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关于描写梅花的诗词_古诗词鉴赏大全

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梅花的古诗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1篇: 《定风波·红梅(好睡慵开莫厌迟)》(苏轼

好睡慵开莫厌迟。自怜冰脸不时宜。偶作小红桃杏色,闲雅,尚馀孤瘦雪霜姿。
休把闲心随物态,何事,酒生微晕沁瑶肌。诗老不知梅格在,吟咏,更看绿叶与青枝。

【翻译或鉴赏】
【翻译】

不要厌烦贪睡的红梅久久不能开放,只是爱惜自己不合时宜。偶尔是淡红如桃杏色,文静大放,偶尔疏条细枝傲立于雪霜。

红梅本具雪霜之质,不随俗作态媚人,虽呈红色,形类桃杏,乃是如美人不胜酒力所致,未曾堕其孤洁之本性。石延年根本不知道红梅的品格,只看重绿叶与青枝。

【注释】

好睡:贪睡,此指红梅苞芽周期漫长,久不开放。

慵:(yōng拥)懒。

怜:爱惜。

冰脸:比喻梅外表的白茸状物。

小红:淡红。

闲雅:文静大方。闲,通“娴”。

尚余:剩下。

孤瘦:疏条瘦枝。

随:听任,顺从。

雪霜姿:傲霜迎雪的姿态。

沁:(qìn)渗入。

诗老:指北宋诗人石延年。

梅格:红梅的品格。

绿叶与青枝:石延年《红梅》诗有“认桃无绿叶,辩杏有青枝”句,在此,苏轼是讥其诗的浅近,境界不高。[1]

【阅读答案】

1、作者主要运用什么修辞手法来表现红梅?请简要分析。(4分)

1、(4分)拟人

(1分)作者把红梅比作少女,她“酒生微晕”,面如桃花,有雪霜之姿,不流时俗。(2分)作者借外表和心灵俱美的娴雅少女形象表现出红梅的风姿神韵阅读答案__定风波·红梅 ①苏轼古诗词鉴赏。(1分)

2、作者在词中提到“诗老”的用意是什么?请结合全词简要分析

2、(3分)苏轼认为“诗老”的“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诗句仅有红梅之形,而无红梅之神。(1分)苏轼借否定“诗老”,说明梅之美在“梅格”:既要有艳如桃杏之形,更要有“孤痩雪霜”高洁脱俗之神。(1分)梅品即人品,红梅的独特“风流标格”,正是词人自我品格的生动写照(托物言志)。(1分)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2篇: 《卜算子·江左咏梅人》(姜夔

江左咏梅人,梦绕青青路。因向凌风台下看,心事还将与。
忆别庾郎时,又过林逋处。万古西湖寂寞春,惆怅谁能赋。

【翻译或鉴赏】
【注释】

1、吏部梅花:吏部,指曾三聘,《宋史》四百二十二卷本传:  “曾三聘字无逸,临江新淦人……宁宗立,兼考功郎。”故称为吏部。张镦《b算予》(常记十年前)词小序云:“无逸寄示近作梅词,次韵回赠。”张钹这首《卜算子》词与姜夔词第一首同韵。据此可知吏部梅花词,系指曾三聘咏梅词。曾词今不存。

2、江左:指长江以东地区。

3、凌风台:古代扬州台观名。何逊《早梅》诗:“枝横却月观,花绕凌风台。”

4、庾郎:庾信:(513—581),字子山,南朝时梁朝人,南阳新野(今属河南)人。曾作《哀江南赋》、《伤心赋》、《愁赋》以寄思乡之情。其《梅花》诗,有“树动悬冰落,枝高出手寒”句。

5、林逋:宋初隐士,隐居杭州孤山,以种梅养鹤吟诗自遣,写有着名的咏梅诗《山园小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解读】

凡唱和之作,都需要避开原唱的内容而另辟蹊径。这首小令,在艺术上的特点就是组织故实,组织得巧妙,便是成功。“江左咏梅人”当然是指何逊,其实整个上片都是围绕着何逊故事在写。但是,一句“梦绕青青路”。再一句“心事还将与”,境界就辽远了。

