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简介_柳宗元的诗词全集
古诗文网
当前位置:古诗词大全>柳宗元的诗>柳宗元简介

柳宗元简介,柳宗元的诗

柳宗元 简介
柳宗元(773~819年),中国唐代文学家、哲学家、诗人,唐宋八大家之一。字子厚,唐代河东郡(今山西省永济市)人,后迁长安(今陕西西安),世称柳河东。著名作品有《永州八记》等六百多篇文章,经后人辑为三十卷,名为《柳河东集》。因为他是河东人,人称柳河东,又因终于柳州刺史任上,又称柳柳州。与韩愈同为中唐古文运动的领导人物,并称“韩柳”。柳宗元的八世祖到六世祖,皆为朝廷大吏,五世祖曾任四州刺史。入唐后,柳家与李氏皇族关系密切,只高宗一朝,柳家同时居官尚书省的就达22 人之多。但到了永徽年间,柳家屡受武则天的打击迫害。到柳宗元出生时,其家族已衰落,从皇亲国戚的特权地位跌入一般官僚地主阶层之中。柳宗元曾祖、祖父也只做到县令一类小官。其父柳镇,官秩一直很低。安史之乱使柳家又受到一次巨大冲击。战乱中,柳镇送母亲入王屋山避难,自己携着一家汇入逃亡人流,逃到吴地。

    柳宗元出生于“安史之乱”后,他的幼年便是在穷困艰难中度过的。柳宗元九岁时,又一次大规模的割据战争——建中之乱 爆发,使柳宗元一家再一次饱尝战乱之苦。贞元九年(793年)春,20岁的柳宗元考中进土,贞元十二年(796年)任秘书省校书郎,算是步入官场。两年后,中博学宏词科,调为集贤殿书院正字,得以博览群书,开阔眼界,同时也开始接触朝臣官僚,了解官场情况,并关心、参与政治。到集贤殿书院的第一年,他便写了《国子司业阳城遗爱碑》,颂扬了在朝政大事上勇于坚持己见的谏议大夫阳城,第二年写了《辩侵伐论 》,表明坚持统一、反对分裂的强烈愿望。贞元十七年(801年),柳宗元调为蓝田尉,两年后又调回长安任监察御史里行,时年31岁,与韩愈同官,官阶虽低,但职权并不下于御史,从此与官场上层人物交游更广泛,对政治的黑暗腐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逐渐萌发了要求改革的愿望,成为王叔文革新派的重要人物。永贞革新失败,宪宗八月即位,柳宗元九月便被贬为邵州(今湖南邵阳市)刺史,行未半路,又被加贬为永州(今湖南零陵)司马。永州之贬,一贬就是10年,这是柳宗元人生一大转折。永州十年,他广泛研究古往今来关于哲学、政治、历史、文学等方面的一些重大问题,撰文著书,《封建论》、《非〈国语〉》、《天对》、《六逆论》等著名作品,大多是在永州完成的。元和十年(815年)正月,柳宗元与刘禹锡等被召回京。但并未被重用,由于武元衡等人的仇视,他们二月到长安,三月便宣布改贬。柳宗元改贬为柳州(今广西柳州市)刺史,刘禹锡为播州刺史。柳州四年,柳宗元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进行了一番兴利除弊的改革,遗惠一方。元和十四年宪宗因受尊号实行大赦,经裴度说情,宪宗同意召回柳宗元。然而诏书未到柳州,柳宗元便离开了人间,当时年仅47岁。临死前,柳宗元写信给好友刘禹锡,并将自己的遗稿留交给他。后来刘禹锡编成《柳宗元集》(《河东先生集》)。宋代注本较多,韩醇《诂训柳先生文集》为现存柳集最早本子。明蒋之翘辑注有《柳河东集》。事迹见韩愈《 柳子厚墓志铭》、新、旧《唐书》本传、文安礼《柳先生年谱》。 

柳宗元却在文学上创造了光辉的业绩,在诗歌、辞赋、散文、游记、寓言、小说、杂文以及文学理论诸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柳宗元主张“文以明道”,‘道’指的是儒、佛、道三家。在散文及诗歌创作上尤其出色。古文方面,他大力提倡并擅写政论(如:《封建论》)、传记,如《捕蛇者说》 、山水游记,其中山水游记最为出色,为山水游记之宗,如《永州八记 》 。诗歌方面,著名的有《江雪》、《渔翁》等。也善写寓言,如《三戒》 (临江之麋 、永某氏之鼠、黔之驴)、《罴说》、《蝜蝂传》。

