,露桃花里不知秋。

西园公子名无忌,南国佳人号奠愁。

今日乱离俱是梦,夕阳唯见水东流。

韦诗以华绮侧艳之辞,寄托感慨遥深之志;而边诗则兴象飘逸,意境清远,愤世嫉俗、坚守高祜之意尽在不言之中。这是韦、边二人涛的比较,我们不妨再将边与李(梦阳)、何(景明)作比较:“空同(李梦阳)关中人,气稍过劲,未免失之怒张。大复(何景明)之亮节俊语出于天性,亦自难到,但工于文旬而乏意外之趣。独边华泉(边贡)兴象飘逸,而语尤清圆……”(《四库总目提要》卷一七一)。《人日有怀乔白岩侍郎》便是边诗中兴象飘逸、格凋清圆的一例。    (陈书录)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6篇: 《闻邻船吹笛》(杨基

江空月寒露华白,何人船头夜吹笛。
参差楚调转吴音,定是江南远行客。
江南万里不归家,笛里分明说鬓华。
已分折残堤上柳,莫教吹落陇头花!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下面对诗歌的赏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开头与结尾处的景物描写相呼应,寄寓了诗人深厚的情感,营造了优美的意境。

B.第三句写笛声由“楚调”转为“吴音”,其中暗含了吹笛人的内在情感。

C.末尾两句情味深长,“折柳”含伤别之意,“陇头花”即“陇头梅”,含思念之情。

D.这首诗的体裁为七言古诗,语言质朴无华,意蕴丰富,感人至深。

(1)A(诗歌结尾两句不是写景,而是诗人的心理感受)

(2)本诗以“闻邻船吹笛”为题,表现了诗人闻笛的多种感受,这些感受是什么?

(2)诗人感受到吹笛人羁旅行役之苦( 或吹笛人作客他乡之久、飘泊别家之远、形色憔悴之状),吹笛人的思乡之情,引发了诗人浓郁的乡思(或引发了诗人共鸣)。(意思对即可)

(3)这首诗开头两句“江空月寒露华白,何人船头夜吹笛”与《琵琶行》中的诗句“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都有景物描写,两处写景,作用有何不同?

(3)杨诗中 “江空月寒露华白”,描写了秋江月夜空寂、凄清的图景,为闻笛提供了背景,奠定了全诗悲凉、凄楚的感情基调。白诗中“唯见江心秋月白”,用秋江月夜的寂静,烘托出琵琶声令人沉醉的动人效果。

翻译

空旷的江面冷月当空寒露悄降,不知是谁在船头将笛子吹响。依稀可辨由楚调转为吴音,一定是江南游子远行他乡。远离江南万里他不能回家,笛声中分明在诉说双鬓已白。已经把堤上的杨柳摧折凋残,请不要再吹落陇头的梅花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7篇: 《细林夜哭》(夏完淳

细林山上夜乌啼,细林山下秋草齐。
有客扁舟不系缆,乘风直下松江西。
却忆当年细林客,孟公四海文章伯。
昔日曾来访白云,落叶满山寻不得。
始知孟公湖海人,荒台古月水粼粼。
相逢对哭天下事,酒酣睥睨意气亲。
去年平陵鼓声死,与公同渡吴江水;
今年梦断九峰云,旌旗犹映暮山紫。
潇洒秦庭泪已挥,仿佛聊城矢更飞。
黄鹄欲举六翮折,茫茫四海将安归?
天地跼蹐日月促,气如长虹葬鱼腹。
肠断当年国士恩,剪纸招魂为公哭。
烈皇乘云御六龙,攀髯控驭先文忠。
君臣地下会相见,泪洒阊阖生悲风。
我欲归来振羽翼,谁知一举入罗弋。
家世堪怜赵氏孤,到今竟作田横客。
呜呼!抚膺一声江云开,身在罗网且莫哀。
公乎,公乎,为我筑室傍夜台,霜寒月苦行当来。