谁人没写过咏梅诗?却偏将庾信拉扯进来!作者是否有感念庾信身世的用心?词中难觅迹象,所以不敢枉断。然而,最后的“万古西湖寂寞春,惆怅谁能赋”,毕竟值得品味。试将词中固有的句子重新组合一下,便得“梦绕青青路,心事还将与。西湖寂寞春,惆怅谁能赋”四句,作为咏物体的词作,即便是作为一种意义背景看,不也烘托出弥漫于万古之世的寂寞惆怅之情吗?而且是对梅花而言的,其中或许就含有清高者必寂寞的精神信念呢!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3篇: 《点绛唇·越山见梅》(吴文英

春未来时,酒携不到千岩路。瘦还如许。晚色天寒处。
无限新愁,难对风前语。行人去。暗消春素。横笛空山暮。

【翻译或鉴赏】
⑴越山、千岩:指绍兴。⑵如许:如此。⑶暗消春素:写梅花春日里悄无声息地凋残,也喻女子为离愁而暗暗消减了容姿。⑷横笛:暗指梅花落。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4篇: 《献仙音·吊雪香亭梅》(周密

松雪飘寒,岭云吹冻,红破数椒春浅。衬舞台荒,浣妆池冷,凄凉市朝轻换。叹花与人凋谢,依依岁华晚。共凄黯。
共东风、几番吹梦,应惯识当年,翠屏金辇。一片古今愁,但废绿、平烟空远。无语消魂,对斜阳、衰草泪满。又西泠残笛,低送数声春怨。

【翻译或鉴赏】

  周密是个有气节的词人,南宋灭亡后,他坚决不仕元朝。这首词是宋亡以后所作,通过写梅花和前朝废芜的园林抒发自己对故国的怀念,对新朝的抵触。根据他写的《武林旧事》、《齐东野语》的记载:杭州葛岭有集芳园,原是赵宋王朝的皇家园林,宋理宗时赐给贾似道,贾再修筑,胜景不少,雪香亭便是其中之一,亭旁广植梅花。宋亡之后,园亭荒芜,周密来游而作此词。

  上阕主要写梅花及雪香亭荒废的情景。起首“雪飘寒,岭云吹冻”两句,点明了当时的节令,同时渲染了一种冷色调的气氛。不说天飘寒雪,而说是雪“飘寒”;不说冻气入云,而说云在“吹冻”。这即突出“寒”与“冻”,又显得较为活泼。“红破数椒春浅”,写梅,梅花含苞未放,其状如椒,句中说的是初春时候,几点红梅初放,但不说梅,只用椒比:“红破春浅”,比较说“春初红绽”,也比较新鲜随后转入描写园林。“衬舞台荒,浣妆池冷”,二对偶句描写了亭台池榭的破败;但这里的对偶句是名词下面用形容词作谓语的结构,句法较直,没有“松雪”二句那样曲折。衬舞台与浣妆池,应是园中池台名;也可能是形容一些池台,是供皇帝后妃、贾似道姬妾用来浣妆、观舞的。所谓“浣妆”,即杜牧阿房宫赋》“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的意思。“荒”、“冷”写芜废情况,与上“寒”、“冻”合成一气,归于下句的“凄凉”二字“凄凉市朝轻换”,点题。

  眼前这般凄凉的亭台池榭,是因为已经改朝换代的缘故。正因为关系如此重大,所以一池、一台、一亭的兴废,以至一些梅花的开落,都使人触目兴感。事虽重大,但毕竟如过眼烟云,平民百姓对国破家亡无以与力,国家轻易便在达官贵人手里丧失了。一个“轻”字,其实不轻。上阕结尾由一个“叹”字领起。词人看到初收的梅花与破败的亭园,不禁发出感叹。“叹花与人凋谢,依依岁岁华晚”,花,指梅;人,应指以前生活在这个园林中的人。岁华晚,呼应梅开时候。依依,作者感旧之情,并反过来想象梅花、池台、岁华对人也有留恋感情。人与景物相互依恋,相互交融。人与梅花都凋谢了。

  下阕将梅拟人化,以猜测梅花所想的形式寄托自己的亡国之痛。“共凄黯”。三字,承上启下,人与花都凄黯,黯“是”寒、冻“、”荒、冷“、”凄凉“、”凋谢“等情景的收揽和浓化。”问东风、几番吹梦“,”问“是人问花,但花亦何尝不能自问,人花同感,彼此难分。问一问东风、花开花落几多次了呢?原来,雪香亭的梅花也是经历过世间几番重大变故的,与上文”市朝轻换“相呼应。”惯识当年,翠屏金辇“,这是梅花”吹梦“和”凄黯“的原因。