《柳宗元全集》链接为:http://www.skyjiao.com/shici/zuozhe_1804/

taobao1.png

夏夜苦热登西楼

苦热中夜起,登楼独褰衣。山泽凝暑气,星汉湛光辉。火晶燥露滋,野静停风威。探汤汲阴井,炀灶开重扉。凭阑久彷徨,流汗不可挥。莫辩亭毒意,仰诉璇与玑。谅非姑射子,静胜安能希。

小石城山记

  自西山道口径北,逾黄茅岭而下,有二道:其一西出,寻之无所得;其一少北而东,不过四十丈,土断而川分,有积石横当其垠。其上为睥睨、梁欐之形,其旁出堡坞,有若门焉。窥之正黑,投以小石,洞然有水声,其响之激越,良久乃已。环之可上,望甚远,无土壤而生嘉树美箭,益奇而坚,其疏数偃仰,类智者所施设也。
  噫!吾疑造物者之有无久矣。及是,愈以为诚有。又怪其不为之中州,而列是夷狄,更千百年不得一售其伎,是固劳而无用。神者傥不宜如是,则其果无乎?或曰:“以慰夫贤而辱于此者。”或曰:“其气之灵,不为伟人,而独为是物,故楚之南少人而多石。”是二者,余未信之。

袁家渴记

由冉溪西南水行十里,山水之可取者五,莫若钴鉧潭。由溪口而西陆行,可取者八、九,莫若西山。由朝阳岩东南,水行至芜江,可取者三,莫若袁家渴。皆永中幽丽奇处也。

楚、越之间方言,谓水之反流者为“渴”,音若衣褐之褐。渴,上与南馆高嶂合,下与百家濑合。其中重洲、小溪、澄潭、浅渚,间厕曲折,平者深黑,峻者沸白。舟行若穷,忽又无际。

有小山出水中。山皆美石,上生青丛,冬夏常蔚然。其旁多岩洞。其下多白砾。其树多枫、柟、石楠、楩、槠、樟、柚,草则兰、芷,又有异卉,类合欢而蔓生,轇轕水石。

每风自四山而下,振动大木,掩苒众草,纷红骇绿,蓊葧香气;冲涛旋濑,退贮溪谷;摇颺葳蕤,与时推移。其大都如此。余无以穷其状。

永之人未尝游焉,余得之不敢专也,出而传於世。其地主袁氏,故以名焉。

游黄溪记

北之晋,西适豳,东极吴,南至楚越之交,其间名山水而州者以百数,永最善。环永之治百里,北至于浯溪,西至于湘之源,南至于泷泉,东至于黄溪东屯,其间名山水而村者以百数,黄溪最善。

黄溪距州治七十里,由东屯南行六百步,至黄神祠。祠之上,两山墙立,如丹碧之华叶骈植,与山升降。其缺者为崖峭岩窟,水之中,皆小石平布。黄神之上,揭水八十步,至初潭,最奇丽,殆不可状。其略若剖大瓮,侧立千尺,溪水积焉。黛蓄膏淳,来若白虹,沉沉无声,有鱼数百尾,方来会石下。南去又行百步,至第二潭。石皆巍然,临峻流,若颏颔止斤腭。其下大石杂列,可坐饮食。有鸟赤首乌翼,大如鹄,方东向立。白是又南数里,地皆一状,树益壮,石益瘦,水鸣皆锵然。又南一里,至大冥之川,山舒水缓,有土田。始黄神为人时,居其地。

传者曰:“黄神王姓,莽之世也。莽既死,神更号黄氏,逃来,择其深峭者潜焉。”始莽尝曰:  “余,黄、虞之后也。”故号其女曰黄皇室主。黄与王声相迩,而又有本,其所以传言者益验。神既居是,民咸安焉。以为有道,死乃俎豆之,为立祠。后稍徙近乎民,今祠在山阴溪水上。元和八年五月十六日,既归为记,以启后之好游者。

