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征明简介_文征明的诗词全集
古诗文网
当前位置:古诗词大全>文征明的诗>文征明简介

文征明简介,文征明的诗

文征明 简介
文征明(1470-1559),原名壁,字征明。四十二岁起以字行,更字征仲。因先世衡山人,故号衡山居士,世称“文衡山”,明代画家、书法家、文学家。汉族,长州(今江苏苏州)人。生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八年,年九十岁,曾官翰林待诏。诗宗白居易、苏轼,文受业于吴宽,学书于李应祯,学画于沈周。在诗文上,与祝允明、唐寅、徐祯卿 并称“吴中四才子”。在画史上与沈周、唐寅、仇英合称“吴门四家”。

《文征明全集》链接为:http://www.skyjiao.com/shici/zuozhe_10960/

taobao1.png

文征明习字

文征明临写《千字文》,日以十本为率,书遂大进。平生于书未尝苟且,或答人简札,少不当意,必再三易之不厌,故愈老而愈益精妙。

玄墓山探梅倡和诗叙

吴玄墓山在郡西南,临太湖之上,西崦、铜坑映带左右。玉梅万枝,与竹松杂植,冬春之交,花香树色,郁然秀茂,而断崖残雪,下上辉焕,波光渺猕,一目万顷,洞庭诸山宛在几格,真人区绝境也。但其地僻远,居民鲜少,车马所不通。虽有古刹名蓝,岁久颓落,高僧韵士,日远日无。苟其人非有幽情真识,不能识其趣;非具高怀独往之兴,不能即其境而游。矧能发为歌诗,品目咏赞,以深领其胜耶?此余于方、伍两君探梅之作而有取焉。古之名山,往往以人胜,所贵于人,岂独盘游历览而已?有名德以重之,高情雅致有以领之,然非文章雄杰,发其奇秘,亦终泯泯尔。是故山无浅深近远,苟遭名人,皆足称胜天下。吾吴号山水都,然知名当世,则虎丘、灵岩耳,盖顾野王之文,清远道士、李太白、韦、白诸人之诗歌,有足重也。若玄墓之胜,诚有不在二山之下者,而一时之人,能道其名者鲜矣,岂非未遇其人,文章之不立欤?或谓永、柳诸山,以柳子诸文传,而柳子之文之奇,非永、柳诸山不足以发。二君他诗,固多清丽,而评者谓玄墓诸篇尤胜,殆山水之奇,有以发之耶?

而其幽情真识,与夫高怀独往之兴,实足领之。又其人皆清修有立,仕以政显,隐以操称,不肯碌碌后人。充其所至,必将名世。他时当有读其诗而想见其人,以歆兹山之胜者,余故叙而传之。

游洞庭东山诗序

洞庭两山,为吴中胜绝处,有具区映带,而无城闺之接,足以遥瞩高寄,而灵栖桀构,又多古仙逸民奇迹,信人区别境也。余友徐子昌国,近登西山,示余《纪游》八诗,余读而和之。于是西山之胜,无俟手披足蹑,固已隐然在目睫间,而东麓方切倾企。属以事过湖,遂获升而游焉,留仅五日,历有名之迹四,虽不能周览群胜,而一山之胜,因在是矣。一时触目摅怀,往往托之吟讽,归而理咏,得诗七首,辄亦夸示徐子,俾之继响。昔皮袭美游洞庭,作古诗二十篇,而陆鲁望和之,其风流文雅至于今,千载犹使人读而兴艳。然考之鹿门所题,多西山之迹,而东山之胜,固未闻天随有倡也。得微陆公犹有负乎?予于陆公不能为役,而庶几东山之行,无负于徐子。弘治癸亥冬十月。

游华山寺记

嘉靖癸卯二月八日,徵明同诸客游华山寺。泛平湖,沿支港而入,长松夹道,万杏吹香,倪然如涉异境。一寺虽劫废,胜概具存。相与读故碑,漱三泉,不觉日暮,遂留宿寺中。客自城中来者,汤珍、张瓒、王日都、陆师道、王延昭;山中客,蔡筢、陆桐、陆鹊、劳珊、蒋球玉。