  这两句把梅花拟人,说它在园亭中,应当很熟悉坐金辇、遮翠屏的皇帝、后妃,见过了小朝廷苟安时期的“盛况”。但这在此时,那时的情景再也不会出现了,已经成为引人伤感的事了。这是“吊”梅,而梅也凭吊往事“一片古今愁,但废绿平烟空远”,梅花的愁,作者的愁,原来是“古今”的兴亡之愁。以前的太平盛世到眼前只剩下令人愁恨不已的废绿平烟,作者的心情很不平静。“无语消魂,对斜阳衰草泪满”,作者思绪万千而无话可说,面对斜阳衰草不禁泪满魂消。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5篇: 《汉宫春·梅(潇洒江梅)》(晁冲之

潇洒江梅,向竹梢稀处,横两三枝。东君也不爱惜,雪压风欺。无情燕子,怕春寒、轻失佳期。惟是有、南来归雁,年年长见开时。
清浅小溪如练,问玉堂何似,茅舍疏篱。伤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诗。微云淡月,对孤芳、分付他谁。空自倚,清香未减,风流不在人知。

【翻译或鉴赏】
【阅读答案】

1、有人认为词中“故人”是指宋代诗人林逋,请说说这一推断的理由。(3分)

1.(3分)①词中多处化用了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诗句;②林逋这两句诗在宋代影响深远,无人能及;③“梅”、“林逋”已成为隐逸的象征,契合词作者此时的心境。

2.、阕写梅运用了哪些表现手法?写出了梅怎样的品格?

2.化用、对比衬托、正面和侧面(直接和间接)描写相结合(2分,答出两点即可。答“拟人”“渲染烘托”亦可赋分)。写出了梅花孤傲、坚强的高洁品格(1分)。

3、下阕借梅花寄寓了词人怎样的思想感情?请结合词句作简要分析。(4分)

3.①“问玉堂何似,茅舍疏篱”表达了对官场的厌倦以及对隐居生活的向往;

②“伤心故人去后,冷落新诗”表达了对林逋的仰慕和追思;

③“对孤芳、分付他谁”借林逋去世后无人欣赏梅的孤芳,表达了对无人赏识自己的忧愤。

④“空自倚,清香未减,风流不在人知”表达了坚守自己高洁品格的情怀。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6篇: 《西山观梅记》(沈大成

乾隆七年春,余客吴,馆于族叔东斋先生所,今曲靖太守邓丈犹家居,约为西山之游,吾友张君载锡曾记其事,久而失去。雨窗无聊,寻忆朋好,因念此游,昔归自闽,今又将人闽矣,乃追记之。吴中盛春酒之会,是游也,屡约屡渝。二月之望己亥,叔始具舟,出破楚门,偕行者即张君。过横塘縻舟而待,少选,邓丈舟至,同发。启蛩已逾五H,而寒甚,残雪在涯,风劲,舟去殊疾。遥望迤西诸山,隐见冻云中,如美人晓起未沐,而姿态横溢。既至虎山桥,万树漾漾,不见前后,湖光云气,远混为一,梅盛开矣。雍正八年,余同陈丈洛亭游此,今重来,花嫣然,而故人墓草已宿,可慨也。晚抵光福里,宿邓丈庄,老屋纸窗,桔槔砻碓之属充塞。庚子质明,张君先起,绕床呼日:“天幸晴可游。”众皆起。遂浮下堰,临铜坑,晋宋间凿沙煎成铜,故名,山有泉亦日铜井。旧所见古梅,戕折殆尽。亟解维如吾家山,故中丞宋公香雪海也。余振衣而登,环山之梅,如菌如笠,惟见其顶,有语笑声白花底出者,则叔与邓丈、张君也。花羁尔漫数里,若汞初镕,晴曦晃曜,其光烂然,宋公可为善喻矣。下饮于舫屋,公诗在焉。叔言公抚吴,觞咏风流,何减钱思公,自恨不生于是时也。