桂林訾家洲亭记

太凡以观游名于代者,不过视于一方,其或旁达左右,则以为特异。至若不骛远,不陵危,环山洄江,四出如一,夸奇竞秀,咸不相让,遍行天下者,惟是得之。桂州多灵山,发地峭竖,林立四野。署之左曰漓水,水之中曰訾氏之洲。凡峤南之山川,达于海上,于是毕出,而古今莫能知。

元和十二年。御史中丞裴公,来莅兹邦,都督二十七州事。盗遁奸革,德惠敷施。期年政成,而富且庶。当天子平淮夷,定河朔,告于诸侯,公既施庆于下,乃合僚吏,登兹以嬉。观望修长,悼前之遗。于是厚货居氓,移于闲壤。伐恶木,刜奥草,前指后画,心舒目行,忽焉如飘浮上腾,以临云气。万山面内,重束隘,联岚含辉,旋视其宜。常所未睹,倏然互见。以为飞舞奔走,与游者偕来。乃经工庀闲馆。比舟为梁,与波升降。苞漓山,含龙宫,昔之所大,蓄在亭内。日出扶桑,云飞苍梧。海霞岛雾,来助游物。其隙则抗月槛于回溪,出枫榭于篁中。昼极其其美,又益以夜,列星下布,灏气回合,邃然万变,若与安期、羡门接于物外。则凡名观游于天下者,有不屈伏退让,以推高是亭者乎?

既成以燕,欢极而贺,咸曰:昔之遗胜概者,必于深山穷谷,人罕能至,而好事者后得,以为已功。未有直治城,挟闤闠,车舆步骑,朝过夕视,讫千百年,莫或异顾,一旦得之,遂出于他邦,虽博辨口,莫能举其上者。然则人之心目,其果有辽绝特殊而不可至者耶?盖非桂山之灵,不足以瑰观;非是州之旷,不足以极视;非公之鉴,不能以独得。噫!造物者之设是久矣,而尽之于今,余其可以无藉乎?

石涧记

石渠之事既穷,上由桥西北下土山之阴,民又桥焉。其水之大,倍石渠三之一,亘石为底,达于两涯。若床若堂,若陈筵席,若阃涧奥。水平布其上,流若织文,响若操琴。揭跣而往,折竹扫陈叶,排腐木,可罗胡床十八九居之。交络之流,触激之音,皆在床下;翠羽之木,龙鳞之石,均荫其上。古之人其有乐乎此耶?后之来者能追予之践履耶?得之曰,与石渠同。

由渴而来者,先石渠,后石涧;由百家濑上而来者,先石涧,后石渠。涧之可究者,皆出石城村东南,其间可乐者数焉。其上深山幽林逾峭险,道狭不可穷也。

石渠记

自渴西南行,不能百步,得石渠,民桥其上。有泉幽幽然,其鸣乍大乍细。渠之广,或咫尺,或倍尺,其长可十许步。其流抵大石,伏出其下。逾石而往,有石泓,菖薄被之,青鲜环周。又折西行旁岩石下,北堕小潭。潭幅员减百尺,清深多鲦鱼。又北,由行纡余,睨若无究,然卒入于渴。其侧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箭,可列坐而庥焉。风摇其巅,韵动崖谷。视之既静,其听始远。

予从州牧得之。揽去翳朽,决疏土石,既崇而焚,既酾而盈。惜其未始有传焉者,故累记其所属,遗之其人,书之其阳,俾后好事者求之得以易。

元和七年正月八日,蠲渠至大石。十月十九日,逾石得石泓小潭,渠之美于是始穷也。

永州龙兴寺东丘记

游之适,大率有二:旷如也,奥如也,如斯而已。其地之凌阻峭,出幽郁,寥廓悠长,则于旷宜;抵丘垤,伏灌莽,挞遽回蟪合,则于奥宜。因其旷,虽增以崇阁,回环日星临瞰风雨,不可病其敞也;因其奥,虽增以茂树蓊石。穹若洞谷,蓊若林麓,不可病其邃也。