【翻译或鉴赏】
夏完淳意气从容地叩别母亲,便昂然登上押解他的小船。在苍茫暮色中离开了家乡。他自然没想到,此去还能经过陈子龙居住过的细林山(在上海青浦县南),为这位殉国不久的师长和志士,一洒怆然歌哭之泪。

当秋革森森的细林山影,在一片“乌啼”声中进入视野时,诗人立即就认出了它。但身为清廷要犯,夏完淳并不能在这里系缆下船,以哭祭自己敬爱的老师。他只是在夜色中匆匆瞥上一眼,小船便如飞而过——这该令诗人有多遗憾。诗之开篇以“乘风直下”之语,写途经细林景象,正带有这种一瞥而过的匆匆感。而乌啼、秋草两句稍作点染,又使扑面而来、瞬又远去的细林山,增添了几多凄迷、悲凉之色。

望着渐远渐隐的细林山,诗人不禁沉入了悠悠回忆之中:“却忆当年细林客,盂公四海文章伯”——陈子龙是夏允彝的至友,故诗人很小的时候,便知道这位以文章气节彪炳四海的“于陵孟公”(子龙之号)的大名了。福王监国南都,陈子龙任兵科给事中,更多次上疏指责时弊,陈说抗清自强之策,显示了洞察时局的过人眼光。所以,在江兵败、父亲殉国以后,夏完淳即投奔细林,与暂时隐遁山中的老师共商国事。但诗人踏遍白云缭绕的山林,哪找得到陈子龙的踪影。他这才知道,先生名为“隐迹”山林,暗中却正四处奔波,秘密从事抗清活动。明白了这一层,则“昔日曾来访白云”二句所表现的,与其说是不见师尊的失望和惆怅,不如说是油然而生的惊喜和钦仰了——原来老师身虽处在“古月”、“荒台”之间,心中却依旧翻腾着抗清救国的不灭豪情!当诗人终于与这位湖海之士(指性格豪迈之人)相见的时候,该怎样悲喜交集!“相逢对哭天下事”二句即以传神的描摹,再现了这对忘年之友不期而遇的动人情景:他们惊喜相对,一谈起家国沦丧的时局,便放声痛哭,痛哭之后又举杯相励,共抒舍身报国之志。据同时代人描述,陈子龙“豹目蜷发”,“目上视”;“有慨于中,则太息而起,或环柱而走”,往往“大声慷慨”,使“舟人动色”。夏完淳则“秀目竖眉”,“为文千言立就,如风发泉涌。谈军国事,凿凿奇中。盖风雅倜傥人也”。这样两位豪迈之士,于酒酣解衣之际,能不意气纵横、“睥睨”(斜视)敌寇若鼠獐么?这一节回忆,吐语纡徐,笔端蘸满深情,在对往事的温馨追忆中,勾勒陈子龙湖海志士之风。只寥寥数笔,先生那“豪气不除”的形象已呼之欲出。

自“去岁平陵鼓声死”以下。续写师生二人共战狂澜的悲壮经历,语气渐转酸楚。隆武帝二年五月,诗人与陈子龙同赴太湖,参加了义军的庄严誓师。可惜由于吴易的轻敌,这次起兵又遭挫败。“平陵鼓”绝,吴易捐躯,诗人只好与先生东渡吴淞江,暂时隐匿民间。接着鲁王、唐王政权又相继败亡,只有张煌言、郑成功的义师,还在闽浙一带继续奋战。“今年梦断九峰(山名,在福建闽侯县。或日指松江九峰。)云,旌旗犹映暮山紫”,即在想象中展现义师的如云旌旗,把暮色辉照的九峰山映得一片紫红的景象,表现了这对师生翘首南望中的多少寄托和梦想!接着的“潇洒秦廷泪已挥”二句,便叙到松江都督吴胜兆反正,陈子龙密约海岛义师黄斌卿共议大事了。诗中以申包胥乞师救楚、泪洒秦廷和鲁仲连飞箭传书、说降聊诚的高义,比拟先生不顾安危、奋身反清的亮节,把这位殉国前夕的伟大志士,辉映得多么光彩照人!令人伤痛的是,“黄鹪欲举六翮折”,正当松江举义的关键时刻,黄斌卿的水师却在海上“为飓风所没”;吴胜兆也因谋泄而遭系捕。接着又从嘉定方向,传来了陈子龙被执、壮烈投水的惊人噩耗!这“天地蹋踏(狭窄而无从伸背举足貌)日月促,气若长虹葬鱼腹”的悲壮一幕,交汇着诗人突发的“肠断当年国士恩,剪纸招魂为公哭”的号泣之音叙来,顿如滚滚雷鸣,将读者的身心震撼了。