兴福寺重建慧云堂记

佛之教,以清净寂灭为道,以无为为有,以空洞为实。室庐服食,一切有形,悉为幻妄,是宜其无所事事也。而祗陀太子含园以立精合,须达多长者布金成之,所谓给孤祗园者,固佛之始事也。故其徒所至,必据名山,占胜境,开基造寺,精严像设,以隆其教。彤宫绀宇,极其壮丽,不以为侈。此非独为钟梵经禅之地,而高人胜士,游观习静,亦往往憩迹焉。吴之莫鳌山,即所谓东洞庭山者,在太湖之心。延袤百里,居民聚落,棋布方列,中多佛刹精庐,湖山映带,林木蔽亏,最为胜绝。然与城市限隔,游者必凌波涉险,非好奇之士,不辄至也。弘治壬戌,余与友人浦有徵、王秉之,泛舟出渡水桥,绝太湖而西,蹑屏以登。由百街岭而上,始自翠峰,历能仁、弥勒、灵源诸寺,延缘登顿,转入俞坞,至兴福而次止焉。兴福视诸刹为劣,而松筠阴翳,流濑垮琮,九峰回合,室宇靓深,余憩恋久之不能去。是夕,宿寺之慧云堂。主僧勤公,老而喜客,焚香荐茗,意特勤诚。余与二客饮酣赋诗,萧然忘寝。夜久僧定,寂无人声,山月入户,林影参差,慌然灵区异境。去是四十年,幽栖胜赏,至今在怀。比余归自京师,问讯旧游,则当时僧宿俱已化去,堂亦就圮。僧尝一葺之,旋葺旋坏,至嘉靖癸卯,坏且不存。嗣僧永贤,积其田园之入,衣资之馀,极力起废,艰难劳勋,逾年而成。榱栋坚隆,基构宏敞,悉还旧观。及是,贤以余有山门事契,因余故人子李衍谒文以记。且日:“寺防于梁之天监,废兴之详,具吴文定、王文恪二公记文可考。而此堂建自宣德庚戌,抵今嘉靖戊申,百有二十年矣,中间一再废兴,而莫有记之者。恐益远而遂失之,愿一言以书其事,以示后人。”余维吴俗归信佛果,僧庐佛刹,在昔最盛,考之郡乘,不下千数,存者无几,至于今摧毁益甚,丛林巨刹,往往掬为茂草。而其徒视之,亦不甚惜。岂其人能以寂灭空幻为性,以无为为道邪?夫惟有为而后可以无为,积实而后可以空洞天下,盖未有无所事事而能有成者。佛之道,虽不可以吾儒比伦,而业之废兴,则皆有所循习而致,所谓精于勤而荒于嬉者,佛与儒同也。彼视官室为幻妄,弃成业而不葺,谓吾佛之道如是,则夫祗陀合园,须达布金,非佛教耶?为是说者,漫为大言,以自盖其慵惰无能之愆耳。贤师不以空无自恕,而以有为自力,贤于其徒远矣。而所为倦倦斯堂之葺者,岂独钟梵经禅之计,亦所以行其教也。余于释典内文,多所未谙,而独不欲以有为为吾贤师病。若夫游观习静,虽非师之本志,而山门胜践,固有所不可废者。于是乎书。

拜年

不求见面惟通谒,名纸朝来满敝庐。
我亦随人投数纸,世情嫌简不嫌虚。

念奴娇·中秋对月

桂花浮玉,正月满天街,夜凉如洗。风泛须眉并骨寒,人在水晶宫里。蛟龙偃蹇,观阙嵯峨,缥缈笙歌沸。霜华满地,欲跨彩云飞起。
记得去年今夕,酾酒溪亭,淡月云来去。千里江山昨梦非,转眼秋光如许。青雀西来,嫦娥报我,道佳期近矣。寄言俦侣,莫负广寒沈醉。

青玉案·庭下石榴花乱吐

庭下石榴花乱吐,满地绿阴亭午。午睡觉来时自语,悠扬魂梦,黯然情绪,蝴蝶过墙去。
骎骎娇眼开仍,悄无人至还凝伫。团扇不摇风自举,盈盈翠竹,纤纤白苎,不受些儿暑。

满江红·拂拭残碑

拂拭残碑,敕飞字,依稀堪读。慨当初,倚飞何重,后来何酷。
岂是功成身合死,可怜事去言难赎。最无辜,堪恨更堪悲,风波狱。
岂不念,封疆蹙;岂不念,徽钦辱,念徽钦既返,此身何属。
千载休谈南渡错,当时自怕中原复。笑区区、一桧亦何能,逢其欲。

《文征明诗词全集》

文征明生平

  文征明(1470-1559),长洲(今江苏苏州市吴县)人,祖籍为明代时期的湖广行省衡州府衡山县(今衡阳市衡东县),成化六年十一月六日(1470年11月28日),嘉靖三十八年二月二十日(

文征明仕途坎坷

  文徵明出身于官宦世家,早期考取功名仕途不太顺利。明清时代,凡经过各级考试,取入府、州、县学的,通称“生江南春图员”,亦即所谓的“秀才”。文徵明在生员岁考时,一直考到嘉靖元年(公元1522年)五

Copyright © 2008 - 2015 www.skyji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三百首 |宋词三百首| 元曲三百首 |文言文大全 |辞赋精选 | 诗词名句 | 古典文籍 |