今所谓东丘者,奥之宜者也。其始龛之外地,余得而合焉,以属于堂之北隆重开北陲。凡坳洼岸之状,无废其故。屏以密竹,联以曲梁。桂桧松杉木 便木冉之植,几三百本,嘉卉美石,又经纬之。俛入绿缛,幽荫会蔚。步武错迂,不知所出。温风不烁,清气自至,水亭陋室,曲有奥趣。然而至焉者,往往以邃为病。

噫!龙兴,永之佳寺也。登高殿可以望南极,大门可以瞰湘流,若是其旷也。而是小丘,又将披而攘之,由吾所谓游有二者,无乃阙焉而丧其地之宜乎?丘之幽幽,可以处休。丘之口口,可以观妙。溽署遁去,兹丘之下。大和不迁,兹丘之巅。奥乎兹丘,孰从我游?余无召公之德,惧翦伐之及也,故书以祈丘之君子。

送从弟谋归江陵序

吾与谋,由高祖王父而异。谋少吾二岁,往时在长安,居相迩也。与谋皆甚少,独见谋在众少言,好经书,心异之。其后吾为京兆从事,谋来举进士,复相得,益知谋盛为文词,通外家书。一再不胜,惧禄养之缓,弃去,为广州从事。复佐邕州,连得荐举至御史,后以智免,归家江陵。

凡士人居家孝悌恭俭,为吏祗肃。出则信,入则厚。足其家,不以非道;进其身,不以苟得。时退则退,尊老无井臼之劳。和安而益寿,兄弟相友。不谋食而食给,不谋道而道显。则谋之去进士为从事于远,始也吾疑焉,今也吾是焉。别九岁而会于此,视其貌益伟,问其业益习,叩其志益坚。於!吾宗不振久矣。识者曰:今之世稍有人焉。若谋之出处,庸非所谓人欤?或问管仲,孔子曰:“人也。”谋虽不识于管仲,其为道无悖,亦可以有是名也。抑又闻圣人之道,学焉而必至,谋之业良矣,而又增焉;志专矣,而又若不足焉。孔子之门,不道管、晏,则谋之为人也,其可度哉!

吾不智,触罪摈越、楚间六年,筑室茨草,为圃乎湘之西,穿池可以渔,种黍可以酒,甘终为永州民,又恨徒费禄食而无所答,下愧农夫,上惭王官。追计往时咎过,日夜反覆,无一食而安于口平于心。若是者,岂不以少好名誉,嗜味得毒,而至于是耶!用是愈贤谋之去进士为从事以足其家,终始孝悌,今虽欲羡之,岂复可得?谋在南方有令名,其所为日闻于人,吾恐谋不幸又为吾之所悔者,将已之而不能得,可若何?然谋以信厚少言,蓄其志以周于事,虽履吾迹,将不至乎吾之祸,则谋何悔之有?苟能是,虽至于大富贵,又何栗耶?振吾宗者,其惟望乎尔!

与浩初上人同看山寄京华亲故

海畔尖山似剑铓,秋来处处割愁肠。
若为化得身千亿,散上峰头望故乡。

法华寺西亭夜饮

祇树夕阳亭,共倾三昧酒。
雾暗水连阶,月明花覆牖。
莫厌尊前醉,相看未白首。

夏初雨后寻愚溪

悠悠雨初霁,独绕清溪曲。引杖试荒泉,解带围新竹。
沉吟亦何事,寂寞固所欲。幸此息营营,啸歌静炎燠。

零陵春望

平野春草绿,晓莺啼远林。日晴潇湘渚,云断岣嵝岑。
仙驾不可望,世途非所任。凝情空景慕,万里苍梧阴。

夏昼偶作

南州溽暑醉如酒,隐几熟眠开北牖。
日午独觉无馀声,山童隔竹敲茶臼。

雨晴至江渡

江雨初晴思远步,日西独向愚溪渡。
渡头水落村径成,撩乱浮槎在高树。

种仙灵毗

穷陋阙自养,疠气剧嚣烦。隆冬乏霜霰,日夕南风温。
杖藜下庭际,曳踵不及门。门有野田吏,慰我飘零魂。
及言有灵药,近在湘西原。服之不盈旬,蹩躠皆腾鶱。
笑忭前即吏,为我擢其根。蔚蔚遂充庭,英翘忽已繁。
晨起自采曝,杵臼通夜喧。灵和理内藏,攻疾贵自源。
拥覆逃积雾,伸舒委馀暄。奇功苟可征,宁复资兰荪。
我闻畸人术,一气中夜存。能令深深息,呼吸还归跟。
疏放固难效,且以药饵论。痿者不忘起,穷者宁复言。
神哉辅吾足,幸及儿女奔。