一位高呼着“文天祥止有一人”(陈子龙自比之语)的伟大师长,带着轩昂的身影逝去了。茫茫的夜色中。只留下年轻的诗人还在遥为“招魂”哀哭。这哀哭似乎传自陈子龙陨身的嘉定“跨塘桥”下,细细听去,又分明是在“乘风直下松江西”的小船之上。“剪纸招魂为公哭”,正这样横跨了追忆中的虚境,把诗人的思绪带回到身处的小船中来。师长的陨身,固然使诗人深为哀恸,但在狂澜既倒的今日,这哀恸自还带有更深广的内涵——当崇祯、弘光帝相继归天之际,殉国的又何止先生一人!诗人的父亲当时不也毅然自沉,如传说中黄帝的小臣一样,追攀着“烈皇”乘龙而去了么?想到这里,诗人简直感到,这天地间的烈烈悲风,也仿佛是他们群臣相会、泪洒天门之痛所摧发的了。“烈皇乘云驭六龙”四句,借神话传说生发奇思,正把对先生的歌哭,推向了家国沦亡、群臣相继蒙难的无限凄迷的境界。在这样的背景上,抒写诗人梦想归来重振“羽翼”,却又“一举人罗弋(罗网)”的哀伤,便愈加令人悲慨难抑。对于自身行将与老师一样,踏上壮烈殉国之途,诗人虽然从容沉静、无悔无怨,但毕竟怀有不尽的遗恨。故在结尾,终于化作长声恸哭之语倾泻而出:呜呼!抚膺一声江云开,身在罗网且莫哀。

公乎!公乎!为我筑室傍夜台,霜寒月苦行当来!

这是一位少年志士向着消逝而去的师长英灵,所爆发的凄怆恸哭——恸哭几多英杰的捐躯,恸哭可爱家国的沦亡,恸哭自己再不能为抗清救国而战!这久蓄胸间而喷发的哀恸,再无法承受七言旬式的束缚,故一变为长短错综的浩叹和啸歌发之,化作了震荡全诗的变徵之音!

读者可以感受到:较之于诗人另一首《吴江夜哭》,这首歌哭之作,无疑写得更为悲怆。

《吴江夜哭》多人亡景存的低回留连之思,其歌哭之情,主要借助景语和幻境表现,悲惋而少号泣之音。此诗则纯以深情的回忆,展开诗人与先生亲密交往和共赴国难的悲壮经历。诗中对陈子龙商风亮节的追忆,始终有诗人自己的身影相伴,并融入了特定情境中的亲身感受,从家国沦亡的伤痛背景中写来,故显得格外真切感人,且多坠泪嗟号之声。之所以如此,大约与诗人和陈子龙交往至深、有着共同战斗的情谊,真情所至,字字皆从肺腑流出有关吧。(潘啸龙)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8篇: 《朝歌旅舍》(冯班)

乞索生涯寄食身,舟前波浪马前尘。
无成头白休频叹,似我白头能几人?