辛丑,将入玄墓山,天又雪,童仆有沮行者,余不可,趣笋舆至,叔、邓丈御良裘重厨,行不百步,雪衮衮如毳,石滑舆掣,曳邓丈欲返。稍前,雪愈大,路愈仄,舆夫窘而踬,张君亦欲返,余持之坚。如是者数里,始达圣恩寺,衣履尽湿。坐四宜堂,缭垣之下,为雪为梅花,花之外为太湖,颇黎莹彻,一白无际,湖中七十二山,颓然睡,不能起。风定波息,寂无人声,叔谓邓丈日:“吾至山中数矣,未有若此奇者,微学子几失之。”晚投严山塔院,往时逆旅主人也,别十有四年矣,有弟子香严,语超超可喜。叔、邓丈、张君俱还宿,而余独留院中,月出,僧问酒于邻,剧笋于圃,邀余入梅林,藉茵置楹,香严诵中峰梅花诗,余辄引满,风来花堕洒残,月穿林罅,光滟滟射人。壬寅,走米堆山,还光福。天大霁,笋舆绕亿万梅而行。行近董家坟,士女如云,游者毕会,坟为明尚书董份赐茔,石羊虎僵卧道上。

此地花不甚盛在,则群屐必至,天下事向声背实类如此。前度茶山,登六浮阁,吴人张簸三与东南名士宴游地。转入潭东西,皆接梅,萼绿玉蝶之族以万数,压缚困顿,偃仰野畦,庄生所谓“丧其天”者,吾无取焉。过此而东,并太湖之滨。石壁拔起千馀寻,僧庐其下,拾曲磴而登,则万峰台也。凡吴人之观梅者,舟则至虎山桥,至铜井、铜坑,至吾家山;陆则至玄墓,至董家坟,至茶山,至潭东西,至石壁,至万峰台,而游之事乃穷。邓丈乐甚,驱童子聚松毛熟火温酒,面湖而饮,三万六千顷,浩荡入胸怀问。是日,张君亦醉。明发取道海云,将寻拈花、积翠。合舟而步,过师林寺,天忽晦,大雨泞,不克东。晚宿木渎牧牛庵,大风雨撼屋,山中亿万梅飘堕尽矣。甲辰,晓晴,近寻诸园墅,无当意者。走陆上之上沙,得一园,萧然出尘,徐高士介白故居。晡时,至天平山,拜范文正公祠,遂游白云寺,径钵庵之右,文正先茔也,徙倚久之。投天泉精合,遂宿。晨饭,叔、邓丈俱留,余与张君自半山亭数折而西,历云磴、龙门,仰首行百步,得小石屋,中方而平,高五六丈。又西为一叶舟,有古松,道险遥望而已。又转而东,攀援约半里,得径甚隘,蛇行而蜗曲。复得~洞,峻邃可容数百人,僧日此大石屋也。西上益高,曰莲花峰,巅有巨石,平广可坐,日万仙台,环顾远近诸峰,辐辏奔赴,若拱若揖,山之以天平名者此耶。其上多栝,多石柄,多篦笃之竹,多踯躅花。山高,风吹人欲堕。归途}方空谷,已圮。前行,憩法螺庵,僧引观千尺雪,忆岭南飞来、顶湖二瀑布掬溜矣。再前,报恩寺,赵宦光夫妇偕隐于此,有老梅,光手植。东趋支硎之麓,挂帆及姑胥门,H暝。是游也,己亥迄乙巳,去来七日。自石壁以前,皆重游,其他则昔未至而今始游者也。梅之可爱者,虎山桥以水胜,吾家山以山胜,四宜堂山与水兼胜。畴昔之游,陈丈得诗甚多,而余亦继声,兹则晓出昏归,归即惫而寐,故虽所游倍于旧,所遇更幽且奇,叔每命作诗,而逡巡莫以应,则昔有而今无者也。西山之可游者众,时趣牵于亟归,余即欲至不得焉,且有过其下而含之去者矣,则今昔之不同也。嘻,余尝观牡丹于谯,观桂于灵岩,观梅于庾岭、于孤山、于西溪,而玄墓再至焉,是梅与余独故也,然庾岭零落不成行,孤山皆新植,西溪半厄于水,惟玄墓年茂而岁繁,余再至而益见其盛,是花之窟,玉妃之汤沐也。然自雍正四年至今,先后之同游者,或为异物,或远宦万里外,即叔与张君亦不能数相见。今余又将入闽矣,人生聚散无定若此,况向之稚者壮,壮者老,而花之嫣然在山者,自若也,岂不重可慨耶?叔名曾同,邓丈名士灿,张君名周。丁卯小除,天柱寓樵沈大成记。