红蕉

晚英值穷节,绿润含朱光。以兹正阳色,窈窕凌清霜。
远物世所重,旅人心独伤。回晖眺林际,摵摵无遗芳。

巽公院五咏·净土堂

结习自无始,沦溺穷苦源。流形及兹世,始悟三空门。
华堂开净域,图像焕且繁。清泠焚众香,微妙歌法言。
稽首愧导师,超遥谢尘昏。

巽公院五咏·曲讲堂

寂灭本非断,文字安可离。曲堂何为设,高士方在斯。
圣默寄言宣,分别乃无知。趣中即空假,名相与谁期。
愿言绝闻得,忘意聊思惟。

巽公院五咏·芙蓉亭

新亭俯朱槛,嘉木开芙蓉。清香晨风远,溽彩寒露浓。
潇洒出人世,低昂多异容。尝闻色空喻,造物谁为工。
留连秋月晏,迢递来山钟。

闻黄鹂

倦闻子规朝暮声,不意忽有黄鹂鸣。一声梦断楚江曲,
满眼故园春意生。目极千里无山河,麦芒际天摇清波。
王畿优本少赋役,务闲酒熟饶经过。此时晴烟最深处,
舍南巷北遥相语。翻日迥度昆明飞,凌风邪看细柳翥。
我今误落千万山,身同伧人不思还。乡禽何事亦来此,
令我生心忆桑梓。闭声回翅归务速,西林紫椹行当熟。

答刘连州邦字

连璧本难双,分符刺小邦。崩云下漓水,劈箭上浔江。
负弩啼寒狖,鸣枹惊夜狵。遥怜郡山好,谢守但临窗。

酬徐二中丞普宁郡内池馆即事见寄

鹓鸿念旧行,虚馆对芳塘。落日明朱槛,繁花照羽觞。
泉归沧海近,树入楚山长。荣贱俱为累,相期在故乡。

雨中赠仙人山贾山人

寒江夜雨声潺潺,晓云遮尽仙人山。
遥知玄豹在深处,下笑羁绊泥涂间。

奉和周二十二丈,酬郴州侍郎衡江夜泊得韶州

丘山仰德耀,天路下征騑。梦喜三刀近,书嫌五载违。
凝情江月落,属思岭云飞。会入司徒府,还邀周掾归。

韩漳州书报彻上人亡因寄二绝

早岁京华听越吟,闻君江海分逾深。
他时若写兰亭会,莫画高僧支道林。
频把琼书出袖中,独吟遗句立秋风。
桂江日夜流千里,挥泪何时到甬东。

段九秀才处见亡友吕衡州书迹

交侣平生意最亲,衡阳往事似分身。
袖中忽见三行字,拭泪相看是故人。

游朝阳岩遂登西亭二十韵

谪弃殊隐沦,登陟非远郊。所怀缓伊郁,讵欲肩夷巢。
高岩瞰清江,幽窟潜神蛟。开旷延阳景,回薄攒林梢。
西亭构其巅,反宇临呀庨。背瞻星辰兴,下见云雨交。
惜非吾乡土,得以荫菁茆。羁贯去江介,世仕尚函崤。
故墅即沣川,数亩均肥硗。台馆葺荒丘,池塘疏沉坳。
会有圭组恋,遂贻山林嘲。薄躯信无庸,琐屑剧斗筲。
囚居固其宜,厚羞久已包。庭除植蓬艾,隟牖悬蟏蛸。
所赖山川客,扁舟枉长梢。挹流敌清觞,掇野代嘉肴。
适道有高言,取乐非弦匏。逍遥屏幽昧,淡薄辞喧呶。
晨鸡不余欺,风雨闻嘐嘐。再期永日闲,提挈移中庖。

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

九疑浚倾奔,临源委萦回。会合属空旷,泓澄停风雷。
高馆轩霞表,危楼临山隈。兹辰始澄霁,纤云尽褰开。
天秋日正中,水碧无尘埃。杳杳渔父吟,叫叫羁鸿哀。
境胜岂不豫,虑分固难裁。升高欲自舒,弥使远念来。
归流驶且广,泛舟绝沿洄。