【翻译或鉴赏】
冯班在年轻时曾有一段苦学经历,他的老师钱牧斋说他:“其为人悠悠忽忽,不事家人生产,衣不掩骨干,饭不充腹,锐志讲诵。”(《冯定远诗序》)明亡后,他的仕进之路断绝了,生活更为困难,但仍能固穷守志,不愿趋附新朝,常旅食四方,吟诗自适。这诗就是他晚年途次朝歌所作。朝歌,今河南淇县,曾为殷商晚期都城,这里颇有引发诗人兴致的古迹。据说姜子牙(吕尚)六七十岁时在这一带做卖食、杀牛的营生,很不得意,直到八九十岁才发迹。李白梁甫吟》写道:“君不见,朝歌屠叟辞棘津,八十西来钓渭滨,宁羞白发照清水,逢时壮气恩经纶。”“朝歌屠叟”恐怕是最为人乐道的,像冯班这样穷愁潦倒、经历特殊的人路过此地,会有一番特别的感慨。

“乞索生涯寄食身,舟前波浪马前尘。”这就是写自己旅食四方的苦况。“乞索”,乞讨,求人接济,与“寄食”略同。“乞索生涯”——“寄食身”,反复述说,见出悲酸。一个读书人,落魄若此,这是叫人为之同情的。陶渊明在《乞食》诗中写道:“饥来驱我去,不知竞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这里有多少不得已啊。“舟前波浪”、“马前尘”。这也是反复概括旅途生活,见出地域的广阔,时间的久长。这里变叙述为描写,从“波浪”、“尘”中,是不难想象其颠沛流离情形的。这些就是他的生涯,与未遇前的姜子牙是相似的,路过姜子牙流落之地,他自然想起这位“前贤”。“无成头白休频叹,似我白头能几人?”是他的感慨,这感慨意味甚多。“无成”一般指功名不遂,头白而无成应该说是很悲哀的。当他想到姜子牙的不遇,会有同病相怜之感,但姜子牙后来毕竟有遇,得以大用,而自己则决无闻达之时,想到这会更加悲哀。他劝自己“休频叹”,说“似我白头能几人”。意思就是说“似我白头无成能几人”,可以理解这是一种无可奈何、近于绝望的口吻。还可以理解这是一种自傲的IZl吻。两句当还含有对姜子牙的讽刺之意。姜子牙本是殷朝臣民,暮年为周文王知遇而助之灭殷。出于对明朝的感情作者对此会不以为然的。这里“休频叹”,就是视头白元成为当然,意思是说本来就不打算在新朝谋什么仕进之路,“无成头自”正表明自己尽忠于故朝,比之姜子牙那种朝秦暮楚不是高尚得多吗?这里还可引申一步:甲申之变后故明许多达官显宦纷纷投降,一些文人学士也多有变节事敌者,作者的老师钱牧斋便是其中的一个,是叫他不胜悲慨的。这里借讽刺姜子牙,也讽刺了这些变节者。“休唱贞元供奉曲,当时朝士已无多。”当是这两句的别一种意味。

冯班一些绝句甚有唐人风调,婉而多讽,时人吴乔就说他的诗:“不着议论声色而含蓄无穷。”(《围炉诗话》)此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汤华泉)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9篇: 《临桂伯墓下》(冯班)

马鬣悠悠宿草新,贤人闻道作明神。
昭君恨气苌弘血,带露和烟又一春。

【翻译或鉴赏】
“临桂伯”,瞿式耜的封爵。式耜,江苏常熟人,明末著名的抗清大臣。南明时任广西巡抚,后拥立桂王,为东阁大学士兼桂林留守,桂王转徙各地,式耜坚守桂林四年,抱定“城存与存,城亡与亡”(《临难遗表》)的决心,击退了清兵多次进攻,最后被俘牺牲。式耜的英雄行为,赢得了汉族人民普遍的同情和尊敬,他死后五年归葬家乡,苏州一带人民纷纷传说他成神显灵,向他祭拜。这诗就是一首祭吊之作。

第一句是凭吊瞿墓的印象。“马鬣”,指坟上的土封。“宿草”,指墓上经年的草。这旬写式耜的墓安闲地、静静地躺在这里,墓上的草又青青一片了。这景象传达出一种肃穆而动人哀感的气氛。下面一句“贤人闻道作明神”,写到成神的传说。“作明神”是式耜最后也是最高的归宿,也是时人对他最好的褒奖,写出这一点,“贤人”的贤迹就可以想见了。中间用了“闻道”一辞,一见得是传说,二点示出作者的思想活动,三显出怀念,追慕之情,涵咏之间,颇多意味。