【翻译或鉴赏】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7篇: 《洞庭山看梅花记》(归庄

吴中梅花,玄墓、光复二山为最胜;入春则游人杂沓,舆马相望。洞庭梅花不减二山,而僻远在太湖之中,游屐罕至,故余年来多舍玄墓、光复,而至洞庭。

庚子正月八日,自昆山发棹,明日渡湖,舍于山之阳路苏生家。时梅花尚未放,余亦有笔墨之役,至元夕后始及游事。

十七日,侯月鹭、翁于止各携酒至郑薇令之园。园中梅百余株,一望如雪,芳气在襟袖。临池数株,绿萼玉叠,红白梅相间,古干繁花,交映清波。其一株横偃池中。余酒酣,卧其上,顾水中花影人影,狂叫浮白。口占二绝句,大醉而归寓。

其明日,乃为长圻之游,盖长圻梅花,一山之胜也。乘篮舆,一从者携襆被屐过平岭,取道周湾,一路看梅至杨湾,宿于周东藩家。

明日,东藩移樽并絜山中酒伴同至长圻。先至梅花深处名李湾,又止湖滨名寿址者,怪石屴崱,与西山之石公相值。太湖之波,激荡其涯,远近诸峰,环拱湖外。既登高丘,则山坞湖村二十余里,琼林银海,皆在目中。还,过能仁寺,寺中梅数百株,树尤古,多答藓斑剥。晴日微风,飞花满怀。遂置酒其下,天曛酒阑,诸君各散去,余遂宿寺之翠岩房。

自是日,令老僧为导,策杖寻花,高下深僻,无所不到。某胜处,有所谓西方景览胜石、西湾骑龙庙者。每日任意所之,或一至,或再三,或携酒,或携菜及笔砚弈具,呼弈客登山椒对局.仍以其间。闲行觅句,望见者以为仙人。足倦则归能仁寺。山中友人,知余在寺,多携酒至,待于花下。往往对客吟诗挥翰,无日不醉。余意须俟花残而去。

二十四日,路氏复以肩舆来迎,遂至山之阳。

明日,策杖至法海寺。归途闻曹坞梅花可观,雨甚,不能往,遥望而已。

又明日,往翁港看梅,复遇雨,手执盖而行。

二月朔,天初霁。薇令语余:“家园梅花尚未残,可往尽余兴。”欣然诺之。薇令尚在书馆,余已先步至其园,登高阜而望,如雪者未改也。徘徊池上,则白梅素质尚妍,玉叠红梅,朱颜未凋,绿萼光彩方盛,虢国淡扫,飞燕新妆,石家美人,玉声珊珊,未坠楼下,佳丽满前,顾而乐之。就偃树而卧,方口占诗句未成,而薇令自外至。薇令读书学道,吾之畏友,顾取余狂兴高怀,出酒共酌。时夕阳在树,花容光洁,落英缤纷,锦茵可坐。酒半,酌一卮环池行,遍酹梅根,且酹且祝。已复大醉,每种折一枝以归。

探梅之兴,以郑园始,以郑园终。以梅花昔称五岭、罗浮,皆远在千里之外,无缘得至;区区洞庭,近在咫尺,聊以自娱。在长圻遇九年前梅花主人,已不复相识,盖颜貌之衰可知矣。而世事如故,吾之行藏如故,能无慨然?昨为薇令述之。薇令曰:“人生逆旅,又当乱世,九年之后,尚得无恙,复来寻花,已为幸矣。”其言尤可悲也。已复自念,惟当乱世,故得偷闲山中耳,半月之际,勿谓易得也。退而为之记。

【翻译或鉴赏】
【译文】

苏州的梅花,要算玄墓与光复两座山为最出众;一入春,游人纷至沓来,车马来往不绝。洞庭山的梅花不比二山差,却因为远在偏僻的太湖中间,游人很少去。所以近年来我就抛开玄墓、光复,而到洞庭山去。