旦携谢山人至愚池

新沐换轻帻,晓池风露清。自谐尘外意,况与幽人行。
霞散众山迥,天高数雁鸣。机心付当路,聊适羲皇情。

种白蘘荷

血虫化为疠,夷俗多所神。衔猜每腊毒,谋富不为仁。
蔬果自远至,杯酒盈肆陈。言甘中必苦,何用知其真。
华洁事外饰,尤病中州人。钱刀恐贾害,饥至益逡巡。
窜伏常战栗,怀故逾悲辛。庶氏有嘉草,攻禬事久泯。
炎帝垂灵编,言此殊足珍。崎岖乃有得,托以全余身。
纷敷碧树阴,眄睐心所亲。

茅檐下始栽竹

瘴茅葺为宇,溽暑常侵肌。适有重膇疾,蒸郁宁所宜。
东邻幸导我,树竹邀凉飔。欣然惬吾志,荷锸西岩垂。
楚壤多怪石,垦凿力已疲。江风忽云暮,舆曳还相追。
萧瑟过极浦,旖旎附幽墀。贞根期永固,贻尔寒泉滋。
夜窗遂不掩,羽扇宁复持。清泠集浓露,枕簟凄已知。
网虫依密叶,晓禽栖迥枝。岂伊纷嚣间,重以心虑怡。
嘉尔亭亭质,自远弃幽期。不见野蔓草,蓊蔚有华姿。
谅无凌寒色,岂与青山辞。

戏题阶前芍药

凡卉与时谢,妍华丽兹晨。
欹红醉浓露,窈窕留馀春。
孤赏白日暮,暄风动摇频。
夜窗蔼芳气,幽卧知相亲。
愿致溱洧赠,悠悠南国人。

植灵寿木

白华照寒水,怡我适野情。前趋问长老,重复欣嘉名。
蹇连易衰朽,方刚谢经营。敢期齿杖赐,聊且移孤茎。
丛萼中竞秀,分房外舒英。柔条乍反植,劲节常对生。
循玩足忘疲,稍觉步武轻。安能事翦伐,持用资徒行。

始见白发题所植海石榴

几年封植爱芳丛,韵艳朱颜竟不同。
从此休论上春事,看成古木对衰翁。

雨后晓行独至愚溪北池

宿云散洲渚,晓日明村坞。
高树临清池,风惊夜来雨。
予心适无事,偶此成宾主。

韦使君黄溪祈雨见召从行至祠下口号

骄阳愆岁事,良牧念菑畬。列骑低残月,鸣笳度碧虚。
稍穷樵客路,遥驻野人居。谷口寒流净,丛祠古木疏。
焚香秋雾湿,奠玉晓光初。肸蚃巫言报,精诚礼物馀。
惠风仍偃草,灵雨会随车。俟罪非真吏,翻惭奉简书。

郊居岁暮

屏居负山郭,岁暮惊离索。野迥樵唱来,庭空烧烬落。
世纷因事远,心赏随年薄。默默谅何为,徒成今与昨。

首春逢耕者

南楚春候早,余寒已滋荣。
土膏释原野,白蛰竞所营。
缀景未及郊,穑人先偶耕。
园林幽鸟啭,渚泽新泉清。
农事诚素务,羁囚阻平生。
故池想芜没,遗亩当榛荆。
慕隐既有系,图功遂无成。
聊从田父言,款曲陈此情。
眷然抚耒耜,回首烟云横。