一、二句由吊其墓到想其人,三、四句是赞叹,大意是说,式耜虽长眠在这里,但他的遗恨、他那忠于明朝的意念永远是不会消歇的。这里用了两个典故:“昭君恨气”指昭君恨死异域、怀念故国的感情;“苌弘血”指苌弘身死而遗恨弥笃的精神(据说苌弘被杀,其血三年化而为碧)。这两个典故用到式耜身上,精神实质十分相合,甚至细节也有相类之处:杜甫想象昭君“环佩空归月夜魂”(《咏怀古迹》),式耜的魂魄是否也从南国归来了呢?苌弘血三年成碧,式耜死后五年迁葬,都会是历时愈久,其志愈坚吧?“带露和烟又一春”,是前旬的谓辞,表示时间,很有弹性。一是表示已过时间,又是一年了,又表示将过时间,“又一春”,还有多少“一春”呢?此意也可说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带露和烟”,春景很美,“苍凉之意出以绵丽之词”(张维屏《听庐诗话》),更觉悲凉,同时这样写,又是对墓下这个美的灵魂的一个表彰。诗从吊墓起,又落到墓前,颇具回环之美。(汤华泉)

taobao1.png

诗-明代的古诗第10篇: 《题友人听雨舟》(冯班)

篷窗偏称挂鱼蓑,荻叶声中爱雨过。
莫道陆居原是屋,如今平地有风波。

【翻译或鉴赏】
这是一首题画诗。《听雨舟》是作者友人的一幅画,据一、二两句所写,这幅画的画面大概是:一条渔船泊在遍是芦荻的湖沼里,此时云低雨密,舟中人正在静静谛听篷窗外那潇潇无尽的雨声。这舟中人当然是有听雨情趣的文人雅士。而非一般的渔人.但是唐宋以来许多诗画中渔人都高士化了。读着“篷窗偏称挂鱼蓑”,人们自然想起张志和在《渔歌子》中所写的“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那样悠闲自得的情景,此舟中听雨人大概也是如此吧?“听雨”,前人写到此境的名句很是不少,如李商隐“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杜牧“一夜不眠孤客耳,主人窗外有芭蕉”(《雨》);苏轼“急雨潇潇作晚凉,卧闻榕叶响长廊”(《连雨江涨二首》),它们都恰到好处地传递出了听雨人的特殊感受。这幅画的“荻叶听雨”既符合舟居的环境,又恰合舟中人徜徉自在的心境,试想雨打荻叶那细密轻柔的声响会给这种篷窗生活增添多少情韵。这样看来,这幅画在立意上颇能推陈出新。

不用说,作者对这幅画是很爱赏的,对画中的烟波钓客的自由自在的生活也是很羡慕的,两句中的“偏称”、“爱”更明显地表露了他这种心情。下两句就是观感了:“莫道陆居原是屋,如今平地有风波。”此有两层意思。一是顺承前面,作者看画产生了幻觉,仿佛进入了画境,虽然画是张挂在墙壁上的,却觉得自己就好像也在舟中,也像舟中人一样在听雨,周遭是水波,盈耳是雨声。二是借题发挥,语意双关,以“风波”关合人事上的风波,政治上的风波。这就是说,现在虽然陆居有屋。但也像无家一样了。国家亡了,没有凭依了。冯班是明诸生,对明朝感情很深,有这种感慨也是自然的。但是一般人读这首诗,只着眼于后二句的议论新警,以遗民之恨了之,把这首情韵颇佳的题画诗当作一般的议论诗,就失之于肤浅了。作为一首好的题画诗,它复现了画境,传达了作者的审美感受,在这个基础才生发了特殊的政治联想,如果将后二句第一层意思忽略了,那这首诗前两旬在意思上也就脱节了。(汤华泉)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