庚子正月初八,从昆山开船,第二天渡过太湖,宿在洞庭山南面的路苏生家里;当时梅花尚未开放,我也有笔债未还清,到十五元宵节以后才开始出门游览。

十七日,侯月鹭、翁于正都带着酒请我到郑薇令家的园里去。园中有梅树百余株,望过去雪白一片,香气沾满襟袖。靠近池边的那几株梅树,绿色的萼片像玉一样堆叠着,红的白的梅花掺杂在一起,干老花繁,倒映在水中。其中有一株横卧在池塘中间,我喝醉酒,就躺在梅树上,看看池水中的花影人影,狂叫干杯,随口还做诗两首,终至大醉而归。

第二天,就去游长圻,因为长圻的梅花,也称得上是镇山之宝。我坐着竹轿,一个跟班扛着被铺,翻过平岭,从周湾那里过去,一路上看梅花到杨湾,夜里宿在周东藩家里。

再过一天,东藩备了酒,带着山中的酒伴一同来到长圻,先到梅花深处名叫李湾的地方,又到湖边名-1寿j止的所在,怪石高耸,与西山的那些石头相仿佛。太湖的水波,激荡着堤岸,或远或近的山峰,环绕在湖外面。爬上高地,二十余里之内的山坞村庄,梅花如雪,都在视野中。回来时经过能仁寺,寺里有梅树几百株,还要古老,大多长满了斑剥的苔藓,晴天微风拂拂,香气直吹进人的胸怀。在树下摆开酒宴,一直喝到天黑酒尽,同游诸君才散去。我就宿在寺里的翠岩房。

从这天开始,我叫老和尚做向导,拄着拐杖出去看花,不管山高水低,也不管有多偏僻,都没有不走到的。其中风景最好的,有所谓西方景、览胜石、西湾、骑龙庙。每天随便跑去游览,有的到过一次,有的到过好几次,有时带着茶、笔砚、棋子,n1棋手爬上山顶对奕。不过我依旧没有忘记做诗这件事,边走边吟,别人见了,以为是神仙下凡。走得倦了,就回能仁寺歇息。山里面的朋友,知道我在寺里,都带了酒来,坐在花下等候。我常常当着大家的面吟诗写字,没有一天不喝得醉醺醺的。我想我得等到花时过了才离开。

二十四日,路苏生派竹轿来接我,我就来到洞庭山的南面。

第二天,拄着拐杖来到法海寺。在回来的路上,听说曹坞的梅花值得一看,但雨很大,只能远远地望望而已。

第三天,到翁巷去看梅花,雨还是不停地下着,所以只好撑着伞前往。

二月初一,天刚刚放晴。薇令对我说:“舍间园里的梅花还未凋残,可以乘兴再去欣赏一番。”我高兴地答应了。薇令还在书斋里,我却已经来到他的园里,爬上高处一望,梅花如雪仍然没有什么改变。我在池边来回走动,只见白梅还很洁白美丽,像玉一样与红梅重叠在一起,一边是红颜末改,一边是绿萼光彩依旧,正像虢国淡妆,飞燕浓抹,石家美人,环佩声叮当,还未从高楼上坠落;面对佳丽,心中甚乐。我就靠着梅树躺下,正当吟诗还未停当,薇令却从园外面进来。薇令是个读书明理之人,是我敬畏的朋友,他看见我兴高采烈的样子,就拿出酒来与我同饮。这时夕阳偏西,花光闪烁,花瓣掉在地上,如锦缛般美丽。喝酒喝到一半,我还手提着酒壶,沿着池塘走去,将酒浇在每一株梅树的根上,一边奠酒,一边祝福。这时候我实际上已经醉了,不过还是将每一种梅花折一枝回来。

我对梅花的兴趣,是从郑园开始的,又是从郑园结束的。从前说到梅花,总要提到广东的五岭、罗浮,但都在数千里之外,不可能有机会到那里去;洞庭湖虽小,却近在身边,姑且以先睹为快吧。