冉溪

少时陈力希公侯,许国不复为身谋。风波一跌逝万里,
壮心瓦解空缧囚。缧囚终老无余事,愿卜湘西冉溪地。
却学寿张樊敬侯,种漆南园待成器。

戏题石门长老东轩

石门长老身如梦,旃檀成林手所种。坐来念念非昔人,
万遍莲花为谁用。如今七十自忘机,贪爱都忘筋力微。
莫向东轩春野望,花开日出雉皆飞。

湘岸移木芙蓉植龙兴精舍

有美不自蔽,安能守孤根。盈盈湘西岸,秋至风露繁。
丽影别寒水,秾芳委前轩。芰荷谅难杂,反此生高原。

南中荣橘柚

橘柚怀贞质,受命此炎方。密林耀朱绿,晚岁有馀芳。
殊风限清汉,飞雪滞故乡。攀条何所叹,北望熊与湘。

田家三首

蓐食徇所务,驱牛向东阡。鸡鸣村巷白,夜色归暮田。
札札耒耜声,飞飞来乌鸢。竭兹筋力事,持用穷岁年。
尽输助徭役,聊就空自眠。子孙日已长,世世还复然。
篱落隔烟火,农谈四邻夕。庭际秋虫鸣,疏麻方寂历。
蚕丝尽输税,机杼空倚壁。里胥夜经过,鸡黍事筵席。
各言官长峻,文字多督责。东乡后租期,车毂陷泥泽。
公门少推恕,鞭朴恣狼藉。努力慎经营,肌肤真可惜。
迎新在此岁,唯恐踵前迹。
古道饶蒺藜,萦回古城曲。蓼花被堤岸,陂水寒更绿。
是时收获竟,落日多樵牧。风高榆柳疏,霜重梨枣熟。
行人迷去住,野鸟竞栖宿。田翁笑相念,昏黑慎原陆。
今年幸少丰,无厌饘与粥。

乐府杂曲·鼓吹铙歌·晋阳武

晋阳武,奋义威。炀之渝,德焉归。氓毕屠,绥者谁。
皇烈烈,专天机。号以仁,扬其旗。日之升,九土晞。
斥田圻,流洪辉。有其二,翼馀隋。斫枭骜,连熊螭。
枯以肉,勍者羸。后土荡,玄穹弥。合之育,莽然施。
惟德辅,庆无期。

乐府杂曲·鼓吹铙歌·兽之穷

兽之穷,奔大麓。天厚黄德,狙犷服。
甲之櫜弓,弭矢箙。皇旅靖,敌逾蹙。
自亡其徒,匪予戮。屈赟猛,虔栗栗。
縻以尺组,啖以秩。黎之阳,土茫茫。
富兵戎,盈仓箱。乏者德,莫能享。
驱豺兕,授我疆。

乐府杂曲·鼓吹铙歌·铁山碎

铁山碎,大漠舒。二虏劲,连穹庐。背北海,专坤隅。
岁来侵边,或傅于都。天子命元帅,奋其雄图。
破定襄,降魁渠。穷竟窟宅,斥余吾。百蛮破胆,
边氓苏。威武辉耀,明鬼区。利泽弥万祀,功不可逾。
官臣拜手,惟帝之谟。

舞曲歌辞·白纻歌

翠帷双卷出倾城,龙剑破匣霜月明。朱唇掩抑悄无声,
金簧玉磬宫中生。下沉秋水激太清,天高地迥凝日晶,
羽觞荡漾何事倾。

奉平淮夷雅表·方城,命愬守也。卒入蔡,得

方城临临,王卒峙之。匪徼匪竞,皇有正命。
皇命于愬,往舒余仁。踣彼艰顽,柔惠是驯。
愬拜即命,于皇之训。既砺既攻,以后厥刃。
王师嶷嶷,熊罴是式。衔勇韬力,日思予殛。
寇昏以狂,敢蹈愬疆。士获厥心,大袒高骧。
长戟酋矛,粲其绥章。右翦左屠,聿禽其良。
其良既宥,告以父母。恩柔于肌,卒贡尔有。
维彼攸恃,乃侦乃诱。维彼攸宅,乃发乃守。
其恃爰获,我功我多。阴谍厥图,以究尔讹。
雨雪洋洋,大风来加,于燠其寒,于迩其遐。
汝阴之茫,悬瓠之峨。是震是拔,大歼厥家。
狡虏既縻,输于国都。示之市人,即社行诛。
乃谕乃止,蔡有厚喜。完其室家,仰父俯子。
汝水沄沄,既清而瀰。蔡人行歌,我步逶迟。
蔡人歌矣,蔡风和矣。孰颣蔡初,胡甈尔居。
式慕以康,为愿有馀。是究是咨,皇德既舒。
皇曰咨愬,裕乃父功。昔我文祖,惟西平是庸。
内诲于家,外刑于邦。孰是蔡人,而不率从。
蔡人率止,惟西平有子。西平有子,惟我有臣。
畴允大邦,俾惠我人。于庙告功,以顾万方。