在长圻碰到九年前的梅花主人,已经不再认得出来,大概可以想像得到容貌的改变。而人世间的事依旧如从前一样,我处世的态度也没有改变,这岂能无动于中呢?昨天我对薇令说了这番话,薇令说:“人生就像旅游,又遇到乱世,九年之后,还能这样再来寻访梅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他的话更为可悲。可再一想,正因为是乱世,所以能偷闲来到这山中,半个月的逍遥快活,不能说是很不容易的事。回家后写了这篇游记。

【注释】

[1]玄墓、光复二山:在苏州城西南六十里。玄墓山相传因东晋郁泰玄葬此而得名。

[2]游屐(jì记):指游人。

[3]元夕,农历正月十五日,旧称上元,上元之夜称元夕,即元宵。

[4]石公,山名,位于洞庭西山南。

[5]飞燕:姓赵,汉成帝皇后,善歌舞,因体轻而号飞燕。

[6]五岭:越城、都庞、萌渚、骑田、大庾五岭的总称。在湖南、江西、广东、广西等省区边境。大庾岭多梅,又称梅岭。罗浮:山名,在广东省增城、博罗、河源等县间。风景秀丽,盛产梅花,为广东名山。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8篇: 《瓶梅》(谭元春

入瓶过十日,愁落幸开迟。
不借春风发,全无夜雨欺。
香来清净里,韵在寂寥时,
绝胜山中树,游人或未知。

【翻译或鉴赏】
【赏析】

这首咏物诗也与大多数咏物诗一样,起首先点明所咏对象,即着题。

诗说这枝梅花插在瓶中已经超过了十天,因为恐怕它早早的凋落,反而因为它比寻常梅花开得晚而暗暗庆幸。这种珍惜心理与辛弃疾《摸鱼儿》词所云“惜春常怕花开早”同调,说出诗人异乎旁人的鉴赏情趣。

接着,诗描写瓶中梅与开在野地树上的梅的不同。历来咏梅诗都几乎一致地称赞梅花不畏风雪的品格,如林逋《山园小梅》:“荒邻独映山初尽,晚景相禁雪欲来。”《梅花》:“宿霭相黏冻雪残,一枝深映竹丛寒。”这首诗为了达到歌颂瓶梅的目的,一反前人,说瓶梅生活在室内,感受不到室外的寒冷,用不着和暖的春风催发,也受不到野外料峭夜雨的摧残,悠闲自在地在房间里散发着沁人的清香,一枝横斜,孤高寂寥,独具风韵。

瓶梅与野梅的最大区别在于一处野地,不为人知,耐得寂寞;一处室内,与人相对,沾染了世俗的烟火气。自古以来,咏梅诗也几乎千篇一律地歌颂梅花孤标轶群、洁身远俗,如黄庭坚《次韵赏梅》:“淡薄自能知我意,幽闲元不为人芳。”韩涧泉《探梅》:“纵许老干摧幽谷,也胜繁华倚市门。”谭元春这首诗的尾联偏从此切入,把瓶梅与野梅进行比较,说它虽然离开了本枝,但能供人赏玩,远远胜过野梅避处深山,默默无闻。这样,诗人所想表达的物为世用的观念也就显露无遗了。

曾几也有一首《瓶中梅》诗,云:“小窗冰水青琉璃,梅花横斜三四枝。若非风日不到处,何得色香如许时。神情萧散林下气,玉雪清映闺中姿。陶泓毛颖果安用,疏影写出无声诗。”诗除了点出瓶梅所处的环境与野梅不同外,均是以普通赞梅句赞瓶梅,没有新的发明。谭元春这首诗在组织上有意选取野梅所陪伴的自然条件来与瓶梅对比,从而发掘出瓶梅的异趣与可爱,可以说是独具一格。

梅在山中,得自然清气,与万物化一;一移入屋内,则未免因为追求观赏价值,如同龚自珍病梅馆记》所说,经过“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天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成为病梅。一个人的好恶反映了他的处世观。谭元春生活在明末政乱时,无缘步人仕途,性格孤傲,所以常常寄情于孤寂的景物,颇多奇思僻见。他在这儿赞扬瓶中梅的寂寥,以为它只是对着欣赏他的主人发着幽香,正是在发泻自己不为人知的孤愤。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说钟惺、谭元春所创的竟陵派诗,“惟其僻见之是师,其所谓深幽孤峭者,如木客之清吟,如幽独君之冥语……抉搪洗削,以凄声寒魄为致,此鬼趣也。”冯班《钝吟杂录》也说竟陵派诗“如屠沽家儿,时有慧黠,异乎雅流”。从这首诗来看,批评得不无道理。试想一下,寒风劲吹,瑞雪普降,山奥小村,一树横倚,万花怒放,这样的“韵在寂寥时”,岂是围着火炉、插在瓶中的三四支病梅所能比拟的?    (李梦生)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9篇: 《吉祥寺古梅》(林古度)