诏追赴都回寄零陵亲故

每忆纤鳞游尺泽,翻愁弱羽上丹霄。
岸傍古堠应无数,次第行看别路遥。

离觞不醉,至驿却寄相送诸公

无限居人送独醒,可怜寂寞到长亭。
荆州不遇高阳侣,一夜春寒满下厅。

诏追赴都二月至灞亭上

十一年前南渡客,四千里外北归人。
诏书许逐阳和至,驿路开花处处新。

同刘二十八哭吕衡州,兼寄江陵李元二侍御

衡岳新摧天柱峰,士林憔悴泣相逢。只令文字传青简,
不使功名上景钟。三亩空留悬磬室,九原犹寄若堂封。
遥想荆州人物论,几回中夜惜元龙。

三赠刘员外

信书成自误,经事渐知非。今日临岐别,何年待汝归。

桂州北望秦驿,手开竹径至钓矶,留待徐容州

幽径为谁开,美人城北来。王程倘馀暇,一上子陵台。

清水驿丛竹天水赵云余手种一十二茎

檐下疏篁十二茎,襄阳从事寄幽情。
只应更使伶伦见,写尽雌雄双凤鸣。

登柳州峨山

荒山秋日午,独上意悠悠。如何望乡处,西北是融州。

浩初上人见贻绝句欲登仙人山因以酬之

珠树玲珑隔翠微,病来方外事多违。
仙山不属分符客,一任凌空锡杖飞。

殷贤戏批书后寄刘连州并示孟仑二童

书成欲寄庾安西,纸背应劳手自题。
闻道近来诸子弟,临池寻已厌家鸡。

《柳宗元诗词全集》

柳宗元介绍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河东郡(今运城永济)人,世称“柳河东” ,“河东先生”。因官终柳州刺史,又称“柳柳州”“柳愚溪”,汉族,祖籍河东(今山西省运城市永济、

柳宗元生平

家庭环境  柳宗元出生的时候,“安史之乱”刚刚平定10年。虽然已有10年的短暂和平,但这时的唐王朝早已走过了它的太平盛世,逐渐衰朽。唐王朝的各种社会矛盾急剧发

柳宗元家庭背景

家世  在北朝时,柳氏是著名的门阀士族,柳、薛、裴被并称为“河东三著姓”。柳宗元曾自豪地说:“柳族之分,在北为高。充于史氏,世相重侯。”柳宗元的八世祖到六

柳宗元文学成就

  柳宗元虽然只活到了46岁,却在文学上创造了光辉的业绩,在诗歌、辞赋、散文、游记、寓言、杂文以及文学理论诸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柳宗元

柳宗元教育成就

  柳宗元认为天下万物的生长,都有自身的发展规律,“顺木之天,以致其性。”必须顺应自然规律,否则不仅徒劳无益,还会造成损害。

  柳宗元认为,育人和种树的道理是一

柳宗元哲学思想

  除对文学作出的巨大成就而外,柳宗元又是一位著名的思想家。一个积极投身于政治革新的人,推崇“古文”运动,必然是一个思想家。柳宗元的哲学论著有《非国语》、《贞符》、

柳宗元轶事典故

  唐宪宗元和l0年(公元815年)6月,柳宗元被贬官来到柳州任刺吏,至元和14年(公元819年)11月8日,病逝于柳州。他在柳州的时间虽然仅有4年,但却为柳州黎民百姓办了很多好事,如

柳宗元纪念馆

  中国古代文学史上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出自名门望族河东柳氏,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湖南零陵有柳宗元纪念馆,广西柳州有柳侯祠和他的衣冠冢,陕西西安有

柳宗元生平事迹

开始  柳宗元出生在一个世代官宦之家。其曾祖父官至中书令,因得罪武则天而死。其父柳镇,在高宗时遇到安禄山之乱,携家避隐于王屋山。

柳宗元藏书故实

  与韩愈发起古文运动,为一代古文大家,世有“韩柳”之称,被列入“唐宋八大家”。家中藏书甚富,仅获得皇上的赐书就达3000卷。白居易等在《白孔六帖》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