一树古梅花数亩,城中客子乍来看。
不知花气清相逼,但觉山深春尚寒。

【翻译或鉴赏】
  梅花自古以来被视为花中之隐君子,品格高洁的化身。“自古骚人酷嗜梅”,千百年来难以数计的词人墨客为之倾倒、讴歌,写下了难以数计的咏梅佳作,或赞其品格气质,或写其风韵神采,林古度的这首咏梅诗,在众多的同类诗中独具一格。

吉祥寺在南京市东郊,据《江宁府志》记载,“寺后有古梅数十亩,铁干虬枝,引人观赏”。这首诗是林古度晚年寓居江宁时,去吉祥寺访梅所作。“一树古梅花数亩,城中客子乍来看”,诗的首二句,在平淡地叙述诗人去吉祥寺观梅所见中,透露出他在明朝灭亡之后作为一个爱国遗民的心迹。吉祥寺的一树树古梅有数十亩之多,客居异乡的游子今天初次前来观赏,真有相见恨晚之感。林古度是福建福清县人,明亡后隐居于南京,故这里自称“客子”。这里的“一树”是“一树树”的意思;“数亩”,应是“数十亩”的缩写。“乍”是初次的意思。吉祥寺的梅花那么有名,为什么寓居江宁数十年的林古度到晚年才“乍来看”?我们从《清诗纪事》等有关诗人的传记中知道,诗人在明朝灭亡后,不仕新朝,隐居在南京真珠桥南陋巷,在极度穷困的生活中度过了晚年,是明末清初气节奇高的东南名士。明朝灭亡后,与林古度同时的一大批遗民,同诗人一样,深居隐藏,坚守气节,抱终天之恨。联系这一特定的历史背景,就知道林古度突然要去独探吉祥那些“绝似人间隐君子,自从幽处作生涯”的深山古梅,就绝不是偶然的一次普通赏梅之举了,这个“乍”字所含蕴着的深层含意,透露了诗人此行的心迹,那种“只有红梅似故人”的感情,从“乍”中溢出。

“不知花气清相逼,但觉山深春尚寒”。林古度是从一个亡国遗民的角度去观赏吉祥寺古梅的,所以他有与众不同的感受。二句说,他在观赏古梅的时候,只觉得山寺幽深,春寒料峭,寒气袭人,如不仔细辨察,甚至不知道乃是古梅的清冷幽香之气逼人所致。这里的“山深春寒”,不仅是自然气候的写实,更是当时政治气候的象征;同样,“气清相逼”的古梅同样具有深层的象征意义,她不仅是古梅香气的写真,也是那些隐居深藏,遗世独立,坚守气节的爱国遗民铮铮铁骨的象征。在写法上,这两旬与首二句承接之间,通过“不知”,“但觉”的呼应开合,起到了正反相生,虚实相衬,强化诗的感情,深化诗的意境的作用。用山深春寒强有力地衬托出古梅香气之清冷,给人以逼人、侵骨之感,使得诗人笔下的一树树古梅具有了冰雪之思,铁骨之姿。诗人写出了吉祥寺古梅之魂,写出了明末清初亡国遗民的心灵。我们从这首诗里可以看到,一个诗人是如何去寻找审美对象作为载体,含蓄深致地寄托情思的。

taobao1.png

梅花的古诗第10篇: 《观梅有感》(刘因

东风吹落战尘沙,梦想西湖处士家;
只恐江南春意减,此心元不为梅花。

【翻译或鉴赏】
①西湖处士:指北宋诗人林逋(bǖ)。林逋,字君复,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终身不仕,亦终生未婚。隐居于杭州西湖孤山,二十年足迹不涉城市。因喜植梅养鹤,故有“梅妻鹤子”之称。古人称像林逋这样的有德才而隐居的不仕者为处士。②元:同“原”。
taobao1.png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